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羅望着佐助,捂著自己的左眼,開始用那沙啞的聲音低語道:「強大的你,名叫宇智波佐助得你,擁有夥伴的你,擁有目標的你!跟我很像的你!只有殺了你,作為消滅一切的存在,我才能存在於這個世上!我才可以感受到活着!」

越是說下去,我愛羅的聲音就愈發的沙啞和低沉,眼珠中的血絲也是愈發的增多,就連面部表情,也額外的猙獰。看着眼前這幅模樣的我愛羅,宇智波佐助不由得回想起了之前自己修行的時候,所碰到我愛羅的場景。

沙漠中,佐助還在艱苦的訓練。

「你的殺氣那麼重,完全暴露了呢。」,卡卡西扭過頭,望着砂岩后,輕聲提醒道。

隨着卡卡西的聲音落下,我愛羅便緩緩走出了砂岩。

「是你啊。」,卡卡西望着雙目平靜的我愛羅,忍不住輕聲感慨道。

不過,我愛羅並沒有回答卡卡西,反倒是對着佐助說道:「你的目的是什麼,又為了什麼,要追求力量?」

「這件事與你無關,快滾,妨礙到我修行了。」,佐助望着我愛羅,情緒沒有一絲一毫的波動,不過聲音倒是冷漠了許多。

我愛羅盯着佐助的眼睛幾秒后,緩緩地轉過了身,像是感慨一般嘆氣說道:「你的眼神和我一樣,追求力量,充滿憎恨和殺意的眼神,跟我很像,不要忘了,你是我的…」

佐助還在繼續回憶,卻被眼前的我愛羅的一陣沙啞的低語打斷了:「你是我的…」

可是還沒說完,我愛羅便發出了一陣刺耳的慘叫,質安監的雙膝狠狠地跪在了樹榦上,一邊發着痛苦的哀嚎,臉上的裂痕一邊不斷地增多,身後的葫蘆也開始冒出大量的,讓人詫異的沙子。

「你是…我的獵物!啊啊啊啊!」,話音剛落,我愛羅便發出了一陣又一陣痛苦的哀嚎,身體緩緩落地的同時,無數的沙粒,也開始在他的身體上凝聚。

手鞠看着我愛羅痛苦的樣子,只能心疼地閉上了雙眼,嘴裏止不住顫抖的喃喃道:「開始了,開始了….」樹林之上,被恐怖查克拉驚嚇到了的鳥兒們四散而飛,而鳥兒們的身下,我愛羅,也已經變成了半人半鬼的怪物。

另一邊看到四散而飛的鳥兒們,凌白緩緩嘆了口氣:「我愛羅的變身開始了。希望主角團那裏不要出什麼事吧。」

「轟!」,這邊凌白話音未落,影鳶便已經再度從陰影中飛出,巨大的骨爪一瞬間便飛了過來。

只可惜,明明用了那麼大的力道,卻被眼前的凌白手臂輕鬆地一扭,用拂衣給擋了個嚴嚴實實。

「嘖嘖嘖,速度太慢了,如果你們這些人,僅憑這些能力還想殺我,實在是不夠看啊,雖然我未必能夠殺了你們,但是…只要我想跑,肯定沒有問題。」,說話間,凌白一抬手,猛地將骨爪掀開,強橫的力道也是隨即被打斷。致鴛緊皺着眉頭,看着凰瑩,難以掩蓋心中煩躁。

「好啦鴛兒,稍安勿躁,冷靜下來,好好想想是怎麼回事。」凰瑩看出了致鴛現在的情緒,安慰到。

「哈~呼~」致鴛深吸一口氣,冷靜了不少。

「所以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是走錯了?還是怎麼回事?」致鴛蹙著眉,一臉的費解,看着凰瑩問到。

「我們來捋一捋,如果說流螢草被下了咒,那麼覬覦它的妖獸們肯定都受了傷,流螢草附近必定會有奄奄一息的妖獸殘害,或者妖獸的屍體……

《穿越之王爺求您別耍流氓》第九十三章姑姑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秦安看著向他衝鋒的魂師們,內心毫無波瀾。只見他雙眼前凝聚暗紅色的射線向他們射去。每一道射線絕對會帶走一位昊天宗魂師的生命,化作石像永遠停留在這一刻。

但所有昊天宗的魂師們都沒有悲傷的時間,或者說秦安也不會給他們為自己身邊人悲傷的機會,只是越過自己朋友的石像,繼續向他衝鋒。只是為了爭取到一線生機。

在昊天宗大量子弟的犧牲之下,終於有魂師衝到了秦安的面前,他們揮舞著昊天錘向他打去。只不過就算他們的人數再多,那千篇一律的攻擊方式秦安早就看破了。

只見他揮舞著鐮刀形狀的武器,無情地收割著他們的生命。而周圍的一切也在魔眼的石化下轉換為石頭。這是一種特殊的領域,能夠將範圍內的一切慢慢地轉化為沒有生命的石頭。它是石化魔眼附加的溶解領域的弱化版,在秦安使用魔眼的時候,它會自動開啟逐漸轉化周圍的一切。

