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張突然擺正了坐姿,盯着站在那兒的凱文說道:“我不管你這次來有沒有惡意,你說話都給我小心點!要是惹惱了我,管你是來幹什麼的,通通給我滾出去!”


凱文自己本來就一肚子氣了,被肖張這麼一吼,差點就要開口回擊他幾句。誰知肖張立刻又恢復了剛剛那個吊兒郎當的坐姿,像是很慷慨地揚手道:“幸好你還沒有惹惱我,所以我就先讓你繼續說下去。繼續吧,約書亞這混賬又怎麼了?”

凱文真是有種想哭的感覺,怎麼還沒說幾句話就先捱了一頓罵啊?

既然肖張都表示得這麼“慷慨”了,凱文也沒有理由再說什麼,只得繼續苦笑着說道:“這個約書亞今天可以說是大出風頭,所以我就對他稍微關注了一下。剛剛不久剛得到了他和你發生衝突的消息,就想去拜訪結交一些,看看有沒有什麼共同語言。”

趙衣聽得都有些無語了,這傢伙還真是光明正大啊,當着肖張的面說起要和他的敵人聯手的想法,不怕肖張把他轟出去嗎?

肖張卻是突然一笑:“然後呢?你是吃了閉門羹還是什麼其它大餐?”

凱文聳了聳肩:“還真是瞞不過你。”

“不然你來找我幹嘛。”

凱文嘆了口氣:“我以爲他既然和你有了衝突,只要我在中間挑撥一下,說不定能引起你們倆的互相矛盾,而我坐收漁利。沒想到這一上門,才發現他根本就不是我能挑撥的起的,反而說不定連我自己都會有麻煩。”

“他到底做什麼了?”肖張用手撐着頭問道。

“他把我趕出來了。”

“然後呢?”


“還罵了我一頓。”

“你沒還手?”

凱文苦笑一聲:“還了,不過被很輕易地打敗了。這傢伙原來一直在影藏實力,只是很輕易地三招,就把我踢出門外了。”

肖張嘆了口氣:“你知道他今天還受了一些傷嗎?真不知道他全力狀態下實力有多強。”

“那估計連我們兩個聯手都抵不過。”凱文強笑說道,又搖了搖頭:“真沒見過有人能在這個年齡身手這麼好,恐怕別說我們兩人,就是一些學長估計都比不上他吧。”

肖張沉默了半響,手指敲在沙發邊緣幾下,像是在計算比較什麼似的,最後又放棄了。擡頭問道:“那接下來又發生什麼事了?”他很瞭解像凱文這樣高傲的人是不會僅僅因爲約書亞將他侮辱了一遍就跑到自己這兒來的,肯定還發生了什麼其它事。

“約書亞的存在太重要了,所以我去找了一個人,和他又聊了會兒天…”

“打住打住!”肖張打斷凱文的話:“你說的這個人是誰?”

聽凱文的口氣,這個人的存在好像還很不簡單,難道又是凱文的一張底牌?不弄清這件事,肖張都有着聽不下去的感覺。

“這個…你暫時還不用知道。等以後有機會你就會知道了。”

“我就想現在知道。”肖張一口說道。

“這個,能不能給我留點隱私?”

“行。”肖張答應的速度快得出乎凱文意料。他指了指門口:“你現在就可以走了。”

凱文真的是鬱悶透頂了。真不知道自己是那條筋不對勁一定要來找肖張談判,連點小底牌都不能保留,這傢伙是查戶口的啊!

肖張就是個流氓,什麼事就不能按規矩辦?

可惜就算肖張是個流氓,凱文也有不能一走了之的理由。他嘆了口氣說道:“好吧,我就告訴你。這個人是學校的一個高層老師,以前和我家族有些關係,所以我可以找他商量些小事。”

肖張眯着眼想了想:“他到底是誰?”

“這個我就真的不能說了。你要是一定要我說的話,我現在就走。”

肖張沉默了半響,突然笑了起來:“你看你說的這麼見外,咱兩什麼關係啊,你這些隱私我還是會尊重的。行,你不說就算了,以後有機會再告訴我吧。”

凱文終於舒了口氣。這傢伙終於正常了一回。

肖張也不是真的不想問下去,主要是他也很清楚,把凱文逼急了對自己沒什麼好處。既然他這麼有信心地找自己談判,就證明有一些吸引自己的籌碼,有好處連看都不看就送走不撈一把可不是肖張習慣的做法。

“好吧,說說你們商量的結果。”他嘴上說得好像親熱了許多,還是忘了給凱文拿把椅子。

凱文暗暗苦笑。難道自己要一直站在這兒給肖張講述所有經過? (在這個大年初一的日子,可憐小弱竟然還要上學,還要考試,還要做各種各樣的事情,真是太悲劇了。

今天作爲大年初一,沒有爆發,沒有番外,說實在的小弱自己都很殘酷,平時實在是太懶了,真是對不起各位啊!)


