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兩個關係十分的曖昧,我想他們兩個是情侶關心吧!所以我也就沒有多關注他們,不過,毛利小姐似乎有什麼重要話要對新出醫生說,而且看那神情十分…….」

「不要說了,我知道了,謝謝那宮野警官。」

柯南一臉沮喪打斷悠的話,神情彷彿經歷也一段滄桑故事的老人。

媽蛋,新出智明,我記住你了,要是你敢辜負對不起小蘭事,我江戶良辰不會放過你。。 眾人火速趕到了華泰醫院。

江槐被移出了重症監護室,在一間大病房裡,鼻子上帶著呼吸機,身上掛著各種監測設備。江南曦只是掃了一眼監測設備上的數據,就知道,完了!

她撲到病床前,看著江槐形如枯槁,渾濁的眼睛大大地睜著,眼神渙散而茫然控制不住地,失聲痛哭:「爸,我是曦兒啊,你看看我……」

江雲夢和江雲深看到江槐這個樣子,也撲到病床前,不禁哭成了淚人。

人活著,可以有仇報仇,有冤抱冤,快意恩仇。可是人就要死了,才發現,什麼都枉然,才會深刻地感受到,什麼都無所謂了,他只要活著就好!

夜北梟站在江南曦的身後,臉上也不禁有些動容。

殷承安則是趕緊去找了醫生,在病房裡,強迫江雲夢趕緊包紮傷口。

江雲夢失血過度,臉上沒有了血色,頭一陣陣發暈,可是她還是強打著精神,望著病弱的江槐,想再聽他叫一聲自己的名字。

可是人們的哭喊,江槐卻一直沒有反應,眼珠都沒有動一下。

江南曦抓著他的脈搏,脈搏微弱得幾乎摸不到。

她抹抹眼淚問站在一旁的肖雅忼:「你對他做了什麼?」

才幾天沒見肖雅忼,她似乎一下子蒼老了十來歲,臉上皺紋堆累,臉色憔悴。

她看著江南曦,眼睛里綻放出一抹怪異的亮光:「我讓醫生,對他實施了電擊術,還灌了葯!」

江南曦狠狠瞪了她一眼,取出銀針,刺在江槐的人中、太陽穴和百會穴等大穴上。

江槐哼哼了兩聲,似乎喘過來一口氣,眼珠微微轉動了一下。

江南曦連忙上前,哽咽地叫著:「爸爸,你能看到我嗎?我是曦兒啊!」

她用力地握著,江槐乾癟的手。

他的手冰涼涼的,好像怎麼也捂不熱似的。

江槐眼球似乎轉了好久,終於看到她了,他想笑,可是卻連嘴角都扯不動。

他微弱的聲音傳來:「曦兒,曦兒……」

「爸爸,我在呢……」江南曦眼裡嘩嘩地滴落在他的手背上。他似乎感覺到了,鬆弛的肌膚顫了顫。

「阿晨……」他在叫江南晨。

江南曦泣不成聲:「我哥他……」

「小夢……」江槐在叫江雲夢。

「爸,我在呢,爸爸……」她的手臂被醫生簡單處理了下,止了血。

「小深……」

江雲深的腿還斷著,被兩個保鏢架到到了病床前。

「爸……」江雲深聲線嘶啞,哭得像個孩子。

江槐似乎聽到了每個人的回應,有些激動,眼睛溢出兩行淚。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你們,要怨要恨,就怨我好了,不要再手足相殘了……」

江槐似乎是拼盡最後的力氣,說出一句完整的話,繼而就咳嗽起來,咳得幾乎斷了氣。

江南曦取針在他的胸前刺了幾針,江槐終於又緩過了這口氣。

他緊緊地抓著江南曦的手,眼淚肆意:「曦兒,對不起,我對不起你媽媽,原諒我……」

江南曦心中悲痛得說不出話來,她是在用銀針,給江槐吊著這口氣,否則,他已經是個死人了!

「爸,不要說了,不要說了……」省點力氣,讓他們多看幾眼也好!

