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議論聲紛紛。

“使徒戰隊果然還是第一啊,真的太強了。”

“哎,雷霆戰隊已經很努力了,竟然和第一還差了這麼多!”

“哎,使徒戰隊中可是有謝廷的四個弟子啊,聽說一身裝備都是極品啊!”

“什麼啊,他們的隊長就不強嗎?一步武尊啊,實力都接近內院導師了。”

“可惜了啊,我的女神百花戰隊竟然才十幾名,哎。”

“百花戰隊?那個徐語焉的戰隊嗎?一個內院新生而已,要說實力和美貌,我看都不及那白兔站隊的程煙月。“

“程煙月是誰?”

“你們閉關都修煉傻了嗎?那可是個美女啊,而且還是靈師!”

“不會吧,我找找?白兔戰隊都已經出局了啊,積分排名二十幾不是開玩笑的嗎?”

廢墟廣場上剩餘的兩百多人一開始還討論又說又笑,但是時間過得很快,直到中午,傳送陣依舊沒動靜,人羣變得有些不安了起來。

沈木也感覺不太對勁,曉梅的事件沒有導師來處理就算了,想着連傳送陣都沒按時開啓,難不成外界出事了?

“算起來獸潮確實是這幾天,不過也應該結束了啊,算了,我那點積分,就算是走傳送陣出去估計也拿不到什麼好的獎勵吧,還是用元牌出去吧!不過曉梅此刻應該是在那小島上,要不要先去一趟呢?”沈木想着剛想捏碎元牌,卻突然又想到,“曉梅應該也可以通過這種方式出去吧,那樣的話即使傳送出去也會有導師立刻控制住她。”


這麼一想,整個人也放鬆下來,不執着的去那小島尋找曉梅了。

一道藍光閃過,是沈木捏碎了元牌之後的傳送效果。

元牌的傳送比起傳送門不穩定了許多,沈木經歷了頭暈目眩的5分鐘後,眼前豁然開朗了起來。

“這是?內院廣場?”沈木看了一眼身後不遠處的傳送陣石雕,確認了位置,“爲什麼一個人都沒有?今天難道不是內選結束的日子嗎?”

疑惑也沒辦法,沈木根本不懂的操控傳送陣放其他學員出來,只好先離開聖羅蘭學院最好能碰到個人問一下了。

一路走到外院才碰到人,但是外院的學生根本無從知曉內院的事情,醫療室也沒見柳茹兄妹,只有兩個藥劑師在值班,也是問不出什麼就說是出診去了。

“事情有些不對,”沈木在聖羅蘭學院確實沒什麼朋友和勢力,當下立刻決定去暮雪總部一趟,那邊纔是他的地盤,決定後立刻運氣鬥氣,加持落雪身法急速而去。

聖羅蘭學院距離暮雪總部並不遠,沈木身法運轉之下只是十分鐘便趕到了。戴上面罩後過了一個轉角,暮雪大門就在眼前。

如今的暮雪大門雖然和以前一樣還是一扇小木門,但是暮雪總部的大樓卻已經是大變樣了,比之前足足加高了一倍多,達到了九層之數。

“叮噹叮噹,”進門熟悉的門鈴聲依舊,但裏面的人卻都是不認識的。

“你是?沐蜃大人?沐蜃大人,有什麼事嗎,大家都不在這裏。” 神武霸帝

“呵呵, 你好啊,小傢伙,”沈木自己也才十幾歲,確實把另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叫做小傢伙,“大家都去哪了?最近有什麼事嗎?我剛從其他地方回來。”

那少年一點也不介意沈木叫他小傢伙,熱情的倒了一杯茶水後雙手捏着餐盤說道,“大家都去蒼北城支援了,我只知道這次獸潮持續五天了還未結束,小優姐姐有交代,要是有團員出任務回來立刻讓他們去蒼北城支援。”


沈木一驚,五天的獸潮?立刻說道:“我明白了,碰到大家就告訴他們我也去了蒼北城。哦走了,你們照顧好自己!”

說完,沈木拍拍那少年的肩膀,笑了笑後立刻轉身朝外走去。那少年望着沈木離開的背影,羨慕地說道:“沐蜃大人果然和大家說的一樣很親切呢!”