“商量的結果事實上也很簡單,無非就是我想報仇去詢問一下意見。”凱文聳肩笑道:“不過卻得到了一些不太讓人高興的消息,所以就過來找你了。”

肖張擡頭朝天花板看去,像是陷入了回憶,半響,才說道:“說吧,你都得到了什麼消息。”

“一,凱文應該隱藏了實力,他的真實格鬥實力應該不止表面的樣子。二,他在學校有着很強的影響力,大到甚至一級教師都不能隨便冒犯的地步。三,這傢伙心狠手辣,絕不會讓自己身旁有着能威脅自己的人。”

肖張沉默了一會兒。這些情報和雷米告訴他的幾乎大同小異,他倒也不是很出乎意料。

“約書亞真的隱藏了實力?你和他衝突過,應該會比我更瞭解一些吧。”凱文開口問道。

又是沉默,肖張突然噗呲一笑打破了寂靜:“這倒是說的沒錯。以我看來,如果他是完全狀態的話,應該能秒殺我吧。”

語氣隨意,像是根本不在乎輸贏似的。

凱文全身微微一震。他想到過約書亞的實力會很強,但卻沒想過他會這麼強。能一招秒殺此時的肖張,恐怕也只有那些一級教師的級別才行吧,而且還得像雷米這樣的戰鬥人士,弱一點都不行。一個一年級的校生擁有着像一級教師的實力,難道這傢伙上輩子是武林高手,死後孟婆湯沒喝乾淨?

他倒沒覺得肖張在騙他,以肖張高傲的性格,要騙也只會往低調裏說,絕不會這麼誇張。

“那他有這等影響力倒是正常的了,這個年齡有着這個實力,學校比較重視也說得過去。”凱文摸了摸鼻子,想隱藏自己震驚的心情。

肖張笑了笑,想從這個話題轉移:“那你來找我,最後到底是爲了什麼?”

凱文笑了笑:“我想和你合作,一起除去約書亞。”

合作?昨天還不共蓋天的敵人今天登門請求合作?

這句話聽上去似乎很讓人驚訝,但肖張卻並不是很奇怪。凱文要是真的聰明的話,在碰到這樣的強敵,第一時間來找自己的確是最明智的選擇。因爲自己不但是這個年級裏和他一樣優秀的存在,而且同樣有一部分的利益會因爲約書亞的存在而受損。而如果凱文去找其他人,不管是老師還是學長,都多少會因爲事不關己而不是很在意。

而自己不一樣,放着凱文這麼成長下去,遲早有一天會有**煩的。所以自己甚至比他還急着要對付約書亞。當然,自己還拉不下臉去找凱文。

幸虧凱文拉的下臉,這也是他的優點之一,自己學不過來。

得到凱文這個答覆,肖張心底差點高興得跳起舞來。但臉上還是竭力壓制,淡淡地問道:“你想怎麼合作?”

“我們的仇先暫時放下,務必要將約書亞擠下臺。不管是把他做掉還是廢掉,都要讓他再也沒有能力干涉我們。”凱文果然決斷,一句話直接明確了他們的目標。

“你們要幫我的就是利用你們的人脈和權力盡可能地壓制約書亞。而我的責任則是在校外時利用家族勢力想辦法狙擊約書亞或者幫助你們。”這裏的人脈指的就是雷米那方面的老師和劉浩婷這六個天才的。


肖張差點高興得跳起來,凱文和他想到一塊兒去了。

“好!就這麼決定了。不過也不能光是我用權力壓制他,你就不能幫忙嗎?那個和你商量的人,他難道就沒有權力把你扶到二級校生的級別?”

凱文苦笑了一翻:“能扶早扶了。學校對於這些高級別校生的把關很嚴,如果不是真的非常優秀或者做到什麼大進步,是很難獲得高級別校生的。你們中華人四年級的六大天才中,陳雨欣這個智囊不是一直都當不上一等校生嗎,就是因爲她的天才太難顯露的原因。”

肖張眼角閃過一絲光芒:“你對我們中華人挺了解的嘛。”

“只是微微瞭解一點罷了。”

肖張擺正坐姿:“好,就這麼定了。我們就暫時做一次盟友,先除去這個心腹大患約書亞再說舊事。”

“這個自然。”

“如果沒事你就可以走了。”

“…”凱文沒想到肖張的逐客令下得這麼早。

肖張一瞪眼,說道:“怎麼,難道你還想我們把你留下來吃頓晚飯再走?你來拜訪我的時間已經很久了,如果再呆下去,要是被有用心的人知道了,恐怕會很麻煩的。”

凱文這才恍然大悟,賠笑着說道:“那是自然,我現在就走。只不過,我還有個小問題…”

“快說快走。”

“你跟約書亞交過一次手,你最瞭解他的身手。我問你,如果你能從式境進階到氣境,能和他正面交手一次嗎?”

