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我纔想起,我給這事給忘記了:“不好意思,來的太過匆忙了,忘記準備了。”

“哈哈,沒關係。你沒帶我也知道的。顧南對吧?”

我有些詫異:“袁哥怎麼知道?”

“咱們做旅遊這行,最基本的最新行情還是得了解的。顧先生上次來過,可能並沒有注意到我,我可是有注意到你的。”

我在一邊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袁哥,咱們還是直接進入主題吧。”

袁哥笑眯眯的打量着我好一會兒:“能讓我問一個問題嗎?”

“你說。”

“你是怎麼搞定我們老闆的?”袁安中捂着下巴,笑眯眯的,一臉期待的望着我。這個人讓我有些看不懂,她的笑容有些太過虛幻。

我微微愣了愣,張嘴想說什麼卻還是沒有說。

“沒事,顧先生要是不想說可以不回答。”

既然他已經開口了,我也就選擇不說了,再說了,這是屬於我和莫北的私事,旁人也沒有權利知道吧。

之後的自我介紹以及一些常識問題,我都回答流暢,在加上他也知道我和莫北的關係,後面都是一路順風。

“顧南,我代表楚夏旅行社全體員工歡迎你的加入,我想後面我們會合作愉快的。”袁安中站了起來,笑眯眯的盯着我說道。


我禮貌性的回以他微笑,兩人雙手緊緊握在了一塊。


因爲是明天才正式上班的原因,我給莫北發了一條短信告知已經通過,隔着落地窗給他打了一個招呼,轉身便下樓了。

剛到樓梯口的時候,我的手機便響了起來,我拿起來看了下。是白璃給我打過來的。 “好的老闆。”於莎莎期待已久,早就摩拳擦掌,就等老闆的命令下來了。

她當場是手一揮。

激動不已的對幾名電腦維護員說道:“幾位兄弟,開工了,客人都看着呢,快快快。”

所有目光籠罩之下,投影被打開,監控被放了出來。

張國輝爲首,以脅迫加暴力的手段,搶奪合同的一幕幕,落入了所有人的眼中。

那其中還夾雜着何木德被打得不行,痛苦哀求的聲音。

張國輝吹捧金家,說金家如何狠毒,招惹了金家,斷沒有好下場的話語。

張國輝的嘴臉,可以說要多醜惡就有多醜惡。

而金家,更加醜惡。

合同明明是林川先簽的,林川給的價格是四千萬,張國輝代表金家只給三千萬。

這個做生意的手段,比動用暴力本身還要兇殘。

而且,發人深省。

金家以同樣的方式,坑過了多少人?

具體的數字,大概只有天知道。

但是,斷然是不會少的。


監控播放完畢,原本靜默的全場,突然就騷亂了起來。

那幫來助威的舔狗,見勢不妙,紛紛要離開。

林川豈能讓他們如願:“你們不是證人嗎?剛纔不是很肯定的說,看見我指使人搶合同打人嗎?幹完醜事就想跑,沒那麼便宜,通通給我站好了。”

一幫舔狗當做沒聽見,腳步不停。

“攔住他們。”林川對廠裏的工人吩咐。

“兄弟們,咱們走。”那名一米九多,拿着老虎鉗的彪形大漢,一馬當先衝了過去。

對付不聽話的,他直接就是扇巴掌。

他勁好大,一巴掌就能把人拍出幾米遠。

幾十名舔狗身嬌肉貴,他們全都老實了,站好了不敢動。

金夢玲也想走,被林川攔住了。

這女人,臉色鐵青,整個神色比鬼還難看。

輸得太突然,太徹底了,顏面盡失,連一點回旋的餘地都沒有。

“金小姐,走之前,是不是應該先道個歉?”林川攔住去路說道。

“道你媽,你別跟我得意,犯我金家,我金家遲早會玩死你的。”金夢玲的氣焰依然很囂張。

林川淡淡一笑:“於莎莎,把監控再放一遍,讓媒體朋友看清楚,錄清楚了,想要拷貝,照給。”

