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二位覺得這不可能,那今日爲何還要來到這裏,你們的目的是什麼?來看我林軒的笑話嗎?”

白嗤低頭笑了笑。

“想平息內亂的妖王,我當然要過來看看,今日一見,林公子想法卓越,你要的大局觀,已經超過了我們對自己的期望,若要一統,並非不可,只是該推選那個派系的那個人爲代表呢?”

林軒低頭想了想,然後說道:“天下道法,不論那個門派,都以崑崙爲尊,雖然雷落屠戮了崑崙,但崑崙都血脈還在,我覺得讓吳容飛前輩來做這個代表最爲合適。”

“吳容飛?”杜老爺子搖了搖頭,“不妥,吳容飛雖然是崑崙的弟子,他的修爲道行大家也都認可,但他終究上故事學院的人,妖星,的吳容與還是他的親哥哥。”

韓湘生喝了一口桌上擺放着都茶水,而後反駁道:“杜老前輩還是覺得,古森的人不適合做這個位置唄?”

“的確不適合,就算我能答應,可在做的其他幾位,難道你們就沒有別的想法嗎?”

“我覺得道協維護天地秩序,這事該由道協管。”

李慕白從不謙虛,他知道如果這事歸道協的話,那屆時趁機弘揚道法,傳播道義,讓天下衆生再度恢復信仰,也不是完全做不到的事情。

“道協?”白嗤不謝的看了一眼李慕白,如何說道:“你們道協是什麼好鳥嗎?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兩頭倒,我們流沙會與你們合作你們也答應,古森天道院找你們要人才,你們也都給了,兩頭不得罪,做事如此圓滑的一幫傢伙,把這個和談協議給了你們,那天下還有的救嗎?”

“白老前輩,今日是和談,我道協以前之所以怎麼做,不就是爲了能讓古森學院與流沙會和平共處嗎?你們勾結兇獸的事情你怎麼不提,昌臨地宮下的古森學院分院是怎麼消失的,這些不用我提醒了吧?”

白嗤拍了拍案桌,然後指着李慕白說道:“你個狂妄小輩,你知道哪次行動爲何失控嗎?要不是古森學院把禍鬥它們放了出來,昌臨地宮怎麼會遭到屠戮,這一切的責任,不能流沙會自己背。”

林軒笑着看向他們,和談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已經算是成功了一半了。

“二位,你們在爭些什麼呢?我算是聽明白了,如果大家早達成協議,彼此之間相互溝通一下,昌臨的事情是不是就不會發生了?”

韓湘生沒有言語,他實際上是認可林軒的這些說法的,但他身爲古森學院的校長,他必須爲古森的利益負責,一切與古森學院利益相沖突的事件,韓湘生都應該盡力去避免。

“韓校長,對此古森學院真的沒有什麼可以辯解的嗎?”

“不用辯解,昌臨出了滅門這樣的事情,我古森學院從來沒有插手,也沒有爲難過流沙會,包括他們在奧伊米亞康的所作所爲,我們都一直選擇忍讓。”

“不是你們想忍,只是這一切都是你們的陰謀,你們的S預案,就是要通過這樣的方法去刺激林軒,讓他覺醒,然後看他血脈是否可控,是否能爲古森學院所用。”

“白老先生,你若非要這樣詆譭我們,那這和談就不必開下去了。”

韓湘生突然起身,憤然離場,李慕白和妖管局的人都不解的看向林軒。

“韓校長可能臨時有事,這樣吧,我們和談上半程的會議就先到這裏,下半場的話,我們晚一些再開。”

白嗤和杜家的老爺子都沒有離開,李慕白也會支持林軒,只有韓湘生,他的貿然離去,一度讓林軒困惑不已,所幸古森的代表不止韓湘生一人。

“衛會長到了嗎?”

林軒站在衛平的門口,輕聲詢問。

“我已經到了,是還要辦什麼手續嗎?”


衛平開門上下打量了一眼林軒。

“衛會長好,在下林軒,是特來拜見衛會長的。”

“是爲了白天韓湘生的事情吧?他是我們古森學院的校長,一切對外的權力都在他的手裏,雖然過度集權是一個不好的現象,但古森學院現在處在一個特殊的階段,董事會也沒有辦法,只能讓韓湘生自己去管理。”

“那依衛會長的建議,這和談該不該舉行呢?”

“當然應該舉行。”衛平肯定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各個幫派之間彼此沒有信任,沒有合作,每次兇獸來襲,大家都各自爲陣,崑崙已經給我們留下了血淋淋的案例,我們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繼續發生。”

林軒欣慰的看了一眼衛平,他沒有想到,第一個懂自己的人,竟然會是衛平。

“那接下來的會議,衛會長能不能代表古森學院繼續出席呢?”

