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兒啊!你要時刻謹記自己的任務,這裡我就不贅述了。」

「徒兒啊!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問,你也不用猜,該你知道的時候你自然會知道。」

師父你這糟老頭子,就喜歡賣關子,你那算命的毛病就不能改一改嗎?

「徒兒啊!不要嫌師父廢話多,我可對你寄予厚望。加油啊!騷年!」

「哦對了,差點忘了,師父很窮,搞點錢給師父花花唄,我把賬號寫在下面了,記得轉過來哈,十億八億就夠了。」

「好了,不多說了,你師娘叫我了!記得轉錢啊!」

沃特法克!師父,你這是要打劫呀!

還是十億八億,你怎麼不讓我直接把卡裡面的錢,全部轉給你呢?

不過,好像全部轉給你也沒有那麼多了!

還有,師娘是個什麼鬼?我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師娘?

你個糟老頭子不是個老光棍嗎?

還有,你不是說你要死了嗎?還要那麼多錢幹什麼?拿去賄賂閻王爺呀?

還說讓我來救你,我救你個鎚子!

第二天一早,起床過後,花小寶對阿軻說道:「把你的槍給我,飛國外的飛機上不能帶。」

阿軻蹙眉說道:「難道你就可以帶?」

花小寶嘴一勾,老神在了!

「當然,你老闆的本事,可不是你眼睛就能看透的。」

阿軻狐疑,但她不想多說什麼,將槍交給了他。

花小寶拿在手上一轉,就消失不見了。

阿軻立即睜大了眼睛。

「你把槍藏哪兒了?」

花小寶嘿嘿一笑。

「不告訴你,想要知道?要不你來我身上搜一下。」

阿軻眼神一冷,說道:「老闆,請注意你自己的言行。」

嘿!花小寶不爽了!

「阿軻,也請注意你的言行,同時要謹記你的身份,我是你的老闆,你只有服從的份,可不要在我面前耍脾氣。」

阿軻那偉岸的胸襟上下起伏,她想揍人,非常想!

可花小寶根本不給她機會,來了一招直接禁掉她的下巴。

他的手在行李箱上面輕輕一點,行李箱直接消失了。

阿軻目瞪口呆。

「你……這是……在玩魔術?」

花小寶淡定說道:「你要這麼理解也可以。」

阿珂咽了咽口水,貪婪地說道:「你怎麼做到的?」

「想學呀?我教你啊!」

「好啊好啊!」

花小寶饒有趣味地看著她,開口道:「叫主人。」

阿軻一張俏臉瞬間通紅,她不說話。

「怎麼?不想叫?那我可不能教你,我這等神技,只教信任的人。」

花小寶決定,從今天開始,一定要好好調教調教這位漂亮的女保鏢。

既然是跟在自己身邊的貼身保鏢,怎麼能不絕對服從呢?

再說了,要是在外人面前,自己的女保鏢還敢對自己瞪眼,那不太丟臉了嗎?

這種事情一定要杜絕。

見阿軻還在猶豫掙扎中,花小寶決定再加一點籌碼。

他一招手,放在門口的鞋子居然飛了過來。

阿軻再也不能淡定了,這簡直顛覆了她的三觀。

看著心潮澎湃的阿軻,花小寶道:「想學嗎?這也可以教你。」

阿軻趕緊點頭。

「想學。」她的態度,再也沒有了倨傲,恭敬了許多。

花小寶往沙發上一坐,再次說道:「叫主人。」

阿軻張了張口,艱難地開口喊道:「主……人。」

此話一出,阿軻感覺到自己的心防瞬間破碎,有些無臉見人。

一種屈辱感湧上心頭。

花小寶可不在乎她怎麼想,說道:「過來,替我把鞋穿上。」

「什麼?」阿軻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怎麼?過來給主人穿一下鞋,都不願意嗎?看來你的心不夠誠啊!」花小寶繼續挑戰著阿軻的底線。 洞天~

