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振翅笑道:“那好,我倒要看看這百年來你有什麼進步。”說罷翅膀一扇,渾身上下立刻迸發出眩目的赤色光華,所有的硃紅色羽毛一起燃燒起來,熊熊烈焰騰空而起,遠看如同一輪紅日般燦爛。

“阿姨加油啊!”三足烏興奮不已,“讓這隻黑泥鰍嚐嚐九天玄火的厲害。”

巨龍的身體在空中扭成一團,蜷縮成球狀,只露出翅膀和腦袋來,高聲叫道:“瘟雞,來吧。”

朱雀身在烈火之中,舞動翅膀,火球猛地炸開,化作無數的火舌,漫天向巨龍射過去。

巨龍吼了一聲,腦袋一縮,藏進了身體之中,變成了一個有翅膀的黑色圓球,衝着火舌迎了上去。

九天玄火威力無窮,火焰如刀。巨龍乃是西方兇獸,筋骨硬如鐵石,可是一旦遇到九天玄火,也無法抵擋。皮肉蹭到火焰,立刻皮開肉綻,鮮血淋漓。黑色的龍血還沒等落下天空,便被玄火的高溫蒸發爲一陣黑色的霧氣。即便如此,巨龍也不後退。它忍着疼痛,義無反顧的向朱雀撞過去。

巨龍筋肉被火舌灼燒着發出陣陣的惡臭來,符籙陣中的李海冬捂住鼻子道:“它瘋了不成?”

三足烏罵的:“這隻黑泥鰍想和阿姨同歸於盡!”

李海冬繃住呼吸看過去,就見巨龍拼着筋骨消融,橫衝直撞威力無比的衝撞向朱雀。

朱雀不斷的扇動翅膀,想用火舌阻擋住巨龍的前進。九天玄火雖然厲害,可是碰到這種不要命的敵手,除非在它撞過來之前把它燒成灰燼,不然就得讓開,以避免兩敗俱傷之局。

巨龍發了瘋一般,眼看就要撞上朱雀。

紅光大盛,李海冬只覺得眼前一花,半晌什麼都看不見,眼睛火辣辣的疼。

眼睛雖然看不到,耳中卻能聽見空中發出的聲音。

巨龍的慘叫聲,火焰的爆炸聲,朱雀的低聲鳴叫,還有沉悶的落地撞擊聲,各種聲音混合在一起,匯聚成聲音的風暴,刺激着李海冬的耳膜。

“巨龍輸了。”俞白眉的聲音傳來。

“你沒事?”李海冬話一出口才發現問的很愚蠢。俞白眉如今附身在追蹤器上,完全用感覺來觀察外界,所以不會收到強光的影響。

“發生了什麼事?”三足烏也聽見了俞白眉的話,焦急的問道。

俞白眉道:“朱雀用了一個強大的法術,在身前結成火牆。巨龍雖然衝破了火牆,可已經變成強弩之末。朱雀被巨龍的身體撞了一下,受了點傷。巨龍現在摔在地上,奄奄一息了。”

“我阿姨沒事吧?”三足烏聽說朱雀受傷,聲音都緊張的變調了。

“應該沒事……”俞白眉說的有些猶豫,“可惜了一身漂亮的火羽。”

此刻李海冬的眼睛已經漸漸的緩過來了,可以略微的睜開一點,雖然模糊些,卻能看見朱雀憔悴的立在前方,巨龍躺在它的腳下。

三足烏衝出陣中,飛到朱雀身前,關切的道:“阿姨,你還好嗎?”

朱雀點點頭道:“放心吧,我沒事。”它說着對巨龍道:“死了嗎?”

