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九天不喜歡別人用強硬的手段跟自己交流,而這個夜星魂一直沒有錯用這種手段,故此,他也放下了自己的驕傲和身段。

夜星魂一臉和善,“恐怕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如果你非要拿走暗夜之光,那你將永遠是我們暗夜領地的罪人,也是我們最大的仇敵。”

楊九天聞言,想了很久,回想起之前在自己被暗夜之魂改變了心智之時,若不是自己修爲和定力都足夠強大,恐怕早已淪爲了夜魔神的奴隸。

期間,他親耳聽到神樹殘魂說過,只要找到暗夜之光,很多事情都能得到解決。

這麼看來,暗夜之光中一定隱藏着一種超越武尊的超強神力。

而這種神力有何作用?

楊九天手裏拿着暗夜之光,也是無從得知。

他可以感受到暗夜之光內有心跳的聲音。

顯然,暗夜之光是一個有生命的東西。

“夜星魂,看來,這暗夜之光,我是不能拿走了?”

夜星魂聞言,又搖了搖頭,“倒也不是說你不能拿走暗夜之光,只是要真的擁有暗夜之光,你還必須經過一些考驗。如果你真的是暗夜之光選擇的宿命之人,那麼就算我要強留暗夜之光,恐怕也是沒有機會的。” 楊九天低頭看着手裏的暗夜之光,在發現它是一個有生命的物種之時,他的心情無疑是震撼的。

可是,自己會是暗夜之光的宿命之人麼?

楊九天遲疑了片刻,夜星魂便是繼續說道:“其實這個考驗非常簡單,只是測試一下你和暗夜之光的契合度。”

“契合度?”

楊九天覺得這個詞很模糊,甚至有些模凌兩可的感覺。

夜星魂也很有耐性,“目前爲止,我作爲暗夜之光的唯一守護者,我和它之間的契合度也僅僅只有三成而已。”

“噢?”


這到底令楊九天感到無比意外,心道,若是連夜星魂都只有三成的契合度,那麼自己…不敢多想,開門見山地問:“在哪裏測試。”

夜星魂道:“測試之前,你必須要跟我去一個地方。”

Wωω⊙ тт kΛn⊙ c○

“哪裏?”

“修羅界。”

夜星魂說出這三個字的時候,臉色很平靜。

而楊九天就無法平靜了。

從出生至今,修羅界是他成長速度最快的地方,也是他所遭遇的一切當中,最爲恐怖的一場經歷。

那裏的恐怖,絕對超過荒神結界,也超過暗夜領地。

他不想回去,原因有很多種。

其中,他知道異修羅還沒死,如果自己現在回去,很可能又會與異修羅交戰。

現在他只是武尊二重武者,而異修羅可是神宗鏡武者,若是正面交鋒,他顯然是沒有絲毫勝算。

一番猶豫,夜星魂催促道:“時間不多,如果暗夜之光不能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主人,整個萬界大陸都會受到波及和牽連。”

“又是萬界大陸?”

楊九天突然覺得,他們所有人都把話說的很大,動不動就是萬界大陸,這有意思?

不過夜星魂卻有他的解釋,“萬界大陸原本是渾然一體,正所謂牽一髮則動全身,這暗夜之光主宰了許多黑夜中的光明,如果在萬界的黑夜中缺乏光明,那麼結果會是怎樣?”

“你這是在問我?”

楊九天當然無法給出答案。

夜星魂似乎也不是問他,“我只是這樣說,如果萬界大陸的黑夜裏沒有了光明,那麼這個世界將只有罪惡,沒有善念,甚至連靈州大陸的至善神界,都有可能會不復存在。”

考慮到萬界安危,一直都是師傅於小非最在乎的事情,楊九天自然不能掉以輕心。

又回想起之前將青鋒神劍扔到究極大陸鎮壓巨魔一事,那以後,於小非,無情,墨無瑕,以及其餘五百之衆的巔峯強者,一同經過修羅界,最後去了什麼地方,楊九天根本無從得知。

但想了想,事情總有一個源頭和重點。

既然無數次被提及萬界之危,而萬界之危的主導者,據說也一直都是亂神博懷歸。

博懷歸去了萬界神堂。


莫非說,於小非他們也去了萬界神堂?

五百個巔峯強者,難道還鎮壓不住博懷歸?

實在是不可思議。

正當思緒複雜,夜星魂突然提高聲音說道:“當然,你或許並不在意這些,你以爲天羅大陸的安危比較重要。其實,天羅大陸的和平,的確關乎到萬界安危。”

“噢?”

