不過瀟雨他就算過了三兩天,他仍然在擔憂着,內心還是像之前那樣在祈禱着劍小瑤的安危。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瀟雨探測到某個人的萬境之力,某個他好熟悉的人的萬境之力,於是他就往那個人所在的那邊奔去,希望能在她身上得到花迷宮的具體地址,或者和她一起合作找到相同的好友——劍小瑤。

“雪伊子,果然是你…”瀟雨因爲遇到熟人,有些歡喜的說道。

“是瀟雨啊,還以爲是天凌了…”雪伊子一臉無謂的淡淡說道,“怎麼了,你也是來找武童的嗎?”

“武童?什麼武童?我是來找你幫忙一起找小瑤的…”瀟雨連忙說道。

“怎麼?小瑤發生了什麼?”雪伊子有些擔心的說道。

“說來話長………”就這樣,瀟雨把之前劍小瑤被柳英羽在烏魅城帶走然後所發生的一切,直到最近跟柳英羽爲了楊莉莉的生死所做的對決,最後楊莉莉依然死了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說給了雪伊子聽。

“原來還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啊………”雪伊子有些說不出話的樣子。

然之後,雪伊子又說到:“…雖然很擔心現在的英羽會怎樣?但是我更擔心我親愛的小妹小瑤…”

“總之,還是先找辦法進入這裏的花迷宮吧…”雪伊子又道。

“等下,你說花迷宮…”瀟雨愕然,“……難道花迷宮在這裏嗎?”

瀟雨愕然並把頭轉過雪伊子身子所向的那一方, 一眼望去,是一片紫色的花海。

“……雪伊子,你沒開玩笑吧,這是迷宮嗎?”瀟雨有點驚訝, 指了指, 說道。

“明明都是紫色的花…難道這個迷宮在地底嗎?”瀟雨不時想起了南山子葵,爲之前經歷的痛苦事情的內心添上了一陣陣刺痛。

“對,沒錯,這就是被譽爲鮮花的迷宮的花迷宮入口…”雪伊子聳聳肩,“要不然,你試着跑一下…”

瀟雨有點納悶,但是他又沒說什麼,便照雪伊子說的那樣做了起來,他拔腿往前跑一下。

瀟雨把子速馬留在雪伊子身邊,以飛快的速度往前直跑,途中他依次經過紫、紅、黃、白、粉、藍的花海。

但是不可思議的是,在瀟雨跑離藍色花海的同時,他又回到了紫色花海那裏,回到了原點,雪伊子與子速馬所在的原點。

“怎麼回事?怎麼又跑回來了?”瀟雨一臉疑惑。

只見雪伊子一副如她所料的表情,她淡淡地說道:“這下子你明白了吧,所謂的鮮花的迷宮……”

“………就是說,無論怎麼樣都會跑回原來的地方?”瀟雨說出自己心中所想的。

“對,就是你所說的那樣…”雪伊子說,“而且,我已經跑了很多次了…”

“不會吧…”瀟雨苦笑着說道。 “對了,雪伊子,你來花迷宮是幹什麼的?”瀟雨突然發問道。

“…不是說過了嗎?我是來找一個叫武童的小孩…”雪伊子頓了頓,“我要讓他……幫我一點忙…”

“幫忙?而且還是小孩?我沒聽錯吧…” 重生國民男神:墨爺,撩上癮 ,頓時大吃一驚。

“瀟雨你不知道嗎?”雪伊子有點臉紅,“武童是知曉宏天大陸所有武器的兒童,我要他幫我找把屬於我獨一無二的劍…”

“知曉宏天大陸所有武器的兒童?還有找把劍?”瀟雨小聲嘀咕着,心裏也在思考着某些事情。

“…據我所聽到的傳聞是說這個武童是花迷宮宮主所收養的兒子,而他會這樣,是因爲一本書在偶然之間進入到他的體內,那本進入他體內的書也被叫爲武童之書…”雪伊子不顧瀟雨的沉思,自顧自的說着。

“哦…”瀟雨隨隨便便地點點頭,應付應付一本正經說着的雪伊子。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怎麼進入這個鮮花的迷宮的方法…”雪伊子把頭往那紫色的花海遙望,說道。

瀟雨忽然從沉思中驚醒,淡淡一句:“進去的方法嗎?”

