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海淡淡的道:「我來是有一個消息想要告訴你,我想你一定會很興趣的。」

蒙恬雙手抱胸,道:「那得看是什麼消息了。」

蒙海很自信蒙恬一定會感興趣,淡淡的道:「我知道你大哥即將挑戰唐宋,不過你知不知道唐宋今天去哪裡了嗎?」

蒙恬愕然,道:「去哪裡了?難不成他害怕了所以逃離了大蒙帝都?」

蒙海無語,這個蒙恬的腦洞實在是大開啊,「他在我十三弟的帶領下,去了萬寶齋,相信你應該知道他去那裡做什麼吧?」

蒙恬不屑的道:「現在才臨時抱佛腳,遲了。萬寶齋裡面的寶器都是一些中州淘汰了的劣質貨,能有什麼用?我大哥隨便一件寶器,都可以橫掃那裡面的垃圾,蒙大少爺,如果你找我來只是這件事情,那就太讓我失望了。」

蒙海微微一怔,這蒙恬說話還真是不太客氣啊!「好吧,我今天來的真正目的是想跟你們合作。」

「跟我們合作?」蒙恬愕然,這唐宋可是丞相府的天才人物,即將接受他大哥的挑戰,按照道理,這蒙大少爺應該是幫唐宋的,怎麼會來找他合作呢?

蒙海道:「這個唐宋實在是太狂妄了,我覺得他留在丞相府並不是一件好事,可是我又不能直接出手將他趕出去,所以我需要與你們合作。」

蒙恬笑了起來,語氣之中明顯帶著懷疑之意,「你怎麼讓我相信你說的是實話呢?」 「咦,十三!」就在唐宋他們準備前往寶器區域看看寶器的行情之時,一個驚喜的聲音從一邊傳來。

蒙河光聽聲音就知道對方是誰,要說他在大蒙帝都還有一個朋友的話,那就是這個聲音的主人了。「王飛宏,你怎麼在這裡?」

王飛宏,大蒙帝國右丞相之了,和蒙河一樣,都屬於庶子,所以兩人都有共同的語言。不過與蒙河不同的是,王飛宏非常的活躍,特別是在做生意方面很有一套,背靠著右丞相府的關係,賺取了海量的元晶。所以經常出入萬寶齋,希望可以掏到好東西增強自身的實力。

沒想到卻在這裡碰到了蒙河,可以說是意外之喜吧。

「你還不知道我嗎?一個月有二十五天都呆在這萬寶齋之中。」王飛宏邊說邊走過來,在蒙河的胸口擂了一拳,大笑著說道。

蒙河道:「你還是不死心嗎?依我看,你還是老老實實的修鍊吧,總想著走這樣的捷徑,可能嗎?」

王飛宏道:「人總得有一個夢想不是嗎?就算我努力修鍊,你覺得以我的資質可以修鍊到什麼境界?還不如享受生活,暢快人生,再做著美夢,這才是生活啊!」

蒙河這才替唐宋介紹道:「唐哥,這是王飛宏,是我唯一的好朋友,他是右丞相府的,出身跟我一樣。飛宏,這是唐宋唐大哥。」

王飛宏看向唐宋,眼睛里閃耀著帶著元晶符號的光芒,抱拳道:「原來你就是唐宋,既然十三叫你一聲大哥,那我也叫你一聲大哥吧。最近你很火啊!」

唐宋也抱了抱拳,道:「都是一些虛名而已。」

王飛宏見唐宋一點也不謙虛的模樣,倒是有些詫異,轉向蒙河道:「我聽說唐哥準備與蒙天賭戰,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蒙河點了點頭,道:「是真的。」

王飛宏便道:「那你們這是想要購買寶器?」

唐宋搖頭道:「沒有,只是隨便看看。」

王飛宏還當是唐宋不好意思告訴自己,所以才這麼說的,也不以為意。眼珠子轉動間,對蒙河道:「十三,要不我們去**樓坐坐?」

蒙河便看向唐宋,唐宋略一思慮便點頭道:「也好。」

王飛宏愕然,難不成他們真的只是來這裡隨便看看的?

