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王總你一直都在跟我們強調,是我們自己的努力才爭取到這一切,可是我們都頑固了,最開始的平台是你創造的,最開始的機遇也是你給的,在東琪這個平台上,任何人都能夠只要努力就有成果,這個平台給誰,誰都能夠成功。所以,王總,我永遠都感謝當初你選擇了我。」

「我們不可能說不去感激你為我們帶來的一切好的,反而是出了事情立馬把責任往你身上推。而且,整件事裡頭,受傷害最多的人是你,沒有人想往自己身上潑髒水,這一切誰都不希望發生,但是只能說樹大招風。」

「所以王總,你就不要覺得有什麼對不起的,你沒有任何對不起我們的地方,我們本來所有人就都是一條船上的,大家都是齊心協力想要讓東琪這艘大船乘風破浪,航行的更遠也更穩。」

張麗說完,舉起酒杯:「王總,這一杯一定要喝的話,那就是我們所有人敬你,也敬自己,敬東琪有一個更好的未來。」

這一次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舉杯,都一口氣喝乾了。

王旭東靜靜地微笑著,也同樣舉杯喝下了這一杯,然後才開口:「我也簡單地說一下,今天是一個高興的日子,大家難得聚在一起開心,我不想太多地佔用大家的時間。」

「張麗剛才說的那些,讓我很震撼也很感動,我很開心,因為這證明我最初的選擇沒有錯,的確這世上有太多有才能的人,但是卻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不忘初心,不忘記當初的自己,永遠懷著一顆感恩的心去面對這一切。」

「你們當中,有些人可以說是我挖牆腳挖過來的,也有一些是主動來找我,還有的是通過正常的招聘。不管是哪一種方式,都是證明你們是認可我這個人,認可整個東琪,所以才做出這樣的選擇。我很高興,你們沒有後悔過當初的選擇。」

「以後的路,我們還將風雨同舟,一同前行。」

王旭東的話說完,響起了一陣經久不息的掌聲,很多人眼裡頭都是帶著淚光的。

接下來的時間就是自由敬酒的時間了,不用說,王旭東基本上在座位上就沒有離開的機會,因為不停地都是找他來敬酒的,也幸好大家都知道會是這個情況,也都體諒他,提前就跟他說好,讓他以茶代酒,要不然的話這一兩百口人,他再好的酒量也得喝翻。

但就算是喝茶喝飲料,這幾輪下來也夠受的,王旭東沒多一會就得趕緊去廁所清空一下內存,要不這一晚上估計他膀胱就直接爆炸了。

王旭東去了一趟衛生間回來,看見蔣曉蝶端著一杯酒已經站在他的位置旁邊,顯然是在等他回來也是要敬酒的,這都是不能不喝的,王旭東苦笑著,回到座位上端起杯子跟蔣曉蝶碰一個。

「曉蝶,今天的表現非常的好,無論是你的圖表,還是你的分析和控場能力,你現在都是一等一的水平,領導能力更是顯而易見地不斷提高,可以說,每一次你都能夠帶來新的驚喜。我也很期待你能有更多的進步,未來還有更多的機會等著你。」

「你也知道我們的發展計劃,東琪大廈落成在即,下半年我們就要搬過去,這還只是個開始,包括服裝公司的成立,也僅僅是我們事業的一個新的開端,現在禮儀學校這些的一點點成立和擴大,未來東琪絕不僅僅只限於這些,我希望你到時候可以承擔起這些。」

王旭東也很直接,他確實非常的看好蔣曉蝶,蔣曉蝶無論是從專業度還是管理能力這些各個方面,都在不斷地成長,王旭東非常的認可她。

然而蔣曉蝶沉默了一下,咬著嘴唇,好一會才下定決心一樣地說著:「王總,其實有個事情,我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說。」

