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不是又出來了?」小白看著人蒼白的臉很是擔憂。

君靖撫著太陽穴,眼眸望向人已經出去的身影,他恍然間的想到了上次那個女人。

小白看他的模樣立馬就知道肯定是,他頗有些咬牙切齒,「他就是來整你的,我聯繫的專業醫生很快從國外過來,到時候直接讓那個男人覆滅好了。」

床上的男人彷彿沒有聽到他的話,而是掀開了病床上的被子,穿著病服走到窗戶旁。

那個男人何嘗不是他自己。

季宛宛剛出了醫院,醫院門口就挺著一輛熟悉的轎車,在一眾普通的轎車裡顯得格外突出。

季宛宛眼睛一眨,腳轉了個彎,朝著醫院的後門走了過去。

等她走出後門,李秘書和顧欒下了車直接往醫院裡走去。

季宛宛打了車直接往溫錦歆那裡。

車上,季宛宛發了消息給顧欒,描述了車禍的情況,在提起自己先去溫錦歆那一趟。

到了地方,季宛宛直接把東西給了人,等她看完兩人繼續把上次的設計的拿出來繼續修改,成品出來的時候溫錦歆狠狠的驚艷了一把。

「宛宛姐,我們一定可以進入前十!」緊緊的捏著季宛宛手,開心的說。

季宛宛笑了笑,她們拿的可以再高一些。

這次就直接提交了,第一輪是出的成績是下個月初。

季宛宛忙完沒有多留,而是先回家了一趟。

顧凡凡現在每天都有家教老師過來,顧欒給人請了四五個老師,季宛宛看到凡梵谷昂的精力也沒有什麼意見。

等季宛宛回家的時候,顧凡凡就再專門給他準備的音樂房裡練鋼琴。

季宛宛進去的時候,老師正好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瞧見女主人的時候也很客氣的打招呼。

「季小姐,已經下課了,我先離開了。」

季宛宛勾著唇點頭。

音樂老師走出了別墅,心裡頗感嘆,果然不凡的家庭里的小孩也是不凡,這麼小就已經有了天賦,學的東西都有模有樣。

還真像一塊海綿,一旦被放到水裡,那麼遍是瘋狂汲取裡面的水分。

樂器房裡的顧凡凡看上去很喜歡,就連下課了,矜貴的身子也是一動不動的,有模有樣的按著琴鍵。

「媽媽,你等我一下。」顧凡凡一眼就瞅到了媽媽,他立馬叫住了人。

季宛宛停了下來,顧凡凡昂著肉嘟嘟的可愛小臉。

「媽媽,我給你彈一首曲子,你聽會好嗎?」

「好啊,看看我們凡凡學的怎麼樣。」季宛宛走到他面前笑著。

顧凡凡臉頰微紅,黑漆漆的眸子看著琴鍵,充滿著強烈的征服慾望。

兩隻肉嘟嘟的小手覆在上面,認認真真的彈奏起來。

他學的是簡單的曲目百靈鳥,一點也不啃啃巴巴,而是很順暢的彈完。

彈完還露出一雙苛求誇獎的眼神望向了她。。 「殿下,周毅令人送來消息,說五峰島的戰船這幾日出現在燕州海域附近,有戰艦尾隨五峰島戰船,發現他們去了齊州萊郡,停靠在萊城碼頭。」

徐克進入書房,趙煦便讓糜溫回去。

「五峰島!」趙煦聞言,眉頭緊皺。

五峰島與他有宿怨,他們的戰船再次出現不奇怪,但奇怪的是,他們去了韓家的地盤。

這裡面就有問題了。

「看來黑鯊海寇已經讓有些人吃不好,睡不香了,只是韓家怎麼突然與五峰海寇有了聯繫?」趙煦又說道。

徐克道:「下官懷疑這裡不僅僅是韓家,還有梁家在其中作祟。」

「哦?」趙煦道:「你查到了什麼重要的消息嗎?」

「殿下讓下官布局浙州和夷州的時候,便有四院的人被派遣去了這兩個地方。」徐克道:「雖然他們沒有打入梁家和五峰島內部,但卻得到不少小道消息,據傳,梁家與五峰海寇一向有往來。」

