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後,三葉劍火頓時將這股渾厚劍氣吞噬大半,剩下的一些微末殘餘,則被雲殊體內的劍氣聯手清剿,並且逼出體外。

可是,事情還沒有結束!

吞噬完渾厚劍氣的三葉劍火,體型陡然增加了數倍,變得有些臃腫不堪,毫無之前的飄逸瀟洒。

「轟!」

雲殊心間暴起一聲轟鳴,彷彿千斤巨閘轟然打開,積蓄已久的洪水突然傾瀉而出一般,大量精純的劍氣再次被三葉劍火噴吐了出來,並沿著雲殊體內經脈洶湧而去。


這股劍氣比吞噬之前要少上近半,可是卻更加凝聚。

好在讓雲殊微微鬆氣的是,這股劍氣再沒有了之前那股侵略破壞的特性,變得柔和了許多,雖然依舊對雲殊的經脈造成了損傷,可這損傷雲殊還承受的起。


不過,這終究不是屬於雲殊的劍氣,若放任它在經脈之中四處亂竄,對雲殊也是百害而無一利。

「卻不知,能否將它引導到劍氣七重壁障節點處……」雲殊心中忽然生出一個念頭。

這股劍氣已經成為了無主劍氣,引導起來應該不會太過困難。

最重要的是,這股劍氣比他體內的劍氣要凝聚的多,可是劍氣八層強者體內的劍氣,若能將它用來衝擊境界壁障,效果一定極佳!

沒等雲殊將這個念頭付諸行動,他頓時感覺全身冰涼,已然落進了湖水之中。

暫時將這個念頭放下,雲殊體內斂息訣瞬間運轉了起來,同時身軀微微擺動,整個人就如同游魚一般,消失在了綠藻叢中。

「哼,暫且讓你多活片刻!」這個時候,瘦削中年男子也追到湖邊,看著只剩水波蕩漾的湖面,嘴裡冷冷一笑。

雲殊中了他們的命引追蹤之術,七天之內都不會消散,因此他並不著急。

剛剛那一戰,他也是竭盡了全力,除了沒有爆發劍火之外,所有能用的手段都用上了,卻還是沒有能夠留住雲殊。

最重要的是!

雲殊也沒有爆發劍火,這讓他對雲殊的忌憚又加深了一層。

……

幽靜的湖面之下,一處處翠綠的藻叢,彷彿山巒一般四處密布著,而雲殊則是彷彿魚兒一般,在這些翠綠藻叢之間穿梭著。

他的目的地是在極深之處的湖底!

上一次由於過於倉促,雲殊並沒有潛入到湖底,只知道湖底極深,卻不知道到底有多深,這一次既然要在湖泊內打七天的持久戰,首先自然要弄清楚湖底有多深,他的周旋空間到底有多大。

當然,另外一個目的,是要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將在體內亂竄的那道劍氣引導至劍氣七層壁障節點處,用它來幫助自己沖關。

