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雖然沒擺臉色,但也沒有跟幾人交談的意思,直接繼續跟何凡交談起來。

這進來的四個人就是這次想出售張家公司股份的股東了。

剛才領頭跟張父交談的就是陳天華,他手裡的股份最多,足足有百分之七的股份,另外三人手裡頭的股份加起來也不過百分之六而已,所以這次商談那幾個股東都是以陳天華為主。

陳天華此時詫異的看著何凡,不知道今天張父為什麼帶了個毛頭小子過來赴會。

不過見張父不理他,他也樂得自在,反正今晚交易成功之後他就要離開國內,到時候跟張父也沒有牽扯了。

又過了一會,包廂門再次被打開,頓時把包廂眾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何凡也望了過去,只見一群人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領頭的是一個戴著墨鏡的中年人。

何凡看到這貨第一眼,頓時不由得就在心裡誹腹了起來,這他么真騷包,大晚上還得戴墨鏡,也不怕摔著了。

而且這中年人的排場可謂是驚人,身後跟著兩個金髮碧眼的美女,後面還跟著十來個西裝大漢,一看就知道是保鏢一類的人。

看到這人,何凡也猜出這個人的身份,八成就是那個秦嵐山沒跑了。

果然,這時那個戴墨鏡的中年人一進來,以陳天華為主的幾個股東都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紛紛跟他打招呼致意。

「秦先生!」

而秦嵐山對這幾個股東並不在意,他一進門就盯著坐在主位上的張父。

這時他拿下墨鏡,對著張父道:「呦,這不是咱們的張董事長么,咱們有好幾年沒見面了吧!」

說完他也不等張父回應,直接拉開張父對面的椅子坐了下來,頓時跟張父對視了起來。

張父面無表情的盯著秦嵐山,沉默了一會才說道:「確實挺多年沒見了,秦嵐山!」

「哈哈,你看到我回來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秦嵐山雖然是笑著說這句話,但那一臉的表情看起來就有些猙獰。