五峰海寇上兩次襲擊艦船司的時候,他便懷疑五峰海寇與梁家有關係。

只是,他沒有實質的證據。

如果這件事還有梁家參與其中,只能說梁家,韓家,五峰海寇暫時攪和在了一起。

而他們的目的,就是黑鯊海寇。

畢竟梁家一向視大頌海貿為禁臠。

現在,趙恆給了海貿之權,梁家怕要是恨死他了。

而且黑鯊海寇一戰揚名,梁家恐怕也會懷疑黑鯊海寇與他的關係。

五峰島則比梁家更甚,視整個東面海域為自家的後院,不容任何人碰觸。

黑鯊海寇突然崛起,他們怎麼可能無動於衷。

至於韓家就更簡單了。

他控制了整個燕州之後,與燕州比鄰的齊州自然要如臨大敵。

何況,韓家還收留了他的死對頭袁立。

這三家聯合對付他,不是沒有可能。

「哼,他們來了也好,一起收拾了。」趙煦望向東面。

梁家和五峰海寇乃是大頌海域的兩個惡霸。

想要在這塊海域進行貿易,首先就是要突破他們的圍堵。

至少,他先要控制當代的渤海灣以及黃海區域。

對自己的艦隊,他還是十分有自信的。

十二艘風帆戰艦在這個區域就是橫衝直撞的存在。

除非這個世界的西方列強將在東亞殖民地的戰艦全部集結起來圍剿他。

想到這,他對徐克道:「將以前監視袁家的人全部派往萊城。」

「是,殿下。」徐克應了聲是,轉身離去。

待徐克的身影消息,趙煦心裡只冒出兩個字,「造艦」。

第一批十二艘戰艦下水之後,陳壽已經在建造下一批十二艘戰艦。

如糜衍信中說,如果他能給燕州提供十萬木匠。

那麼還能分一批給艦船司,讓艦船司能同時開建二十四艘戰艦。

這樣,他的艦隊成形速度能更快一些。

當然,他向趙恆要十萬造船匠只是獅子大開口。

大頌不可能有這麼多有造船經驗的工匠。

所以,糜衍改口成了十萬木匠,裡面能有一部分造船匠。

但寥勝於無,對艦船司總歸是大有裨益的。

……

萊城。

韓琦立在碼頭上,他身側是袁立,面前則是自稱五峰島主的盧正。

「大海上從來沒有什麼黑鯊海寇,他們一定是燕王的部下。」盧正說道。

十天前,梁家的人找到了他,向他講述了黑鯊海寇擊破北狄三百餘艘戰船的事情。

對此,他十分震驚。

在梁家提出,與他們五峰島聯手,借韓家助力剿滅黑鯊海寇的時候,他動心了。

因為第一時間,他便懷疑這個黑鯊海寇就是燕王自己的戰艦。

畢竟他們燒過燕王的戰艦,當時靜海縣海灘上的骨架很大,一看就不是普通的戰船。

如果真如他猜測,燕王顯然擁有了一隻令他忌憚的艦隊。

這對五峰島來說,將是生死攸關的嚴峻問題。

所以,即便沒有梁家和韓家相助,他也會集中全力殲滅這隻艦隊。

「只是燕王不承認,他們就是黑鯊海寇。」韓琦道:「不過這樣也好,他不承認,我們滅了黑鯊海寇,他燕王就得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盧島主,如果你需要人手,我袁家隨時可以給。」袁立面容扭曲,眼中全部都是恨意。

他逃到齊州,本以為躲個幾日,趙恆便會斥責燕王。

如此他便可以返回南三郡了。

沒想到,趙恆竟然將南三郡給了趙煦。

現在,他真正了喪家之犬。

雖然,韓家願意收留他,但他卻只能當韓家的一條狗了。

這對於一向自傲他自然難以接受。

但為了袁家和麾下的將士,他只能忍氣吞聲了。

所以,韓琦讓他挑選精銳,配合五峰島消滅黑鯊海寇的時候,他沒有任何猶豫。

立刻領著麾下將士抵達了萊城。

按照韓錚的意思,這次他們不僅要和五峰島合作,還有趁機建立自己的水師。

梁家也默認此事。

畢竟對梁家來說,只要能消滅黑鯊海寇,他願意分韓家一杯羹。

也不想讓燕王染指海貿。

而對韓家來說,黑鯊海寇的存在,將讓燕王有能力直接從海上進攻齊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