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罵我?”江昊天慵懶的在沙發上坐下,眯起眸子望向我。

婢女為後,嘆生離 我趕忙搖頭,腆着笑道:“我是在感嘆大人您無與倫比的身材。”

江昊天冷傲的一哼,彷彿我說的根本就是廢話。

我的內心在波濤洶涌,我覺得我要是再這樣看着光溜溜的江昊天,我肯定會長針眼的,雖然身材真的很養眼,但,我真的不想看了!

“大,大人,現在天氣冷,您多穿點。”我殷勤的幫江昊天將衣服褲子送到他面前。

江昊天淡淡瞥了眼我手上的衣物:“你嫌棄我的身材!”

“沒有,沒有,大人您的身材絕對是世界第一,世上無人能跟您爭鋒,我只是爲大人您的身體健康着想,現在的天氣世事無常,上一刻還是晴空萬里,下一秒就暴雨連連了,所以,您還是穿上的好。”

“不穿。”我苦口婆心的說了半天,江昊天一句把我徹底拒絕了。

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結果一個擡頭不小心看到了最最不該看的地方,我趕忙轉過頭去,蒼天啊,這真的是不忍直視好不好。

“你對它不滿意?”江昊天的聲音冷冷的響起。

我:“….”我去,這麼變態的問題要我怎麼回答。

“嗯?”江昊天的聲音威脅的上揚。

“滿意滿意。”我趕忙笑着點頭,但渾身都在鬱悶的流着汗。

穿衣服的計劃是失敗了,但我不能讓他這麼一直在我面前裸奔啊,他受的了,但我真的受不了啊!

“大,大人,您蓋了毯子吧,現在天氣時冷時熱,一不小心感冒了就不好了,何況啊,這個現在年輕的時候不保養,老了會落下很多後遺症的,到時候後悔也來不及了。”我面露誠懇。

江昊天對我勾了勾手指,我笑着靠近,江昊天眯着眸子道:“你覺得我會生病?”

我本能的搖頭。

“你覺得我會老?”

我:“……”這難道鬼就不會老,即便外貌不變,但心裏年齡在不斷變老好不好。

“你覺得我老了以後有——後遺症?”江昊天貼的我越來越近。

我嘿嘿的笑:“不會不會,我都是胡說八道,大人您就直接忽略我,忽略我。”

我哪裏胡說八道了,雖然我說這些是爲了讓他穿衣服,但每一句話都是我爸媽叮囑我的好比好,都是很有用的。

但我還是討好的點頭微笑。

“過來。”突然江昊天站起身,對我命令道。

“哦!”我乖乖過去,但眨巴着眼睛看江昊天,完全不知道他讓我過去是幹什麼。

“顧蘇,你是白癡是不是。”江昊天有些不耐。

我:“…..”這根本就沒有跟我說要幹什麼,我又不是鬼,我又不會讀心術,怎麼會知道要幹什麼。

“伺候我更衣。”江昊天將方纔我拿來的衣服扔在我身上。

我:“……”剛剛我苦口婆心的說了半天不穿,現在居然讓我伺候更衣,感情就是在耍我啊!

“就是耍你。”江昊天淡淡的接到。

我:“…..”

以後我一定要掐斷所有的內心活動,否則遲早有一天因爲在心裏罵江昊天,而被他折磨死的。

不過江昊天終於肯穿衣服,我當然是非常高興的,所以我乖乖的過去伺候他穿衣服,只是一拿起衣服,我才赫然明白,我要做的是一件極爲辣手的事情。

我先將襯衫給他穿上,我不得不說,江昊天的身材穿上襯衫,就有種君臨天下的感覺。

只是當我拿着江昊天黑色小內內的時候,我卻驀然僵硬住,蒼天啊大地啊,這,這要我怎麼穿。

這脫我能眼睛一閉就往下拉,但,但這個沒那麼簡單啊!

“那個,大,大人,這個您能自己動手嗎?”