巨龍哼了一聲道:“你死掉我都死不了。”它雖然盡力的壓制,聲音之中卻充滿了痛楚。看它皮開肉綻,大半個身體都被火焰燒焦,一副悽慘的模樣。

李海冬收起符籙大陣,和鰲廣一起走過去,問候朱雀。

朱雀笑道:“我沒想到這黑泥鰍竟然想出這種同歸於盡的招數來,被它搶了先機,一步錯步步錯,倒讓你們看笑話了。”

李海冬忙道:“神鳥的玄火強悍無匹,我們開了眼界纔是。”他這話完全出自內心,見識了朱雀強大的火系法術,想到若能達成它的任務,便可擁有這樣一隻神鳥,心中的激動可想而知。

朱雀笑着搖搖頭,不再謙虛,對巨龍道:“既然你死不了,咱們的約定依舊生效。”

巨龍哼了一聲,沒有答話,費力的啐了一口涎水出來,挪動了身體,在那涎水上蹭着。涎水粘到的地方,血便止住。片刻之後,骨肉開始慢慢的癒合,雖然緩慢,卻的確有着起死回生的功效。

朱雀嘿嘿一笑:“你這黑泥鰍,倒挺會給自己療傷,難怪不怕跟我拼個兩敗俱傷。”它說着,抖抖翅膀,數根火羽落了下來。朱雀臉上不禁露出一絲的憐惜。

李海冬忙上前拾起火羽,那羽毛一入手,卻有些燙,看來火系法術的威力還未完全消散。

看到李海冬捧着幾根羽毛遞過來,朱雀笑道:“算了,天意如此,隨它們去吧。你們若是喜歡,各自分一根去也好。”

李海冬見它這麼說,也不好再獻殷勤,望向鰲廣,他早等不及,一把抽去一根,喜笑顏開的道:“有了這根火羽,部落之中,除了鰲烈,便是我最厲害了。”

李海冬把其他的火羽塞進乾坤袋裏,這畢竟是無上至寶,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有妙用。

朱雀見他收好了火羽,便道:“此間的事情已經完成,你們隨我走吧。我要你做的事情,說來話長,需要慢慢聊。”

說罷丟下正在自救的巨龍,朱雀一抖翅膀,李海冬和鰲廣便輕飄飄的飛了起來,直落到朱雀的背上。

“能夠騎一回聖獸朱雀,這一輩子也算沒白活……”朱雀飛上天空,李海冬望着身下的廣大叢林,心中想到。

頭一次飛翔在噩夢森林的上空,李海冬心曠神怡,腳下的黑暗叢林藏着無數的兇險,而如今,全都被拋在腦後。只要能夠完成朱雀的委託,搭上它這根線,日後在這獄界之中豈不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紅袍老祖那些獄霸,便只有被踩在腳下一條路可走。

想到得意處,李海冬更是覺得前途光明萬丈,和前幾天的失落彷徨,判若兩人,差一點就脫口哼起小曲來。

飛出沒有多遠,朱雀便落了下來。這是一棵參天大樹的枝杈,看位置大概是位於森林的北部。

李海冬從朱雀的背上下來,站在五步寬的樹杈上,向下望去,只見這棵樹足有幾百丈高,枝椏似乎要戳進頭頂的天空中了。

“寒舍簡陋,見笑了。”朱雀道。李海冬這纔看到樹幹上有個大洞,看來就是朱雀的巢穴所在。

“阿姨,我去準備些吃喝招待客人。”三足烏身上金光一閃,身子猛地漲大,光芒閃爍之處,從烏鴉化身爲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小夥子,眉清目秀,英俊清朗。他衝着李海冬和鰲廣一笑,去樹洞裏取吃的了。

李海冬對這種變化倒也見怪不怪,倒是鰲廣對此嘖嘖讚歎。

不多一會,三足烏捧着些漿果乾果出來,招呼李海冬和鰲廣來吃。

客隨主便,李海冬隨意吃了幾個果子,便聽朱雀道:“李海冬,我這一回要你幫的忙,便是叫你給我的三個兄弟帶條口信。它們住在東方天界的四象園中,一個叫青龍,一個叫白虎,一個叫玄武。”

李海冬早就猜到朱雀口中的兄弟就是他們三個,忙道:“請神鳥放心,我一定把消息帶到。”

朱雀點點頭,又道:“我要你帶的消息很簡單,只有六個字,你要記住了。”

李海冬凝神傾聽,就聽朱雀一字一頓的道:“冤枉,有鬼,小心。”

這六個字再簡單不過,不必用心去記,也能隨口帶到。不過其中的含義,卻叫李海冬心裏有些疑惑。朱雀的這個消息想說明什麼?


朱雀並沒有解釋的意思,問道:“記住了嗎?”