「我不知道說了以後會是什麼影響,好的還是壞的,但是我覺得,如果隱瞞的話,無論是對你還是對蘇總都不公平。」

王旭東一下子以為自己是聽錯了,因為蔣曉蝶他們口中說的蘇總不會有第二個人,只可能是蘇婉琪,但是他沒有想到蔣曉蝶這時候為什麼會忽然間提起來蘇婉琪。

而接下來蔣曉蝶的話更是讓他徹底的驚呆了。

蔣曉蝶有些沉重地說著:「王總,其實今天會議上這個圖表並不是我做的,包括我後面提到的分析的那些思路,其實都跟我也沒有任何的關係。」 「事情發生到現在,我的確是做過很多的分析和思考,也在試圖去總結經驗和教訓,希望能夠用在以後的發展當中去。但是我自己知道,跟今天會議上所說的有非常大的差距,可以說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完全沒有辦法去相提並論的。」

「之所以有這些東西和思路,其實我想王總你應該猜出來是怎麼一回事了。」

蔣曉蝶看著王旭東,平靜地說著。

王旭東感覺心猛地一跳,像是被針扎一樣,狠狠地疼了一下。

他忽然間明白了答案。

果然,蔣曉蝶接著說道:「這一切其實都是蘇總告訴我的,包括圖表也是她自己親手做的,還有那些思路和對策,也都完全是她教給我的。」

「就在前天,我收到一封郵件,是蘇總發來的,裡面簡單地說了,她了解到東琪現在的情況,給我們提供一點建議,她也很直白地說了,樹大招風,東琪本身就是出於競爭圈子的頂層,難免會被很多的對手所針對。」

「而且……她也說了,王總你的性格太過於衝動,有時候又過於重感情,不計較後果,這樣的話很容易招來麻煩。所以,從這些方面來說,她都是希望我們能夠做好應對的策略。」

「然後就是這個圖表還有所有的思路,她都寫在郵件里了,基本上來說,她都做的非常的完善,我只不過是補充了這兩天的數據和細節的變化。」

蔣曉蝶看著王旭東,神情十分的複雜,她跟東琪的所有人都知道王旭東和蘇婉琪之間的感情,也都深深地為他們感到遺憾。

王旭東一時間愣住了,在此之前他做夢都沒有想到過這種情況,沒有想到會突然間聽到蘇婉琪的消息。

這一段時間以來,可以說所有的壞事都趕到一塊了,他一直都是馬不停蹄地在處理著各種的情況,壓力很大,思緒也一直很亂,根本沒有時間和心思想別的。

而且,他也根本無法想象,蘇婉琪知道這樣的消息會怎麼想。其實他也知道,現在動靜鬧得這麼大,蘇婉琪不可能不知道這些,她會不會誤會他和秦可欣之間真的有什麼?看到這樣的消息會不會很痛苦?

這一刻王旭東情願蘇婉琪是真的徹底的忘了他,徹底的不再把他放在心上,只有這樣,當她在聽到和看到關於她的消息,才不會痛苦和難受。

他已經不可能再去保護蘇婉琪了,唯一的心愿只能是不要再去給她帶來任何的傷害。

可是此刻,現實擺在眼前,蘇婉琪如果真的已經忘了他放下了一切,那又怎麼會做出這麼詳細的分析,說到底,還是在為東琪考慮。

王旭東不敢再深想下去,他情願一切都只是為了東琪,別的什麼都沒有。

他也知道,蘇婉琪之所以做了這麼多,卻只是發給了蔣曉蝶,對他卻是隻言片語都沒有,無非是因為沒有原諒他,當然,他做的那些事情,也實在是沒有辦法根本不可能讓蘇婉琪去原諒。

蔣曉蝶看著王旭東的神情,也知道此刻他的心情有多複雜,低下頭說著:「對不起,王總,我知道這個消息我不應該跟你說,包括蘇總其實在郵件里也特地強調了,這個事情只要我自己心裡頭清楚就好了。」

「但是,事情明明不是我做的,我不可能說去搶這個功勞,尤其我也很清楚,要想做出這些,那必然是從事件一開始就全程關注,而且用心去了解整個事件的所有過程,可以說,如果不是我們自己人,都很難說做到這麼詳細這麼具體。」

「可是蘇總她做到了這樣的程度,只有一種解釋,就是她一直在高度關注著這個事情,甚至於可能一直都在關注著東琪,她人是離開了,但是卻並沒有忘記我們,並沒有忘記東琪。」

「王總,我知道你和蘇總的感情里有太多的遺憾,現在的情況,也不適合再去提起,但是我還是不想蘇總的心血白白地就這麼被當成是我的功勞,這樣的話我會於心不安。所以我還是跟你說一下這個情況。」