“不能。”雖然已經想到會有這樣的答案,但還是不肯死心的問了。

江昊天居高臨下的睥睨着我,好像我不是在給他穿褲子,而是正在他面前跪搓衣板。

“那,那個,大人,請您擡一下腳。”我深呼吸道,反正這個事情是一定要做的,一直拖着還不如干脆一點。

江昊天總算沒有太爲難我,配合的擡了腿。

娛樂圈我心安處 我咬咬牙,低着頭,猛然將小內內往上提。

啪!

“顧——蘇。”驀然,江昊天一字一字的吐出。

我一愣,小心翼翼的睜開眼睛,才驀然發現,我剛纔用力太猛,而且還太快,把小江昊天弄疼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連連道歉。

“你故意的是不是。”江昊天不悅的一把抓起我。

掛名老婆乖乖就擒 我連連搖頭:“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

“顧蘇,看樣子是我對你太好了。”江昊天一把將我扔到牀上,然後一步一步逼近我。

我蜷縮着身體,慌忙往後退,可退着退着就退到了牀最角落,而後背已經完全貼在牆上,根本已經是無路可退。

“你怎麼不逃了?”江昊天也不急,就那麼悠然的盯着我。

我衝着他笑,四下裏趕忙尋找着能逃走的機會,但所有的角落都被他封死,根本無處可逃。

“那個啥,江昊天,我們能不能好好談一談。”我吞了吞口水,小聲道。

“我跟你需要談?”江昊天不置可否。

“不,不,是聽取一下民意,蛇妖大人你說是不是,只有您充分的聽取了民意,那麼才能讓老百姓更好的爲您服務,您才能過上更安逸的生活。”

“說人話。”江昊天斷然截斷。

“你不要這樣。”說完,我趕忙低下頭。

瞬間,沉默在我們兩個之間瀰漫開來,江昊天這樣不動也不說的樣子把我有些嚇到了,我趕忙活躍氣氛:“那個什麼,今天天氣真好啊,晴空萬里,萬里無雲,陽光燦爛。”

江昊天還是沉默。

“江,少,我來的時候,外面可熱鬧了,我陪您去看熱鬧吧,順便當作旅遊。”我使出渾身解數,希望江昊天能開口說一句話。

但我在江昊天的臉上看不見絲毫的情緒,所以,我連他現在到底是喜歡是生氣都完全不知道。

就在我努力琢磨江昊天情緒的時候,我卻驀然發現我竟從酒店房間裏來到了一條無比熱鬧的街巷,上面寫着唐人街。

在國外看見唐人街,尤其像我這樣剛剛經歷過那些事情,冷不丁的看見自己家鄉的文化,和自己長的一樣的人,心情莫名溫暖。

“我餓了。”突然江昊天出聲。

“喔喔,那我們去吃東西。”我趕緊找路,準備去一家乾淨點的酒店餐廳。因爲這唐人街雖然熱鬧非凡,而且中國美食應有盡有,但這裏的店鋪密密麻麻,看上去都非常的髒,但凡有點潔癖的人肯定受不了,何況是江昊天。

“買。”江昊天卻驀然停住腳步。

“啊?”我也跟着停住,看看江昊天,又看看面前的——羊肉串,無比不確定的再次詢問:“那個,是,是要我買這個?”

江昊天只是掃了我一眼,然後竟在一旁的位子上坐下,並在瞬間引來無數女人們的瘋狂圍堵。

江,江昊天要吃——羊肉串?

我整個人在風中三百六十度凌亂,這是真的還是在真的?

