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科特納先生是本地人,我忍不住想要打聽一些情況,於是問道:「這裏的治安怎麼樣?」

科特納先生立刻信誓旦旦地說:「這您可問對人了,再沒有人比我更清楚這裏的治安狀況的了。我從一出生到現在,已經在朴次茅斯生活了二十年,我敢以上帝的名義起誓,我們這裏的治安絕對不比倫敦差,生活在這裏的人們都是安分守己的老實人,沒有一個作姦犯科之人。我敢保證兩位小姐在這裏遊玩,一定會順心遂意的,您完全不必擔心自己的安全問題。」

「但是我聽說三年前這裏曾發生過一起惡性鬥毆事件。」

。 羅秀珠永遠不會忘記大年初二回娘家探親,被娘家人當做狗一樣趕出羅家。每每想起妹妹和弟弟對她的落井下石和無情無義,她就恨得咬牙切齒。

這些年過的苦日子,現在葉一鳴回來了,為什麼要低調,就要告訴羅家人,他們一家現在過得很好,不再任人欺負譏笑了。

人爭一口氣佛受一炷香。

葉一鳴等人上了二樓大廳某個大包廂。

包廂有一個大桌子,有男有女正在聊著天,飯菜正在陸續的上來。

「大姐一家人來了啊。」

羅秀珠的妹妹羅秀智站起來大聲說道:「我正要給你們打電話呢,看是不是路上堵車了。」

羅秀芝穿金戴銀,一副貴婦人氣態。

「大姐,大姐夫,來了啊,這是你們的女婿吧,大姐你這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要不是彩蝶告訴我,我都不知道初唐都找了男人呢。」

一個有點啤酒肚的男人翹著二郎腿有點調侃的說道,打量葉一鳴。

他叫羅明,是羅秀珠的弟弟。

羅老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

早年羅家算是一般的家庭,這些年,羅秀智的老公做物流賺了不少錢,家境優渥,日子過得很滋潤。

羅明是某個事業單位的一個小領導。

羅秀珠冷淡的眼神看了一眼羅秀智和羅勝利,先走到一個老人前面;「爸。」

林正跟著叫人。

「外公,這是一鳴。」林初唐介紹葉一鳴。

羅朝眯著眼睛看了一眼葉一鳴,點點頭,之前彩蝶說這葉一鳴一個電話就叫來了兩輛萊斯萊斯,真的假的?看不出來葉一鳴是一個富家公子哥背景啊。

而且,羅朝也不相信葉一鳴是富家公子哥,富家公子哥能瞎眼看上拖家帶口的林初唐。

「外公。」葉一鳴也叫了一聲,老人的眼神透著幾分冷漠。

「嗯,坐吧,都坐吧。」羅朝點頭。

羅秀智有兩個女兒,一個是宋彩蝶,還有一個是宋雅麗,小女兒現在在國外念書。羅明則是有一個兒子,叫羅通,現在是公務員。

林初唐雖然和這些什麼表姐表妹表弟平日沒什麼關係,但現在都來參加宴會了,自然該叫人的還是要叫人。

葉一鳴等人坐下后,宋彩蝶的父親宋望就說:「彩蝶和丁勝利正在來的路上,大家先聊聊,先聊聊。」

羅秀智一臉『好心』的說道:「初唐啊,剛才我們還聊著你的事情呢,說好些日子沒見到你了,沒想到你這神不知鬼不覺的找了一個男人啊,大姐,你也真是的,這保密工作太到位了。」

羅秀珠笑道:「秀智啊,你可是大忙人,你和宋望的物流生意現在是蒸蒸日上,哪有時間關心一下初唐個人感情,不過,你放心,初唐和一鳴說了,等大家都有空了,我們一起去品雀樓就餐。」

品雀樓,北江最貴的西餐廳。

人均消費上萬起。

隨便開一瓶洋酒都是五萬起步。

真正有錢人才敢去就餐的餐廳。

而且,普通人去就餐,還需要一周之間預定。

林初唐驚愕的神色,她和一鳴啥時候說過這個話?

老媽和小姨這是在明爭暗鬥啊。

羅秀智臉色微微變了下:「大姐,你說的是最貴的那個品雀樓?」她就和宋望去過一次,消費太貴了,太嚇人了。難道,那個一鳴真是大富豪?

「不然你以為是哪個餐廳?」羅秀珠現在覺得心裡很愜意,很爽,就是要這樣炫富,就是要這樣炫耀,「一鳴,你說呢。」

葉一鳴笑著道;「媽,說得對,這地方不貴,我們還真不去吃。」

林初唐一個白眼,葉一鳴這是站在老媽這一邊啊,就不能低調點,他畢竟是葉家的私生子啊。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寫了一章感覺好垃圾,不知道在寫什麼東西。雖然明天可能還是會把寫得很垃圾的那章發上來,不過可以修一下。

《原神之惡龍領主》再請一天 時繁星紅著臉推了他一把:「我說正經的呢。」

他跟着笑:「我也在說正經的啊。」

時繁星白了他一眼,輕聲道:「小陽可是要去首都參加競賽的,你確定你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我到現在都還沒想好讓誰陪小陽一起去。」