越往下潛,光線越黯,而水溫也越發冰冷,讓雲殊也感到一絲涼意。

大約潛了四百多米之後,雲殊終於碰觸到了這面湖泊的湖底。

這讓他有些吃驚,湖泊面積才不過百丈方圓,它的深度居然還超過了百丈。

湖底同樣遍布著翠綠色的藻叢,彷彿是一座水底的森林。


雲殊在湖底微微逛了一圈,就找到了一處頗為隱蔽的地方,那裡四面被綠藻叢圍繞,唯獨底部有一絲縫隙,與外面相通。

藏身綠藻叢中,雲殊依舊擺出了修鍊時的習慣姿勢。

長劍橫於雙膝之間,雙手十指觸摸著冰冷的劍鋒,整個人的意識大半沉入了體內。

雲殊體內六條經脈之中,大部分的劍氣都極有規律而且緩慢的四處流動著,唯獨其中有一股劍氣如游龍般四處亂竄。

這正是那道侵入雲殊體內的渾厚劍氣。

「若是能夠突破到劍氣第七層境界,再熬過一個時辰,等到三葉劍火恢復過來,我的實力應當不會比那絡腮鬍大漢差上分毫,到那時……」雲殊心中有些期待。

心念微動,頓時體內緩慢而有序的流動著的,屬於雲殊的劍氣,霎時間集結了起來。

隨著雲殊的一道道命令的下達,這些劍氣彷彿聽話的士兵,分成了一股又一股,守在了經脈中一處處關卡上,逼迫著那股亂竄的劍氣,朝著丹田劍海竄去。

這項工作並不簡單,極為繁瑣而複雜,並且極耗費精神。

短短十多個呼吸的時間,雲殊感覺自己的精神竟有衰竭的趨勢,不過好在那股亂竄的劍氣終於被逼迫到了壁障節點附近。

雲殊微微打起精神,將體內劍氣再次分化成千萬道,如同一根根鋒利的箭矢,持續而穩定的朝著那股亂竄劍氣激射而去。

每一絲細微劍氣擊打在那亂竄劍氣本體之上,都會使得亂竄劍氣急沖的方向微微改變。

終於,雲殊體內劍氣消耗了三分之一之後,那股亂竄的劍氣攜帶著無盡的速度,朝著壁障節點猛衝而去。

(求收藏,求推薦,愚人需要你們的每一份支持!) 「轟!」

渾厚精純的劍氣,彷彿一隻大鐵鎚一般,狠狠的敲擊在壁障節點之上,氣勢之大比雲殊任何一次衝擊都要猛烈地多。

而橫在劍氣六層到劍氣七層之間的壁障節點,此刻也是猛烈地晃動了起來,一道道清晰地、蜘蛛網般的裂紋,出現在了壁障節點表面。

不過,讓雲殊有些失望的是,依舊沒有將壁障節點徹底破開!

「呼!」

緩緩吐出一口氣,雲殊將意識退出體外,體內的劍氣也恢復到了原本緩慢而有序的狀態,流過受損經脈時,絲絲縷縷的涼意升起,彷彿清泉一般滋潤著它們。

「倒也不必過於喪氣,雖然沒能徹底突破,可壁障明顯已有鬆動,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將它徹底打破!」雲殊轉念一想,心中又釋然了許多。

將橫在膝間的長劍拾起,雲殊站起身來,身形微微一動,再次如同游魚一般悄無聲息的游出了這處頗為隱蔽的地點。

雲殊將身子小心貼著綠藻叢,緩慢而悄無聲息的朝湖面游去,他需要偵查一下絡腮鬍大漢一行人的行蹤與動作。

過去了這麼長時間,絡腮鬍大漢一行人還沒有找過來,這說明物引追蹤術在水中確實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而有著斂息訣收斂氣息的雲殊,自然不用再擔心行蹤被發現。

雲殊往上遊了接近三百米的距離,依舊沒有發現絡腮鬍大漢一行人的蹤跡,心中正有些疑惑。

忽然,他感覺到平靜的水流微微波動了一下。

這一下波動極輕,可雲殊還是清晰地察覺到了,他心中微微一緊,再次往上遊了五十米的距離,頓時感覺到水流波動越來越明顯!

「這是怎麼回事?」雲殊心中吃驚,暗自想道:「這面湖泊範圍極小,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動靜?莫非是絡腮鬍一行人弄出來的?」

就在此時,雲殊耳朵微微一動,聽到了一絲異常的聲音。

原本急速上浮的身形猛然一頓,雲殊將身體緊緊貼在綠藻叢中,開始小心的向上潛游著。

又上升了大約十多米之後,透過稀疏的綠藻叢縫隙,雲殊看到了一個人影,他又朝這個人影四周看去,卻沒有看到其他人。

「一個人?」雲殊心中疑惑:「難道絡腮鬍大漢就不怕我再次藉助斂息訣,將他們分而擊之?」

雖然雲殊如今劍火狀態消失,可是憑藉著劍氣六層巔峰的修為,以及強大的斂息訣,雲殊還是極有可能悄無聲息的將一位劍氣七層境界強者刺殺的。

可是繼而,雲殊頓時知道為何絡腮鬍大漢敢如此做了。

只見那道人影手腕微微一動,頓時手中長劍化作一道流光,朝四周密布的綠藻叢席捲而去。

與此同時,長劍劍身之上劍氣涌動,一旦有綠藻叢被捲入長劍劍鋒三尺之內,頓時盡皆化作齏粉。

在這樣的情況下,雲殊怎可能近的了那人的身邊?

