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愣了一下,聽出這是傑克的聲音!

我的身體一個側翻從另一側床上站到了地板上,我停止了揮舞,但仍然緊緊地抓住那根木棒,雙眼緊緊盯着傑克半明半暗的身影。

「該死的——」黑暗中,我看不到傑克的表情,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他的手似乎捂著自己的腦袋。剛才我應該是打中了他的,我用盡全力的一棒下去,絕不是鬧着玩的。

但我可懶得關心他有沒有受傷,「你怎麼回來了?其他人呢?你是怎麼進我房間的?」

他沒有說話,突然伸出拳頭沖我咆哮:「下地獄去吧,你這個魔鬼!」

我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手中的木棒護到了胸前,我已經打定了主意,只要他敢動我,我將勢必與他魚死網破。

但是預想中的你死我活沒有出現,他突然轉身離開了我的房間。我聽到腳步聲在走廓那兒響起,然後漸漸向東邊走去。

我以最快的速度關上房門,這個時候我發現自己的門栓被破壞了。我立刻使出所有的力氣艱難地挪動着房間里最為笨重的一件傢具——一個胡桃木的衣櫃。

這可費了我不少力氣,但我總算是成功了。最後我用柜子頂住門,確信他應該進不來了,剛才還充斥着全身的那股勁頭突然就鬆懈下來,迅速消失了。

我是那樣的心力交瘁,我的身體緩緩滑落,最終跌坐在地板上。兩行熱淚滑過我的臉頰,順着脖頸滑入了我的鎖骨。

我簡直不敢想像,傑克在深夜摸到我的房間是想做些什麼,更不敢想像如果不是我足夠警覺,如果不是我早就在枕頭下藏了根木棍,今晚的我將會遭遇些什麼。

我緊咬着唇,無聲地哭泣。「噢媽媽,艾倫——」黑夜中,我的軟弱從身體的某一處爬了出來,讓我無比思念自己的親人。

可是我最親愛的媽媽和哥哥,都已經離我而去,在這個孤獨的世界裏,我還能依靠誰呢?

我一夜無眠,睜着眼睛流淚到天亮。

天亮后,我在自己房間的地板上以及走廓上發現了一些血跡。血跡一直延續到傑克的卧室門口,顯然他是受傷了。

他現在在房間里嗎?他有包紮傷口嗎?會不會流血過多而死掉?

我心裏湧起一股奇怪的、複雜的感情。既覺得解恨,又忐忑難安。

我想推開門進去看看,又害怕他會像昨天晚上那樣,意圖不軌。懷着這樣矛盾的心情,我一直等到這天晚上。

但是我仍然沒能看到他出門,於是我趴在門上去聽,但並沒有聽到任何聲音。

我想他大概是離開了,這樣的猜測讓我最終鼓起勇氣,輕輕地推開了門。

然而映入眼帘的是一雙充滿陰霾與戾氣的煙水晶般的眼睛,我嚇得差點兒尖叫。

他並沒有離開,他就在房裏!我嚇得幾乎要落荒而逃,但我的理智告訴我必須冷靜了下來。

「你是來確認我是否咽氣了嗎?」傑克嘲諷地說道,他正躺在床上,目光冷冷地望着我,讓我聯想到盯住獵物時的毒蛇。

我看到,他的頭上已經包上了紗布。他沒死,看上去狀態還不錯。我頭皮發麻的同時又忍不住鬆了口氣,鼓起勇氣問他是否需要吃點兒什麼。

他雙手撐在身側似乎想要坐起來,但是沒能成功,於是他重新又躺了回去,眼睛冷冷地看着我,「過來!」

他表現出來的虛弱,降低了我的警惕。我以為他是餓了,想讓我扶他起來吃東西,於是我慢慢地走了過去。

來到床邊,他抬起眼睛面無表情地看着我,然後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我同樣伸出自己的右手,正準備握住他的手,拉他起來的時候,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從他的手腕上傳來。

我只來得及驚呼一聲,一陣天旋地轉間,就已經被他壓在了床上。

我驚慌失措,拚命地掙扎,然而他的力氣大得嚇人,死死地壓在我身上,他的膝蓋骨用力地抵住我的雙腿,疼得我的眼淚都涌了出來。

「你要幹什麼,你這個瘋子——」

「幹什麼?」傑克獰笑着,眼睛裏閃爍著仇恨的光芒:「我會讓你知道冒犯我的下場!」

緊接着,只聽「啪」的一聲脆響,我的右臉頰上便挨了一巴掌,起先是麻木,緊接着我的臉就火辣辣地疼了起來。

然而這還沒有結束,緊接着我的左臉頰也挨了巴掌,這一次我的耳朵里嗡嗡地響了起來。

我記不清自己被打了多少下,直到我感覺有風拂過我胸前的肌膚,這才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被撕爛了。

。《小影后她又奶又萌》第101章擺攤吆喝這就是人性!

