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那一本發黃的手冊。那發黃的手冊上還帶著青春少女的體香。這味道也只一人獨有。那就是金龍帝國的公主金穗。

想起金穗。羅天嘴角一笑。做夢都沒有想到。金穗會把靈元的修鍊之法交給自己。非常有先見之名。以後要多加感謝她才是。

破損的書籍封面,在灌輸靈氣下才打開他的容顏。只有三頁的手冊很是詳細的介紹和數名了靈元的作用。更明白適用方法。雖然只是簡單的適用方法,對於羅天來說,很是難得。

靈元不但是戰鬥的武器。也不是一門高深的武技。可以說。一個擁有靈元的武士和一個沒有靈元的武士發生衝突。擁有靈元的武士可以輕易戰勝對手。

要知道。靈元既然被稱為天地萬物中最能滋養靈魂元力。有了它。就可以在戰鬥中不斷給自己補充元力。

當然。相比靈元帶來的戰鬥。滋養靈魂的作用對身為靈師的羅天有著莫大提升。擁有靈元的靈師。在煉符和煉丹上直接越級提升一個檔次。關鍵靈元還能讓靈師擁有一個用靈元演變來的靈魂分身。實力不容小窺。

有了靈元。羅天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使用元力。畢竟。沒有靈元做掩護。羅天不會傻到。把鴻蒙之氣外露使用。

鴻蒙之氣太過特殊。它直接牽涉到「浮黎宮」。浮黎宮可是羅天的保命底牌。一旦暴露。召開殺身之禍並無可能。羅天知道。尊者不是這個世界的巔峰強者。武帝。武聖。武神。也會存在。

這些老怪物為了長命和永生。殺人越貨。並不是不無可能。可以說。現在的羅天並不安全。狐王尊者乃然惦記自己。想從自己身上挖解未知的秘密。

人。都有貪慾。想要人不惦記。那就要具備不讓他們惦記的實力和手段。這也是進入帝都展現強勢的一面。


如今。羅嵐等著自己救命。小七也等著自己幫她找一個可以重生的地點。這個地點貌似並不好找。具有充裕火元素的地方。金陵帝國都沒聽說過。

現在。自己身邊除了一個苦難的兄弟奧庫外。還有一個貌似可以信賴的雅妮。不過。奧庫和雅妮實力都跟弱。從今天奧庫被欺負看。帝都羅家並沒有意願接受他。不但如此。怕還有不小麻煩等著自己。

雅妮相比奧庫要好一些。可。那也是建立實力對等之上。要是自己不是一個靈師。特雷家族會捨棄攀皇權。而選擇自己。

嗨——

自己並不安全。還有可能給身邊的人帶來危險。想羅嵐這樣的事情羅天不想再次發生。所以這次他讓奧庫關門。也是想讓自己的到充裕的時間修鍊。

不得不說。今日的羅天相比從前更具備了強者應該有的危機感。沒有壓力就沒有動力。壓力山大的羅天。註定的他的不平凡。

通往強者的路有很多種。苦修是不可少的途徑。

伴隨時間的轉移。來了多次找羅天的雅妮都被奧庫無情的當在外邊。相比沉悶的雅妮。天宿更是鬱悶不易。眼看靈師的比賽越來越近。天羅好似人間蒸發一般。

浮黎宮。重塑金身的羅天經過在浮黎宮拚命的苦修。衝擊武靈高級的氣璇正在不停的聚集。不停的入侵身體。

感覺到龐大的鴻蒙要把自己吞併。調整好心態的羅天雙手成太極姿態。頭頂的陰陽圓盤閃數不停。把聚集的鴻蒙之氣送入羅天的經脈。

體內。流水一般的靈氣被聚集在丹田。那丹田之中的丹元在元氣的衝擊下發生了碰撞。隨後。再次發出了爆炸。當爆炸再次傳來,羅天真的哭了—- 強烈的爆炸把丹田中的元丹徹底毀滅。在丹田之中。旋迤的能量不斷重組。有了上次晉級的經驗。羅天聚集全部的力量,拚命擠壓著丹田中的能量體。

原本混亂的能量體在擠壓的力量下發生了碰撞。那劇烈的撞擊聲讓整個內髒髮生了絕望的痛。緊咬牙關。牙齒髮出相互碰撞的聲響。這種感覺讓羅天頗為無奈。

丹田。聚集的能量不斷重組。重組的能量不斷發生碰撞。忍受丹田之苦的羅天積力承受靈氣的聚集和丹田的躁動。


每次的擠壓。都讓充盈的丹田再次多出一點空間。不過。這個空間並沒有空餘多久就被流進丹田之中的靈之氣填滿。

無限的循環。不停的擠壓。

就這樣。當感覺丹田不在痛苦的時候。已經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時間,在某一刻。停止了靈氣鴻蒙的灌輸。丹田。那破碎的元丹不見。有一個強大的小人在丹田不停的搖擺自己那光著屁股的身子和嬰兒般的雙手。

雙手之上有紅、白。金、綠、黑的五色小球在運轉。小傢伙看著那發亮的紅球和白球。無視的放在一邊。看著那中間的金球。玩弄了一下。然後黑色的光球和綠色的光球放在手心。不停的玩耍。

這難道說就是元嬰嗎?可。為什麼他周圍有五個球在轉那?

