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多小時后,張小蕾癱軟在辦公桌上,江帆拍打著她的肩膀道:「快起來,把衣服穿好,等會就有人來了。」

張小蕾極不情願地爬了起來,整理好衣服,疲憊地坐在凳子上,「帆,我再不想偷偷摸摸地和你來往了,我要住到你那裡去!」

「你再忍耐會兒吧,等我把李寒煙放倒了你就搬到我那裡去。」江帆道。

「我真的忍受不了沒有你的日子,你快點把李姐上了吧!」張小蕾幽怨道。

「最近李寒煙怎麼樣,沒有把第一次交給按摩棒的想法吧?」江帆問道。

「自從那次被你用辣椒粉整了一次后,就再也沒有那個想法了,但最近老是神情恍惚,不知道有什麼心思。」張小蕾道。


「我靠,不是在想我吧!」江帆笑道。

「你想得美,她從來沒有提過你,天天冷著臉。」張小蕾道。

兩人聊著的時候,傳來了敲門聲,江帆立刻打開了門,門口是一個四十多歲的臉胖胖的中年人,短頭髮,鼻樑上架著一幅金絲眼鏡。

「江醫生您好,我是王大福珠寶的經理王德祥,今天來是請您給小姐治病的。」

給讀者的話:

大家多多支持,把書給頂起來,掉榜了! 那一次也是險些被撞,只不過林卿連臉色都沒變過,簡直是匪夷所思!

後來他才知道,林卿不是沒有情緒,她的所有情緒都在醫療上。

如果是急救,或者是手術,林卿都會變的十分嚴謹,哪怕一個小小的失誤,她都會很后怕!

而眼前的這個少女……真的是太像了!

看著顧豫震驚的眸,慕卿微微蹙了蹙眉:「怎麼了?」


雖然她感謝顧豫救了她,但是這樣直白的目光,還是令人很不喜!

顧豫瞬間回過神,歉意的扯了扯唇角:「抱歉,看你很像我的一位故人。」

「林卿?」慕卿毫不猶豫的便說出了她的名字。

「你怎麼知道?」顧豫詫異的看著慕卿。

「她是我偶像,而且很多人都說我像她。」慕卿漫不經心的聳了聳肩,眼底迅速劃過一抹緊張。

偶像?顧豫頓時瞭然,難怪會有這麼相似的感覺,原來是偶像!

輕嗤一聲,顧豫抬眸看向慕卿:「說起來,你既然崇拜林卿,為什麼要對林憂那麼差?林卿生前很照顧這個妹妹的!」

「那是她蠢!」慕卿周身瞬間釋放著陣陣寒意:「如果不是太信任林憂的話,林卿她怎麼可能會……」

話未說完,慕卿忽然反應過來不對勁,猛然住嘴。

有些話,她說出來是完全沒有用的,反而會引人懷疑。

想著,慕卿默默的閉上了嘴。

「怎麼了?你說啊!」顧豫不禁有些焦急,總覺得慕卿沒有說出口的話,很重要!

「沒什麼,如果想知道的話,就去問問你的未婚妻吧。」慕卿搖了搖頭,隨即鄭重的看著他:「今天的事情很感謝你救了我,但是我不會因此就放過林憂的,該她付出的代價,我一定不會讓她躲過去的!」

說罷,慕卿朝著他點了點頭,轉身朝著路邊走去。

封時奕也在此時開車駛了過來。

慕卿打開車門,看了眼顧豫的方向,幽幽的嘆了口氣,隨即上了車。

見狀,顧豫蹙了蹙眉,這個慕卿,似乎有話要說,但是為什麼不說?

顧忌林憂嗎?可貌似又不是這麼簡單的原因。

半晌,顧豫收起思緒,帶著疑惑離開了。

城市的主幹路上,一輛邁巴赫緩緩行駛著。

「剛剛顧豫找你了?」封時奕狐疑的看了眼慕卿,眼底閃過一抹擔憂。

慕卿回過神,笑著點點頭:「是啊,怎麼?吃醋了?」

「嗯。」封時奕毫不猶豫的點點頭。

剛剛一過來就看到他們聊天,還有些相談甚歡的感覺,他心裡便很不舒服。

不加掩飾的話語令慕卿紅了臉,暗暗瞪了眼封時奕:「封大少爺,你不知羞的嗎?」

「我是男人,不需要那種東西。」

「……好吧,理由很強悍。」慕卿頓時一陣無語,隨即耐著性子解釋道:「剛剛顧豫是為了救我,你就別亂吃醋了哈,乖!」

「救你?」封時奕劍眉微蹙,將車子停靠在路邊:「怎麼了?」

「剛剛有輛車想要撞我,他出現救了我。」

「有車撞你?!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封時奕頓時緊張不已,擔憂的打量著慕卿。

「沒事啦,不然我也不會好好的站著你面前啊。」慕卿頓時好笑不已,這個封時奕遇到她的事情,怎麼就變得這麼蠢萌呢?

