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具早已腐爛的屍體,立時間呈現在眼前。

“這是誰!”滄淵已經無法分辨他的容貌。但從那結實的骨骼來看,這具屍體一定是個男人。

顏凝玉走上前去,“我發現這具屍體的時候,他已經死了。這座墳經常會被翻動,墳墓的新土,也是我最近才加上去的。”

“噢?”滄淵詫異地看着顏凝玉,“你爲什麼要什麼做,你真的確定他就是金沐楊?”

“不,我無法確定,更何況,我也從來沒有說過他一定就是金沐楊啊。”

顏凝玉轉身走到另一座新墳跟前,“你看,這座墳裏是一個女人。這個女人剛死不久,或許你可以從她的身上找到一些信息也不一定。”

滄淵沒有絲毫猶豫,再次釋放減壓,輕易刨開了墳墓。

那個女人鶴髮童顏,身上的衣服極限華麗,每一件配飾,每一個細節,都完美地結合在一起,這樣的妝容,即便是她的人已經死去,也令人不禁想起,她曾經一定是一個品味極高的女人。

“這是…易無雙?”

滄淵的口齒顫抖了,“真的是易無雙。”

“易無雙是誰。”楊九天問。

黑天使答道:“易無雙是金沐楊的妻子,當年他們兩人有些矛盾,但始終還是化解了。現在能夠一同葬身於此,也是一種不可多得的幸福。”

楊九天聞言頗爲感觸,“或許是吧。”他轉身面朝大海,又一次聞到了濃濃的腥味。

茫茫大海,一望無際。

即便是聖級靈武高手,也無法看到那片海的邊際。

彷彿,這裏是在一個異度空間,根本就沒有邊際一樣。

突然發現了這一點,心頭咯噔一響,四目看去,暗道一聲“不好”他們剛纔來到這裏,竟忘了吧丁琳也一同帶來。

意念稍動,直奔帝皇山而去。

落在帝皇山點,四周煙塵密佈,卻看不到丁琳熟悉的身影。

“果然,是我大意了。”

話音未落,滄淵業已跟了上來,一臉失望,“或許是宿命使然,既然金沐楊已死,我這樣活着也並無意義。楊九天,我願意成爲你的左膀右臂,用我的劍心之魂,協助你三魂歸一。” 楊九天的心已經開始有些躁動,對於眼下的時局,他已經看透了大半。

必須儘快殺了亂神,大家纔有機會活命。

每個人都有求生的本能,而現在他唯一的捷徑,只怕就是要依靠滄淵的劍心之魂了。

他別無選擇,但還是關切問道:“如果你這麼做,結果會怎麼樣。”

滄淵道:“我也不知道,或許我會死,但我覺得這麼做其實很有意義。”

楊九天第一次由心敬佩地看着一個人,哪怕這個人自稱不是人,但在他的眼裏,這個人似乎比任何一個人都要偉大。

他只是一個劍心,卻能做到捨己爲人。

楊九天分外感動,他很想拒絕,但時局不容他說任何一句拒絕,“那好,我們什麼時候開始。”

“不急。”滄淵道:“我還想好好看一看這個世界,這個我曾經極爲熟悉的世界。”

他緩緩地看着四周,對每一座小山,每一片落葉,每一朵白雲,都帶着極限留戀的神態。

顯然,他也並不甘心這樣死去。

楊九天曾經也是一個凡人,小時候,他也曾擔心過自己有一天會死。

他很能體會滄淵此刻的心情,踩着三色靈壓,與滄淵站得一般高,伸手拍了拍滄淵的肩頭,“相信我,人死之後,是可以得到復生的。你看看我,曾經我是靈州大陸一個知名劍客的兒子,而今世我是天羅大陸一個並不出名,普通傷病的兒子。更遠的前世,我甚至可能是白修羅。我相信不久以後,你一定會得到重生。”

滄淵聞言,突然淚眼朦朧,但他忍住眼淚,別過臉去呵呵一笑,“別說的這麼肉麻,你又不是女人,說這話不覺得怪?”

“我…”


楊九天還想說些什麼,但滄淵突然出手,反手抓住楊九天的手,一股奇特的氣息從掌心傳入楊九天的體內。

“鐺鐺鐺鐺!”

耳邊傳來急促的劍鳴之聲。

眼前的世界開始扭曲,原本碧藍的天空變成了一片渾濁的青色。

他自然而然地盤膝而坐,雙手合十,身體不停地吸納劍皇山莊裏的靈氣和減壓。

顏凝玉追了回來,見此一幕,立時迴避。

白天使驚呼一聲,“滄淵這是要做什麼。”

“噓!”