“雪伊子,你有沒有在這裏發現什麼奇怪之處?”瀟雨轉頭問向雪伊子。

“最奇怪的就是不知道爲什麼會不停的跑回原來的地方,不是嗎?”雪伊子側頭。

“不是這個,我是說還有沒有其他奇怪的…”瀟雨搖搖頭。

“其他的嘛…我想想啊……”雪伊子低下頭,好好回憶着之前有沒有發現其他奇怪之處。

瀟雨也絲毫沒閒着,他在雪伊子回想的時候,試着探測這片花海的萬境之力。

但是,瀟雨也好像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之處,這裏的萬境之力與周圍不是花海的環境的萬境之力別無兩樣。

不過,瀟雨並沒有放棄探測這裏的萬境之力,依然緊閉雙眼,仔細感受着這片花海的萬境之力,直到雪伊子發出聲音。

“好像…好像花的顏色順序在每次跑的時候,都有變化…”雪伊子側着頭,說道。

“…顏色的順序嗎?”瀟雨小聲自語,並陷入了思考。

“……順序,順序…會不會按照某種特殊的順序走,就能進入花迷宮?”瀟雨內心發出疑問。

“不過,可是這些不同顏色的花是按照直路那樣的排列,根本不會有什麼特殊的順序給你吧…”瀟雨在內心否定自己剛剛的想法。


“順序……”瀟雨小聲嘀咕。

“還是走幾次看看會有怎樣的排列吧…”瀟雨如是說。

瀟雨一邊把子速馬收回護獸符,一邊轉頭對雪伊子說:“雪伊子你在我走遠的時候,也走吧,看看會不會有不同的排列順序…”

瀟雨沒等雪伊子迴應過來,就開始走向那片紫色的花海。

待到瀟雨走遠的時候,雪伊子亦開始按照瀟雨說的那樣動身了。

“紫……黃…白…藍…紅……”瀟雨如此這般地把經歷的不同顏色的花海,小聲自語道。

之後,他也像剛纔那樣走回紫色的花海,並那裏走了出來,回到了起點。

他一邊等着雪伊子,一邊思考着這些顏色,並說道:“…這些顏色,好像跟剛纔經歷的顏色有所不同…相同的可能只有開始和結束都是紫色的花海……”

“……紫色…”瀟雨低頭細想。

在同時,雪伊子也走回來了,她看到低頭細想的瀟雨,說:“…按你說的,我走了一遍,可是那些順序真的會帶我們進入花迷宮嗎?”

“不知道,說說看你剛纔走的順序,跟我有什麼不同…”瀟雨搖了搖頭。

“………我記得剛纔走的是紫、白、紅、黃、藍、粉、紫…”雪伊子回想着並說道。

“…這樣子的話,不就是每次走的順序都不一樣嗎?”瀟雨聽到雪伊子說的,想到,“而且,兩個人錯開時間走,也不一樣…”

“…紫、黃、白、藍、紅、粉、紫……”瀟雨不斷地念叨着自己所走的順序,他低着頭,望向地面綠草與紫花的交界處。


“進入花迷宮的方法……會不會跟順序無關,反而跟形狀有關?”雪伊子隨口一道。

“什麼?”瀟雨有點詫異地望向雪伊子。

“你看這些花,雖然都是同一種顏色,但是,形狀什麼的都各不相同吧…”雪伊子解釋道。

“形狀…會跟形狀有關嗎?”瀟雨內心存疑。

“……可能是按照某種次序去摘某種形狀的花,就能帶我們進去了吧…”雪伊子把心中所想的說了出來。

“摘?”瀟雨不由的說出這麼一個字。

接着,瀟雨又道:“不可能吧,雪伊子,既然叫花迷宮,那麼在這裏的一定是愛花之人,摘花,這種傷害花的行爲應該不會做吧…”

“不過,這也只是我的一個猜想罷了…”瀟雨吐了一口氣,“…也有可能是用來誤導我們之類的…”

雪伊子她絲毫沒等瀟雨話給說完,她就自顧自地走去把花給摘了,而且不同形狀的花一連摘了好幾朵。


“雪伊子你…”瀟雨見到雪伊子這樣子的做法,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看來是我想錯了,跟摘花沒什麼關係…”雪伊子看着手上捧着的不同形狀,相同顏色的花,有點落寞的說道。