“記住了。”李海冬道。

“很好,我現在給你講講天界的地理。我不知道你會從哪裏進入天界,不過不論你怎麼走,怎麼去找四象園的位置,天界有三個地方你無論如何不能靠近。”朱雀嚴肅的道。

李海冬忙問:“哪三個地方?”

“天庭,西方邊界和御花園。”朱雀道,“這三個地方十分的兇險,你萬萬不可靠近,否則只有灰飛煙滅。”

李海冬不禁咂舌,忙記下來,他可不想因爲迷路而毀掉大好前程。

又詳細的講解了一番天界的地理,朱雀確定李海冬都記了下來,這才道:“雖然你都牢記在心,但是天界有無數無聊的神仙,你萬萬不可泄露了行蹤,一旦被他們抓到,一定會被按天條處置。我這裏有一張符,可以助你逃三次命,你一定要牢牢帶在身上,不過若是用盡了三次逃命的機會,我也救不了你了。”

三足烏從懷中取出一張符來,李海冬小心的收好,跟朱雀學了使用的口訣,心中對天界之行半是期待半是擔心。

安排妥當,朱雀道:“你若要救朋友的話,可和我侄兒小金一起去取些龍涎水,把獄界的事情安頓好再去辦事也不遲。”

李海冬這才知道三足烏叫做小金,心裏暗笑這個名字和耗子精金大牙倒是難兄難弟。

小金道:“你們準備好了咱們就走。”

李海冬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救治羅剎了,起身道:“我已經準備好了,咱們隨時都可以出發。”

朱雀點點頭道:“事情辦完,你便直接去天界就是。我被結界所困,無法送你,只能在這裏等待你的好消息了。”


李海冬一驚,奇怪的道:“這裏還有結界?”

朱雀笑道:“若沒有結界,叢林裏的凶神惡煞們跑出去,只怕會把這獄界鬧個天翻地覆,哪裏有外面那些垃圾折騰的份。”

“難道這叢林中還有其他囚犯?”李海冬對此聞所未聞,驚訝的道。

朱雀笑道:“這裏關的人多了,東邊的五行山,北邊的北海眼,西邊的高加索,南邊的蓬萊仙境,還有我這棵通天樹,不知關了多少兇悍的傢伙。若不是有九天結界,早就把這裏搞得天翻地覆了。”

李海冬被朱雀的話驚呆了,腦中閃過無數個想法,之前從俞白眉那裏得來的對獄界的知識似乎一瞬間都被顛覆了。

俞白眉也震驚莫名,嘟囔道:“我怎麼不知道獄界裏還有這些地方?”

朱雀道:“那些兇徒的地盤可不是常人能夠靠近的。這林子裏的犯人,個個都是天庭的重犯。比如那五行山下,當年曾鎖過一個潑猴,大鬧天空,力鬥十萬天兵天將,鬧得天庭動搖,可是聞名遐邇的人物啊。”

李海冬瞠目結舌的道:“你說的可是那個齊天大聖孫悟空?”

朱雀道:“正是他,看來他的威名連人間界都傳頌開來了。這猴子確實厲害,千多年前,硬是被他衝破了這噩夢森林的結界,在外面興風作浪一番,從虛無之路殺了出去。佛祖無奈,只得招安了他,後來西天取經,終於成了正果,如今在天界做個鬥戰勝佛,逍遙無比。我那時候在天界當差,對這猴子還不算佩服,等到來了獄界,見識了這結界的威力,才知道他有多麼神通廣大。”

李海冬聽得熱血沸騰,這才知道原來那壓制孫悟空的五行山竟然是在這獄界之中,也才知道許多西遊記裏不曾記載的傳奇故事。

“這麼說的話,那北海眼不會囚着個申公豹吧?”李海冬試探着問道。

朱雀點頭道:“正是,申公豹就住在北海眼那裏,西邊的高加索住着一個普羅米修斯,火系魔法的威力不亞於我,南邊的蓬萊仙境躲着數個老不死的,個個都有百萬年的法力。這叢林之中,被困着的犯人不下百個,個個都是鼎鼎大名的強者。”

李海冬驚歎道:“這麼說來,外面那些獄霸只是些小魚小蝦啊……”

