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他還悄悄的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溜到了船長室。

看了一眼現在所在的座標,輸入信息之後發送,然後丟下海。

許久後,三人追上石傑,“你跑什麼?”周明皺着眉頭看着石傑。

“沒什麼,我來前面看一眼情況。”

說完話,石傑把雙眼眯了起來,看着前面駛來的那些快艇。

他是怎麼看怎麼覺得這快艇有點不太對勁,感覺有問題,心中的警惕一下子就升起來了。

等到了快艇駛到船之前,帶頭的那個快艇上面的一個人大喊着,“停船接受檢查。”

隨後那些快艇都靠到了船邊,10餘人上船。

石傑看了一眼他們身上的衣服,眼神一變拉着程峯後退了幾步,來到了邊上的角落之中。

他覺得那些海警有問題,很有可能是假冒的,如果真的打起來,他得帶着程峯撤退。

只不過他的慌亂之中沒有注意到,隨着那十幾個人上傳之後,程峯的替身鬆了一口氣,身體都放鬆了下來。

“舉手。”爲首的人拿着手槍,走到了前面大喊。

那些水手們都老老實實的面對着黑彤彤的槍口,把雙手舉了起來。

周明和劉海波湊到了石傑的邊上。

“誰是船長?”

“我,我是。”

船長舉了舉手,“誰僱傭你過來的?”

“我。”程峯替身開了口,同時向前邁步。

“我叫程峯,我就是帶頭的人,也是我僱傭他們的。”

“哦?你就是程峯?有意思了。”

微胖男把槍指向前面。

“沒錯我就是,現在我們不如上岸,到你們警局之中做個筆錄如何?”

替身說的話的時候好像是有目的性的,其實他本來就是個替身,是被人抓來的。

他也知道自己這一個狀態挺不了太長的時間,搞不好就是個替死鬼,這一路上都嚇死了。

而他一看到有警察,他覺得自己有活命的可能了,但是後面那些人也在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他就不敢明說。

如果要在警局裏面,他就可以脫身了,可是他說什麼都沒想到,面前那些人根本就不是警察。


而爲首的那微胖男在打量這個替身,石傑這個時候卻一拍大腿大聲喊着,“不好,他不是警察,他他媽是董天鵬的人。”

石傑終於想起來這個微胖的男子在哪見過了,之前他就覺得有些像。

而他的話音剛落,那微胖男變冷笑了一聲,挑起了眉頭,對着替身說着,“不用給你帶回去了,你在這兒就夠了。”


伴隨着最後一個字的尾音,砰的一聲巨響響了起來。

程峯的替身額頭之上多出了一個大洞,直接就被幹掉了。


而石傑的反應是很快的,他抽出背後的長槍就是一陣掃射,與此同時邊掃射邊向着船後跑過去。

其他幾個人跟在了石傑的後面,對了幾項,但是效果不大。

敵人都穿着防彈衣,所以三個人對視了一眼之後,只好跳入到海中。

微胖男走到了船邊,對了海上連打了幾下,想要把石傑等人打死,但是很明顯沒成功。

“老大,我們該怎麼辦?”微胖男的小弟對着微胖男問着。

“行了,黑燈瞎火的也找不着,給我好好的搜,貨肯定會有的。”

“你們幾個號給我待在這裏,如果要是動的話就打死你們。” 微胖男這個時候,見到自己的身份已經暴露,就對着後面那些水手惡狠狠的說着。

大約20分鐘後,所有人出來彙報,“什麼都沒有。”

“這不可能。”微胖男皺着眉頭。

“再給我好好看一看。”

一邊說着他一邊來到了替身的身邊,用手電筒照着他的臉,看了半天之後咬着牙。

“他真的是程峯,那這個貨肯定就在這,全都給我仔細找,找出來了有你們的好處。”

可又過了幾十分鐘之後,幾個手下都出來了,無奈的搖搖頭聳着肩。

“這不可能啊。”微胖男的面色有些急躁。

正當此時,邊上一陣急促的鈴聲藉助的海風傳到了微胖男的耳朵之中。

“老大,不好了,真條子過來了。”

“哦?”微胖男快走幾步,在船舷邊上看到了幾十艘真正的海警快艇,還有兩架直升機快速的接近。

“媽的,這次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撤。”

說完之後,他們把自己身上的那些警服脫了下來,順手扔到了海中,連着替身也扔了下去。

跳上快艇,把所有帶着警察標誌的東西全部丟掉,然後就向着前面使去了。

當真正的警察來到船邊的時候什麼都沒有。

只不過他們加大力量,在海面上一陣搜尋,最後的結果就是飄在水上的石傑三人,還有替身的屍體都被帶回到了警局之中。”

剩下的那些人則是等待,等待着那些貨從水上浮上來的一刻,那個時候他們就可以人贓俱獲。

可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幾公里之外的,一個荒蕪的岸邊,真正的程峯已經坐在小貨車上,後面拉着重要的貨,向着永和會的總部大樓開去了。