「對不起,王總,我也知道這個消息可能會然你心裡不太好受,所以我也很矛盾,覺得不該說,但是又覺得不能不說,最終還是告訴你吧。否則的話這個事情壓在心裡頭,我也是一直都沒法好過。」

王旭東搖搖頭,淡淡地說著:「不用跟我說什麼對不起,你又沒有做錯什麼,這個事情,的確是該告訴我一聲。畢竟我們都知道,這個圖標的分析,還有這樣的思路,對於我們以後的工作和危機會有多大的幫助。」

「她為東琪做了這麼多,哪怕說她並不想跟我們,跟我有別的任何的牽連,更不想要我去回報她什麼,我也不知道我能做什麼,可是最起碼,也該把這份感謝放在心裡頭。」

王旭東看著蔣曉蝶,微笑著說道:「所以說起來,我還是應該謝謝你,謝謝你告訴我這個消息。」

他沉默了一下,才平靜地問著:「她別的還有說什麼嗎?她現在過得怎麼樣,好不好?」

其實他當然可以親口去問蘇婉琪,蘇婉琪看似是消失的非常徹底,但是只要他王旭東想,他甚至可以挖地三尺地去尋找一個人,根本不存在不知道一個人的下落和近況這種事情。

只不過,他很清楚,蘇婉琪並不希望他有任何的打擾,所以他只能是不去做任何的調查,也就不知道蘇婉琪的消息,還要從蔣曉蝶這裡去打聽。

蔣曉蝶也沉默了一下才回答道:「她沒有留下任何別的聯繫方式,更沒有多餘的隻言片語,也沒有說她現在的情況。我回復郵件感謝她,問她的情況,她說她現在過得很好,也很幸福……」

蔣曉蝶猶豫了好一會,才最終下定決心一樣地說著:「我沒有問,因為感覺太過於唐突不好意思去問她的感情,不過蘇總自己說了,她說她現在已經有了一個很愛她的男朋友……」

王旭東的心再一次被狠狠地扎了一下,蔣曉蝶剩下說了些什麼,他都幾乎完全沒有聽到。 其實他早就想到這個結果,他自己都結婚了,還差點有了孩子,蘇婉琪談了戀愛,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她一定是非常的幸福,所以才會忍不住自己主動提起來,要知道蘇婉琪一直對於感情都是一個非常低調的人,即使是跟他在戀愛的時候,也都很羞澀不會主動提起。

這也是一件好事,蘇婉琪終於找到了屬於她的幸福,她本來就是那麼好的一個女孩子,幾乎可以說是完美,像她那樣的女孩子,配再優秀的男人都是綽綽有餘。只要不是像他王旭東這樣的就行。

只不過,王旭東的心還是狠狠地疼了,他在很久之前看到過一段話,說是分手以後卻仍然牽挂的人,既擔心對方過得不好,又不想對方過得好卻跟自己沒有任何的關係。他的確是發自內心地希望蘇婉琪能夠找到屬於她自己的幸福,能夠從此安穩地過一生。

可是,當真正知道蘇婉琪從此屬於別的一個男人的時候,他還是沒有辦法抑制自己本能的心痛,一直以來他都在剋制自己不去想,可是有些感情就像是本能像是習慣一樣,根本就沒有辦法管住自己。他不能不承認,他對於那個未知的男人有著本能的嫉妒。

王旭東心裡頭最清楚,他根本就沒有忘記蘇婉琪,也許這一輩子都做不到。

蔣曉蝶也看到王旭東神情的變化,一直以來王旭東都能夠把自己的情緒掩藏的很好,他還從來沒有這麼失態過,所以蔣曉蝶也有些慌了:「王總,你沒事吧?我是不是不該跟你說這些……對不起。」