江槐費力地抬起胳膊,指著江雲夢和江雲深,對江南曦說:「放過他們吧,爸爸求你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聞言,澹臺肆的眼底閃過一抹震驚,「本王可是聽錯了?你要同本王一起去?」

沈夙璃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指了指他身上的傷口,「你看看你這些傷口,現在好不容易癒合一點,我哪裏放心讓你一個人進宮?」

澹臺肆愣了半天,嘴角止不住上揚,「那好,本王就帶着你一起進宮,讓你安心。」

聽出來他話裏面的打趣,沈夙璃撇了撇嘴,直接撫了撫袖子站起來,「我突然覺得讓王爺獨自進宮也是可以的,那就王爺自己去吧!」

「不行!沈小姐怎可出爾反爾,總之本王可是賴定你了,你休想逃離!」澹臺肆十分霸道地拉住沈夙璃的手微微挑了挑眉。

沈夙璃輕笑一聲,把他的手放進了被子裏,「好了,明早不是還要進宮面聖嗎?你早點休息吧,我就在隔壁,如果有什麼事情就叫我。」

依依不捨地看着沈夙璃走出房間,澹臺肆慢慢收回目光,想到剛才她一臉擔心的樣子,他瞬間覺得心中的烏雲散去不少,大片陽光照了進來,暖洋洋的。

翌日清晨,沈夙璃查看了一下澹臺肆的傷口,親自給他換了葯又看着他喝了葯,這才讓人把早膳拿上來,「我知道你着急見皇上,只是早膳還是要吃的,不然傷胃。」

澹臺肆就像一個聽話的孩子一樣乖乖點了點頭,「好,一切都聽你的安排。」

周圍的下人們紛紛像是見了鬼一樣,他們什麼時候見過這樣的王爺啊,以往勸說他用早膳的時候幾乎全都被他冷聲拒絕了,怎麼可能像現在這樣乖乖用膳!

看來沈小姐果然不是一般女子,能將桀驁不馴的王爺馴服得如此聽話,真是厲害!

沈夙璃可不知道下人們心中所想,和澹臺肆一起用過早膳后就跟着他進了宮。

「皇上怕是對我印象不怎麼好,我也就不過去惹他生氣了,你去勤政殿見皇上,我在這裏等你便好。」路過御花園,沈夙璃停下了腳步。

澹臺肆想要說什麼,但又咽了回去,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那好,你就在御花園轉一轉,本王一出來就來找你。」

因為心中擔憂沈夙璃,澹臺肆腳下加快不少,弄得身後的小太監怎麼也跟不上。

「什麼?你是說有人在城外設下埋伏,想要治你於死地?」皇上臉色微沉,聲音陡然提高。

他剛剛下朝就得知晉南王求見,想到晉南王今日早朝告了病假,他心中還有些疑惑,因此沒換衣服就直接把他召進來了,沒成想居然得知了這件事情!

澹臺肆拱手俯身,「回皇上,的確是這樣,昨日微臣從寺中離開后在城郊附近遇到了伏擊,對方來勢洶洶,臣雖然奮力抵抗但還是受了傷。」

「你受傷了?傷得重不重?朕馬上傳太醫來給你看一看!」皇上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澹臺肆搖了搖頭,他可沒有忘了今天過來的目的,又俯身回道,「回皇上,微臣的身子已無大礙,今日求見皇上是因為發現了一些問題。」

「哦?你發現了什麼?可是知道那背後傷害你的人是誰了?」皇上挑了挑眉,讓殿內的宮女太監通通退下,鋒利的目光落在下面的澹臺肆身上。

與此同時,沈夙璃正漫無目的地在御花園中閑逛,雖然之前來來過幾次皇宮,但不是見皇后就是見皇上,來去匆匆,她根本沒時間在御花園逗留。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時間,她隨意看着百花齊放的御花園,心中並無太多驚嘆,在她看來,這御花園頂多就是花的種類多了點,實際上還不如她的汀蘭苑呢!