朱雀冷笑道:“那些廢物,哪裏入得了我們的眼。這獄界本來就是爲了囚禁這些強者而設立的,只有這一片森林。至於後來擴大成如今的模樣,是另有原因。”

李海冬嘖嘖讚歎道:“老俞,你聽見沒有,就算追上紅袍老祖,也不過是井底之蛙啊。”

俞白眉嘆口氣,顯然被朱雀的話說的鬱悶了。

朱雀道:“不過我們這些老傢伙出不去這叢林,就算本領再大也沒用。外面的世界到底還是你們的。”

“真是可惜……”李海冬心裏暗想,在人間的時候有聚元子那老傢伙撐腰,橫着走路也可以。若是在獄界有朱雀撐腰,那豈不是可以立刻殺去把紅袍老祖剁成肉泥。可是這個願望看來是實現不了,只能埋在心裏了。

朱雀的一番話讓李海冬和俞白眉對獄界有了全新的認識,原來一直以爲很是廣闊的世界竟然是那麼的渺小。可憐外面的那些獄霸和神仙妖魔們爭來爭去,自以爲是,其實不過是坐井觀天,僅僅是噩夢森林中一羣重刑犯的附屬品而已。

果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將要前往的天界,又有什麼樣的人和事呢?李海冬充滿了冒險的期待。

解除了心中的疑惑,李海冬等人拜別了朱雀,和這隻友善的神鳥說聲再見。三足烏小金重新化身爲烏鴉,這一次他變得巨大無比,輕輕鬆鬆的把李海冬和鰲廣駝在背上,振翅而起,從通天樹上飛起,繞着百人才能合抱的樹幹盤旋一圈,直奔生命之泉的源頭而去。

朱雀眼看小金變成一個黑點,消失在視野裏,回首凝望北方,輕笑一聲:“老傢伙耐不住寂寞,不知又有什麼壞水冒出來,別壞了我的事情就好。” 天驕即將完本,新書8月11號發佈,請大家關注馬甲豬的新書!

*******************************

小金的速度比起朱雀來並不慢,很快就帶着李海冬和鰲廣來到了生命之泉的源頭。

方纔還重傷至奄奄一息的巨龍此刻已經能夠爬起來了,它正在不住的往身上的傷口吐着口水,看到幾人回來,一瞪眼睛道:“小金,回去看見那隻瘟雞,告訴它一百年後老子一定要把它做成燒雞吃掉。”

小金哈哈笑道:“你這泥鰍別再吹牛了,幾百年前你就這麼說,年年不服年年輸,若論嘴皮子上的功夫,你的確厲害。”

巨龍怒道:“老子是戰術失誤,沒想到瘟雞的九天玄火越來越純,實在是挺不住,不然非把它的火羽全都撞掉不可。”

小金笑着不理它,巨龍大概也覺得這麼吹牛沒意思,哼哼唧唧的繼續給自己療傷了。

李海冬和鰲廣從小金的背上下來,來到源頭小洞前,小金變成人形,口中唸叨了個咒語,地面裂開,露出地下的泉水來。

李海冬這一次在很近的距離看到那顆朱雀鳥蛋,只見紅通通的蛋皮上若隱若現出現個小小的鳥兒身影。這還沒破殼的小鳥兒常年在龍涎水的滋潤下生長,汲取無盡的營養,先天便有極大的補益,出生之後只怕會比它媽媽跟厲害。

小金凌空一招手,一股泉水揚起來,浮在空中。李海冬忙取出個器皿來,小金控制着泉水悉數落入器皿之中。

“多謝了。”歷經艱難,幾經波折,終於得到泉水,李海冬感慨萬千。

若沒有這一次噩夢森林的冒險,哪裏知道叢林的深處不但有個獸人部落,竟然還藏着獄界最大的祕密。如今取水的任務完成,卻又肩負起朱雀的囑託,人生際遇真是如同海浪,一波又一波,沒有止境。

“我的事情完成了,你們應該能找到回去的路吧?”小金將地面合上,問李海冬道。


“放心吧,我們能照顧好自己,請你回去轉告神鳥,我一定不辱使命。”李海冬道。

“很好,希望再次見到你們的時候,會有好消息。”小金說着,搖身一變,化爲黑羽烏鴉,“嘎嘎”叫着,直衝上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