江昊天緩緩擡起眸子,冷冷的掃了我一眼。

是真的,比金子還真!瞬間我無比確定,趕忙上前對賣羊肉串的老闆說:“老闆,我要一串羊肉串。”像江昊天這麼要乾淨的人,我覺得現在吃羊肉串只不過是爲了嚐個鮮,所以,一串絕對夠了。

而且,像這樣的燒烤小攤販,江昊天吃一口,指不定被吐槽成什麼樣子呢。

“姑娘,你的羊肉串。”老闆將一串羊肉串遞給我,瞬間,肉香味瀰漫進我的鼻子,我不禁吞了吞口水,對老闆道:“老闆,給我再來五串。”

在以前的時候,我就最愛吃這個,只是後來意識到這個燒烤的食物對身體不好,所以下意識的剋制。

“江,江少,您的羊肉串。”我恭敬的將羊肉串送到江昊天面前。

江昊天卻根本不接,就那麼淡淡的看着我。

我:“……”這,這到底是幾個意思,到底是幾個意思啊!

“三秒。”江昊天莫名開始倒計時。

我:“…..”

“二!”還永遠都是從二開始倒計時。

無敵萌寶:遲到爹地好好寵 “一!”

“江少,我喂您!”在光天化日,縱目睽睽之下,我脫口而出! 江昊天看着我,神情複雜。

“現在這年頭,小姑娘的臉皮真厚,居然這麼沒羞沒臊的話也能說出來。”

“就是就是,也不看看自己長什麼樣子,居然還敢說要喂長得這麼好看得帥哥。”

被江昊天魅力吸引得大媽,少女們紛紛指責我。

我默默得低下頭,看着我手中得羊肉串,再看看江昊天,猛然醒悟過來,江昊天不是要我喂他,是要我將羊肉串吹冷,別燙着他。

不要問我是怎麼知道得,但我就是知道了。

我將羊肉串吹涼了些,這才恭敬得將食物遞給江昊天,江昊天接過吃了起來,江昊天優雅得動作,瞬間俘虜了萬千少女得心,我看着眼前一個個眼冒桃心得女人們,趕緊去拿我那份已經考好得羊肉串。

哇,這味道真得好香啊!我光聞着,整個人都陶醉了。

“啊!東西呢!”我剛要張口咬下去,但我手中得五串羊肉串都不見了,我一擡頭,就看見江昊天正神情淡漠,動作優雅得將我的羊肉串全吃了。

我:“…..”

“老闆,麻煩再給我五串。”

“好勒!”老闆動作迅速的幫我將羊肉串考好,遞給我。

我高興的接過,剛要吃,轉念想到江昊天,我想他已經吃了這麼多,肯定不會再想要了,於是便裝模作樣象徵性的問:“江少,您還要嗎?”

“要!”江昊天毫不客氣的將羊肉串一串不剩的全拿走了。

我:“…..”

如此經過了數次的教訓,我終於明白一個道理,原來,千年厲鬼是如此鍾愛羊肉串,即便是一隻有潔癖的千年厲鬼。

眼睜睜的看着江昊天吃了一串又一串的羊肉串,是真的看,從頭到尾,我連羊肉串的小邊邊也沒有觸碰到,然後,就那麼又回到了酒店。

咕嚕嚕!

酒店裏,我的肚子叫了起來,也是,在死亡古堡裏被那麼一折騰,根本就沒有胃口吃,一直到看了江昊天整整吃了一天的羊肉串,光榮的餓了。

咕嚕嚕!肚子再一次抗議起來,但我環顧酒店的房間裏,根本就沒有任何可以吃的東西,而我的錢早已經被江昊天全吃羊肉串了。

咕嚕嚕!

“顧蘇,難道你不能管好你的肚子。”江昊天有些不悅。

我:“…..”

突然,江昊天居高臨下的凝視着我,一時之間我有些反應不過來。

“啊!你要幹什麼?”

江昊天忽然一把將我拎到牀上,毫無防備的開始脫我的衣服,我根本阻止也來不及,只能努力的不讓他把我的衣服全脫光了。

但,我的抵抗根本沒有用。

很快,江昊天將我身上的衣服脫的一件不剩,我慌亂的捂着身體:“你,你要幹什麼?”