一行人出了萬寶齋,坐上獸車便向**樓駛去。

在獸車上,蒙河將王飛宏的情況向唐宋詳細的介紹了一下,聽得唐宋心中一動,不過卻沒有說什麼,準備等到了**樓之後,再看看王飛宏的表現再說。

一行人到了**樓,直接上了八樓,唐宋,蒙河還有王飛宏一桌,侍女兩旁侍候,至於護衛則另外開了兩桌,主要是王飛宏帶來的護衛比較多。

坐下之後,王飛宏便神神秘秘的道:「唐哥,說句實話,你對這次賭戰有多少把握?」


唐宋眉頭一掀,不動聲色的道:「什麼意思?」

王飛宏道:「當然是賺錢啊,如果唐哥有把握的話,我來坐莊,到時候把整個大蒙帝都所有大少的元晶都贏過來,那就爽了。你要知道,現在整個圈子對於你跟蒙天之間的戰鬥,都覺得你不可能贏。怎麼樣唐哥,只要你有把握,我們合作,賺的錢二一添作五如何?」

唐宋定定的看著王飛宏,半晌才展顏一笑,道:「蒙河說的沒錯,你果然是一個商業奇才,估計現在整個帝都之中還沒有人敢坐莊開盤吧?」

王飛宏嘆息道:「是啊,這穩賠不賺的庄誰敢坐?不過只要唐哥一句話,我王飛宏豁出去了!」

唐宋考慮了一會,才問道:「你確定有很多人會壓我輸?」

王飛宏肯定的道:「當然,如果我現在放出風去開盤,估計整個帝都的公子少爺下注都是你輸,所以如果你能夠暴冷贏的話,我們就發財了。」


「可是你不怕得罪那些公子哥嗎?」唐宋道。

王飛宏一臉不在意的道:「願賭服輸,這沒有什麼得罪不得罪的,他們賺我的錢的時候,可沒有這麼考慮過。」

唐宋道:「既然如此,我沒有什麼意見,不過你準備怎麼操作?」

王飛宏大喜,道:「事情怎麼操作你不用操心,你只需要好好的調整狀態,贏得這場賭戰就行了。對了,你們之間的賭注是什麼?」

蒙河道:「現在還沒有定呢,不過唐哥,我也很好奇,你會拿出什麼來做賭注。」

唐宋神秘一笑,道:「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既然要賭,自然就要賭大一點,不然也沒意思啊!」

蒙河心裡一顫,道:「唐哥,小賭怡情,大賭傷身,是不是再考慮考慮?」不是他膽小,實在是蒙天在大蒙帝都的名氣太大了。作為一個實打實的武王高手,他可不是那些靠堆出來的武王可以比擬的。就好像他二哥,雖然只是武宗大圓滿的修為,可是帝都大多數武王初期的少年天才都不是他的對手。

蒙天的武王初期修為,是實戰打出來的,對於他來說,越階戰鬥就好像吃飯喝水那麼的簡單。而且大統領府底蘊深厚,天知道蒙天身上還有什麼樣的寶器。相比之下,唐宋就顯得寒磣多了。

他真不知道唐宋的自信是從哪裡來的。

王飛宏也提醒道:「唐哥,蒙天可是真正的武王強者,不是那些偽武王可以比擬的,你真的有把握?」要是唐宋輸了,他估計得連內褲都得輸出去。

唐宋淡淡的道:「你如果不相信我,那剛剛我說的話作廢。」

王飛宏趕緊道:「別啊,唐哥,我相信你還不行嗎?」

唐宋對蒙河道:「到時候別忘了下注買我贏,一定不會錯的。」

蒙河無奈的點頭,他現在也只能選擇相信唐宋了。

雙方再次商量了一番之後,唐宋他們再次回到萬寶齋,遊逛了一番,把當下寶器的行情了解一番之後,便回丞相府去了。

陣法基礎解析和煉寶基礎解析已經交到了兩大化身手中,火屬性化身研究陣法,而火屬性化身則研究煉寶,分工合作,完美搭配。 唐宋和蒙天之間的賭戰,不但帝都年輕一輩在關注,就連老一輩都有關注。畢竟蒙天的名氣大蒙帝都之中,還是很大的。他在年輕一代的戰鬥力,可以排進前十之內。在眾多豪門大族之中,實力非常靠前,也只有皇室的一些頂級天才才能夠蓋過他一頭。

大蒙皇宮,面積差不多佔據了整個帝都的四分之一的面積,建築無數,人口億萬。這裡面不但住著有大蒙帝國的蒙闊大帝,而且大蒙皇室的所有直系人員,還有一些血緣關係很近的旁系,還有一些從大蒙帝國各地搜羅來的天才武者,都居住在這裡面。

整個大蒙皇宮被分成了很多個區域,其中最神秘的,自然就是決定著大蒙帝國真正命運的長老會議所在地,其次才是大蒙帝國蒙闊大帝居住的正宮。

除了這兩個地方,還分成供奉殿,天才殿之類的。

天才殿佔據數萬畝,裡面住著的海量著的天才少年,根據戰力不同,這些天才少年居住的地方自然也不一樣。天才殿里,從一號到十萬號根據實力排名居住著,誰的戰力強,誰就能夠居住到靠前號碼的居所,享受著更多的修鍊資源。

