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說,應該是什麼奇異的品種吧。”

人羣之中,不少人開口討論起來,畢竟小獅子現在所表現的出來的實力太驚人了。要是讓這些人知道小獅子纔是不久之前出生,不知道會引起多少人的貪婪。

就連龍陽也是驚呆了,沒想到這獅子竟是這麼厲害,看這實力比他母親只強不弱,也許在不久之後也會跨入三階,或者更高階級,一想到一個二階魔獸在他身邊,龍陽就是十分興奮。

青鸞嘶鳴了一聲,身子就是從天空中墜落下來。


哄一聲,整個鬥獸場都是劇烈顫抖起來,頓時場地更是更加破爛,剛一墜地,小獅子就是猛地撲了過去,一口吞了下去。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都是驚呆起來,因爲小獅子所啃的地方就是青鸞的晶核所在地,這次,它動了殺手。,頓時,所有人的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畢竟培養一個二階魔獸相當不容易的,更何況,那青鸞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又是何等驚人。

一口吞下,藍色血液猶如噴泉一般,頓時從青鸞的身體中衝了出來,由於小獅子的爪子狠狠的按住了青鸞,所以從開始到結尾,青鸞奮力的掙扎卻什麼用都沒有,就是這樣化爲肉末。

藍色晶核剛出現,小獅子猛地向前,一口吞了下去。

王龍看到這,表情凝重,手摸着自己的鬍鬚,看着小獅子,目光深沉。身旁的麋鹿突然扭過頭道:“王龍,我感覺不到任何東西,”

王龍一愣,看着麋鹿,什麼話都沒說,只是看着小獅子,麋鹿的實力他是知道了,在三階魔獸之中也是非常厲害了,僅有一步之遙就能跨入四階,可是就算是這樣,都無法看清小獅子的由來,這纔是最嚴重的事。

此刻,小獅子成了焦點,所有人都是盯着它不放,吸了一口涼氣。沒想到這獅子居然這麼厲害,下手這麼狠,直接就把對手幹掉,都不給活動的空間。

“還有誰要挑戰的?”王龍大聲喊道。

可是許久都得不到任何迴應,剛纔還吵鬧的地方突然沉寂下來,變的黯然無聲,第一個吃螃蟹的出現了,但是輸的很慘,也不知道會不會有第二個吃的。

所有人搖頭晃腦的等待着。

“我來。”

聲音雖小卻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居然還真有人?難道他不知道那個小子的實力嗎?”

龍陽也是有些無奈,自己根本就沒想學這個什麼馭獸之道,突然冒出來一個叫王龍的點名讓他學,而且還出來這麼多挑釁的,龍陽覺得自己活得太悲慘了。

龍陽扭過頭,看到那個黑衣人走了過來,就是皺起眉頭,眼睛眯成一道直線,他總覺得這個黑衣人身上有股熟悉的感覺,那種味道好像在不久之前才見到過。他緊緊抓住手中的方天畫戟,目光深沉看着來人。

在黑衣人旁邊,那隻白色的二尾狐狸就是緊緊跟隨着他的腳步,尾巴翹的老高老高。趾高氣揚的模樣。

吼,一聲, 那小獅子居然是恢復了之前的模樣,萌萌的模樣,哪裏有半分兇狠得到模樣。

龍陽看到之後,罵道:“你孃的小獅子,看到美女狐狸也不至於這樣的,你要記住,你是獅子?”

可沒想到的是,小獅子也是翹着光禿禿的尾巴,邁着優雅的步子向前走,慢慢的走近那狐狸。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小獅子的身後,就連呼吸都是緊促起來,都猜測小獅子怎麼打敗這隻狐狸。剛纔小獅子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到時另所有人都是刮目相看,誰都想不到那麼小的身軀下居然藏匿着如此強大的力量。

只見小獅子圍繞着黑衣人和二尾狐狸轉了一圈又一圈,衆人的目光也是圍着轉了又轉,紛紛猜疑這小獅子在想些什麼。

龍陽現在才知道這獅子不僅放屁打呼嚕,居然還是好色至極,真是把獸王的臉面都丟完了。這時,龍陽捂着臉,生怕別人認出自己來,這簡直是特別的丟人啊。

王龍臉上的肌肉都是抽動起來,不過目光卻是深邃起來,這獅子到底是什麼來歷啊。

可能是小獅子溫柔的眼神看的狐狸有些不好意思,那二尾狐狸的身體就是往黑衣人那邊靠了靠,可是沒想到的是,這小獅子的臉皮居然厚,看到狐狸往裏靠,也是往裏靠,頓時,龍陽真心無語了。

這場比賽根本就不能進行下去,沒想到小獅子居然是與狐狸一見鍾情,這可真是個大笑話啊。

黑衣人也是緊皺着眉頭,低下身子摸着狐狸的頭,頓時狐狸也是窩在地上,溫順極了。

“那是什麼?”突然,段天涯喊了出來,目光開始變的憎惡起來,他的拳頭捏的很緊,看着黑衣人惡狠狠道:“他爲什麼還會活着?”話語如刀,頓時身後的兩個帶刀侍衛身子都是顫抖起來。紛紛跪了下來,道:“少爺饒命。”