只有那些耗費了大量魂力來保護著自己身體的傢伙,才能夠在這片領域之中行動。只看到他們體表的魂力在一層層變成石料從身上剝落下來,看這個消耗速度,就算是他們也不可能和秦安打持久戰。

可領他們絕望的是,哪怕他們衝到秦安的身邊,他們在他面前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們只能看到一道銀色的刀光閃過,接著他們的身體就被斬成兩段,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屍體與血液跌到地面之上,瞬間被領域的力量化為石塊。隨著戰鬥的一直持續,那由大量石塊所累積而成的地方就像是一座奇怪的石雕建築一般。敘述著戰鬥的殘酷。

沒過多長時間,百餘名魂師就倒在了地上,成為這座雕像的一員。只留下了三名被秦安控制住的魂師,他們都是魂斗羅級別的魂師,可現在卻失去了四肢被秦安抓住。一臉絕望地看著面前的男人。

他們明白自己的下場絕對不會有多麼好,對方也只是認為自己還有利用價值,才會留下自己一條命而已。等到他們的價值用完了,那他們也不會比自己的族人好到哪裡去。而這種默默地倒計時,等待著自己什麼時候死的感覺,比被秦安直接殺死還要痛苦!畢竟那種情況的痛苦只是一瞬間的,而現在他們心裡的恐懼比死還可怕。

而秦安留他們一命的原因,也很簡單。他要在他們的腦子裡得到有關昊天宗的消息!而封號斗羅突破后自身靈魂會發生變化。

以他現在的魔術想要從封號斗羅的腦子裡強行撬出來還是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才能做到的,他沒有那個閑工夫去慢慢找出昊天宗的所在地。而魂斗羅就不一樣了,他可以在幾天內就找出他想知道的東西。

秦安將唐嘯的碎屑撒在這座雕像上面,只見那些碎石也漸漸融入了這座雕像之中。而雕像在下一刻也在秦安的魔術下發生了稍微改變,變成了像是一塊石碑的樣子,那些人的昊天錘明顯地露在各個地方作為石碑的裝飾,還有那些曲的臉龐正對著前方,填滿了沒有碑文的正面。或者說,他們的表情就是最好的碑文。

秦安履行了他的話語,他把這幫傢伙連同他們宗主唐嘯一同化為了一座石碑,警示著那些打算對自己有什麼歪心思的傢伙。假如他們不知好歹,現在的昊天宗就是他們的下場。

秦安製作出了鎖鏈釘入那三位魂斗羅的四肢斷口處,並纏的十分堅固。秦安就這樣慢慢將他們拖著他們向自己的府邸走去。

就在秦安走了有一會,大量的魂師一同飛到了這裡。他們看到這如同地獄一般的石碑都倒吸了一口氣。他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種石碑,卻不明白主使者為什麼鬧這麼大動靜,只是擺放了一座恐怖的石碑?

在這些魂師之中,有一位老人顫抖著看著這座石碑,雙眼之中也流出了眼淚。他便是力之一族的族長——魂斗羅泰坦。

他看著最中間的那三張臉,那正是唐嘯和兩位長老的面容!在前幾日昊天宗查找秦安的消息之時,他還見到過這三位長老的。他們也答應自己在這件事完成以後,力之一族就會再次成為昊天宗的附屬宗門!

他這幾天還做著自己和族人回歸昊天宗的美夢,沒想到就發生了這一幕!再仔細觀察一下周圍的昊天錘,那數量大概也是宗門這次出動的所有魂師的數量!

「這絕對不是什麼沒有絲毫意義的石碑,宗主和長老他們一定是遇到了問題!只是他不知道他們到底出了什麼變故,也就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幫到他們什麼。」

昊天宗的兩位長老礙於自家宗門的面子,並沒有告訴如實地泰坦自己家宗主失蹤甚至於死亡的事情,只是告訴他這小子和宗門有些恩怨,再加上唐月華的原因,需要他們兩個過來恐嚇一下這個小子。

所以泰坦知道宗主和長老的死和秦安絕對有關係!就是不知道是他身後的人還是什麼關係。不過一向喜歡莽的他這次倒是長了腦子,沒有直接去質問秦安,讓他留下了一條命。

過了好一會,天斗皇室的部隊終於是來到了這裡,眾人看到了那皇室的象徵的馬車和護衛隊,也都識相地讓出了一條道路。

只見馬車中走出來了幾個人,竟然是雪夜大帝,寧風致還有骨斗羅三人!今日雪夜大帝找寧風致商議事情,沒想到這個地方天色巨變,接著就出現了兩柄巨大的鎚子。

其他人可能不認識這是什麼,可他們是什麼人,怎麼可能認不出昊天錘是什麼樣子的?他們只是沒想到昊天宗居然敢在皇城內部使用這種攻擊!

只是在皇宮中遠遠看到那兩柄巨大的昊天錘,他們就可以推斷出昊天宗至少出動了兩位封號斗羅和大量的高階魂師!這簡直就是在天斗皇室的臉上直接扇耳光了!