————————————————————

凱文最後還是走了,當他問出最後一個問題時,肖張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思考了半響,突然飛起一腳將凱文踢出了門,只說了句下次再見。

現在他又坐回了沙發,回覆了先前一直的懶散坐姿。一語不發,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肖張,我們和凱文合作,他真的值得信賴嗎?”趙衣終於問出了一直以來心底的疑問。

“不值得。”肖張微微搖了搖頭道:“可是同時也很值得。只要約書亞對他還有一天威脅,他是不會和我們決裂的。當然,當約書亞真的敗了的那一天,他的回擊便會像狂風暴雨一般來襲,恐怕會很難抵擋。”

“那我們要注意防備嗎?”趙衣又問道。

“先不用擔心。”肖張像是很累似的,暫時不想回答什麼:“約書亞沒那麼簡單就敗了。”

一想到約書亞,肖張就有些頭疼。這個對手的實力已經有些超出自己的承受能力了。如果沒有凱文幫忙,他將約書亞擊敗的機率也許還不到三成。這傢伙太變態了!

而即使有凱文幫助,也不過是提高了一兩成的機率而已。畢竟在對付約書亞的同時,他還得小心凱文的臨時反叛。而事實上,就算他倆聯手放棄前嫌全力對付約書亞,贏的機率都未必有七成。


更何況現在這種相互猜疑的情況下。

“肖張。”良久,趙衣突然又開口問道。

想事想得頭都疼了的肖張被打斷了思路,反而有些鬆了口氣,問道:“怎麼了?”

“我一直想問一下,雷米老師和凱文一直和你說的氣境到底是什麼東西?” 武學之中,總分三大境界,分別爲式境,氣境,意境。每一境界都代表着一個領域,劃分線十分清楚。

第一境界式境,是武學境界裏最容易達到的。只要一個武夫將一門功夫練到一個熟悉的程度,便算是練成了。而隨着對武術招式的熟練度上漲,這個境界的造詣也會越來越深。

當然,第一境界不管如何加深,都是不能進入第二境界的。而進入第二境界的唯一辦法,就是練氣。

氣,並不是那種飄搖不定捉摸不透的神奇東西。而在武學裏,練氣也的確是很重要的一門學問。一個練氣的人,光是壽命就能憑空增長二十年左右,而他的格鬥實力,自然是要強過正常人幾條街。

理解到這裏,有心的人想必都能看出來,練氣和練招似乎是不相沖突的,人們完全可以跳過練招的階段提前練氣,其實不然。練氣的條件並不像大部分武俠小說裏描寫的那般容易簡單,好像連三歲小孩都可以隨便練習一樣。練氣事實上是非常困難的事情,一不小心走火入魔甚至會直接威脅生命。

關於走火入魔,武俠小說的描寫就比較貼切了——輕則癱瘓,重則立斃。

氣這玩意兒可不是芝麻餅,說吃就吃的。在人體內練這種東西就像是往自己身體裏塞**一樣,一不小心把它點燃了人也就炸了。別說是三歲小孩,就是三十歲,都不能隨意練氣。

那麼,練氣的方法是什麼呢?經過武界前輩的研究,發現那些練氣成功的人往往都是式境高手。雖然不是很明白原因,但是很快武界就有一條非明文規律:非式境大成不得修習氣。

而式境的境界越高,練氣時的危險就越少。

因爲這個規則,練武的人千千萬,但真的練到氣境的人少之又少。主要原因便是因爲天賦問題,有些人十年練熟一套功夫,有些人三年就能練成,有些人上手三個月就學會了,一切因人而異。而式境進階氣境的最低要求是練武時自成一套拳路,講究一氣呵成,更不是那麼容易就練會的。

“那你現在的實力能練氣嗎?”趙衣忍不住問肖張道。

肖張勉強一笑:“現在已知的最厲害的天才,也是在十六歲身體動作完全隨心而動時才學會練氣的。我啊,還早得很呢。”

“看來我也要努力了,這練氣聽上去很厲害嘛。”趙衣對於新事物總是有種好奇心。

“你說不定比我更有天賦。你比較好靜,心態也比較平和,哪兒像我天天到處亂蹦亂跳的。”

“練氣還講究這個?”

的確,練氣對於身體和心態的平靜要求很高。氣這種東西就像**一樣敏感,如果你的心境還那麼急躁的話,無異於往沼澤堆扔火把。所以如果練氣的人本身就是個急性子,修煉的速度也肯定會慢於那些心境平靜的。

按武界統計,每十個練武的人,能有一個進階氣境,那就已經是超出期望了。

式境的人就像武俠小說裏那些沒幾斤兩實力的人,大搖大擺地開起來鏢局武館作威作福。而氣境的人才是真的武林高手,一個挑人家滿門毫無壓力。

氣境的人雖然在招式上還和式境的一樣,但無論是速度,力量,都憑空超出來了一大截。而且氣本身就不是那種很容易被正常方式解釋的東西,氣境的人都有一些自己的特殊專利。肖張以前是不知道的,只聽說過有些什麼連環勁,內勁,寸勁之類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