“我出席當然沒有問題,可一切結果還是要聽韓校長的,如果你真的想讓和談繼續的話,你應該去好好的勸一勸韓湘生。”

林軒點了點頭,然後對衛平說道:“第一次見到衛會長,就得到衛會長的指教,真的是十分榮幸,希望日後我們能有更多的合作。”

衛平看着林軒笑了笑。

“林公子太客氣了,我在送你一句,找韓湘生你不要親自去,讓古敬去,希望會更大一些。”

“明白了,謝衛會長指教。”

和衛平相互寒暄了一番,林軒只覺得眼前這個文質彬彬的衛平,城府極深,是個不太能看明白的人,不過他的建議倒是還不錯,古敬和韓湘生是很多年前就認識的朋友,讓古敬去找韓湘生,總比自己去效果要好一些。

“古老師,現在和談陷入了僵局,我想…”

林軒的話還沒有說完,古敬就點頭答應了。

“想讓我去幫你找韓湘生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情。”

“古老師請講。”

“日後你不得再與渠殤接觸,不得再修習他給你的功法。”

林軒不解的撓了撓頭,然後看着古敬問道:“古老師,爲什麼?你和渠殤不是已經見過了嗎?他人很好,他救過我很多次,我們曾經相依爲命。”

古敬嘆了一口氣,然後回頭看着林軒說道:“你是妖王,你是天下混妖們最後的期望,你如果自稱是道教傳人,那讓這些混妖如何信服於你?你知道吳容與死都要把你留在古森學院是爲了什麼嗎?”

林軒低下了頭,他明白古敬的意思,現在的林軒並不是爲自己而活。

“古老師,我知道,你們都想讓我成爲一個有威信的妖王,可如今兇獸入侵,這危害到的已經不止是妖族一族人的生死了,這關乎到整個人間界,甚至是六道輪迴,我不能袖手旁觀,也不能不管不顧。”

古敬伸手拍了拍林軒的肩。

“吳容與一直和我寫信,他每次都說時候未到,我不知道他說的那個時候究竟是什麼時候,但我明白,對你林軒來說,就在此刻。”

“古老師,渠殤不是壞人,白嗤老前輩也不是壞人,我們只是立場不一樣,他們想要他們的神族,想要他們的仙靈,而我們想爲我們的妖族拼一次,他們看不到希望,但我們可以,帝俊的預言,還有我的出現,這一切都比他們幸運太多,他們謹小慎微,他們勾結異族,可他們只是想讓自己的族人能活得安穩一些。”

“活得安穩?”古敬看向遠處,眸光中閃過一些疑惑,“很多年前,我也這樣聽到過,有人告訴我,他想他的族人活的安穩一些,於是我替他的族人殺了很多人,很多很多無辜的人。”

林軒清楚,古敬說的是言若海的事情,他們從一個秉持正義的組織,淪爲殺人的工具,最後變成一個刺客組織,那一切肯定都是古敬不希望看到的,可它還是發生了。 「嗯,這回鄺美美和沙長老肯定要被罵的狗血淋頭了!」江帆傳音道。

在十五樓的時候,江帆和黃富出了電梯,曹可盈乘坐電梯到了十六樓,她估計是出了什麼事,要不然鄺美美這麼早就喊她去有事。

敲開了鄺美美辦公室大門,「門主,找我有什麼事?」曹可盈道。

「昨天晚上我們的二號基地被人炸掉了!」鄺美美道。

曹可盈驚訝道:「不會吧,這是誰幹的?」

鄺美美搖頭道:「不知道是誰幹的,肯定還是上次炸掉一號基地的人,島主都震怒了,沙長老被罵得狗血淋頭!下令讓沙長老在三天內必須查出是誰幹的!否則要嚴懲沙長老!」

「那怎麼辦呢?一點線索都沒有!這太難了!」曹可盈搖頭道。

「是呀,這個事情根本就無從下手,沙長老也是一籌莫展呀!他剛才給我下了命令,讓我在三天內,必須查出是誰炸毀了一號和二號基地!如果查不出,就要懲罰我!」鄺美美皺眉道。

「門主,屬下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炸我們的基地呢?他們又是怎麼知道了我們的秘密基地呢?」曹可盈驚訝道,這些秘密基地連她都不知道,對方是如何知道的呢?

