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啓那個混蛋把你變成吸血鬼了?”

可可微微一笑說:“當然沒有,放心吧,我還是人類,只是有些奇異的經歷,以後慢慢告訴你,現在我要去救天啓,他此時一定很危險。”

天上掉下個靖王妃 :“他特意交待不會讓你去。”

“你覺得我能不去嗎?”可可反問道。

朝陽點了點頭說:“我知道他們在哪裏,跟我來。”

衆人跟着朝陽疾馳而去。

天啓四人被重重圍困,這一次敵人吸取教訓,想要再衝出去已是難如登天。四人沒有選擇,都做好了奮戰到最後一口氣的準備。

經過一番慘烈的廝殺,四人已經筋疲力竭,正當他們絕望之時,朝陽等人趕到,他們幻化成狼型體態在吸血鬼當中橫衝直撞,可可趁勢來到天啓身邊大叫“快走”。

衆人從狼羣打開的缺口中衝出,向遠處疾馳而去,後面追兵緊追不捨。追風望着遠處,眼神中略過一絲另人難以捉摸的神情。

追擊失敗後,追風第一時間向三長老覆命,三長老對於嚴白虎被殺,江南銷聲匿跡,子楚和盈盈都大敗而回的事情感到震驚。他此時才發覺自己小瞧了天啓等人,於是放棄了對天啓等人大規模的追繳,另追風協助刑天維護吸血族內部的事情,祕密派出血痕裏的高手對天啓等人實施暗中捕殺。

周迪在自己家裏得知可可被救出以後,殫精竭慮,夜不能寐,找了兩個年輕漂亮的女子來發泄他的情緒。李雲娜從他的房門走過,聽到裏面打情罵俏的聲音,很平靜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她知道自己對於周迪來說已經只能算是一件物品,一件需要珍藏在一個房子裏的物品。

人羣中,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孩踏着輕快的腳步向前走着。不毀微微一笑跟了上去,來到近處說:“你要去哪?”

女孩回頭笑了笑說:“是在跟我說話嗎?”

“當然。”

女孩看着眼前朝自己微笑的陌生人,本想掉頭就走,卻聽見那人肯定的疑問道:“你不記得我了嗎?”

女孩仔細的看了看,搖搖頭說:“不記得了,我們好像沒有見過。”

話音剛落,女孩突然又覺得好像在哪見過這個人。她仔細的打量這個人,越看越熟悉,竟有一股很神祕的暖流在內心涌動。

“我能請你……請你找個地方坐坐嗎?”

不毀的聲音對於女孩來說充滿了一種無法拒絕的魔性,雖然覺得有些不妥,但她還是害羞的點了點頭。

天啓等人和朝陽分開後,去了竹林。在那裏又建了幾間木屋安頓下來。

咖啡廳裏放着緩慢的音樂,不毀目不轉睛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兒,女孩兒並不對這樣無理的眼神感到不自然,相反她覺得這種眼神很溫暖。

“你可以叫我雨涵,或者涵涵都行,你叫什麼?”

“現在我叫不毀,不過我以前不叫這個名字,以前我叫撫遠,”不毀沉默了片刻微笑着說:“我可以叫你詩韻嗎?”

“詩韻?”

“嗯。”

“你不是叫我來喝咖啡的吧?詩韻是你的愛人?我長的像你口中所說的詩韻?”

“不,你就是詩韻。”

雨涵覺得眼前的這個人有點莫名其妙,站起身想要離開,不毀叫住了她:“我有一個故事你想聽聽嗎?”

雨涵坐下來說:“既然是故事,聽聽也無所謂。”

不毀沉默了片刻,依舊滿臉笑容的說:“幾千年以前,我在一個開滿鮮花的山上遇到一個美麗的女孩兒,那時候我感到我的心在震顫,我無法表達那是怎樣的一種感覺,也許用現在的話來說,那是喜歡,那是愛,也可以叫做一見鍾情。當時那個女孩兒的名字就叫詩韻,她跟我說她最喜歡漫山遍野開滿鮮花,於是我就在一座山上種滿了鮮花。”

“然後呢?”