「沒事,蘇總本身就是我們的老朋友,這一次又幫了我們這麼大一個忙,於情於理,都該說一聲謝謝。」

王旭東微笑著說道,他自己都覺得笑的是那麼的僵硬,他在面對關於蘇婉琪的任何事情的時候,都還是沒有辦法做到坦然去面對。

「替我祝她一生幸福,當然就不用說是我說的了。」王旭東笑著對蔣曉蝶說著。

再接下來,別人再有來敬酒,王旭東基本上都是來者不拒,也沒有再去換什麼茶水飲料,基本上手邊有什麼他就喝什麼。

他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的酒,以前他從來不是一個會去借酒消愁的人,因為知道酒精只能麻醉自己,但是卻不能解決任何的問題,可是此刻他只想哪怕是短暫的一刻去麻醉自己,去讓自己什麼都不要去想,這樣心就不會那麼的痛了。

巨星從氪金開始 王旭東最後終於是喝醉了,正常一個人再好的酒量喝下去那麼多也都會醉。他曾經在和張曉芸那一晚之後就發誓再也不會喝醉,可是這一次他還是破例了,他除了喝酒以外已經是找不到別的任何發泄的途徑。

到最後王旭東完全不知道自己醉成什麼樣,他連自己是怎麼回去的都不知道,總之他幾乎是喝到失憶了。

王旭東這一覺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他醉了一夜外加上快一天,醒來的時候是李小天在,看到他醒來連忙說著:「哥你可算是醒了,昨晚上到底是喝了多少,我都從來沒有見過你喝成這樣子,最後是曉蝶他們不放心把你送回來,發現家裡沒人又打電話叫我過來照顧你,生怕你喝多了難受沒有人一個人會出什麼事情。你現在感覺怎麼樣,好點沒有,要不要喝水吃點東西?」

王旭東擺擺手,他喝的多但是現在也徹底的醒過來了,也逐漸地想起了昨晚上的事情。

只是想到蘇婉琪的時候,心還是狠狠地痛了一下,畢竟酒醉后的麻痹只有一時,但人最後終歸還是要清醒的。

李小天看著他迷茫的樣子,擔心地說著:「哥你也真是的,怎麼能喝這麼多,身體再好也得愛惜點,酒這個東西,喝開心了就行,大家也都知道那麼多人,不可能說都讓你喝,你看你這喝的……」

王旭東笑著搖搖頭:「我沒事,這不是東琪的事情解決,大家都一下子擺脫了壓力,都高興,我心裡頭也高興,所以一起喝點酒慶祝一下。」

「辛苦你了,我也沒想到最後喝成那樣還要麻煩你大晚上的過來,這麼忙還在這看著我一整天。我沒事了,你也沒睡好吧,趕緊回去,該休息休息去,婷婷那邊回頭要是生氣了,我來跟她解釋去。」王旭東笑著說道。

李小天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她怎麼會生氣,她知道我是來這照顧你,還有什麼好不放心的。哥你這醉酒才醒來等下胃裡難受,我給你煮點粥吧。」

說著,不由分說地就去廚房忙活著。

王旭東無語地笑了,李小天這搞得,好像他是重病號一樣,其實他現在根本沒有什麼胃口,根本什麼都不想吃。

他只想讓自己靜一靜,好好地想想接下來的一切,東琪穩定下來,其他的一切也都在逐步地發展,但是,他的生活卻不知道該怎麼樣繼續下去。

尤其是和張曉芸,這麼多天以來,兩個人的關係沒有任何的緩解,跟他就只有離婚一件事可以談,連張浩天現在也都跟他說,最好暫時還是不要過去看張曉芸了,對於張曉芸的心情和身體,以及兩個人的關係的恢復都沒有任何的好處。

這也是他為什麼這一陣子以來一直全身心的撲在工作上,其實更多的是為了轉移自己的精力不讓自己去想這些。

只是,該面對的總還是要面對的。

王旭東獃獃地想著,隨即拿過手機,想著怎麼樣跟張浩天先談一談,張曉芸最近身體也恢復的查不到,快到了要出院的時候,他想著把張曉芸先接回家裡來,好好去照顧,也慢慢地恢復兩個人的感情。

王旭東打開手機,就看到一堆的電話和信息,不用說是蔣曉蝶他們擔心他的身體,訊問他的情況,王旭東準備一一回復,隨即看到其中的一條,上面顯示的名字,他下意識地點開,隨即整個人直接愣住了。