這時,王龍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畢竟這場比試是魔獸之間的比試,兩隻魔獸還沒打就捂手言和了,這還是頭一糟遇到,這可把他弄的腦子亂了,誰輸誰贏到底該怎麼算呢。

許久,王龍狠狠的咬了牙,大聲喊道:“你們兩個跟我來。” “不會吧,居然是兩個人都得到了王龍的讚賞。這還真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啊。”

可是龍陽的實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得到賞識根本是正常的,可是這纔出現的黑衣人到底有資格站在這裏。

難道要養一隻母魔獸嗎?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決鬥,要是在不學這個什麼馭獸之道,那就吃虧了,戰鬥了這麼長時間,什麼好處都沒有。

說着,龍陽就是跨步前去,將手中長戟背在身後,向前走去。他不小心看了黑衣人一眼,一股熟悉的感覺就是油然而生。

那黑衣人的瞳孔流露出異樣的光芒,邁着身子跟隨在龍陽身後。

“少爺,要上去幹掉他嗎?”

段天涯的目光在黑衣人的身上經過,“目前不需要,或者已經不可能了,我總感覺他的氣息比之前強多了,還有那個二尾狐狸,你們可能都不是他的對手了,這件事必須由我親自來。”

後面的兩個人目光深沉了一下,眼睛眯成一道直線,看着離去的黑衣人。

“喂,你這是要帶我們去哪呢?”龍陽走的不耐煩了。

從鬥獸場下來,三個人都是馬不停蹄的走着,要不是有着王龍那會飛的麋鹿,三個人徒步走着還不把他們累死,可是單調的飛行也是無趣的。

王龍微微笑了笑,什麼話都沒說。

龍陽就是扭頭看了看身後的黑衣人,道:“你好,你叫什麼名字?”

可沒想到黑衣人白了一眼龍陽,將頭轉向另一個方向。

龍陽剛想說什麼,五彩麋鹿就是停住了飛行,此刻他們已經來到了一個山洞門口,整個山洞看起來古樸極了,不過卻有一股仙人洞府的味道。

“這是那?”龍陽打量了山洞許久,問道。

黑衣人也是看了王龍一眼,好像也是要問這個問題,不過被龍陽搶先一步了。

王龍擡頭看了看,道:“這裏就是我發現馭獸之道的地方,在你們之前已經有很多青年來到這裏了、”

“我靠,都那麼多人來這裏了,那會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帶我們來這裏你千萬別告訴我是來鬧着玩的。”

“不,那麼多人份都是來參悟的這裏面石壁上記載的東西,可是從來有一個人成功。”

頓時,龍陽嘻哈的表情消失不見,他重新以一種敬畏的目光看着山洞。後背都汗水流了出來。

“那麼還等什麼,快進快回。”說着,就是飛奔向裏面跑去。根本沒有聽到後面有人喊他。

“裏面有埋伏啊,不小心會死人的啊。”王龍道。可是龍陽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

“我靠,居然這麼魯莽啊, 年輕人啊,真是激情無限啊,跟着我進來吧,希望他不會走丟啊。”

龍陽一腳踏入山洞裏,頓時龐大的吸力出現,將他的身體整個拉了過去,這石洞之內還真是別有洞天,在龍陽面前有着五個不同的洞口。

“該走哪裏啊?”龍陽搔着頭。

“隨便走一個算了,”說完就是仰着頭隨便衝一個進去,很快身影就是被黑暗吞沒。

王龍和黑衣人剛進來就發現這裏連根毛都沒有,就是罵道:“這小子,手腳還真是麻利啊?看來只能各按天命吧,”說完就是扭頭對黑衣人說道:“那你隨我來吧。”

漆黑的山洞裏,伸手不見五指,頓時龍陽彷彿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不久之前龍淵底部,一個人無助,突然小獅子從龍陽懷中鑽了出來,吱吱叫着。

也是在此刻,龍陽也是發現了火焰的好處,至少可以在黑暗中找到路。

突然,一股強大的威壓就是出現,龍陽的身體整個都是顫抖起來,往地面裏也是深深陷入了幾分。

身後的方天畫戟頓時轟鳴起來,瘋狂的搖擺着。

“這是什麼鬼地方啊,我靠。”龍陽破口大罵。


龍陽想要後退,可是內心的意志不允許他那麼做,他惡狠狠的咬着牙,一股不服輸的力量從他的骨子裏傳了出來,彷彿在奮力的吶喊着。我不服輸,我要加油,我不能輸,

想到這裏,龍陽就是狠狠的攥着拳頭,全身的肌肉都是膨脹起來,拼命的向前走去,這種感覺雖說沒有在龍淵底部那麼嚴重,不過全身痠痛彷彿刀割似得。

可是龍陽卻是不放棄,卻是艱難。他越堅持不懈,什麼困難能夠阻擋他的腳步,什麼困難能有三年被別人的視和欺負更難以讓人接受,此刻,不屈的意志從他的身體蓬髮出來,頭髮和衣物也是無風自起。