蒼北城距離這邊並不近,坐馬車需要大半天的時間,沈木可耽誤不起,雖然現在暮雪已經有自己的車隊了,可是也不會比自己落雪身法下的速度快。

“反正過去我也是光系靈師!鬥氣不能用,那就讓我在路上用光它們吧!”沈木出城後再次落雪身法加身,形如疾風之下只是花了兩個小時便趕到了蒼北城,鬥氣光用在身法上面消耗的並不會很快,這也是持續趕路的便利所在了。

此刻時間已經接近傍晚了,黃昏中本就橘色天空下的蒼北城看起來更加的巍峨,但這巍峨之上,卻是漫天的濃煙!

“果然獸潮還沒結束,守成用的硝火堆還在燃燒!”沈木一刻不耽擱,出示了傭兵徽章後便在兩個普通士兵的放行下入城了。

沈木並不知道暮雪在蒼北城也有狐媚設立了分部,直接趕往了財神團的分部。

經過了解,又被人帶領去了暮雪蒼北城分部。進門後屋內只有三人躺在大廳的沙發中。

“小木!”蘇淺淺第一個反應過來,激動的差點撲過來,“哎呦,疼死我了!”

“淺淺,你怎麼了,你的手和腿怎麼了!”沈木見到蘇淺淺左手和左腿竟然只是被繃帶簡單的包紮,但是技術並不太好,明顯看得出手和腳那詭異的曲線,它們斷了!

“小木,你來了真是太好了,妖獸瘋了!你快去幫忙,刺蝟還在城外戰鬥。”蘇淺淺並不在乎自己的傷勢,看到沈木的目光看向另外兩人,忙說道,“我們只是受傷,你不要在我們身上浪費魔力。”

沈木看到陌本寒,他並不認識此人,眉頭微皺,“他也是我們的人嗎?”

陌本寒本就對沈木摟着淺淺的事情很不爽,“是啊!怎麼!你是誰!”

沈木笑笑,看了懷裏的蘇淺淺一眼,“呵呵,我就問問。”說完直接一箇中階的強效治療術飛出,罩向三人。

瀟瀟也是受傷不輕,此時還在昏迷,但是沈木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又是問道:“淺淺,琳雪呢!”

“團長去對付妖君了。”

“妖君攻城了?”

“不是的,幾天前我們在城外遇到了異變,妖獸綁架了人類,狐媚姐也失蹤了,具體沒法和你細說了,總之妖君沒有攻城,但是團長他們肯定和妖君交戰起來了!”蘇淺淺嗔怪道:“小木,叫你不要浪費魔力,快出去幫刺蝟他們吧,現在外面到處都是強大的妖獸!”


“嗯,照顧好自己。”沈木出門前又看了一眼那盯着自己看的陌本寒,也朝他點了點頭。 我和總裁哥哥們 ,“陌本寒,你的傷好些了吧?”

“嗯,這個沐蜃好厲害,不愧是光系靈師,竟然只是一個法術,我的內傷就全好了,連那些被戾氣阻隔的筋脈也全部暢通了!”陌本寒起身揮了揮手,活動了一下全身。

“嗯,治療術還會持續一段時間的,我的手和腳也在恢復了,癢癢的很舒服。”蘇淺淺嘗試着慢慢起身,“蕭蕭還沒醒,陌本寒你注意看着她一點!”

陌本寒點點頭。

另一邊的沈木以極快的速度趕到了城北區域。

見到負責指揮戰鬥的是永夜的王韓副團長,場面都是武者和武師在支撐,並看不到普通士兵的身影。

“王韓!”沈木趕到了王韓身邊,王韓自身也是身負重傷在一旁休息。

“沐蜃!”王韓見到沈木後一喜,“幫忙治療啊,那邊帳篷裏全是受傷的武師!連師也在那裏,根本治療不過來。”

連師就是連成,永夜的光系靈者,這個沈木是知道的。沈木點點頭給了王韓一箇中階治療術,王韓立刻神色大變,“靈師的治療好強,謝謝你沐蜃,我又能戰鬥了哈哈!”說着就起身往前線趕去,加入了和妖獸廝殺在一起的人羣之中。好多人見到王韓重新恢復戰鬥力後也是振奮了起來,士氣更盛!