而天才殿前五號居所的主人,一直都被皇室直系人員給佔據。

此時天才殿一號居所內,五個年輕人圍成一圈坐著,年紀都在二十多歲,氣勢不凡。

「老大,你說這蒙天是不是腦子壞掉了,居然會答應這樣的賭戰?」其中年紀最小的一個,看起來大概十**歲,他叫蒙驚天,是大蒙皇室這一代最天才的少年,年僅十八歲,便已經修鍊到了武王初期,而且戰力逆天,是下一代大帝的候選人之一。

天才殿一號居所的主人,也就是蒙驚天嘴裡的老大,叫蒙驚南,二十九歲,武王大圓滿的修為,戰力逆天,不過再過一年,他就要年滿三十歲了。按照皇室的規矩,蒙驚南年滿三十歲之後,便要離開天才殿,去向則不定。


不過他已經達到武王大圓滿兩年了,如果他能夠在三十歲之前突破到武尊之境,那麼最大的可能去處就是供奉殿。而他最大的成就就是成為長老會議的一員,成為大蒙帝國權勢最大的人群之中的一員。

蒙驚南聽了蒙驚天的話,沒有立即下結論,而是看向其他三人,問道:「你們怎麼看?」

排在他左下首的是蒙驚風,今年二十六歲,修為武王後期。在天才殿中,他的實力只弱於蒙驚南,所以屈居天才殿二號居。只見他搖頭,道:「不好說,不過據我所知,蒙天之所以會答應是因為他弟弟蒙恬被這個唐宋給羞辱了。」

「不錯,我也聽說了,一開始只是挑戰,可是後來那個唐宋變卦了,要求賭戰,不然就不接受。所以蒙天無奈,只能答應。」坐在蒙驚南左路下首的年輕人介面道,看他興奮的表情,很顯然是一個八卦熱衷份子。

他叫蒙驚晨,在五大戰力逆天天才之中,他排第三。

五大天才之中唯一的女性,與蒙驚天坐在一起,排名第四的蒙驚嬋開口道:「丟人!」語氣很簡潔,事實上,如果不是蒙驚南看向她,她根本就不會開口。

蒙驚南只得補充道:「與一個無名之輩賭戰,確實是有些丟人了。蒙天好歹也算是年輕一輩中的姣姣者,而且今年才十九歲,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贏了固然好,也沒有人會說他了不起,可要是輸了呢?」

「不會吧?」蒙驚晨驚呼道:「老大,你這是不看好蒙天的節奏嗎?」

蒙驚南撫額,無奈的道:「你有沒有聽到我前面的話,我只是說有這個可能,任何事情都有意外,萬一要是出現了意外呢?」

蒙驚風也點頭道:「不錯,蒙天作了一個愚蠢的選擇,而且我看這唐宋似乎是把握十足的樣子,難不成蒙天這一次真的要陰溝裡翻船了?」

蒙驚晨興奮了,道:「老大老二,你說這一次蒙天翻船的可能性有多大?」

蒙驚風不滿的道:「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叫我老二,不然我揍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蒙驚晨投降道:「好吧,以後我再也不叫你老二了,對了,老二,你還沒有說呢,你對這場賭戰到底怎麼看啊,你覺得他們之間的勝負概率是多少?」

蒙驚風無語,這個傢伙,實在是拿他沒辦法。「你不會又想去下注吧?不過我說,這場賭戰有人敢坐莊嗎?」

蒙驚晨神秘的笑道:「你們還記得右丞相府的那個王飛宏嗎?」

幾人都點頭表示記得,只有蒙驚天疑惑的道:「誰是王飛宏,他很有名嗎?實力很強大嗎?」

蒙驚南解釋道:「王飛宏,右丞相第十五個兒子,修鍊天賦一般,不過商業天賦卻非常的逆天。現在年僅十六歲,便已經是大蒙帝都年輕一輩之中最富有的人了。而且他的錢,都是自己賺來的。據說這個傢伙對修鍊不感興趣,他只對商業感興趣。多次坐莊賭戰,每一次都是大賺特賺,可以說是富得流油了。」

蒙驚天不屑的撇了撇嘴,道:「我還當他是武道天才呢,有再多錢又有什麼用,沒有實力,一切都是虛妄。」


蒙驚南道:「小弟,你可別這麼想,這個傢伙雖然對修鍊不感什麼興趣,可是他憑著他賺回來的元晶,硬生生的把自身的實力堆到了武宗之境,更何況,他身邊僱用著幾個高手隨身保護著他,千萬不要小看他。」

蒙驚晨卻是道:「小弟,你是不知道,兩年前,我們可都在這個人精的手上吃了虧呢,那一次哥幾個都輸了不少的元晶。這一次他重開賭船,我誓要把上回的場子給找回來。老大,老二,你們倒是說啊,這一次誰的贏面比較大啊?」