想找出原因。突然卻發現。伴隨那五色小球每轉一圈。自己的實力就隱隱提升的一丁點。雖然這一丁點可以忽略不計。可。還是讓羅天狂喜。從提升實力看,這小人並不會給自己的身體帶來災難。

修鍊就是一個日積月累的過程。有了小球的運轉,羅天可以不在修鍊狀態都能利用元嬰自修來提高實力。這種提升,無義會讓修為更快。更迅速。

感覺一下自己的力量。羅天嘴角上揚。不錯。在自己拚命擠壓下。自己還提升到武靈高級。只要少有機緣。就能晉級武靈巔峰。沖級武王。

嘖……嘖……好運的傢伙!

聲音傳來。青玄逃出羅天的意識海洋。幻化成人一臉羨慕的看著羅天。羅天還以為這兩個傢伙被金色的朱雀之火燒死了那。沒想。竟然活的好好的。

你們還活著。竟然能重塑金身。這可是大機緣。

看著羅天驚訝的表情。青玄跳起大罵:「小兔崽子。你就不能想著我的好。什麼叫我還活著。我死了對你有好處嗎?不是我。不是我指點。你會買到重塑金身的五行石了嗎?」

玄武圖騰發泄完。哼了一聲。撇撇嘴看著羅天。對這個不尊老愛幼的小傢伙,要時常出來敲打一番。

「前輩說的對。那你答應我的靈寶那?」羅天說完。一臉諂媚。

「靈寶。你小子當靈寶是大白菜啊。」玄武圖騰說完。翻翻白眼。眼中的無視表現的**裸。

「你不是在惠而特商會的拍賣中答應我了嗎?」臉上青筋盡爆的羅天憤怒的看著青玄。這傢伙典型的一個老油條。想要從他那要東西。難。

「小子。氣壞了身體可不划算。沒有我讓你買五行石,你會重塑金身。」玄武圖騰說完。笑咪咪的看著一臉鐵青的羅天。

能把眼前的小傢伙弄的暴跳,然後在求自己。青玄有一種快樂的感覺。這種感覺。就是樂趣所在。也就我們說的老小孩。

「小傢伙。我們做個交易怎樣。」青玄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羅天一口回絕「不幹。」羅天對青玄可謂深惡痛絕。這老傢伙和自己交換,鐵定是自己吃虧。

「不幹。」玄武圖騰聽完。翻了一個白眼。

「小傢伙。雖然你體內聚集了五行之力。可。你卻沒有修鍊的方法。現在。我給你一套五行之法。你讓我在盤古居修鍊。你看如何?」玄武圖騰說完。一臉期待的看著羅天。

「我不需要。」聽著羅天一口回絕。玄武圖騰大罵:「五行之法可是大道仙法。上山下地,入海升空,毀滅求生,無所不能,你竟然不學。」

「仙法大道。五行之力。」羅天一聽。曝青的臉變成了微笑。「前輩。還有比這個更好的嗎?要是有,你就別私藏了。」

「更好的。五行之力已經是天仙大道。它正好和你體內的五色球對應。要不是看在無色球的份上。你想學。我也不會教。」玄武圖騰說完。一臉自得。

「前輩。那你先教我可好。至於你說的盤古居。等我找到了。一定讓你住。」聽了羅天的話。青玄撇撇嘴。手一伸擰住羅天的耳朵。把羅天好不留情的拋起。

「你小子是不是成心不換。什麼叫做找到了在讓我老人家住。我們現在的空間就是盤古居。你別告訴我你小子不知道。」青玄說完。一臉鄙視的看著羅天。剛伸手,就看羅天躲到幾步遠。

「什麼?你說這是盤古居。你認識這個地方?」羅天問完。謹慎的看著玄武圖騰。

「進來的時候不知道。不過。在你修鍊的時候。我去拜見了宮靈。就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了。」玄武圖騰說完。狠狠的鄙視了一眼羅天。