「我知道你遲早會回來的,只是沒想到這麼快而已。」張父淡淡的說道。

「是么!」

秦嵐山嗤笑一聲,隨後又說道:「那看來你已經準備好了。」

張父聞言頓時就沉默了下來,他準備好個屁,這次要不是何凡幫忙,他哪裡有錢來買這些股份。

不過張父的沉默不需要在秦嵐山看來就是默認了。

他頓時笑了起來:「那今天就讓我看看你準備得怎麼樣。」

秦嵐山說完頓時看向了陳天華幾個股東,他開口道:「廢話也不多說了,今天我主要是想買你們手裡的那些股份,既然人都要到齊了,那就開始競價吧。」

「你覺得怎麼樣,可以開始了么。」

說這話的時候陳天華已經把頭轉向了張父,這話明擺就是詢問張父。

「開始吧!」

張父面無表情的點點頭,隨後看了身旁的何凡一眼,頓時感覺有些安心。

秦嵐山也注意到了這一幕,他皺著眉頭看向了何凡。

對眼前這個年輕人他一無所知,不知道張國鋒怎麼帶了這麼一個人到這裡來。

不過他也不在意,覺得這應該是張國鋒家的小輩,也翻不起什麼浪花出來。

「陳總!」

秦嵐山對著陳天華淡淡笑道:「你們手裡的股票按照市場價格是二十六億對吧!」

「沒錯,確實是二十六億。」

陳天華點點頭,這會股票還能值二十六億,要是等國外那些原材料被燒的風聲傳出去,估計就得下降很多了。

「那我出二十七億!」

秦嵐山淡淡的笑道,隨後便看向了張父。

張父沉默不語,沒想到秦嵐山現在這麼有錢,開口就是加了一個億上去。

不過張父一想也就釋然了,畢竟要是沒有準備,秦嵐山也不會這麼快回國了。

他知道秦嵐山這次回國就是奔著他來的。

而且還剛好卡在這個點上,這時候公司剛好出狀況,這實在太巧合了。

張父這會都有些懷疑,國外原材料廠被燒是不是秦嵐山在背後搞鬼了。

不過沒有證據,張父也只能把猜疑憋在心裡。

他打算過兩天找人去好好調查一下,看那場大火到底是不是真有人在背後搞鬼。

張父腦海思緒萬千,不過在現實也就過去一瞬間而已。

這時他看向了何凡,來之前何凡跟他說過,今天競價全部讓他自己發揮。

這點張父也沒有意見,畢竟何凡到底有多少錢也沒跟他透個底,到時候如果他喊出一個何凡拿不出的價格,那就有些尷尬了。

很快,迎著張父的目光,何凡淡淡開口了。

「我出二十八億!」

這下包廂眾人都懵了,一臉茫然的看著何凡。

畢竟他們剛才都在等張父開口競價,可誰能想竟然是張父身邊那個年輕年開口競價。

「怎麼了!」

張父對眾人的詫異笑了笑,道:「這是我未來女婿,他想買下這些股份不行么。」

說這話老張有些得意,畢竟這女婿今天是來給他撐腰的,而且是拿了幾十個億來給他撐腰,讓他這次腰桿能挺得直直的。

秦嵐山深深看了一眼何凡。

怪不得張國鋒敢來跟他競價,原來是找到靠山了。

畢竟他回國之前已經把張父公司調查得一清二楚了,知道這會張父應該焦頭爛額的。

可沒成想今天張父還搞出了個競價方式,讓他頓時疑惑了起來。

為了弄清楚張父哪來的錢來參與競價,秦嵐山今天才會同意過來參加。

這會在秦嵐山看來,何凡就是張父找的靠山,準確來說應該是何凡家裡。

秦嵐山覺得張父應該是找哪家富豪聯姻了。

想到這他頓時對著張父嗤笑一聲:「我說張國鋒,你這是用女兒換錢來買這些股票么。」

張父聞言皺了皺眉頭,不過他經歷事情多了,秦嵐山這話明顯還不能引起他的憤怒。

「秦嵐山,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你要是今天出門沒刷牙,請你回去刷了再出來。」張父淡淡的說道。

「呵……」

秦嵐山嗤笑一聲,隨後看向了何凡,開口道:「小子,張國鋒家的閨女值得你家拿出二十幾個億出來?」

「當然值了。」

何凡淡淡的笑了笑,讓秦嵐山有些咬牙切齒。

秦嵐山沉默了好一會,才開口道:「行,看來還是個有心人了,我出二十八億五千萬。」

他是真沒有想到何凡會出來橫插一腳。

本來今天他已經信心十足能拿下這些股票的,可何凡這一出場,他頓時也有些擔憂能不能拿下這些股票了。

不過他為了這件事情已經籌劃了好幾年,這次他可沒這麼容易就放棄。

「三十億!」

何凡再次開口了,這一次開口就直接提了一億五千萬上去。

他不想跟秦嵐山一點一點競價,他要讓秦嵐山知難而退。

「這……」

何凡這價格一出,以陳天華為首的幾個股東頓時就激動了起來,誰也想不到才這麼一會功夫,他們手裡的股份價格就上升了四個億。

秦嵐山此時也瞪大了眼睛看著何凡,他一臉鐵青的捏著拳頭。

何凡這三十億已經超出他心裡的底價了,他本來以為今天最多也就多出一兩個億就能拿下這些股份的,可沒成想才競價兩輪,對面那個青年就把價格抬高到了三十億。

這他么哪來的二世祖,純粹不把錢當錢的么,哪有這麼喊價的。

秦嵐山百思不得其解,他也沒聽過國內有哪家姓何的豪門望族,這小子是從蹦出來的。

「小子,你這麼喊價不需要跟你家大人知會一聲么。」

秦嵐山對著何凡陰沉沉的笑道:「可別到時候拿不出這些錢出來。」

秦嵐山這話一出口,陳天華幾個股東頓時心裡一驚。

剛才高興差點忘了這點了,要是何凡拿不出這些錢,就是價格喊得再高也沒有用。

秦嵐山也看到了陳天華幾人的臉色變化,頓時笑道:「我覺得陳總你們還是得先驗驗資,不然到時候某些人拿不出錢。」

陳天華幾人聽著這話頓時點點頭,他們也覺得有這個必要。

陳天華這個代表頓時對著張父說道:「張總,我覺得秦先生的話說得沒錯,我們得看看那位先生有沒有那麼多的資金。」

張父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陳天華,隨後才看向了何凡,他也不知道何凡到底有沒有這麼多錢,這會只能讓何凡自己說了。

何凡自然不會讓張父為難,他拿出了手機,直接撥打了龍行的電話,還順手開了免提。

很快他那張私人銀行卡的專員就接通了電話。

「何先生,我是您的私人銀行顧問,請問有什麼可以幫您的。」

一個甜美的聲音從手機傳了出來,由於手機開了免提,所以包廂眾人都能聽到聲音。

這會包廂眾人都打起了精神,這個是銀行高級客戶的待遇,他們基本也都知道這情況。

看來何凡確實挺有錢,這個就能證明了,不過這次資金高達三十億,可不是這一點就能證明的。

這時何凡淡淡的對著手機說道:「我這會正在參加了一場競價,不過對方懷疑我資金不夠,所以我想請你們銀行來給我證明一下。」

對面聽這話也有些詫異,畢竟這位何先生在她們銀行存款高達三十多億。

在她看來,以何凡這種人走到哪應該都是焦點才對,想不到竟然還有人會懷疑這位先生沒有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