他們想幹什麼!居然派出了這麼多的兵力悄無聲息地進入天斗城,而這個國家對這件事卻一無所知。假如他們想暗中刺殺自己的話,他真的有抵抗的能力嗎?

——————————————————————

今天出門坐火車,可能只有一更了。抱歉。 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太過甜美誘人,封燁霆被勾得心猿意馬。

「不如我們……」封燁霆沉着嗓子誘哄,「推遲發佈會吧。」

「…………???」顧微微屈膝,猛地就給封燁霆小腹上來了一下,雖然這一下不是很重,但絕對也算不上輕。

「魔怔了吧你,中個毒還把你整成下半身動物了。」

顧微微想想就氣,要他以前這個樣子,她早一腳把他給踹開了。

可是現在,在經歷了那麼多之後,她忽然有點捨不得了,她也是會心疼這個傻男人的!

就剛才那一下,她都沒怎麼用力氣。

封燁霆顯然也沒想到她竟然會這樣對待他,眼底的熊熊烈火頓時就熄滅了一大截。

同時他也心有餘悸,如果她的膝蓋再往下一點…………

「小傻子、」封燁霆咬牙,「你知不知道你在幹什麼,嗯?!」

「幹什麼?」顧微微沒好氣,「點火嗎?你是不是想告訴我說『女人,你點的火你要自己負責熄滅?』」

「該死!」封燁霆擰著眉,看着兇惡的樣子,手上卻沒有其他任何動作,「你差點廢了你老公你知道嗎?」

顧微微挑釁地搖著頭:「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要是敢耽誤了發佈會,我就真的廢了你。」

「小傻子!」封燁霆一臉被挑釁后的不敢置信,「你會不會太猖狂了點!」

「呵,」顧微微推開封燁霆,對着鏡子理了理有些凌亂的頭髮,「有些事情我從前沒有告訴你,可等現在我想告訴你的時候,卻已經晚了。」

「怎麼?」被推開后的封燁霆抱着雙臂斜斜倚靠在牆壁上,邪魅地笑着,「是想說愛我到不可自拔是嗎?你現在依然可以說,並不晚。」

「…………」聽到這席話,鏡子裏的顧微微睜大了眼睛、驚愕地抬起了頭。

愛到不可自拔,這也太誇張了吧?

「呵呵,」她有些無語,「你想多了。我想說的是,可惜你現在失憶,忘記自己曾經斷過一條腿。」

提及到他缺失的那段記憶,封燁霆一下就皺起了眉:「什麼?你說我斷過一條腿?」

「對,」顧微微笑了笑,「但這並不是重點。」

「哦?」封燁霆的臉有些黑。別說他的記憶里根本就沒有發生過這件事,就算他真的曾經斷過腿,她笑得這麼高興算是怎麼回事?!

他不爽!很不爽!!!

「那你說重點是什麼!」

「重點是…………」顧微微故意賣關子。

她濕着手走上前去,在封燁霆腰側乾爽的襯衣上反覆擦着手。

直到手上的水珠全擦乾,封燁霆也沒阻止她半下。

收回手,她這才拽着他的領帶把他脖子勾下來,囂張地在他耳邊說:「重點是……你的那條腿,其實是我踹斷的。」

「???」封燁霆眯了眯眼,「你看起來不太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

顧微微笑笑,放開了手:「你說呢?」

說完她就開門走了出去,走出幾步遠后又補了一句:「跟上!」

封燁霆低頭看了眼腰側的幾個濕手印,無聲笑了下。

但是很快地,他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他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左腿,確實小腿骨有時候會隱隱作痛,難道那裏真的曾經斷過嗎?

…………

新聞發佈會。

原本應該是封氏集團的主場,但是現在……

現場的記者們顯然都把採訪的重心轉移到接下來的顧微微專場上了。

事實上從接到唐林的消息、說顧微微的提問解答環節改為直播模式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張羅了起來。

原本給封氏準備的那些中規中矩的問題也被他們刪減了許多,他們卯足了勁兒,就等著『刁難』顧微微了。

果然,在顧微微做出第一次回應之後。

有個一看就知道是不懷好意的記者搶著發問了。

「顧小姐,您說機場發生的被捕事件只是一個誤會,但從現場流出的照片來看,警察確實有在你的手提箱裏找到藥品。

按照你所說,這是葉醫生拜託你送往國外做學術交流的,是一件極其重要的事情。那麼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為什麼不提前做好準備、備好相關文件呢?

你這麼嚴謹睿智,我相信你肯定是不會犯下這種低級錯誤的,那大眾是不是可以認為葉醫生是你請來的托,你是採取了手段想要矇混過關呢?」

這個問題可以說是很犀利了,簡直絲毫不給人退路。

站在一邊旁聽的葉一恆聽到這個問題都不禁替顧微微捏了一把冷汗。

封燁霆也緊緊皺起了眉,就連唐林也做好了隨時『請』人出場的準備了。

但顧微微只是笑了笑,她隨機應變能力超強。

她不僅說話滴水不漏,甚至還把球提給了記者。

另外,也把這些話說給某個人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