沿着御花園走了走,她停在了梨花樹下,望着上面絢麗綻放的花朵,聞着撲鼻而來的淡雅香味,她不由沉浸其中。

「你是何人,為何會在此逗留?」身後突然傳來一道囂張跋扈的喝聲,沈夙璃微微蹙眉,下意識轉身看去。

來人是一個衣着華麗的女子,身後奴僕眾多,頭上的釵子幾乎插滿了整個髮髻,一身張揚的牡丹織錦羅裙帶着長長的擺尾,此刻她正怒氣沖沖地瞪着沈夙璃。

沈夙璃並不知道她的身份,看她這個樣子還以為是皇上的嬪妃,直到女子身後的宮女沉着臉厲聲呵斥,「放肆!你是哪個宮的宮女?見到昭陽公主居然不行禮!」

昭陽公主?原諒沈夙璃對宮裏的這些人一點印象都沒有,不過既然是公主,那應該就是皇上的女兒了,的確尊貴無比。

微微福了福身子,沈夙璃不卑不亢緩緩開口,「臣女沈夙璃參見昭陽公主!」

「你就是沈夙璃?」昭陽公主微微挑了挑眉,嘴角微揚,「抬起頭來讓本宮看看!」

沈夙璃不疑有他,抬起頭微微垂下眼眸,任由昭陽公主赤裸裸的目光在她身上不停地打量,直到她冷哼一聲,嘲諷的話語響了起來。

「還以為是什麼國色天香的美人,本宮看來也不過如此!居然還勾得晉南王非你不娶,果真是狐狸精,就知道勾引男人!」

沈夙璃的臉色直接就沉了下去,她自問並不認識這個公主,可這公主對她似乎敵意很大。

「回公主,臣女與王爺兩廂情悅,並無勾引之說,還請公主莫要聽信謠言,這樣有失您的風度。」

「你這是在指責本宮是非不分?沈夙璃,本宮早就聽說過你,之前你就一直纏着肆哥哥不放,更是恬不知恥地未婚先孕,這樣的女人如何配得上肆哥哥?」

昭陽公主的小臉上滿是憤怒,眼底的火光似乎下一秒就要噴涌而出,將沈夙璃燃燒殆盡。

她喜歡了澹臺肆那麼多年,誰知被沈夙璃突然橫插一腳,當她得知婚事是澹臺肆主動向皇上求來的,當即恨不得把沈夙璃殺了。

肆哥哥?沈夙璃皺了皺眉,她怎麼覺得這公主喜歡澹臺肆呢?不然怎麼會這麼生氣?

「公主殿下,配不配得上得王爺來說,不勞煩您。」 迦葉為何會知道她的弱點?

又為何會跟龍族沆瀣一氣?

瑤池聖母來不及思考這些疑問,大陣牢牢鎖住了她的肉身與神魂,要煉化她。

她爆發出全部的實力想要衝擊大陣,卻如石沉大海般,全部被吸收。

同時,她腳下的地面塌下,一個洞口顯現,洞口下是無盡的深淵。

她凝視深淵,怒斥道:「敖霜,是你指使的?」

回應她的是一聲凶戾的龍鳴。

「夢中的凶龍…」

瑤池聖母心有悔恨,她原以為是自封神性導致胡思亂想,沒想到真的有預示。

台下的龍族連四海龍王都是一臉懵,他們根本不知道現在是怎麼一回事。

敖廣質問迦葉:「尊者,你這是要作甚,快放開聖母陛下!」

「阿彌陀佛!」迦葉面部出現了幾道黑紋,儼然妖僧面孔,「貧僧這是在幫你們,只要敖霜煉化了瑤池聖母,她就能破開封印,龍族便有仙尊庇護,屆時四海聖地可建。」

「是啊!」龜丞相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與迦葉類似,他的gui頭上爬滿了黑紋,「瑤池聖母本就欠敖霜主子一條命,是時候還了!」

「你!這是要陷我龍族於不仁不義!」敖廣氣得想掐龜丞相的脖子,奈何他把脖子縮進了龜殼裡。

西海龍王敖閏勸道:「大哥…龜丞相說的有幾分道理,我龍族的大興與大難皆在一念之間,三思啊!」

敖晴飛奔過來,大陣對她沒有絲毫影響,她撲倒在父親身前,拉著敖廣的手哀求道:「父王,你救救聖母,求你救救聖母!」

「唉!」敖廣哀嘆一聲,甩開了女兒的手,他已有了決意。

「妹子別怕,」天蓬拍著胸脯說,「我去救你的師父!」

在敖晴崇拜與感激的目光中,天蓬走向瑤池聖母,然而,只走了幾步他就滿頭大汗,訝異道:「古怪的很,搬山都沒這般累!」

最終他還是退了回來。

大陣中有一股斥力,他越靠近聖母,斥力越強,才邁出幾步就再難前進。

從大陣中出來時卻沒有絲毫影響。

「阿彌陀佛,」迦葉笑容邪魅,「這大陣牽扯三位仙尊,以元帥的境界想救聖母怕是蚍蜉撼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