「哎,這個就是怪異之處,對方是乎知道我們的一舉一動,對我們的基地了如指掌,一連摧毀來了我們兩個基地,沒有露出絲毫蛛絲馬跡,簡直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鄺美美搖頭道。

「門主,是不是我們高層出了內奸呢?要不然連屬下都毫不知情的秘密基地,是怎麼泄露出去的呢?」曹可盈道。

「這個我也曾經懷疑過,但是這幾個人基本上都不可能泄露機密呀!」鄺美美搖頭道。

「那這件事就根本無法查了,如果上面沒有人泄露機密,那摧毀我們基地的人是如何知道我們基地的秘密的呢?難道他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曹可盈搖頭道。

鄺美美望著曹可盈,點頭道:「是呀,這樣看來肯定是上面有人泄露了機密,但是這件事誰敢往上面懷疑呢!」

「門主,我看這件事不是那麼簡單,就憑我們是查不出來的!」曹可盈道。

「哎,這件事還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暫時放一邊吧!現在殺手的人手也不夠,你抓緊時間把新來的兩個保安拉進來,這樣我們就多了人手,要不然上面的任務完不成,更不好交差!」鄺美美道。

「好的,我剛才已經安排他們到賭場去做保安了,只要引導他們賭錢,很快他們就會欠一屁股債,到時候他們不做殺手也不成!」曹可盈道。

「嗯,事不遲疑你抓緊時間去辦吧,我要一個人在辦公室里好好考慮基地被炸的事情。」鄺美美道。

曹可盈離開了鄺美美的辦公室,她回到了保安值班室,江帆和黃富正在那裡等她呢。「你們隨我到十五樓去吧!」曹可盈道。

「好的。」江帆點頭道。

江帆和黃富隨著曹可盈乘坐電梯到了十五樓,曹可盈指著樓道旁邊的隱形門道:「這裡是酒店的遊樂場,是鄺總開的,到這裡來玩的都是有地位身份的人,你們的任務就是保護他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

江帆和黃富隨著曹可盈進入遊樂場,裡面全部都是老虎機、玩梭哈、猜大小、單雙等等,裡面人幾乎爆滿。江帆故作吃驚道:「這不是賭場嗎?」

曹可盈望了江帆一眼,「嗯,對外這是娛樂場,他們在玩遊戲,可不是賭博!對內我們可以說是賭場!你們有興趣玩下嗎?」曹可盈道。


江帆心中暗笑,曹可盈想讓自己和黃富輸錢,然後逼迫他們做殺手,當即驚訝道:「我們可是酒店的員工呀,可以玩這種遊戲嗎?」


曹可盈點頭道:「當然可以,如果你資金不足,酒店還可以借錢給你呢!這是我們酒店不成文的規矩!」

「哦,既然有這種好事,我們當然要玩一玩了!」江帆點頭道。

「好呀,你們喜歡玩什麼呢?」曹可盈道。

江帆望了環顧四周,「我們各種東西都玩一下,就從玩猜大小開始吧!」江帆道。

「好呀,我們領你們去櫃檯換牌子去!」曹可盈道。

江帆和黃富隨著曹可盈到了換牌的處,這裡是換遊戲幣的地方,凡在這玩遊戲,必須先換成遊戲幣,最後你贏了錢走的時候再用遊戲幣換成錢。

「小露,你給我準備二十萬元的遊戲幣吧!」曹可盈道。

「哇,用不了這麼多吧,我可沒有那麼多存款呀!」江帆故作吃驚道。

「是呀,我一共才存了一萬塊錢呢!還不起呀!」黃富也故意吃驚道。

曹可盈望了兩人一眼,「在這裡玩遊戲最低必須兌換二十萬元遊戲幣,你們不用擔心,說不定你們贏了很多錢呢!」曹可盈笑道。

「是哦,我們的手氣一向很好,二十萬就二十萬吧!」江帆點頭道。


江帆和黃富隨著曹可盈到了玩猜大小遊戲旁,那裡擠滿了很多人,不停地吆喝著:「大!大!大!」


還有的人吆喝著:「小!小!小!」

四周圍著人都瞪大眼睛,使勁地拍打桌子,大聲喊著,眼睛都紅了!莊家是一位年輕漂亮女人,大約二十五六歲,穿一件短袖的黑色上衣,凹凸有致,她手裡拿著一個竹筒子,裡面裝著三枚骰子,手不停地忽上忽下地搖晃著。

最後她竹筒子倒放在桌子上,裡面的三枚骰子全部停下了,眾人就大聲吆喝著,「大!大!小!小!」

「猜大小的遊戲是一萬元起,上不封頂,隨便你押多少,只要你有足夠的錢,你隨便押注!」曹可盈道。

所謂才大小遊戲就是由莊家搖三個骰子,玩家來猜數字的大小,數字在三到十八之間,十以上的算大,十以下的算小,賠率是一賠一。

玩這種遊戲對於會透視的江帆來說簡直是包賺不賠的,江帆看到竹筒子的骰子點數是九點,他想故意作弄下曹可盈,你不是想我輸嘛,我就故意贏,看你著急不!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古老師,我不會爲了所謂的正義而去殺人的,他們也不可以,那些謀害他人性命的人,終究會爲此付出代價,我會追查下去,直到每一個兇手都浮出水面。”

李慕白突然走了過來,他對古敬行了一個禮。

“你們聊,我去找韓湘生,得讓這個和談談出一個結果。”

“那就有勞古老師了。”

古敬轉身離開,李慕白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感慨道:“一路的貴人扶持,一路的天選之子,這樣的結果你滿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