李小天在廚房裡手忙腳亂的,他滿心的奇怪:這兩口子是有多久沒有做飯了,怎麼廚房裡什麼都缺。

他正翻箱倒櫃地找著,忽然間聽到外面傳來很大的動靜,像是撞翻了什麼東西,李小天嚇了一大跳,以為是王旭東還沒有清醒摔倒了,連忙一路喊著衝出去,結果就看到客廳的茶几翻倒在地上,而別墅的門開著,王旭東正開著他的車絕塵遠去。 王旭東開著車子,直接往機場的方向開去,他的手都有些發抖,一邊開著車一邊瘋狂地打著電話,然而那頭傳來的聲音始終是冰冷的:「對不起,您所撥打的用戶已關機……」

他只能是一再地踩下油門,希望車子能夠開的再快一點,希望時間能夠來得及。

他打的是秦可欣的號碼,之前他看到的信息也同樣是秦可欣發來的,信息很簡單,只有短短的幾句話,可是內容對於王旭東來說,可以說是五雷轟頂。

「旭東,我走了,現在去機場,離開東海,離開國內的環境,去到國外去繼續學習深造。不用擔心我,我會照顧好自己,你也多保重。」

信息發來的時間,已經是幾個小時之前,而緊跟著王旭東再去撥打她的號碼就已經打不通了。

王旭東呆住了,他知道秦可欣是個非常果斷的人,一旦做了決定就從來不拖泥帶水,也絕對不會給自己留下半點後悔的餘地。

這幾天以來,他都是忙著去處理那個照片的事情,每天也會和秦可欣聯繫,因為擔心她的情緒受影響,但是每次秦可欣的狀態都很正常,他也不好過分地去打擾。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可欣會說走就走,她在東海的工作室才剛有眉目,還有燕京的公司,這一切,她都決定不管了。

王旭東知道,此刻的她一定是已經出發準備離開了,所以才在最後的關頭給他發了這條信息,等於是通知他一下。

所以王旭東才這麼著急地往機場趕,希望還能夠來得及去見秦可欣一面,他知道他不可能留住秦可欣,但是至少不能說這樣連見一面都沒有就讓她就這麼離開。

他知道對於秦可欣來說,離開也許是最好的選擇,他不想讓秦可欣走,但是不能說不讓她走,但是他總得去送一送她吧。

但是秦可欣就是這麼的果斷,大概是真的連最後一面都不想讓他見,也不希望跟他告別。

但是偏偏不湊巧的是這個點是上下班高峰期,東海市本來人口多交通就十分擁堵,結果就是王旭東經過一個路口的時候,前面的車已經堵成了一條望不到頭的長龍。

紈絝教師 王旭東這下子是徹底的急了,他心急如焚,但是後面的車也已經趕了上來,結果就是他被夾在中間,而且到處都是這樣的堵車隊伍,他根本連想換條路都不可能。

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而隊伍就好像壓根沒有動過一樣,王旭東早已經是急得恨不得能夠插翅飛過去,但是卻偏偏一點辦法都沒有。

他只能是再一次拿出手機去一遍遍打著,希望能有奇迹出現,秦可欣開了手機能夠接通他的電話。

其實他知道他做這一切可能都是無用功,甚至於可能秦可欣已經走了,他即使是趕到機場也根本不可能見到她,但是他還是不願意放棄這最後的希望。

但是電話里冰冷的提示音,讓他的心再一次不斷地下沉,他不甘心,可是似乎現實就是他和秦可欣就這樣一點點錯過,時間過去一點,他見到秦可欣的希望就小一點。

信息是幾個小時前發的,這個時候,也許秦可欣已經在飛機上了。

王旭東幾乎絕望了,他拿著手機獃獃地看著,等待著眼前的隊伍一點點移動。

然後他看到手機上跳出來的新聞:知名設計師秦可欣公開發表聲明,宣布告別國內設計圈。

王旭東一瞬間像是被人迎面打了一棍子,那股說不上來的疼痛一下子席捲了他,如果說一開始他還能夠把那條信息當做是惡作劇,但是現在,一切也未免太真實了。他不得不面對現實,秦可欣的確是要走了,而且可能是已經走了。

王旭東完全是本能地點開那條新聞,裡面也很簡單:知名設計師秦可欣憑藉其獨特的風格、張揚個性的作品,曾在國內外設計大賽中屢次獲獎,在時尚圈內也廣受好評,近年來發展更是一帆風順。