這就是一個男人,一個男人應該有的品質,什麼困難能夠阻擋少年行走的腳步。

頓時,鼻血從龍陽鼻子裏流了出來,擊打在他的衣服上,像鮮豔的花朵一樣,

在龍陽的正前方,有一顆黑色的珠子,投過手掌中沸騰的火焰,可以看到那黑色的珠子是何等的光潔,看起來猶如一個人的瞳孔,竟是透露出幾分深邃的感覺。

這時,懷中的小獅子掙脫出來,跳了出來,不過奇怪的是,這裏對小獅子居然沒有任何阻擋的感覺,它很輕易的就是踏步前去。

這時,龍陽就是看着小獅子,想要說些什麼,可是龐大的壓力讓他的喉結髮不出一點聲音。

小獅子距離黑色珠子越來越近,它用鼻子嗅了一下,頓時仰天長嘯起來。

龍陽以爲它要吃了那個珠子,就是伸出手想要阻擋,畢竟,這裏的東西是十分危險的,可是,壓力讓他什麼事都做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

果不其然,小獅子就是一口咬了下去,可是這次它並不是狼吞虎嚥下去,而是用牙齒狠狠的咬在了上面,頓時,從黑色珠子上涌動出耀眼的光芒,整個山洞都是顫抖起來,不停的搖晃。

“怎麼回事?”王龍驚慌起來,就是穩住身子。“難道那個小子做了什麼?”

黑衣人也是什麼話也沒說,超級淡定的站在那,只是摸了一下狐狸的頭,看來這隻狐狸比他的名還要重要。

光芒頓時吞噬了龍陽的身體,還有小獅子,一切都彷彿崩塌了似得,龍陽只感覺到那黑色珠子裏龐大的能量就是釋放出來,一道黑色光柱從中裏垂直向天空射去。頓時與蔚藍的天空交接。

“那是什麼?”此刻能看到黑色光柱的人都是驚慌起來。

光芒猶如尖刀一般狠狠的撕裂着龍陽的身體,龍陽覺得整個身體不是自己的,彷彿碎成了萬千碎片一般。

哄一聲,剛纔還搖晃的山洞此刻卻是停了下來,可是龍陽和小獅子的身影卻是消失不見了。

此刻,王龍也是擡頭打量了一下山洞,道:“跟我來,我們快去快回啊,這裏我也不是特別清楚,”說着就是快速向前走去。

疼痛交織着龍陽的身體,許久,他才緩緩的睜開眼,身體痠疼極了。

“這是那啊、”

四周是一片寬廣的場地,天空被烏雲密佈,周圍都是墳墓,到處雜草叢生,看起來荒涼極了,在空中,幾隻骷顱鳥就是揮舞着骨頭翅膀飛着。這可是把龍陽嚇了一大跳。 “這是那啊?”龍陽打量着周圍。

此刻,詭異瀰漫,厚厚的濃霧遮住了龍陽的視線,不過龍陽卻能看到在不遠處那茂密的森林,和一望無際的山脈。

不過下一秒,龍陽卻是愣住了,目光變得驚恐,那根本就不是山脈啊,那分明是一堆堆森羅白骨啊,龍陽也是有些慌張,畢竟長這麼大哪裏見過這麼多白骨,幸虧龍陽定力好,換做旁人,不知道都逃跑到哪裏了。

穩住心神之後,龍陽才冷靜的思考起來,這些白骨出現的太過詭異了,遠遠看去,那些白骨擺放位置都是十分奇怪,看的龍陽就是渾身打顫,一股無形的寒意涌上心頭。

旁邊的小獅子仰天嚎叫了幾聲,將頭轉向龍陽。

龍陽一怔,看着小獅子,總覺得它要帶自己去什麼地方。就是跟着小獅子向前走去。

一人一獅行走在這亂葬岡裏,周圍透露着陰森之意。

龍陽揹着方天畫戟行走在其中,一股炙熱的感覺從戟身傳了出來,龍陽的後背感到火辣辣的生疼,他扭頭看去,一股黑芒在方天畫戟中不停涌動,蠢蠢欲動想要脫殼而出。

這時,穿過森林,就是越來越靠近那堆白骨,從正面看去,那骨頭更像是一座堅固的城堡。

這是一個極其龐大的恐龍頭骨,上顎與下巴張的特別大,猙獰的樣子看的龍陽心中發麻,身上的狗皮疙瘩起了一身,動一下就會掉一地。


可是小獅子還真是不怕啊,初生小獅不怕狼啊,就是一股腦子的衝了上去,龍陽想制止都是不可能了,只要猛吸了一口氣,衝了上去。

這骨頭搭建的城堡還真是給力,密不透風的樣子還真是個避暑的好地方。

說着,就是揹着方天畫戟緊緊跟了上去。

頭骨內部,光亮越來越大,龍陽擡頭打量了周圍,紅色籠罩着,存在着一股戾氣。腳底下到處都是綠色汁液,上面冒着白煙,龍陽猛吸了一口氣,靈巧的躲過那一攤攤綠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