“然後我們墜入了愛河,我愛她愛到不能自拔,她也如我愛她一樣愛我。”

“然後呢?”


“然後我們在一起生活了幾百年。”

“後來呢?”

“後來她死了,在我的懷裏慢慢的閉上了眼睛。我本以爲我們的愛就此終結,我本以爲我那一生再也不會有任何的愛戀。可是命運偏偏眷顧了我,陰差陽錯,我躲過一次有一次劫難,最後成了這世間唯一一個脫離所謂六道輪迴的人。”

“可是這和那個叫詩韻的女孩兒有什麼關係?”

“我脫離了輪迴以後,就在我種下的那片花海里居住下來,每當詩韻再次轉世纔會離開。”

“你是在尋找你的詩韻?”

“嗯,只要她再次來到這個世間,我都要去找她,跟她度過一個完美的一生。”

“那麼你爲什麼不教那個女孩長生之法,這樣你們不就能永遠的在一起了嗎?”雨涵雖然不相信不毀所說的是事實,但她確實被他說的故事吸引,不由自主的問道。

“那個女孩說,她要感受生命從無到有,再從有到無的過程,她要感受相聚離別後再相聚的時刻。這樣人生不會覺得枯燥乏味,這樣她才能感受到真實的生命。”

“等等……”雨涵沉思了片刻說,“你的意思是……我就是那個詩韻?”

“嗯,這一世,我來的有點晚了,對不起。”

“呵呵,你這種追女孩子的方式我還是第一次見,”雨涵喝了口咖啡,繼續說,“不過勇氣可嘉,故事雖然不算精彩但是也還說的過去。你現在是叫不毀,對吧?如果故事講完了,我可以走了嗎?” 雨涵並不相信不毀所說的話,她覺得他和那些普通想要追她的人沒什麼不同,但是不知道爲什麼自己卻不想離開,尤其當她看到他深情望着自己的眼神時,便心生波瀾。

“如果我說你每次都是這樣說的,你信嗎?”

都市絕武醫神 。”

“但是你並不對我反感,對嗎?”

“那倒是。”

雨涵瞄了一眼不毀,點了點頭。而這一眼,卻讓她的眼神和他的眼神定格在了一起,緊接着她的腦海裏出現無數畫面,從茹毛飲血的年代一直到人類文明發展的今天,每一個片段都充斥着他們之間純潔的愛戀。

這以後,她開始認真的看他的臉,和腦海裏的出現的那張沒有一絲改變,她的目光也變得深情,她的笑容也變的燦爛。

他握住她的手,說:“就這樣牽着手一直走到生命的盡頭,好不好?”

她低下頭,眼神緊緊盯着握着她小手的那雙大手,點頭說:“我願意。”

一個陰雨天,可可帶天啓去了花海石陣,並告訴了她遇到花海的前前後後的經過,天啓慨嘆道:“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本以爲這世上除了神、仙、妖可以長生不老外,就只有我們這種人可以不死不滅,沒想到還有人類可以做到這一點!”

天啓隨着可可來到石陣裏,感覺那裏藏着殺氣,可可微笑道:“別擔心,有我在。”

二人穿梭於石陣中,殺氣漸漸消退,四處瀰漫着花的芳香和溫暖的氣息。

可可尋遍花海石陣未見花海本人,料定詩韻已經出世,而他去找她了,她在心裏默默的爲他們祝福,同時也祈禱自己和天啓也能得到一樣的祝福。

夜晚,萬清泉準備了酒菜,衆人圍坐在一起,端起酒杯的剎那,自然有脫離厄運的慶幸,但更多的是對物是人非的感慨。

萬清泉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胖子嘆了口氣緊跟着幹了一杯後,衆人一起舉杯,默默的在心裏懷念死去的人後,碰杯,一飲而盡。

自朝陽幫助天啓等人救出可可又幫他們突破重圍,便一直受到追風的人和周迪手下的頻繁騷擾,無奈之下,他們關了健身房在荒野深山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居住下來。他們每日在山林裏放縱奔跑,追逐打鬧,竟覺得這樣的生活要比在健身房好了許多。