連近身都難做到,就更不用談悄無聲息的刺殺了。

那道人影並非站在原地不動,在將身邊的綠藻叢盡皆化作齏粉之後,整個人又往下沉了兩米,同時手中長劍再次如狂風般席捲了起來。

雲殊小心的朝下方退了數米,臉上有些陰晴不定。

「將綠藻叢盡皆摧毀,是為了找到我的蹤跡么?」雲殊沉著臉,忽然眉頭一挑:「等等,這面湖泊僅僅只有百丈方圓,那麼其他地方呢?」

想到這裡,雲殊心中有些著急了起來,再也顧不上繼續觀察上方十多米之外那人的動靜,雙腿微微擺動,再次如同游魚一般朝著其他地方遊了過去。

剛剛游出十餘丈外,雲殊再次聽到上方傳來異常響動。

身體緊緊貼在綠藻叢中,雲殊小心的朝上方潛去,果然上升了數米之後,透過稀疏的綠藻叢,雲殊再次看到了一個人的身影。

這個身影同樣手執長劍,渾身劍氣涌動,對四周的綠藻叢進行著毀滅性的破壞。

雲殊沒有停留,再次朝其他地方游去,將整個湖泊完全游遍,終於完全確定了下來。

絡腮鬍大漢一行七人,此次完全分開,如漁網一般分佈在湖泊各處,自上往下,對遍布湖泊內部的綠藻叢,進行著毀滅性的破壞。

「好毒辣的手段!」雲殊心中一驚,他原本就是想倚靠湖泊的特殊環境,藉助斂息訣在這裡與他們周旋。

可是,絡腮鬍大漢僅僅就這一招,就將雲殊的打算徹底破滅。

一旦綠藻叢被全部毀滅,雲殊將無絲毫藏身之地。

水中環境雖然不利於氣味的傳播,可同樣阻擋了迷霧的進入,在這碧綠清澈的湖水之中,一旦沒了遮攔,雲殊將徹底暴露在絡腮鬍大漢一行人的眼中。

「不行,不能讓他們就這麼得逞了!」雲殊心中著急了起來,腦海轉動著各種念頭,可沒一個有用。

絡腮鬍大漢這是堂而皇之的明謀手段,他就是要利用絕對的實力,將雲殊徹底封死在這湖底之中,雲殊又能有什麼辦法應對?

無論如何,實力的差距,終究難以彌補!

「如果我選擇一位劍氣七層強者,強襲突破呢?」雲殊心中思考著,可很快他又否定了:「不行,這些人相隔的距離都不到二三十丈,頃刻之間就能聚集過來,一旦被拖住我就必死無疑!」

而且,就算雲殊能夠突破出去,出了這面湖泊,命引追蹤術又會再次發揮作用,他又逃的了幾時?

如今情況是,留在湖泊中那是等死,出了湖泊,同樣也苟活不了多久!

雲殊此刻,竟然連絲毫生路都看不到了。

「該死的!一定有辦法的!」雲殊心中不斷地提醒著自己:「龜甲上說,我此次乃是大吉之象,所以一定有轉機的!」

此刻,支撐雲殊信心的,也只剩下那枚玄妙龜甲的卜算了。

察覺到上方動靜漸大,為避免被發現,雲殊又往下潛了十多米距離。

幸而,如今雲殊還有一段安全的時間,不會立馬面臨生死危機。

不過,這時間也少得可憐。

湖泊深雖然有四百多米,可是看絡腮鬍大漢一行人毀滅綠藻叢的速度,最多一個小時,雲殊就必須要直面絡腮鬍大漢一行人了。

這一個小時,是事關生死的一個小時!

「我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我一定能抓住那一縷生機的!」雲殊心中為自己打氣,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

同時,隨著上方絡腮鬍大漢一行人的逼近,雲殊也小心的朝下方潛去。

此刻如果被發現,那恐怕連一個小時的時間都沒有了。

……

時間緩緩流逝,絡腮鬍大漢一行人穩步朝湖底推進著,而雲殊則是被逼的連連往下方撤退。

縱然他竭盡所能,依舊沒有想到好的辦法,應對當前的局面。

「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再這樣讓他們推進下去,我以後的周旋空間將越來越小!」雲殊心中暗道:「既然暫時不能脫困,能夠稍微延緩他們的推進速度也是好的!」

此時與其乾等著,不如做點什麼,只要能稍微延緩絡腮鬍一行人的速度,雲殊就能多出片刻喘息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