楊九天立時生出興趣,“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夜星魂道:“在最遠古的時候,也就是靈州創世神葉離誕生以前,其實天羅大陸就是人們所信仰的天國,俗稱天堂。”

“啊?”

楊九天這樣的震驚,是前所未有的,“還有這樣一說?”想起項羽的建國計劃,不正是要締造天國麼。

難道說,項羽也是知情者?

夜星魂道:“還有,女傭大陸其實就是地獄,天堂和地域其實很近,只是很多人看不透罷了。”

楊九天問:“那麼女傭大陸的帝殺羅又是什麼身份。”

夜星魂道:“那是閻王。”

“閻王是女的?”

“沒錯。”夜星魂一臉認真,看起來不像是在開玩笑。

而楊九天已經有些聽不下去了,他始終覺得夜星魂說的話有些扯淡。

於是主動轉開話題,“還是說說這考驗吧,我們到底應該怎麼做。”

夜星魂道:“我已經說了,你必須先跟我去個地方。”

“可是修羅界….”

“修羅界只是途經之地,我們最後要去的其實是女傭大陸。”

“途徑修羅界,可以去往女傭大陸?”

“嗯。”夜星魂點點頭,身體突然變得有些拘摟,但他身上突然釋放出一股陰晦的靈壓。

那靈壓中同樣沒有殺意,但那股靈壓的強度,似乎也非同一般。

楊九天沒想到,對方竟然可以在自己面前隱藏靈壓這麼久,恐怕對方的修爲也是比自己高出不少。

如此,心裏對修羅界的恐懼也少了一些。

便是抿嘴說道:“那好,我們現在就走。”

夜星魂沒有絲毫遲疑,而且好像是輕車熟路,身形一閃,便是離開了暗夜領地。

楊九天緊隨其後。

兩人速度相當。

在途徑天羅大陸的時候,他們都看到了顏凝玉和丁琳,一直都守候在荒神之都的上空。

她們一直在等楊九天出來。

顏凝玉的反應速度很快,一看到楊九天出現的三色流光,立時飛身射入虛空,攔住了兩人的去路。

“等等,你找到暗夜之光了?”

楊九天在顏凝玉面前攤手說道:“這就是暗夜之光。”

顏凝玉見了,忍不住一陣鄙笑,“我說夜星魂,你這是在忽悠我的朋友?”

沒想到顏凝玉和夜星魂認識。

夜星魂彎着腰咳了咳,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顏凝玉,道:“實在對不起,這些年過去了,是我沒有守護好暗夜之光,導致它已經被妖化了。”

“妖化?”

顏凝玉面色一沉,“這可不是好兆頭。”

夜星魂也一臉凝重,蒼老的臉上,看不到一絲血色,“的確不是好兆頭,沒想到這小子是你找來的,看來他真的是暗夜之光的宿命之人?”

顏凝玉道:“是不是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在整個天羅大陸,除了他,再也沒有人可以這麼輕易找回暗夜之光。”

夜星魂點頭承認,“的確,就連我也不可能這麼快殺死魔龍之子。”

聽到他們說的話,楊九天這才知道,原來那條小龍是魔龍之子,聽起來,似乎大有來頭。


這時候,丁琳才珊珊趕來,也站在顏凝玉的粉色蘑菇雲上,用關切的目光看着楊九天,問:“你沒受傷吧,看你的樣子好像有點累。”

楊九天沒想到她會說出這樣一句話來,這裏有兩個其他人,他一時間不知如何作答,便是冷冷說道:“我們還有事要去修羅界,你先陪着荒神一起去楊家鎮保護好那幫人。多謝!”

說罷,也不待二人答話,楊九天和夜星魂已經去了通往靈州的極上甬道。 到了極上甬道,就很可能會經過虛圈。

楊九天對虛圈還是有一定的熟悉,和一定的情感的。

畢竟在那個地方,是他修煉瓶頸的最大突破地點。

他們的速度很快,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走完整條極上甬道抵達靈州。


而就是在經過虛圈那一剎,楊九天意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人站在櫻花林裏,身上穿着輕薄的白紗,雙手自然地放在身前,看起來極其淑女。

“心茹?”

楊九天的記憶立時被打開。

那是虛王和月氏聖女的女兒。

她的母親死了,想必如今她就是新的月氏聖女。

記得之前他離開了虛圈,如今怎麼又回來了。

楊九天叫住夜星魂,“等一下,我們先去看看。”

夜星魂並無意見,兩人一起飛落在心茹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