蒙驚南卻道:「這傢伙又開盤了?難道他不怕這次輸得精光?我估計壓蒙天的賠率很低吧?」

蒙驚晨道:「我管他低不低,這一次要看準了來一把狠的,一定要打破他坐莊不輸的神話,他這是自己作死啊!我們不需要客氣的。」 「媽的,賭了,上一次他欺騙了整個帝都的人,這一次我看他不但要把之前騙的全部吐出來,還要讓他出大血,要是能讓他把丞相府都給輸光,那就解氣了。」蒙驚晨大咧咧的說道。

蒙驚天冷汗直冒,丞相府給輸光,他無法想像,上一次這王飛宏到底贏了多少,不然的話,也不會有這麼多人趁機打劫啊!

「可是三哥,要是這一次又被他贏了呢?」蒙驚天給他潑冷水道。

蒙驚晨驚怒道:「不可能,上一次他騙了所有人,這一次他絕對沒有這樣的好運氣。蒙天的實力我們都很清楚,他是絕對不可能敗給唐宋的。那個唐宋不過是武宗武者而已,就算他戰力逆天,也不可能贏得了戰力同樣逆天的蒙天!所以這一次,我要全壓蒙天,一雪前恥!」

蒙驚南和蒙驚風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裡看到了贊同,這一次無論如何,蒙天都不會輸。

與此同時,同樣的一幕在很多的家族發生,不但年輕一輩參與其中,甚至連很多老一輩都參與了其中,不過出面的都是後輩弟子。實在是上兩年前王飛宏把大家都坑苦了,這一次,大家都發誓,一定要把這筆賬給贏回來。

所以下注的人絡繹不絕,差點把王飛宏的臨時行館的門坎給踏平了,王飛宏驚喜的同時,也有些擔憂,雖然唐宋信誓旦旦的告訴他准贏,可是王飛宏心裡卻是沒有多少底。他之所以會相信唐宋,一個是他相信蒙河,再一個,他自認看人很准,兩年前,他用同樣的手段耍了整個帝都的人,這一次王飛宏又想要故技重施。

不過短短一天的時間,他收到的下注壓蒙天贏的賭資就已經達到了二十億中品元晶,這是中品元晶,而不是下品元晶,絕對是一筆天文數字。雖然現在蒙天的賠率是一賠零點五,可就是這樣,如果唐宋輸了,他也得賠十億中品元晶。

更何況,這才是第一天的賭資,相信明后兩天,賭資還會翻幾番,王飛宏已經有些頭皮發麻了,他發現事情已經朝自己不可控制的方向發展了。據他估計,就算再瘋狂,這賭資也不可能超過十億中品元晶,可是現在僅僅是一天的時間,就已經在他預估的賭資上翻了一番。

如果輸了,別說是他,估計真的右丞相府都得賠出去。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右丞相王元朝的耳朵里,氣得王元朝差點吐血,二十億中品元晶,這還只是第一天,這是要逆天嗎?所有人都認為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賭戰,可是這個壞家兒子居然敢開盤坐莊,簡直就是找死。

很快,王元朝就派人把王飛宏給逮了回來。

「逆子,誰給你的膽子,居然敢收這麼多的賭資,你有沒有想過,如果輸了,你拿什麼賠人家?」雖然這些年,王飛宏也賺下了上十億的中品元晶,可是跟這賭資比起來,顯然只是杯水車薪。

王飛宏心裡沒底,可是這個時候,他必須撐下去,道:「爹,你放心吧,這一次我們贏定了。」

王元朝見王飛宏還這麼說,不禁怒道:「你憑什麼這麼說?你了解那個唐宋嗎?你知道他是什麼修為嗎?」

王飛宏道:「爹,我昨天見過唐宋,雖然我不知道他是什麼修為,可是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相信我,兩年前,我能夠慧眼識珠,這一次,我也絕對不會看走眼。」

王元朝見王飛宏這麼有信心,心裡反而有些動搖了,畢竟兩年前的事實證明,自己這個兒子在看人方面,確實有其獨到之處。可是這一次,賭注太大了,大到他這個帝國右丞相都感到害怕的地步。這才第一天,就已經達到了二十億中品元晶,後面幾天還會有多少人下注,誰都不敢保證,但是可以肯定,絕對會比第一天多。

王元朝無力的揮了揮手,讓王飛宏退下,現在木已成舟,他也只能祈禱這一次王飛宏也沒有看走眼,要不然的話,他的右丞相府真的要傾家蕩產了。畢竟下注的都是帝國貴族,如果他敢賴賬,估計最後連蒙闊大帝都會驚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