在面對利益時,人情道義都是個虛偽的詞,段浪早就知道了,人性是最經不起考量的東西。

「鄉親們,別聽董釗酉這王八蛋胡說,他找來的人都是一群睜着眼睛說瞎話的狗,咱們種的這些東西哪裏比他們的差!」

「……

《超能養女神農爸》第一百四十二章買家來了 米姐還是覺得唐沐晴的做法,有些過分了。

大約過了十分鐘,有人敲門。

唐沐晴早就已經讓米姐準備好了茶水,恭迎貴客的到來。

「沐晴啊,我真的沒想到,她居然會來找你的麻煩,我剛剛已經把人教育過了,不會了。」郭景川一進來就先找唐沐晴了,後面的白詩雨臉上紅彤彤的,有個很明顯的巴掌印。

唐沐晴還沒等開口,杏紅就已經坐到了唐沐晴的身邊。

看的郭導心裏一哆嗦。

剛剛這丫頭上去,「咚」的一聲,直接踹開了他的門。

讓他一度懷疑他住的五星級酒店,是不是個豆腐渣工程。

春杏言簡意賅的說明了情況,他差點被白詩雨這個蠢女人給氣死。

白詩雨是資方送給他的,說是功夫不錯,而且演技也還可以,把這個角色給了白詩雨,晚上郭景川也有個陪床的。

他真沒想到。

角色都給唐沐晴了,白詩雨這個蠢貨居然還看不清楚局面,找上門來挑釁唐沐晴,白詩雨到底圖什麼啊,就圖他們一起當倒霉蛋,被從劇組趕出去嗎?

唐沐晴還沒有沒有說話。

一邊的春杏就已經先開口了,「郭導,我認為這位白小姐,應該並不適合留在劇組了,不然會對唐姐姐帶來很多未知的傷害。」

唐沐晴跟着說了下去,「郭導,我的意見也是一樣的。」

白詩雨現在的存在,放在唐沐晴那裏,說成是定時炸彈,也一點都不過分。

唐沐晴喝了一口茶,說起來米姐的手藝和春杏的差了很多,輕微的皺了下眉,把茶水放了回去,「我和白小姐的關係算不上融洽,當然這也只是其中一點。」

「剛剛的架勢,郭導要是沒有看到,我可以讓人來調一下監控。」

白詩雨咬牙,「唐沐晴,你到底傍上了什麼樣的金主!」

她的資方給劇組投資了三千萬,才給她拿下了一個宸貴妃的角色,這角色到手都沒有24小時,就被唐沐晴火速的搶了回去。

她問郭景川,郭景川含含糊糊。

問資方,資方徹底不回復她了。

唐沐晴臉上的笑容沒什麼變化,「準確一些來說,我是用演技得到這個角色的,白小姐難道忘記了,當初在試鏡的時候,原作者認可的可是我。」

白詩雨臉上一陣青一陣紫的。

倒是郭景川依稀還有些捨不得,忍不住開口幫白詩雨爭取著,「沐晴啊,是這樣的,我認為你們兩個現在在爭取的,已經不是同一個角色了。」

「她之前也只是不知道你是有背景的。現在知道了,我讓她給你道個歉,這件事就過去吧。你也知道《鳳棲傳》是大製作,她就算是個女四的角色,也可以攬下不少的人氣的。」

除了白詩雨。

《鳳棲傳》的這些女演員,一個個的來頭大的嚇死人。

他以後晚上想要找個女人只怕都是很困難的事情了。

唐沐晴沉默了下,「郭導,可以說一下,我現在在你心中是一個什麼樣的形象嗎?」

郭景川剛想要說你是個很不錯的演員,很有演技,就看到唐沐晴充滿戾氣的挑眉,「大概在郭導的心中,現在的我,依然是個隨便欺負的角色吧。」

郭景川:「……」

唐沐晴踩着高跟鞋走到白詩雨的身邊,居高臨下的看着白詩雨狼狽不堪的模樣,「看來郭導,從來都不懂我的意思。如果我真的容不下白詩雨,也許在我進組之前,我就會詢問她還在不在劇組,在的話讓她滾蛋。」

「但是我沒有吧。今天鬧成這樣,也是白詩雨主動的跑到我的房門前來鬧事,郭導你評評理,我要是今天真的就這麼算了,你說我丟的,真的就只是我自己的臉嗎?」

郭景川腦子「轟」的一聲。

他突然想起來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

唐沐晴是有金主的。

如果只是之前的矛盾,就算了,在不知道唐沐晴是有背景的之前,一切都是不知者不罪。

但是現在……

在明知道唐沐晴已經有金主的情況下,白詩雨還像是這次一樣的打上門來,這打的,真的就是唐沐晴的臉嗎?

不,不是的。

準確一些來說,打的是唐沐晴背後金主的臉。

意識到這一點以後,郭景川馬上就知道,他應該怎麼做了。

當機立斷,「我明白了,白詩雨會離開劇組的。」

從白詩雨做出了這種事以後,唐沐晴就已經不能做主了,能發話解決問題的,只有唐沐晴背後的金主大人。

白詩雨再笨,現在也想明白了。

一雙眸子像是淬了毒般死死的盯着唐沐晴,「你等著,我們之間絕對不會這麼算了,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的,讓你搶了我的角色。」

唐沐晴:「……」

白詩雨氣勢洶洶的走了出去,臨走的時候還摔了門。

郭景川現在也有些鬱悶。

陪着唐沐晴說了幾句話,也就找了一個借口離開了。

米姐還有些擔心,「這段時間在劇組裏,多少還是小心一些郭導吧。你現在把他的女人給弄走了,接下來他不會讓你在劇組裏好過的。」

唐沐晴無語,「你想多了。」

唐沐晴往床那邊走,杏紅去給唐沐晴準備蜂蜜水。

米姐跟在唐沐晴的身後喋喋不休的,「你不能這麼說,白詩雨和郭導之間的關係你不是不知道,她現在算是被你趕出去的,接下來不可能善罷甘休的。」

唐沐晴被迫回頭,給米姐一個清楚一些的解釋。

「就算沒有了白詩雨,郭導在劇組裏一樣可以得到其他的女人。雖然身份可能差了些,但是只要是想要往上爬的,他都可以弄到手的。」

米姐沉默了,有道理。

要自愛,現在在這個圈子裏,有幾個女孩子做得到呢。

唐沐晴躺在床上,翻看着劇本,沉沉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