一切的一切,都在程峯的算計之中,他就是要在幾個強大的勢力手下,來上那麼一手瞞天過海,偷樑換柱。

而最後的結果是他贏,其他人都輸了。

永和會的總部是最大的夜場,叫永和娛樂天地,也是很多元化的一個娛樂場所。

可以說在這裏什麼都能做。

而這個時候,有一個人正在從樓上向下走着,他把剛收到的管理費要交上去。

然後還要在下面找一下陳濤,石傑出去了,他有些擔憂,這人是石傑的心腹。

陳濤平時和石傑關係不錯,找他應該沒什麼太大的問題。

可是當這人,也就是胡靖路過8樓的時候,看見從樓梯當中上來幾個人影。

看清楚爲首的那人,胡靖面色微微一楞,隨即露出了驚駭,他立刻就把身子藏在了8樓。

他看到那個人是程峯,他不應該在這裏,他應該死了。

看到程峯轉入到第七城之後,胡靖從樓梯緩緩的摸到第7層。

陳雲的辦公室外面,門雖然關上了,但是留着一條縫隙,他可以聽到裏面的對話。

“全部都在這,你可以看看。”

“好啊,就沒有你小子做不了的計劃,辦不成的事,漂亮。”

“陳先生,我這邊已經確定了,周明是胡將軍那邊的人,劉海波跟董天鵬關係密切,而石傑應該是條子。”

“有意思。”裏面想起了啪啪的鼓掌聲音。

“那我們應該怎麼辦?”

“這個,周明留着吧,劉海波,董天鵬這一次給我們送一個大禮,不還禮也說不過去呀,腦袋割下來,丟在董天鵬家門前,至於那個條子石傑,打死吧,還有新月灣那家餐廳,找人端了。”

這話鑽進胡靖的耳朵之中,胡靖面色一變再變,甚至倒退了兩步撞到邊上的櫃子都沒有反應過來。

櫃子晃晃悠悠,導致上面的裝飾品落在了地上。

шшш¸тTk Λn¸¢ ○

啪嗒。

“誰?”外面傳來聲大喊。

胡靖瞪圓了自己的眼睛向着周圍看着,而眼神之中閃過的七分是恐懼,三分是慌張。

而這一聲自然被外面的程峯給聽到了,“看一看誰在那。”

程峯一揮手,手下幾個人竄了出去。

而這個時候房間之中的胡靖身子都硬了。

這樓梯口距離它只有十幾米,但是這十幾米就像是天譴一般,跑也跑不過去,而且還會被裏面的人發現那樣的話他命就沒了。

吱嘎着,門緩緩被拉回來了,裏面的人眼看就要出來了,胡靖緊張的盯着甚至,把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上,就怕因爲緊張他喊出來。

就在胡靖手背青筋抱起之時,突然感覺到有人拍在了他的肩膀之上,他下意識的就回頭一看。

出現在他身後的身影正是他之前就要去找的陳濤。

而陳濤就帶着他來到陳雲的辦公室門口。

“你怎麼在這?”程峯看着陳濤陰晴不定。

“我有點事找陳先生說。”陳濤沒好氣的看着程峯,他倒是很嚴肅。

而後面胡靖鬆了一口氣,陳濤在這他不會有事。

就這樣陳濤拉着胡靖走進到了辦公室之中,而陳雲則是笑眯眯的看着胡靖,只不過那笑容之中的精光胡靖看的一清二楚的,這精光在刺激着他,心臟跳的很快。

而古辰剛進入辦公室的過程,和陳雲眼神對視在了一起。

“陳老大,剛剛胡靖這邊和我彙報說,周明他們幾個進去了,還有董天鵬那邊的人以及。”說到這的時候,陳濤有意無意的瞥了一眼程峯,才緩慢的開了自己的雙脣,“還有程峯的屍體。”

“是嗎?”程峯臉上露出了一絲好奇,無意的白了一眼胡靖,好像是不在意一樣,又從嘴裏面吐出了一句毫無波瀾的話,“你是怎麼知道的?”

“那個…”胡靖愣神了一下,心中的緊張流露無遺,“我一個兄弟是在局子裏面的,他知道我跟着這邊的石傑哥混,所以把這個事都和我說了,我剛得到消息就找了陳濤哥,而陳濤哥就帶我上來了。”

一說到這,胡靖看到了面前的陳雲,渾身一哆嗦急躁道,“陳先生,我知道你那上面有人,還請您把風哥他們救出來呀。”

“呵呵。”程峯從嘴裏擠出了一聲笑聲,“他們現在剛剛被抓沒多長時間,估計條子還在搜索着呢,你現在就得到了消息,這有點太快了吧,你不想跟我解釋一下嗎?你的那個兄弟,真的是兄弟嗎?” 聽這話,胡靖面色一凝,心中多有慌張,生怕的程峯再問他幾句,他這個馬腳可就要藏不住了。

還好陳濤這個時候拍了一下胡靖的肩膀。

深思了一口氣,點燃了一顆煙,把眼神看向程峯,與此同時那一口煙就直接吐在了程峯的臉上,冷冷道,“這次的行動帶頭,然後現在那幾個人都進去了,還死了一個和你挺像的人,你不覺得是你要做一個解釋嗎?爲什麼你回來了,他們就被抓了嗎?解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