周迪擔心可可會來報復自己,每日深居簡出,又央求追風給自己增添了衆多吸血鬼守衛,而作爲回報,他便擔當起了爲吸血一族輸送人類作爲陳張兩位教授的試驗品。這件事追風備受三長老的讚賞,又加大了毒龍對追風的不滿。

一天夜裏,毒龍找到追風要與他一決高下,追風並沒有拒絕,他們二人來到霧都下面的樹林裏展開了一場生死較量。

一開始毒龍攻勢迅猛想要快速解決戰鬥,以顯示自己的強大。追風見毒龍心存殺機而且招招強勁選擇了避讓,他一邊見招拆招,一邊尋找毒龍的弱點,以求在關鍵時刻一擊制服對手。然而他們都沒有達到各自的目的,本來的閃電戰變成了一場持久戰,雙方在鬥了幾百個回合後仍然不分勝負,直到熬炳趕到,勸說二人,他們才各自罷手。三長老知道後嚴厲的批評了二人後,又分別對追風和毒龍加以安撫,即說出了追風的不足和過人之處,也表達了對毒龍在某些事上的認可和不妥之處。自此後,毒龍不再輕易的找追風的麻煩,反而在態度上對他有了很大的轉變。

在華山之巔,盈盈和子楚找到了江南,雙方對峙,子楚妖聲妖氣的說問道:“你果真背叛了血魂。”

“我的確背叛了血魂,但是我找到了自我。”

“背叛就是背叛,何必找藉口,你知道背叛血痕的後果嗎?”盈盈言辭犀利,完全沒有一絲小女孩的語氣。

“就算是要殺我,也輪不到你們兩個。”江南一臉的傲氣另盈盈和子楚感到尷尬,確實在他們兩個面前,江南絕對沒說大話,即便不用出劍,他也有必勝的把握。

“所以我來了。”

一個人影伴着他的聲音出現在江南面前,江南看去,驚訝的說:“怎麼是你?”

出現在江南面前的這個人名叫“飛羽”,除了有一身很少有人能比得上的輕功外,刀法、劍術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他也是血魂裏別人不敢正視的殺手之一。

“爲什麼不能是我?”飛羽輕輕的口吻顯得非常愜意,在即將與江南決鬥之前能做到這樣的人寥寥無幾。

“你害怕了嗎?”盈盈得意的笑了笑。

“爲什麼要害怕?這世上我早就看透的生死,因爲加入了血痕而變得模糊,現在我還是原來的我,沒有什麼再能讓我感到恐懼,死,也不能。”

“又想做回曾經的劍客嗎?”飛羽問道。

“我是在做回曾經的自己。”

“那我就跟你比劍吧,你若勝了,天涯海角隨便你走,你若敗了,那就無路可走,你覺得怎麼樣?”

“這樣最好。”

二人相視不久,幾乎同時拔出腰間佩劍向對方發起了攻擊。

華山之巔,兩名對劍術有絕對精湛技藝的劍客在做生死決鬥,戰鬥進行的異常激烈,看得子楚和盈盈目瞪口呆。

江南用“破劍式”拆了飛羽的“鑄劍式”後用一招“天外飛仙”向飛羽發起攻擊。 重生的穿越女 ,有形似無形,有法似無法,短短几秒鐘就諸多變化。


飛羽用盡閃轉騰挪之術才躲過江南的一擊後,立刻使出一招“秋風掃落葉”。只見他手中的劍由一變二,又由二變四,再由四變八,八變十六,十六變三十二……最後從遠處看去,竟有無數把劍在他的手中旋轉如風,所到之處,狂風驟起,捲起無數落葉在空中雜亂飛舞。

江南見狀心生歎服,心中暗念道:“不愧是飛羽!不但能接住我的天外飛仙,還能在第一時間用出這麼凌厲的劍招,這世上也沒幾個人。”想到這裏,他立刻收住心神,稍稍用力,將手中劍拋入空中,輕輕一跳,踏在劍身上,向遠處疾行來躲避飛羽的攻擊。