聞言,封時奕這才鬆了口氣:「沒事就好,不過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清楚,不過看樣子,貌似是沖著我來的。」慕卿抿了抿唇瓣,眼底閃過一抹思索。

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是那個速度,以及那個位置,分明就是朝著她去的!


而且險些撞到人後,也不停車檢查,直接揚長而去,更是說明了問題!

沖著她去的?

封時奕眸底泛起一抹森冷:「卿卿,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受到傷害的。」

說著,封時奕拿出手機給宋文發了個消息:【立刻去查城中路的監控,我要看到所有的路況信息!】

發送成功后,封時奕周身散發著駭人的寒氣。

慕卿伸手握住封時奕的手:「別生氣啦,我這不是沒事嗎?嗯?」

「傻丫頭……」封時奕捏了捏她的鼻子。

如果真的有事……那後果,他根本不敢想象!

如果沒了慕卿的話,他恐怕也不想繼續活下去了……

現在,慕卿是他活下去的唯一動力。

給她幸福安逸的生活,是他唯一的目標……

慕卿伸手抱住封時奕的葯,輕聲安撫著:「好啦,我真的沒事,不信你就抱抱我咯。」

聞言,封時奕不禁失笑,卻也將她抱得更緊了:「卿卿……」

想到剛剛險些失去她,封時奕便覺得心痛不已。

慕卿無奈的嘆了口氣,抱著封時奕輕聲哄著:「好啦好啦,我這個出事的為什麼要反過來安慰你們這些沒出事的啊?」

現在男人的接受能力都這麼差了嗎?

看著慕卿無語的模樣,封時奕更加無語。

不過相處了這麼久,他也習慣了慕卿的思維。

只要不是跟醫療、跟他和身世有關的事情,慕卿都能十分的淡定!

用力的揉了揉慕卿的頭,封時奕重新發動車子,不過眼底閃爍著狠厲。

敢動他的女人?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望著封時奕的側顏,慕卿也有些好奇,到底是誰要殺她呢?

想不通啊……嘆了口氣,慕卿望著窗外發獃。

昱日,清晨。

醫院胸外科。

慕卿正在跟著其他醫生查房,一側的喬治忽然開口詢問道:「你答應幫南宮老爺子手術了?」

「是啊,他來找你了?」慕卿理所當然的點點頭。

「嗯,而且還跟我說了你也去,我想司末和刁主任也遇到了這樣的情況。」喬治看了眼司末和刁明。

兩人也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那你們的意見呢?想去就去,不想去也沒關係的。」慕卿在病歷上寫了幾個字,不動聲色的詢問著。

「小丫頭,你相當於我的半個女兒,你覺得你的手術我會不去?」刁明翻了個白眼,刁爸也不是白叫的好不好?


慕卿頓時輕笑一聲:「嘿嘿,刁爸,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簡單的查過房后,幾人一同回到了醫生辦公室。

回到辦公室,喬治迫不及待的詢問道:「說說吧,這個南宮老爺子什麼情況啊?你就有人把我們幾個都叫上了?」

「其實這個南宮老爺子的情況我聽說過,據說很棘手,很多的胸腔科醫生都不願意去接,因為成功或是失敗都會有麻煩。」司末打開一份病例,好奇的打量著慕卿:「卿卿,你怎麼會答應去給他做手術?」

慕卿不像是喜歡麻煩的人啊!

「我也不想接,但是我的朋友跟南宮家的一個人有關係,所以我不好拒絕。」慕卿無奈的嘆了口氣。

她當然知道治好治壞都是麻煩,但是她之前畢竟只有蘇若言一個朋友,她不想看到她失望的目光。

見狀,刁明伸手拍了拍慕卿的肩膀:「傻丫頭,想做就去做,我永遠支持你。」

「刁爸,謝謝你。」慕卿感動的握住刁明的手。

「好吧,我們也捨命陪卿卿了。」司末朝著慕卿伸出手,眼底閃過一抹笑意。

慕卿頓時失笑,抬起手跟司末輕撞了下。

「好了,別搞得這麼煽情了,快點說說情況,我們要怎麼做?」喬治嚴肅的望著慕卿。

「好。」慕卿一秒變的嚴肅,沉聲道:「南宮老爺子的情況說起來要比封爺爺的還要難,但是實際上,操作要簡單一些,只不過……」

「怎麼了?」看出慕卿的遲疑,刁明連忙詢問道。

「南宮老爺子的情況有些複雜,他是屬於老年病,身體各個器官都已經衰老,所以我擔心……」

「手術過程中,各個器官停止運作?」

猜出慕卿的遲疑,喬治沉聲接過她的話。

「沒錯。」慕卿微微頷首,眼底閃爍著凝重。

如果手術中途出現了問題,無論他們怎麼解釋,對方都不會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