沈木其實心裏一直掛念着琳雪和聖羅蘭學院的人,但是此刻一下子竟找不到人去問,只好趕去傷員休息出的帳篷那邊。

連成似乎是剛恢復好魔力,此刻又在加緊着治療。一起的還有一個光系靈者和一個光系靈師。

“連師!”沈木過去幫忙釋放了幾個光系法術之後就問起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情況。連成知道的事情果然不少。

琳雪和黃翼凌還有聖羅蘭學院的院長都深入森林進行救援行動了,獸潮前半周內至少有近百名傭兵失蹤,直到獸潮前一天,兩個受傷的傭兵被放回來報信,說不去救人就全部殺了。黃翼凌團長無法坐視不理,向聖羅蘭學院求援。沈木一下子想到了許久前他所經歷的事,奧茲確使用過這種手段,把人類的高端戰力逼出城外戰鬥!

“連師,有什麼辦法能找到團長他們嗎?”沈木一邊協助治療傷員,內心卻是焦急萬分。

“辦法倒是有,可是我們分不出多餘的人啊,我也知道一個光系靈師對那邊的幫助很大!”連成嘆氣搖搖頭說道。

沈木似乎咬牙下了什麼決心,“連師,你告訴我就行了,我會想辦法過去的。”

連師嘆了口氣,給了沈木一個通訊器,這個通訊器是財神團的東西,有通訊和定位的功能,黃翼凌身上自然也有一個。

沈木大喜,一把拿過通訊器後頭也不回的奪門而出。

“現在這邊戰事這麼吃緊,和他有交情的黃岩幾人肯定是沒法麻煩他們了,估計沒有他們這幾個武尊的支持,這蒼北城都沒法堅持這麼久。暮雪的幾人修爲和他差不多,刺蝟雖然略高一籌,但肯定是沒法和他兩人一起突圍進去的。看來只能靠自己了!”沈木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換上一襲黑衣之後又換了個面罩,從蒼北城一側的小路往北而去,這邊已經是比較偏僻處了,妖獸幾乎沒有,也方便了沈木的行動。

巖姬劍在手,使用的卻是光系法術,一路落雪身法加持,聖光彈開路,不求傷敵,只求能快速前進。

“琳雪他們已經深入森林好幾天了,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只可惜現在可攜帶式的通訊器的通訊距離明顯比較近,只有定位功能勉強能用”。沈木想着腳步不停。

夜晚的森林越發的恐怖,到處都是妖獸奔跑的聲音,而且都是至少中階中級以上的妖獸,光元素的妙用很多,沈木雖然不會鷹眼術,但是把光元素加持在雙眼之上後夜視效果還是非常可觀的。


整整一夜,沈木都穿行在逆向的獸潮之中,雖然沒受什麼傷,可是不停地躲避耗時耗力,讓他本就急切的心裏更是難受。這又不得不使他靠西北前進,西北部門面是獸潮的邊緣地區,奔向蒼北城的妖獸相對較少。

落雪身法加持之下雖然速度極快,但是此刻的環境下沈木跑了一夜也只是平時的兩倍速而已,“咦?前方怎麼有戰鬥!不是鬥氣,難道是妖獸之間的戰鬥?”

沈木不明所以,本不想耽擱時間去看,但無奈戰鬥區域是在他的必經之路上,又繞開了兩隻妖獸之後終於是靠近了那邊。

“這是什麼妖獸!似虎似豹?還是黑色的,”沈木隱祕着自己的氣息,躲在一棵樹後看着眼前的這一幕。一隻通體黑色的妖獸似乎守護着一棵什麼植物,面對無窮無盡向他本來的中階妖獸毫不退縮。

“這隻妖獸很特別啊,竟然沒有戾氣,難道是變異品種?”沈木沒打算摻合這種事,正當轉身要走,卻如然想到,獸潮似乎已經持續超過三天了,那這隻妖獸不是在這裏堅持至少三天了!不眠不休戰鬥三天!

