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還打算潛入呢。

不過看着前面的那個大塊頭,他嘆了口氣。

早該知道會是這個結果的。

因為大門被炸開,整個大樓刺耳的警報聲瘋狂響起。

本來就覺得不對的芬蘭·庫利臉色大變,猙獰無比。

這裏可是愛爾蘭幫總部。

他倒要看看,是什麼人敢闖進來!

…… 此時此刻,北塵眾人有種產生了錯覺的感覺。

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宋總身上有這麼一股氣場,當宋顏走到了其中一個盒子面前的時候,眾人方才反應過來,目不轉睛地看著宋顏。

夏北下意識還想制止,可是,這一刻,他也忽然被宋顏的氣場震住。

所有人都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龐光的眼神一直都在注視著宋顏,此時,暗暗打了一個手勢,他的身後,有人拿出了手機。

他非常期待接下來的畫面。

這位北塵的美女總裁,自不量力,要親自上陣,用手來抓蛇,等會被花容亂顫的畫面,可不能白白錯過了。

龐光的嘴角輕冷地上揚起來。

北塵,滾出京城吧。

宋顏蹲了下來。

不少人的背後頓時寒氣冒出,手心都在冒汗。

宋總的面前,隨時可能會出現可怕的眼鏡王蛇!

那種兇猛的毒蛇,一旦有手伸進去的話,毫無疑問,一定會發起最猛烈的攻擊。

「可惜了,這雙玉手,要是留下疤痕的話……嘖嘖。」龐光在不遺餘力地打擊宋顏。

宋顏的眸子注視著盒子。

她第一次嘗試著運轉道門攝生功。

氣息籠罩著盒子的一瞬間,宋顏有種感覺,盒子裡面的毒蛇在躁動,不安。

它比自己害怕!

宋顏忽然地笑了。

蛇比她還慌呢。

不過,更加讓宋顏驚奇的是,當道門攝生功的氣息滲入在毒蛇身上的時候,盒子裡面的毒蛇居然漸漸地安靜了下來,給宋顏一種極其溫馴的感覺……

道門攝生功,還能讓蛇屈服?

宋顏腦海中冒出了這麼一個疑問。

「怎麼?宋總後悔了嗎?」龐光見宋顏蹲下來后遲遲沒有動靜,忍不住嗤笑。

宋顏看他一眼,旋即直接伸手,將盒子上面的蓋子打開。

盒子的設計,上面的口小,下方面積大,蓋子打開后,也剛好只能容得下一隻手放下去。

宋顏嘗試著將內功運轉道手上,就算這條蛇突然間發難來咬她,也能起一定的防護作用。

暗暗呼了一口氣,宋顏伸手下去……

北塵眾人想要失聲驚呼,可有害怕驚擾了裡面的毒蛇,反而讓毒蛇瘋狂攻擊宋顏,一個個心跳都提到了嗓門處,眼神緊緊地盯著前方。

渾身下意識地冒出了雞皮疙瘩。

不敢想象接下來的畫面。

龐光的眼神愈發期待了,看著宋顏的面容,期待這個美女總裁的花容失色的樣子。

然而,令龐光失望的是,宋顏的神態始終沒有任何的變化。

這不可能!

龐光身後有道聲音嘀咕響起來,「我記得,這個盒子裡面……就是眼鏡王蛇啊!」

不一會,宋顏的手從盒子裡面伸出來,手裡,赫然拿著一條毒蛇!

這一幕,令人沒法控制地驚呼,很多人毛骨悚然,接連地後退。

甚至有人直接有種雙腿發軟的感覺。

小勇驚駭失色,嘴唇一顫,「三小姐,這……蛇不能這麼抓。」

抓蛇的時候,要快准狠地掐住了蛇頭,不然的話,會遭到毒蛇的撕咬,可現在,宋顏只是輕飄飄地抓著蛇尾巴將它拎出來,儘管還沒有看清楚蛇的全貌,可從蛇身的特徵來看,這極有可能是一條可怕的眼鏡王蛇。