無論是她還是封雲霆,都有工作需要處理,不能長時間的不出現在公司,母親孫婉真倒是個好人選,但一老一少單獨去首都的話,又實在是讓人放心不下,她已經麻煩媽媽很多了,實在是於心不忍。

「當然。」封雲霆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靠在床頭,他自豪道,「其實我在知道小陽要去參加競賽的時候就已經在着手安排這件事了,文森恰好要去首都出差,到時候就讓他護送岳母和小陽一起去好了。」

時繁星不由的笑起來:「恰好出差?文森出差的任務該不會就是去首都數日游吧?聽起來怎麼有點像帶薪休假。」

封雲霆清了清嗓子:「都一樣,總之到時候他可以陪着岳母和小陽在首都旅遊,至於圓月和小辰,她們一向是最乖的,有福媽和林伯照看着,肯定不會有問題,而且我們可以時不時的回去看看她們。」

在他看來,既然是要過蜜月,那就得有二人世界的樣子,捨不得孩子歸捨不得孩子,但該單獨住還是該單獨住。

「……那好吧。」時繁星信得過封雲霆,輕輕推了他一把道,「你現在該去洗澡了吧?」

封雲霆後知後覺的意識到了身上的酒味,微微蹙眉:「……昨天忘記換衣服了。」

「不然呢?」時繁星點頭道,「托你的福,我的睡衣上也全都是酒氣了。」

聞言,封雲霆臉色一下就黑了,他幾乎是從床上跳了起來,拋下一句對不起,便衝進卧室里配套的洗浴間,將自己仔仔細細的給沖洗了一遍,等到確認再聞不到半點酒味后,才穿着居家服走了出來。

與此同時,時繁星也已經在另一間浴室里洗過澡,換好衣服了,如瀑長發鬆松挽在腦後,倒有幾分性感小女人的樣子。

她見他出來,犯難問到:「原來的床單上四件套已經被我扔進洗衣機了,你來幫忙選一下吧。」

她面前是從衣櫃里找出來的新床品,花色不一,質地不同,選起來確實有點艱難。

封雲霆見了這再尋常不過的一幕,心中卻是不由的一動,他走到時繁星身後輕輕從後面抱住了她,沉吟問道:「這套深藍色的怎麼樣,邊沿有灑銀裝飾,質地也是純棉,睡起來很舒服。」

「你選的這套看起來怎麼跟星空圖案似的?」時繁星感覺他凡是面臨選擇的時候,都會選擇跟星星有關的,倒是免去了糾結的麻煩。

封雲霆嗅着她發間洗髮水的香氣,誠實道:「因為我最喜歡的圖案就是星空。」

「……那你就幫我把床品換了吧,我去看看洗衣機運轉的怎麼樣了。」

時繁星萬萬沒想到他在兩人重新結婚後,會變得這麼……浪。

一時間簡直有些不適應,索性借口讓他幫忙做家務,自己先逃去了走廊里。

封雲霆望着她的背影,輕笑了一聲,任勞任怨的鋪好了床單,只等着她回來誇獎自己。

可是洗完澡,兩人卻都沒有了睡意。

興緻來了就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影。

按封雲霆的說法是,約會總免不了要吃飯看電影,但是懶懶不想出門,還不如在家裏看。

時繁星看着他一直不老實的手,覺得這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借口。

他就是嫌電影院人多,不好做壞事!

叮鈴鈴——

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這是什麼?外星人?」

看着畫面中出現的東西,蘇起臉色變得很是凝重。

這是他第一次在推演世界裏,露出凝重的臉色。

推演世界怎麼會出現這種東西?

怎麼可能!

等等……

要是推演世界有出現這東西,那現實世界是不是也有可能……

他臉色變得更加凝重了。

在推演世界裏還好,要是這東西在現實世界裏出現,以自己現實的身體,怎麼對抗這種東西?

「推演系統,這是外星人的飛船嗎?它是從哪裏來的?」

蘇起想試試,看看能不能從系統這裏獲取一些信息。

【你心中生出了探究的想法,想要知道這艘奇怪的機械造物是什麼?又是從哪裏來的?】

【然而,系統的推演止於地球,它們超出了系統的推演範圍……】

蘇起有些訝異,不由問道,「怎麼增加推演範圍?」

【你陷入了疑惑,但隨着你的研究,你發現你可以使用十億觀眾點提升推演的範圍……】

「觀眾點?」

蘇起一愣,這時才想起,自己貌似忘記了這東西。

隨着心念一動,一行數據出現在了他的眼中。

【觀眾點:四億五千……】

「還差一半多一點。」

「不過,這是每個人的觀看次數?還是按人頭算的?」

就在他心生疑惑之時,推演系統的提示聲繼續響起。

【本次推演結束,正在進行存檔……】

【存檔成功,請命名。】

蘇起還在想着不明飛行物的事情,聽到提示聲不由嘆息了一下。

看來只有下次推演的時候,才能知道那不明飛行物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他說道,「就叫『史前文明2』吧。」

【命名成功,開始回歸……】

蘇起眼前一花,瞬間回到了老家的屋中。

清晨燦爛的金色陽光照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