但是最近,她卻遭受了嚴重的打擊,並且宣布離開國內出國留學深造。很多人猜測這可能和之前她和東琪皮具有限公司的老闆王旭東的緋聞有關,這可能是造成她離開的原因。

目前,她已經在網站上正式宣布這一消息,至於說什麼時間學成歸來,甚至於會不會留在國外,這些都是未知數。

王旭東獃獃地看著那條新聞,好一會才反應過來點開了秦可欣公司的網站,隨即就看到了掛在首頁上的聲明。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對我的支持與厚愛,因為你們的支持,所以我才能夠一直走到今天,才能夠擁有如今的一切成就,我的每一步都離不開大家。」

「也感謝自己當初選擇了設計這樣一條道路,這也是我從小到大一直以來的一個夢想。我選擇了把它變成現實並且堅持下來,在未來,我還會堅持這個夢想。」

「在過去的這段時間裡,我失去了很多,包括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些人和一些感情,有太多的事情,我不想說對大家公開,更不想以此來博取同情,因為每個人的路都只能是自己去走,沒有人可以去代替。」

「只不過,我也確實累了,尤其是當發現自己已經沒有了任何的依靠,失去了精神上的支柱,面對著痛失親人的打擊,我現在剩下的只有深深的迷茫,還有無盡的傷心。」

「再加上我從事設計也已經好幾年了,有過很多的創意,但是也感覺自己隨時會面臨瓶頸期,設計是我一生的夢想,也是我不變的追求與愛好,所以我決定離開這個讓我傷心的環境,去進一步學習更多的設計方面的新的知識,也是暫時的一個逃離。」

「我知道大家都很關心我的事情,包括這一陣子傳的沸沸揚揚的我的個人感情的問題。之前我一直沉默,是因為不希望因為這種事情博取大家太多的關注,但是我也知道這是因為大家在關心我。」

「而我在此時選擇離開,可能又會引發新一波的輿論和猜測,所以我簡單地在這裡向大家做一個說明。也是希望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希望大家能夠更多地去關注社會上的一些大事,或者是我以後的設計作品,不要再去把時間和精力花在這些私人感情上面。」 「這裡我要向大家說明一下,我和王旭東先生是永遠的朋友,和他之間沒有任何別的瓜葛。我和他之間的確曾經有過一段感情,一切都和他之前的發布會上說的一樣,我們曾經在一起,但是因為種種的原因而分開,但是最終仍然成為了朋友和知己。」

「我們在事業上也曾經互相幫助,在生活上也在不斷地加深友誼,但是我們各自有自己的家庭,都不可能去做出破壞自己家庭、傷害到自己家人的事情。照片的確只是一個意外,已經做出澄清,這裡我再次證實一下,當時的確只是因為我的腳扭傷了,他好心護送我回去賓館,送我進去之後就離開了。」

「這個情形的確是過於意外,我也很清楚照片是怎麼一回事,以及為什麼會流出,但是不打算去追究這個責任。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以後我會重新開始新的人生。」

「同時還有一點聲明,我和我的丈夫魏西峰也已經離婚。與此次事件無關,在照片爆出之前我們就已經走完了所有的手續。也不存在說有任何一方在感情中犯下錯誤或者有第三者介入的情況。」

「他是一個很好也很有魅力的人,對我也非常好,只不過是我不懂得珍惜,沒有學會好好的處理感情和婚姻,最終給大家都造成了傷害,所以雙方協商之下,和平友好地結束婚姻關係,以後的人生里我會祝福他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而我自己也會在我的理想和不斷的努力中找到屬於我的幸福,工作室和公司這邊,已經交由我原先的助理負責,也希望大家仍然能夠繼續支持獨立和原創設計,再一次感謝大家,再見。」