沈木再度回頭看向這隻妖獸,內心中一股異樣的感覺升起,這種感覺讓他不能就這麼輕易的一走了之。

“哎,幫它一把吧,這妖獸沒有戾氣,應該是特殊的存在!“身體似乎比思想行動的還要快,決心定下的一瞬,手中的強效治療術已經飛出,落在了那黑色虎豹妖獸的身上。

一般有戾氣的妖獸哪裏受的了這個,強效治療術落上去的瞬間肯定會慘叫,但這隻妖獸卻不同,正在和一隻地龍戰鬥的它回頭看了一眼沈木,似乎是朝他點了點頭,隨後身子往後一退回到了樹邊,似乎在說,它需要先休息一下。

沈木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理解正確,提起巖姬劍就朝着那地龍衝去,一氣呵成一套連擊,那本就受傷的地龍當場慘死劍下。

舒了一口氣,這裏雖然只是獸潮的邊緣地區,但還是偶有妖獸路過,而且路過的妖獸必然會被樹下的東西所吸引,隨後朝這邊衝來不管不顧的。

沈木又給那黑色妖獸釋放了兩次強效治療術,說道:“大傢伙,我只能幫你到這了,我還要趕去救人,這已經耽擱了十幾分鍾了。”

卷臥在樹下的黑色妖獸睜開眼睛似乎眼含感激的朝着沈木低吼一聲,但聽到沈木說要去救人的時候又是嘶聲咆哮起來。

“怎麼了大傢伙?我不能去救人嗎?”

那妖獸點點頭。

“可惜我非去不可,我知道那邊有妖君,也知道可能一去不回,但是那裏有着我不得不去救的人!”沈木握緊拳頭看向一個方向。

那黑色妖獸似乎通人性,智慧極高,又是低聲吼叫兩聲後回頭望向了樹下的那株果樹。

沈木大概也瞭解到了一些,那果樹應該是對它比較重要的東西,於是立刻說道:“大傢伙,我幫你可沒說要你回報我,而且我一去凶多吉少,你也不要想着和我一起去了,就這樣!告辭!“沈木這一舉本就是順手人情,根本沒指望着回報,不想過多耽擱之下直接運起落雪身法飛速離開了。

沈木走後那黑色妖獸似乎還在猶豫着什麼,望着沈木離開的背影久久不離視線。直到有其他妖獸再度衝來的時候才又開始了這守衛戰。

疾行了一小時後,沈木和黃翼凌的聯絡終於建立起來了,從定位器上的光點來判斷兩人的距離應該在兩小時左右,這是落雪身法加持下的兩小時。

“黃團長!黃團長!你聽得到嗎?”打開通訊器依舊是沙拉沙拉的聲音,沈木不死心又呼叫了幾次,終於在第三次呼叫的時候傳來了迴音。

“沐蜃!是沐蜃!太好了,我們有希望了!”通訊器和總隊個聲音很模糊,但是大致上還是能聽得清。

“黃團長,是我,你們現在情況怎麼樣?琳雪在你邊上嗎?”沈木急切的呼叫着,奔跑不停。

略作停頓後有是沙拉沙拉的聲音,但是終於還是穿出了一聲略有些虛弱的女聲,“小木,是我!我現在還好。”

通訊器的聲音又斷開了,沈木嘗試着呼叫卻再也沒有迴應。

“該死的,不過起碼確定了他們還安全,就是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應該是被困住了。”

兩個小時的路程轉瞬即至。

眼前的一幕讓沈木驚呆了,這無窮無盡的森林中竟然有如此巨大的一個平原和一座巨大的山峯。大山中間有一個山洞,洞口撐起的血色光幕阻擋着外界的攻擊。


“咦!有一隻小蟲子溜過來了,奧茲,你的手下不怎麼樣麼,區區一箇中階靈師都擋不住?”一個妖豔的聲音從洞口一側傳來,迴盪在周圍的區域之中!

“呵呵,樺洛,差點被人類打成重傷的你也有資格說話嗎?哈哈!小爬蟲而已,小的們,去解決掉他!”奧茲的聲音傳來。

“殺了我幾個分身也算是把我打成重傷,呵呵!”那妖豔的聲音再度傳來。

沈木大驚,此時他收斂氣息慢慢靠近,竟然還是被妖君發現了,還好他們沒有親自出手,自己真是大意了!

兩隻蛇形妖將領命後朝着沈木的位置直接襲來,張口就是吐出兩口毒氣。

沈木隨手釋放出聖光屏障阻隔毒氣,光系法術對妖獸的攻擊果真剋制的比較明顯,妖將的攻擊竟然只是低階防禦法術就阻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