靈念愕然的看著突然出現的一眾衣衫不整的女子,而這些女子也因環境突變驚呆了。

秦有道輕咳兩聲,對這些女子道:「你們先熟悉下環境。」

然後招呼靈念回了竹屋,將這些女子的來歷以及神相教的事情簡略的講了一遍。

聽完后,靈念臉色非常難看,她參與過清涼縣的任務,知道造神的代價是什麼,如果秦有道不將這些女子救下來,她們都會變成造神的養料。

「人言可畏,經歷此事,她們已無去處,日後就生活在洞天了,還要麻煩師姐安排一下。」

靈念自然沒有意見。

這時,秦有道將那個年紀稍微大些的女子叫了進來。

秦有道一系列的操作,早已讓這些女子猜到了他修士的身份,眼中多了些敬畏。

「恩主。」

女子一進竹屋就跪地。

秦有道將其托起,「日後無須跪拜,這是洞天的規矩,你要傳達下去。

另外,也無須恩主恩主的叫,這是我的洞天,日後你們生活在洞天,我們就是自己人,你們可以叫我~洞主,當然你們也可以叫我道爺,我名秦有道。」

女子恭敬頷首,「是,道爺。」

秦有道直接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稟道爺,小女子韓青蘿,燕國人士。」

「燕國?」

秦有道一愣,「她們呢?」

「她們也是燕國人。」

「都是燕國人~」

秦有道和靈念對視一眼,問題恐怕比二人知道的還要嚴重,因為青州府是周國的,燕國還要在周國以北。

「只有你們這些人嗎?」

韓青蘿搖搖頭,回憶道:「我親眼看到的已經有三波姐妹被他們帶走了,每次帶走的人數都在五十左右,在我被他們抓到之前不知道還有沒有。」

「帶去哪裡知道嗎?」

「不知道。」

「那每次將人帶走的時間間隔是多久?」

韓青蘿不假思索道:「一個月。」

「之前被帶走的女子都是燕國的?」

「燕國的多些,還有周國,韓國的。」

秦有道在心裡估算了下,如果陳府二公子的行為是從黑山寨被滅開始的,到現在正好十一個月,如果按一個月一次的規律,每次五十個人左右,拋開被自己救下的這些女子,應該有五百女子被他們帶走了。

而這五百女子,八成已經變成了養料。

回想當時的場面,秦有道也不禁有些不寒而慄,以女子精血造神的行為,絕對算的上邪惡至極了,而且想不通的一點,為什麼多數都是燕國女子。

有問了些問題,韓青蘿頭腦還算清醒,基本都將知道的情況都告訴了秦有道。

讓韓青蘿離開后,看了靈念一眼,她應該也想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師弟,此事複雜,還是上報宗門吧。」

「現在情況還不明確,等拿到真憑實據,或者至少找到眼神的場所再上報不遲。」

秦有道有自己的考慮,身份問題沒解決之前,他還真不敢上報宗門。

靈念不疑有他,覺得秦有道考慮的很周全,僅憑這些線索很難引起宗門重視。

想了片刻道:「師弟,讓我去幫你吧,我五官靈敏,或許能幫上忙。」

秦有道再次搖頭,「師姐,現在情況不明朗,我們還是保留些底子,你可作為一支奇兵……」

靈念有些失望,但對秦有道的安排無可辯駁,上次若不是他將靈甲靈乙另做了安排,恐怕他們這些人就困在鎖靈陣了。

出於對秦有道的信任,靈念點點頭,「好,那這些女子你準備如何安置她們?」

「洞天內物資豐饒,先讓她們穩定下來,日後再說吧。」

沒過多逗留,秦有道說完就離開了洞天。

再次出現在埠陀山上,血腥氣息濃重,死寂一片。

天將黑,這裡離陳家莊園有些距離,即便被人發現這裡的異狀,等通報陳府或者官府,也應該是半夜了,時間完全夠用。

看著埠陀山的一草一木,熟悉的畫面不斷在腦海閃現,秦有道幽幽的嘆了口氣,身子化作一道流光,御刀而去。

沒多少功夫,秦有道已經回到了老漢的小院,此時老婦已經醒了,蜷縮在角落裡,畏懼的看著女七。

女七看到秦有道,無奈的道:「我什麼都問不出來。」

秦有道看這情形,女七八成是顯露修為了,嚇到老婦了,她畢竟是個凡俗人。

「嬤嬤,是我,還記得我嗎?」

秦有道坐在老婦面前,他記得那女子就是這麼稱呼這老婦的。

老婦看到秦有道猶如看到救星一般,連滾帶爬的跪在他前面,「仙師,求求您,救救小姐吧,她被惡人綁了,恐有性命之憂。」

秦有道沒有讓其起來,而是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道:「到底是惡人還是……兄長呢?又或者公主與皇子?」

「啊?」

老婦呆了下,繼而悲腔道:「您,您都知道了?

仙師明鑒,愚婦不是有意隱瞞,我家小姐確實是燕國公主,隱姓埋名只是為了方便來周國治病,每年都來,您可以向那葯夫子求證。

而且那惡人確實是我家小姐的兄長,燕國七十八皇子,但那也確實是個惡人,在燕國時就打我家小姐主意,可能是怕有影響,我家小姐已經儘可能的避著他了,沒想到這次行蹤還是泄露了,剛到青州府就被他纏上了,並且直接綁了人。」

秦有道仔細品著裡面的邏輯,不禁問道:「燕皇到底多少子嗣?」

「一百零八位,其中皇子三十八位,公主七十位,我家小姐眾皇子公主中排行一百零一位。」

「這麼多?」

秦有道驚訝,隨即釋然,當皇帝的都能生。

但是老婦卻道:「仙師,比之其他列國,我燕國的不算多,單周國皇室子嗣就是我燕國的兩倍有餘。」

秦有道眼睛獃滯了一下,忍不住問道:「這裡面有什麼說法?」

老婦搖搖頭,嘆道:「還不是為了多生幾個有資質的子嗣,好入仙門,我燕國也不過僅有十餘位皇子公主有資質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