江昊天沉着眸子,將我跟小雞一樣翻來覆去,銳利的目光上下的看着我,不放過一絲角落,驀然,我感覺出奇怪,這,這江昊天到底要幹什麼?

“你沒遇見他?”江昊天停下動作,捏起我的下巴,漆黑的眸子凝視我。

我眨了眨眼睛:“誰啊?”

江昊天沉默着盯着我,鋒利的視線好像要將我肢解了。

“顧蘇,你把我的話當空氣嗎?”江昊天的聲音冰冷。

我搖頭,我素來把江昊天的話奉爲神旨,怎麼可能會把他當空氣,可是我根本不明白江昊天的話是什麼意思。

江昊天離開我,沉默的走到窗口,俯瞰着下面燈紅酒綠的世界。

我一下子震住,我竟從江昊天的背影看到了寂寞和孤獨,還有深深的沉寂。

心,在這一瞬間有種莫名的抽疼。

“蛇妖,你想讓我做什麼你告訴我,我一定會努力去做的。”我走到他身旁,認真的說道。

江昊天轉過身,將我籠罩在他高大的陰影下,漆黑的瞳孔融合着夜色就這樣沉默的凝視着我,好像時間都靜止了。

許久,江昊天開口:“顧蘇。”

我以爲他會說什麼,但等了半天竟是沉默,只是江昊天這般喊我名字,讓我越發的不安,總感覺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而我就跟個傻子一樣什麼都不知道。

“你該回去了。”突然,江昊天道,在我還沒來得及再說一句話,我眼前就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見的是燦爛的花海,以及對我深深嘆氣的女娃娃。

女娃娃對我不爭氣的搖搖頭:“大姐姐,我不是讓你去討好那位大人嗎,你怎麼又這麼快回來了。”

我鬱悶的摸摸鼻子:“我有聽你的話啊,可是,他不吃這一套。”

女娃娃非常鄙視我,搖搖頭:“大姐姐,你,真是笨的——無可救藥了!”

我:“……”我現在智商明明提高很多了好不好!

女娃娃捧着她摘的滿滿一束花站起來:“吶,吶,大姐姐,不是我不幫你,是你真的太不爭氣了。”

我眨巴着眼睛看女娃娃。

突然,女娃娃臉色嚴肅了下來:“大姐姐,你既然無法討好那位大人,你在這裏——”女娃娃欲言又止,沉默半餉最終開口:“上帝已經降臨在這裏,審判已經開始,你——”

天空驟然黑壓壓一片,遮去了所有的光芒,好像在一瞬間將白天裏僅剩的光芒都吞噬,揭開了黑夜的帷幕。

女娃娃的臉色大變,慌忙對我說:“大姐姐我要走了,再見。”然後慌忙的消失不見了。

我看着空無一人,驟然變成黑夜的外面,女娃娃的話迴盪在我的腦海:上帝已經降臨在這裏,審判已經開始,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擡頭望着屹立在黑暗中的古堡,上帝真的降臨在這裏?

“顧蘇,顧蘇。”突然,錢梅梅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我回過神,趕忙應她。

錢梅梅看見我,趕忙跑過來,看見我一把將我抱住:“你去哪裏了,都嚇死我了,我把古堡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你,還好還好,你沒有事情。”

我一愣,瞬間心裏暖暖的:“我沒事。”

錢梅梅放開我,認真的審訊我:“說,你這一整天都去哪裏了?”

“我,我就是在這裏瞎轉,裏面的空氣太壓抑了,我呆不下去。”我撒了慌,畢竟現在錢家的人已經夠驚慌了,要是告訴他們,是一隻鬼把我送到外面世界了,肯定會把他們嚇壞的。

錢梅梅驀然嘆了口氣,憂傷的看着我:“顧蘇,你不應該來這裏,更不應該參加這個遊戲。”

“爲什麼?”

錢梅梅看着我,許久才道:“很快你就會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