飛羽見江南以逃出自己劍招的傷害範圍,收住攻勢,追上江南,二人在空中又進行了一番激烈的對決。

江南和飛羽大戰持久,不分勝負。盈盈對子楚使了個眼神,子楚從衣袖中逃出一枚暗器拿在手中,密切關注着戰鬥的形勢。

當江南和飛羽以劍尖對劍尖互拼內裏的時候,盈盈輕聲說:“就是現在。”

話音一落,子楚手中暗器如疾風般飛馳而去,正中江南後心,江南稍稍鬆勁,飛羽的長劍如破竹之勢在一瞬間貫穿江南的前心直至劍柄處才勉強收住。

江南口吐一口鮮血,盈盈立刻將“幻滅散”,灑向空中,幻滅散藉着風向飄到江南的傷口處,江南自傷口處冒出陣陣黑煙,直到整個身體化爲烏有。一柄長劍落在地上,錚錚作響,在宣告它的主人已經與世長辭。

飛羽見江南在一瞬間化爲了烏有,十分震怒,瞪了一眼盈盈說:“以後再敢擅作主張,就讓你做我的劍下亡魂!”

盈盈低着頭,笑而不語。 天啓等人在竹林安頓下來後,每日苦練技藝,爲了有朝一日殺回族中救出六長老,推翻三長老的統治。而血痕的人也一直在尋找他們的蹤跡,戰爭一旦發生就很難結束,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將要面對的是生與死的較量。

對於天啓來說,他始終不相信追風會背叛他們的友誼,背叛所有人的友誼,但是血的事實讓他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大同、小妖的死是他所爲,莎莎和狼牙的死也與他有關,他問自己爲什麼追風會變成現在的追風,但是即便叩問蒼天,拜問大地,也不會有答案,這個答案只在追風心中。

他用盡所有氣力擊碎山中一塊滿是縫隙的大石,無數碎石從高處成花瓣般掉落,他心中的最後一絲希望,希望追風能回到從前的願望隨之破碎。


一日朝陽覺得無聊和燕子兩人來到竹林。燕子和可可久別相聚,分外高興,兩個人手牽着手蹦蹦跳跳的走出了衆人的視線。

天啓又一次謝過朝陽後,兩個人相約來到遠處一條河流邊上。他們的聊天多是關於對可可的保護。在兩個男人心中同時裝着一個女人,而這個女人心中除了天啓,不會再有任何他人。這一點天啓明白,朝陽也明白,但是用朝陽的話說“愛一個人不定要讓那個人也愛自己,如果能夠使她感到安心就足夠了”。

二人面對面站住腳步,彼此看着對方,突然朝陽向前幾步,纂得發出咯咯想的拳頭朝天啓面部打去,天啓側身閃過抓住朝陽健壯的手臂想要將他甩出去,卻驚訝的發現朝陽紋絲未動,暗想他怎麼進步這麼快,完全和以前判若兩人。正思慮間,朝陽的另一隻拳頭已經揮了過來,天啓立刻鬆開抓緊朝陽另一隻手臂的手,向後輕輕一跳躲過了朝陽的攻擊。二人隨即展開新一輪的戰鬥。幾十回合以後,朝陽力不從心,漸感吃力,得到空隙後瞬間幻化成一隻健碩的野狼,怒對天啓。天啓受到朝陽野狼形態的攻擊,驚訝它驚人的爆發,雖然可以抵擋,但赤手空拳的他完全沒有把握面對朝陽的尖牙利爪。他且戰且退,直到在地上撿起一根粗大的樹枝,才抖擻精神繼續與朝陽對戰。幾十回合以後,天啓騰空躍起,逃過朝陽的一個撲擊,又來一個後空翻,手中木棍結結實實打在朝陽的後背上,朝陽疼的大叫一聲,變回了人的形態。

天啓立刻上前問候,朝陽鬆了鬆肩膀,對天啓大加讚賞。

自此後,朝陽經常來到竹林找天啓切磋,二人漸漸成了一對很好的好朋友。

夜晚,衆人團座在篝火旁,萬清泉往裏加了些樹枝說:“我覺得我們應該招兵買馬,壯大實力,然後才能跟三長老一決高下。”

“招兵買馬?怎麼招,怎麼買?”敖青問道。

“呃……就是抓些人類,把他們變成同類,然後我們的隊伍不就壯大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