“林川你不要太過分了。”金夢玲咬牙切齒。

“於莎莎,視頻馬上發上網去。”

“你找死。”

“於莎莎,十分鐘,我要所有視頻網站能看到金小姐的上鏡表現。”

金夢玲不敢再言語。

“居然威脅我,你佔上風的時候我尚且不怕你,何況你現在就是一隻死雞,你有什麼資格威脅我?”林川居高臨下看着金夢玲。

金夢玲不敢對視,高傲的頭顱,低了下來。

“金小姐,請問你對監控的事情作何解釋?”

“金小姐,這件事你應該是主謀吧?你指派張國輝來的對不對?”

“金小姐,剛纔你可是很肯定的告訴我們,正義在你這一方,顛倒黑白,眼都不眨,你是常幹這種事吧?”

“金小姐,你覺得民衆都是智障很好騙,還是金家財大勢大無所謂?”

“金小姐,你們金家用相同的贓招坑過多少人?生意做那麼大,應該不少吧?”

一大撥媒體此時圍了過來,把金夢玲團團圍在中間。

四個方向都是話筒,金夢玲作答不出來,想跑又跑不掉,直接就急哭了。

林川見她這模樣,可是一點都不同情。

很簡單,角色調換一下,這女人恐怕只會拍手稱快。

他素質好一點,就不拍手稱快了,只是悄悄擠了出去。

到外圍一看。

白信良,張國輝,以及一幫來助威的舔狗,也都被媒體圍住了採訪。

這些傢伙通通無言以對,一個個過街老鼠一般,遮擋自己的臉,不讓媒體拍攝。

“呵呵呵呵,老師,這真是太漂亮了,這是一個大勝仗。”黃麗娟去而復返,對結果笑不攏嘴。

“你回來幹嘛?不怕金家?”林川神情肅穆。

“有老師在,金家就是紙老虎。”黃麗娟是一次次被林川震驚。

萬萬沒想到,老師能這樣玩。

這太瘋狂了。

這一次,金家不脫一身皮,那都過不去了。

“我不是萬能的,樑子結下了,金家肯定不會就此罷休。”

“我對老師有信心。”

林川可沒有多少。

不過,這第一仗,自己是贏了,至少有心理優勢。

“黃小姐,林總。”趙巖走了過來。

“趙組長。”黃麗娟快速回應,剛纔趙巖和金夢玲叫陣,她看到了,更是鄭重的說道,“趙組長,謝謝相助。”

趙巖說道:“黃小姐客氣了,林總是我朋友,我應該幫忙的。”

“不會給你造成麻煩吧?”

“看情況,麻煩的是金家,你可以抓人了,視頻裏面拍到的人,通通抓回去。”

黃麗娟差點忘了正事,她趕緊把徐燕叫過來,吩咐了一番。

然後又對林川說道:“老師你可以讓何木德接受採訪,再交代一次真相,這樣金家再怎麼操作,他都不敢翻供了。”

林川說道:“他不會的。”

“以防萬一。”

“沒必要。”

“我覺得黃小姐說的沒錯。”從一個執法員的角度看,趙巖認爲有必要。

既然如此,林川也答應了,把何木德叫過來吩咐。

“老大,我和弟兄們現在怎麼辦,離開麼?”甘有福走過來問道。

他看林川的目光,除了崇拜還是崇拜。

今天真是太爽了。

林川就是他們的神。

什麼港海首富,港海第一家族,那都不夠看。

“先留着。”林川迴應。

“好的。”甘有福帶人走開。

“叮鈴叮鈴……”黃麗娟手機響,她拿出來看了一眼,徑直掐掉。

“是不是老頭子?”林川問道。

“是他。”黃麗娟用腳指頭都能想出來,老頭子此時來電話,大概會說些什麼話,她纔不接這個電話。

“接吧,有事情,往我身上推。”

“不接,壞人不能都由我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