顏凝玉示意白天使不要說話,“他這是幫楊九天突破影宗境。”

“那以後呢。”


白天使似乎到現在還不太相信。

顏凝玉沒有答話。

此刻,滄淵的身體漸漸變的透明,腳下的青色長劍,也漸漸的消失。

楊九天的身上原本只有三色靈光,現在卻突然多了一抹淡淡的青芒。

只用了短短的一盞茶功夫,楊九天就融合了滄淵的劍心之魂麼。

楊九天的腦海裏,聖皿的形態開始變異。

三色聖皿,化作四色仙皿。

他自己可以感應到這個過程,腦海裏的世界催動身體的動作。

雙手畫圓,令體內的氣息漸漸融合。

紅、藍、玄、三色靈壓,加上青色減壓。

楊九天的屬性皿,已經發生了變異。

再也不是單純的屬性皿。


古往今來,似乎還從未有人能夠將屬性皿的形態變異。

他竟然可以在屬性皿中添加劍壓的形態。

他自己是感到匪夷所思的。

這一切,都是拜滄淵所賜。

他在心裏無比感激滄淵。

也正是這時候,滄淵突然說道:“三元歸一可沒有那麼簡單,我現在只是用自己的力量幫你突破了武仙層次。現在,你的修爲突破了,吸收靈子和減壓的速度也比從前快了很多倍。”

“是,我感受到了,仙皿對靈子的儲存量似乎比聖皿多了很多倍。”


“沒錯。”滄淵接着說道:“這麼大的動靜,你必須儘快前往修羅界完成三魂歸一,否則亂神一旦趕來,你我都將不復存在。”

“好,怎麼去修羅界。”

楊九天終於不再扭扭捏捏,開門見山問道。

滄淵道:“修羅界是一片殺戮的戰場,在整個修羅界,強者生存,弱者亡。那裏每一個人都是殺手,你千萬要小心。”

語罷,他眼前的世界,已經發現了變化。

海。

血海。

一望無際的海洋之上,飄蕩着數以萬計的浮屍。

那些浮屍有的已經腐爛,身上爬滿了蛆蟲。

還有的似乎尚未死透,一直在低沉地呼救。

他們絕望的眼神,令人很想要前去伸出援手。

然而,滄淵最後的聲音說道:“不要做爛好人,這個世界沒有好人。捧高踩低,是這個世界的唯一法則。”

楊九天心頭一陣絮亂。

要他見死不救,他做不到。

他終究還是選擇了出手。

身形一展,凌駕於血海波濤之上。

從怒海狂鯊的血口中,將那個氣息微弱的小女孩救了出來。

小女孩的身體軟弱無力,胸前有一道巴掌長的劍疤。

傷口很深,似乎已經切入她的心臟。

“呼,啊,呼!”

小女孩只有十歲左右,她用最後的力氣睜開眼睛,看着楊九天的時候,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淚眼說道:“大,大俠,求你去一重天救我父親,他現在被三海幫的人圍攻,如果再晚了,他就要死了。”

話音稍落,小女孩已經氣絕身亡。

楊九天終究還是沒能救下小女孩的性命,心裏無比自責。

低頭看着血海中海量的浮屍,心裏一陣彷徨。

“這裏,真的是真實存在的麼。”

滄淵沒有回答他的話。

但黑修羅千殤仍然在楊九天的口袋裏,探頭出來,看到眼前的慘狀,禁不住大呼一聲,“臥槽,你竟然真的來修羅界了!”

“這裏真的是修羅界?”楊九天用懷疑的目光看着這一切,“我是怎麼來到這裏的,爲什麼我自己都不知道。”

千殤一陣沉思,突然恍然大悟,“噢,我知道了,之前在劍皇山莊,其實那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世界上哪裏有什麼劍皇山莊,那裏就是修羅界的入口吧。”

“那你這麼說,滄淵從一開始就是來幫我的?”

楊九天還是覺得有些不太相信。

千殤低頭沉思,“這樣吧,還是先做該做的事情,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嗯。”

無奈,楊九天即便已經是武仙層次的武者,仍然無法完全看透眼前發生的一切。

就像是有一隻無形之手,一直在操縱這一切,想要讓他看清楚一切,又不想讓他完全看清楚。 不知爲何,他突然尤爲討厭這種無法看透天機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