「你說你見過宮靈。那為什麼我沒見過。」心裡鬱悶的羅天剛剛問完。青玄嘿嘿一笑。說了一句讓羅天氣餒的決斷。

「就你這等級,見到我老人家已經是天賜了。你還見宮靈。等你過了九宮。進入大殿。你就看到他了。」青玄不知道是感覺打擊的不夠,還是要羅天故意虐待羅天那顆受傷的心。故意補充了兩句。

「小子。你現在實力太過低賤。元嬰期武靈。在武學殿堂和我比,你好比人類的乞丐。我好比人類崇拜的神人。你太過低賤。小子。你換還是不換。」青玄說完。微笑的臉上出現一絲期盼。

「不換。」羅天說完。一臉戲弄的看著那只有一條縫隙的青玄。

「要是宮靈同意。我到是沒有意見。我想。沒有我的認可。你很難留在這個「浮黎宮」空間。至於五行之力。你不教我也沒關係。我死了。你同樣玩玩。」羅天說完,引來宮靈的一陣偷笑。

「好。好。算我老人家怕你了。你讓我在這裡修鍊。我答應你。除了五行之力。我還送你一本煉丹法術。要知道。這法術乃是太白的絕學。」青玄還沒說完。羅天搶過話說道:「成交。」

在玄武圖騰的施展靈魂之法后。羅天的腦海多了五行之力的修鍊方法。伴隨那套方法的還有那煉製靈丹的法術。

本以為賺大發的羅天。看著靈丹煉製基本要求的時候。傻了眼。那要求寫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煉製靈丹。需要具有靈性實力的靈魂。一種屬性的靈元加上天地之火。

這三個條件雖然苛刻。可。對羅天來說。並不算什麼大條件。但是。後面的一個要求讓羅天斷絕了煉製靈丹的念頭。那就是具有武皇修為才可以學習煉製靈丹。

看著這個要求。傻眼的羅天掰著手指頭對應一算。也就是說到了中級武皇才能染指這靈丹的煉製。

「老不死的。你成心的是不是?」羅天一臉憤怒。對著青玄大吼一聲發現。這傢伙竟然進入了修鍊狀態。呼呼大睡起來。

不過。青玄留在『浮黎宮』的那絲靈魂之力感應暴跳的羅天後。轉動了一下小眼睛,帶著壞壞的笑:「不是成心的,是故意的。誰叫你難為我,這種打擊心裡不好受吧。」

被青玄一絲靈魂之力鄙視的羅天。咆哮之後。還沒停下。羅天感應到浮黎宮外。奧庫被幾波人欺負的真不看眼。

這也難怪。躲進浮黎宮的羅天算算時間已經有一個月。這一個月。雅妮不知道來了多少次。羅家的人也不知道來好多少回。可。這些人都被阻擋到門外。

雅妮還被奧庫請到店裡喝茶。而羅家的人卻直接阻攔在武器店門外。門都不給進。

靈師工會的天宿找了自己的寶貝孫女幾次。接過都被雅妮用修鍊搪塞了過去。可。還有半個月就開始比賽的靈師大賽,已經沒有時間留給羅天。

「奧庫。羅天到底去了那裡?」著急的天宿問完,帶著不滿看著奧庫。

房間空空無人。別說是羅天了。連個鬼的影子都沒看見。在看看房價落的灰塵。這一看。明顯是多少天沒有人住。灰塵才埋沒的桌面。

「這—-。我也不知道。羅天說閉關后。就進了這個房間。我在門口守著一陣沒看到他出去。」奧庫說完。苦著臉看著雅妮。

「爺爺。我看還是在等兩天把。」雅妮說完。卻引來天宿的不快。

「先前部隊已經去了金龍帝國。就算我們做飛行魔獸。也只多出一天時間。超過一天。就算是棄權。這名額可是我用工會長老的名譽保證才保留在現在。兩天。過了兩天。黃花菜都涼了。」天宿一臉苦楚。這下,自己的可是被天羅害苦了。

「奧庫—-。你真的沒有騙我們。」雅妮問完,奧庫快哭了——

「我的兄弟當然不會騙你。」聲音落下。房間之中慢慢出現一個羅天的身影。單薄的身體帶著霸道的王者之氣。

黑頭髮。黑眼珠。帶著麥穗顏色的肌膚頗具彈性。重塑金身後的羅天散發著神龍之威和充滿自信的傲氣。

「羅天師弟。你怎變成了這個打扮。這黑色的頭髮和真的一樣。」奧庫率先走來上來和羅天打完招呼道。收起委屈的眼淚。

「羅天師弟。你在不出現。武器店燒水的炭都用光了。他們一天幾趟。雅妮小姐從三天來都沒離開。」奧庫一臉埋怨,為了看住雅妮不撞進房間,他也三天沒有吃飯。

「抱歉羅天。我爺爺用自己的名譽擔保,幫你要了一個參賽名額。我太過著急,就沖了進來。是不是打斷的你的修鍊。」雅妮一臉膽心。好想是做錯了事的小媳婦。眼中淚水不禁流出眼眶。生怕眼前的少年誤會。