秦可欣一直就是這樣,她跟魏西峰完全是兩種人,哪怕說魏西峰傷害她到這個地步,但是在公眾面前,她始終都會選擇給魏西峰留足夠的面子,絕對不會說撕破臉皮那麼難看。

而網站和新聞都已經被鋪天蓋地的評論淹沒了,很多人都在追問秦可欣去哪裡,什麼時候回來之類的。

天步九重 而且不同於之前那種大多是罵她的話,現在更多的都是一些關心,還有好多紛紛給她道歉,承認之前誤會她,請她不要離開的。

「國內的設計圈子需要你,你的水平也是足夠高了,根本不需要再去進修學習了。」

「是啊,而且,真想學習尋找靈感,應該是在平時的實踐當中獲得更多。」

「真想留學進修的話,為什麼非得挑在這個時候走?是不是因為被傷透了心所以選擇逃避?這不是我認識的秦可欣,而且,你一直都在給大家傳遞著積極獨立的信念,怎麼可以這樣一走了之呢?」

「是不是我們之前的誤會才造成這個結果?對不起,之前真的是誤會你了,希望你不要走。」

通篇翻下去,都是這樣的評論,但是秦可欣都沒有回復。

王旭東看完這則聲明,發了好一會的呆,他始終沒有辦法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可是事實就擺在眼前,這不是什麼玩笑,秦可欣真的是走了,走的如同她每一次的選擇那樣乾脆而徹底。

王旭東徹底的坐不住了,看著眼前依舊是望不到頭的長龍,不知道這樣等下去還要等到什麼時候,現在離機場還有三公里多,但是堵下去估計能堵起碼半個小時。

也許秦可欣現在早就已經在飛機上了,即使現在飛到機場都見不到她,可是要是連這一線希望都放棄,那王旭東覺得自己會後悔一輩子。

他非常清楚,秦可欣這一次的確是逃避,逃避一切傷痛,也是為了去療傷,但是誰知道她這一去多久才能夠回來,會不會像是完全一樣,從此在他的生命中消失,連關心的話都只能是通過別人去傳達。

王旭東一咬牙,做了個瘋狂的決定,他直接把車子熄了火,隨即拉開車門跑下了車,隨即在漫長的堵車隊伍當中瘋狂地穿梭著奔跑了起來。

所有的司機都驚呆了,看著這一幕,都覺得王旭東一定是瘋了,還有的人則是破口大罵,有的人則是拿出手機拍下這一幕。

無論是王旭東直接下車去奔跑的這一幕還是他的速度,都足以上新聞了。

幸好王旭東跑的非常的快,這些人也都沒有看清他是王旭東,不然的話,以他現在的知名度一旦認出來是他,勢必又要給東琪帶來一大波的新聞。

眼看著前面的隊伍像螞蟻樣緩慢移動著,而王旭東則是跑的飛快,他的靈敏度是車子都比不上的,在車流當中飛快地奔跑著。

他一邊跑著一邊迅速地拿出手機給吳天打了個電話:「吳天,我現在去機場有點事情,這邊正在堵車,我直接下車自己趕過去。我的車停在機場路這邊,你想辦法過來幫我開走,然後有違章這些的幫我處理一下。」

如果不是趕時間,王旭東肯定不會這樣做,他知道照片的事件剛剛平息,他已經給東琪帶來了太大的損失,那還只是個誤會,還有的解釋,這一次卻是確確實實地犯了錯,他可以不在乎後果,但是卻不能不考慮,如果再一次把東琪拖進旋渦里,會給蔣曉蝶他們還有員工們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冷王的無良邪妃 所以王旭東只能是讓吳天趕緊過來幫忙處理和解決。

最終王旭東衝進候機大廳裡頭,可是卻茫然地一點頭緒都沒有,因為他甚至於不知道秦可欣到底是要去哪個國家,會在哪個登機口,再說他都不知道秦可欣到底在不在這裡。

王旭東衝到服務台,詢問著能不能查詢到旅客的航班信息,但是卻被告知不能透露。

其實到了這一步,只不過是王旭東不肯死心罷了,他不想兩個人的告別帶著這樣的遺憾,連見都見不到秦可欣一面。

王旭東索性用著最笨的辦法,他衝到國際候機廳,隨即直接買了張機票,然後匆匆忙忙地過了安檢衝進了登機口,挨個地方地找著。

候機廳里人來人往,東海市本身就這麼的繁華,每天都有無數人抵達或者是離開,候機大廳就成為了這個城市人流量最多的地方之一,而王旭東就這麼徒勞地大海撈針一樣搜索著那個熟悉的身影。 初戀算個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