“究竟是用什麼樣的方法才能進去裏面?”瀟雨他在想來想去都想不出方法出來,表現的有點煩躁。

隨之,瀟雨一把倒在那紫色的花形成的花海之上。

“…仔細想一下,英羽他是怎麼把小瑤給帶到那裏面的…”瀟雨閉起眼睛,“不對,英羽好像說過他是把小瑤帶到這附近的…”

“爲什麼我就這麼認定小瑤在花迷宮裏了……是因爲在這附近感受不到小瑤的萬境之力嗎?還是說我感受到雪伊子的萬境之力,然而從她口中聽到那個神奇的武童,爲了武童而想要進去的……不過,在這附近感受不到小瑤的萬境之力,那麼小瑤很大可能是被帶到這裏面去了,也有可能是走了……”瀟雨內心思忖。

“…比起這樣漫無目的的尋找小瑤,我想我還是先想想看看進去花迷宮的方法……”瀟雨內心繼續想到,“顏色,形狀……”

瀟雨想着不由的在紫色的花上翻了個身。

雪伊子面無表情地看着這樣的瀟雨,內心一樣地思考着進去的方法。

“等下,這個觸感是?”突然,瀟雨他驚了一下。

“什麼?你發現了什麼?瀟雨…”雪伊子連忙蹲下,面向在躺在紫色花海之上的瀟雨。

“是的,這下面的感覺不太一樣…好像有一個四方形的…”瀟雨蹲了起來,把剛剛他感到有不同感覺的地方的花朵,用手向四周圍抹開,在他們兩人的眼裏浮現出一個石碑。

“石碑?”瀟雨與雪伊子異口同聲。


“爲什麼會有一個石碑?”雪伊子抱有疑問。

“若要進此地,先蹲下,左轉三圈,又轉三圈,然後狗叫八聲。”瀟雨沒有回答雪伊子的話,他抹開石碑上面的塵土,把刻在上方的字讀了出來。

“雪伊子,這個你做吧…”瀟雨滿頭大汗。

“我不幹…” 宋文珊的花月佳期

“………雖然說我做無所謂,但是,雪伊子,這樣不公平吧…”瀟雨瞥了雪伊子一眼。

“不幹…”雪伊子再度堅決的說道。

“那…剪刀石頭布了……”瀟雨有點有氣無力的。

“不幹…”雪伊子依然還是那兩個字。

“算了,算我倒黴…”瀟雨哀嘆了一聲。

“終於明白爲什麼天凌會對你那個態度了…”同時,瀟雨內心想到。


瀟雨他按照那個石碑上寫的“若要進此地,先蹲下,左轉三圈,又轉三圈,然後狗叫八聲”做了一遍。

瞧在眼裏的雪伊子,不由地用手掩嘴偷笑。

而在此同時,他們眼前的地方不再是紫色的花海,而是一個頗大的四角都有花的雕塑的宮殿式的房子。

沒等一會兒,這宮殿式的房子中央的大門被推開,映在之中的是一個頭發盤起來,穿着十分華麗的少女,她說道:“瀟雨哥哥………還有,雪姐姐…” “穿的這麼華麗,看來真的白擔心你了,小瑤…”瀟雨望着穿着十分華麗的劍小瑤,依然蹲在地上,像狗那樣的姿態。

“不,不是這樣的…”劍小瑤連忙說道,“我莫名其妙就被帶到這裏來,還莫名其妙的就被這裏的人奉爲公主………”

瀟雨與雪伊子聽了劍小瑤說的這句話後,不時愕然了。

“公主?”雪伊子抱有疑問。

“…之前聽說過,花迷宮的公主好像是一個叫做花菱的女子……”雪伊子淡淡地說了一聲。

“…花菱? 回望春華亦芳菲 ?”瀟雨愣了一下。

“…就是那個花菱跑了,然後就把在外面睡着的我帶回來,然後奉我爲公主……”劍小瑤快速地說了一下。

“……身爲我親愛的小妹小瑤,竟然可以在外頭熟睡到讓別人帶走你…”雪伊子有點生氣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