眼鏡王蛇的不屬於眼鏡蛇類,因為它太可怕了,所以它是獨立的眼鏡王蛇屬類,在眼鏡王蛇的領地里,幾乎沒有其它的蛇類出現。

眼鏡王蛇還有一個特徵,他的頭頸轉動非常靈活,三小姐這樣拖著它出來,絕對會第一時間遭到它的反擊。

雖然很奇怪眼鏡王蛇為什麼在盒子里不攻擊三小姐,可此刻,小勇失聲大喊,有種渾身都麻痹的感覺。

這是一種令人看著就害怕的毒蛇。

沒有人敢這樣去抓一條眼鏡王蛇,這簡直是對眼鏡王蛇的羞辱。

可是,當眼鏡王蛇的腦袋出現的時候,眾人條件反射地後退了一下,很快就發現,這條眼鏡王蛇,腦袋居然趴在了地上。

它沒有反擊!

所有人都愣住了。

龐光也傻了眼,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以他跟毒蛇打過幾十年交道的經驗來看,這條眼鏡王蛇,太不正常了。

現在看上去,就跟是一條逼真的玩具蛇一樣。

「怎麼可能?」龐光不敢相信,這七條蛇是他親自放進去的,在這個過程,他都不敢有絲毫的掉以輕心,可此刻,這位北塵的美女總裁,輕輕鬆鬆就將這條眼鏡王蛇拎出來。

「眼鏡王蛇,又稱過山風,毒性猛烈,脾性……挺溫馴的。」宋顏開口了,看著龐光,「我沒有說錯吧。」

脾性溫馴……

誰敢形容眼鏡王蛇的脾性溫馴?

可眼前這個畫面,不就是溫馴。

龐光沒法反駁。

宋顏見眼鏡蛇王的腦袋趴在地上,皺了下眉,將拎起來,「抬起頭,讓大家看清楚點。」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是,眼鏡王蛇真的抬起了腦袋了。

這簡直乖巧得不像話!

宋總化身馴蛇師了?

夏北嘴巴張大,呆若木雞。

夏言歡也是目瞪口呆。

北塵眾人回過神來,看著宋顏將眼鏡王蛇放回盒子,並且用蓋子蓋上之後,當即歡呼起來。

「宋總YYDS!」

「三小姐太厲害了!」

「看到沒有,在咱們北塵宋總的氣場下,連眼鏡王蛇都要屈服。」

激動無比。

雖然他們不知道宋總是如何辦到的,可這一刻,整個北塵沸騰。

還有什麼這一幕更加打臉仙草堂嗎?

很多人都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眼鏡王蛇也如釋重負。

宋顏已經來到了第二個盒子的面前。

如法炮製。

有了第一條眼鏡王蛇的經驗之後,宋顏突然間覺得,蛇蛇那麼可愛,也沒有什麼好可怕的了。

直接伸手就將裡面的毒蛇撈了出來。

「這條是原矛頭蝮,我國寶島省六大毒蛇之一,腦袋呈三角形。」

宋顏看向了龐光,「龐經理,我說得對嗎?」

龐光的面容陰沉。

這條原矛頭蝮,比眼鏡王蛇還要不爭氣,宋顏將它撈出來的時候,它還渾身都縮成一團……

這個畫面,太過反常了。

可龐光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他只知道的是,北塵的歡呼聲音越來越大,一個個盒子裡面的毒蛇被宋顏打開,並且拎出來,然後準確無誤地說出了毒蛇的名字。

當宋顏來到第七個盒子面前的時候,北塵眾人突然間驚覺,他們心中害怕的情緒完全消失了,現在反而有點期待……

毒蛇?

出來吧你! 「曜爺沒有用晚餐嗎?」陸細辛很意外。

傭人都搖頭,說沒看到人下來。

陸細辛去尋董秘書,正要問他沈嘉曜為何沒下來吃晚餐,就看到董秘書一臉地愁眉苦臉,都快哭了。

「怎麼了?」

董秘書沒回陸細辛的話,而是轉向餐廳傭人,吩咐:「都撤下去吧,曜爺不用晚餐了!」

「怎麼回事?」陸細辛驚了,一面攔住傭人,一面問董秘書,「曜爺怎麼不吃東西?」

董秘書嘆氣,眉心攢簇:「花小姐,您有所不知,曜爺已經許久不吃晚餐了,最近一段時間他都吃不下什麼東西,大夫說是憂心過度,再這樣下去,身體就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