「抱歉。用什麼道歉。」冷著臉的羅天說完。抬手狠狠打在那豐滿的翹臀上。嘶啞的聲音帶著壞笑:「我喜歡這種方式。你可方便。要不—–」 當那絢麗的懲罰帶著隱隱的疼痛,滿臉羞澀的雅妮玉臉粉紅。眼含淚水的雅妮翻了一眼。伸手玉手。在靠近羅天腰時。手輕輕觸碰到腰間。猛然用力的轉動。小媳婦般的「哼—-」了一聲。發出好似母貓的幽怨聲:「要你叫我擔心。

看著雅妮和羅天的小動作。憨厚的奧庫憨憨一笑說道:「雅妮小姐。我師弟羅天還是單身。人可好了。」

憨傻的奧庫說完。雅妮玉臉紅出血來。隨即鬆開了手。滿臉紅潤的底下頭。

「好了。好了。年輕人要懂得節制。羅天。我們現在乘坐飛行坐騎去金龍帝國還來得急。」聽著天宿的催促。羅天旋即也點點頭。

「奧庫好好修鍊。武器店等我回來在開門營業。這個你是收下。要是不夠。」羅天看著雅妮。

「放心去吧。有我在。奧庫不會有餓到。」雅妮說完。幫羅天拽了一下衣服。含情默默的道別一聲:「保重。」

回到靈師工會的天宿。迫不及待的喊來早已準備好的飛行獅鷲,交代幾句。就讓羅天坐上飛行獅鷲衝天而去。

金陵帝國和金龍帝國兩者的邊境線並不算遠。空中飛行三天時間的黃昏。乘坐的飛行魔獸獅鷲就進入金龍帝國的國境之中。在金龍帝國獅鷲帶領下又飛行了三天。終於到達內陸。

飛行的獅鷲一路狂奔。路上除了必要的休息基本沒有停止過。這樣飛行了六天六夜。讓羅天見識了金龍帝國的寬廣。按照飛行速度。六天六夜的飛行。少數也飛過了二千萬平方公里。

「天羅大人。前面就是金龍帝國的第二大城市虎城。參加這次比賽的靈師都在空城外的四個守護城市換成金龍帝國的飛行魔獸。」來自金陵帝國的飛行魔獸引領騎士殷勤的給羅天介紹。

空中看。這個擁有十萬軍兵把守的城市。很壯觀。這樣的城市圍繞帝國龍城有四個。他們分別離龍城有三百里之遙。這三百里竟然是龍城的像外延伸的安全區。從這一點看。金龍帝國的實力要高於金陵帝國。

「天羅大師。我們必須在虎城換金龍帝國的飛行獅鷲。不然。在這三百里安全區中他國飛行魔獸都會被金龍帝國都會被擊落。」帶著羅天飛行的獅鷲騎士。在朝著虎城飛行的途中。不斷的給羅天解釋道金龍帝國的風土人情。

「那也好。換就換吧。反正還有八天的時間。才過去五天。時間還有。」落入虎城的羅天的從空中觀看這個城市。驚奇的發現。這個城市竟然是一個陣。這個陣一旦開啟。十萬人守護的虎城。就算放進百萬敵兵。那也是有來無回。

驚嘆的羅天在觀看中。飛行魔獸落在虎城的飛行之地。這種飛行之地嚴格受到帝國的保護。

坐飛行魔獸的乘客。基本都是貴族和擁有特殊身份的人員。空中一旦飛行的獅鷲被武器攻擊。十人之中。基本是九死一亡。

報上姓名。看著那更換飛行魔獸的服務人員一臉驚喜的朝著羅天站的路口奔來。羅天趕緊躲在一邊。生怕這女孩因為自己站在路中間而撞倒自己身上。

看著躲避自己的黑眼睛,黑頭髮的少年。那個少女猛然一個急剎車說道:「你就是天羅當家的吧。」

「你是?」看著一臉疑惑的羅天。少女指著胸口的徽章解釋道:「我是傭兵工會的白雲。你可以叫我云云。」

「你好。云云小姐。」羅天很是禮貌的對著眼前的女孩行了一個貴族禮儀以示尊重。


「當家的。傭兵工會負責保護這次靈師會護衛和安全。雄霸老大已經交代。說當家的要來參加這次靈師會。讓我遇到你后,接你去龍城。比賽前三天是靈師交流日。好多靈師。好多寶貝。」云云一臉嚮往。

「哦—,是嗎?」羅天聽完。不盡也對這次的旅行充滿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