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哦,子良,你是不是發財了?居然還送我們摩托羅拉手機,據說那個摩托羅拉手機挺貴的,纔出了一個新款。”師妹一愣,轉即一臉開心的模樣。

我點了點頭,說道:“我最近手裏還有點錢,我也問過了手機的價格,也比較合適,昊天,你需不需要?”

昊天一愣,沒有想到我會問他,昊天猶豫了一下,緊接着聳了聳肩,一副無所謂不在乎的樣子說道:“隨便你啊,可以有,也可以沒有,看你自己。”

我看着昊天的那副裝逼到極點的樣子,我都想要抽死他,我白了昊天一眼,接着說道:“好吧,一會兒我先去學校看看,接着去銀行取錢,買四部手機,方便聯繫。”

“子良,吃了飯再走吧。”師妹遞了一碗稀飯在我的面前說道。

我點了點頭,也不管燙不燙,直接咣噹咣噹的往下面灌,接着拿了兩個包子就往外面走。

……

期間,我換了車,換成了一輛大衆,但是我沒有去想要開車去,當然了,自然還是打的士,畢竟的士司機知道很多學校,我上了一輛的士之後,開始詢問哪裏有美術學院,當然了,我的選擇是正確的,對於城市,還是的士司機更加的厲害。

只是八九分鐘,我就到了一所學校面前,我大步的向着裏面走去,這時候,保安一下子出來了,攔住我說道:“哎哎,那個朋友,這裏是不準隨便進入的。”

我看了一下保安,接着從口袋裏面掏出中華,遞給保安一根,接着說道:“我是來這個學校報名的,不知道能不能見見校長,我好給他說一說。”

“你報名?”保安一愣,先是接過了我手中的香菸,接着一臉疑惑的看着我說道。

我笑了笑,給保安點上,說道:“並不是我報名,而是我替我妹妹報名,當然了,這件事情,還需要大哥你幫我通知一下,能不能帶我去找校長詳談這件事?”

保安吸了一口,身子不經意的抖動了一下,緊接着帶着笑意說道:“兄弟,你知道,引見校長這種事情,是很麻煩的事情啊……”保安說到這裏,看了一下我手中的那一包剩餘的中華。

我當然明白保安的意思,將手中剩餘的中華全部塞給了保安,說道:“這些不成敬意,還得麻煩一下大哥你幫一個忙。”

保安將中華一下子裝進了自己的口袋之中,接着滿臉笑意的說道:“好說好說,我去幫你問一下,如果到時候校長不願意見你的話,我也是沒有辦法的。”

我點了點頭,說道:“無論如何,還是得感謝保安大哥你,如果能夠談妥這件事情的話,我一定請你吃飯。”

保安對着我連連點頭,接着喊另外一個保安,幫自己佔一下位置,緊接着自己進了教學樓,看樣子,有可能真的回去幫忙找一下校長。

雖然我不太相信,這個人會幫自己去找校長,多半是躲在一個地方抽菸呢,等時間一過,就會回來給自己說什麼校長很忙,或者校長不願意見自己這些話語,一個小小的保安,想要校長說話,而且還推薦人的話,除非是真的有能力,否則多半不可能,但是,不給他煙的話,多半又進不了校門口。

果然不出我所料,不一會兒,保安就一臉苦澀的走到了我的面前,苦笑着說道:“不好意思,兄弟,這件事情我真的辦不了,沒有想到校長在開會,我也沒有辦法幫你問。”

“沒關係,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自己進去。”我說道。

保安故作一臉爲難,眉頭都快皺在一塊了“兄弟,你知道這件事情很難的,如果沒有一點關係,也不好進去的。”

貪得無厭!

但是,我也沒有多說什麼,犧牲一點小東西,能夠讓蘭夢瑤進入一所好的學校,何樂而不爲呢?

當然了,我也從自己的口袋裏面再掏出了一包中華,笑着說道:“保安大哥,這是我最後一包了,如果不能進的話,我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我只需要你幫我指一下方向,到時候我自己去找就行了。”

保安原本想多要點的,但是見我也是最後一包,而且態度也是有點強硬了,又捨不得我手中的那一包中華,便說道:“好,我當你朋友,到時候你去那個方向,哪裏是校長經常去的地方。”說着,保安便指了指一個方向。

我對着保安點了點頭,接着將中華塞進了保安的手中,緊接着微笑着向着保安所指的方向而去。

當我走了之後,一個保安湊了過來“哎,兄弟,是不是遇見了一個貴人了?喲!還是兩包中華呢!有錢啊!”

爲我指路的保安笑了笑,說道:“什麼有錢人,充其量就是一個傻帽,我去抽一根菸,他還以爲我真的幫他問路呢,真是白癡,哎,沒辦法,人傻就不一樣,今天算是賺了一百多了。”

“你是不是踩了狗屎,纔會有這麼好的運氣啊。”保安極其眼紅,有些酸唧唧的說道。

“誰叫他傻啊,是不是!哈哈……當然了,我路也不是沒有給他指對,以我們學校校長的脾氣,這個小子絕對沒戲。”爲我指路的保安則是說着說着,便哈哈大笑了起來,彷彿真的佔了我的便宜一樣。

我躲在一處聽見了全部,但是我並沒有出來發火,兩包煙,我早已經做了手腳,等着晚上見鬼吧。

不過還好,至少方向是對了的,所以我也沒有去爲難他。

“哎,同學,你是新來的嗎?”現在是下課的時候,一個清純的女學生抱着兩本書,後面還拉着一個行李箱,背上揹着一個書包,走了過來。

我一愣,好乖的一個小妹子,我雖然已經二十三歲了,大學時光早已經過去了,但是面對這樣的清純妹子,時不時有些心中懵懂。

“你好,美女同學有什麼事嗎?”我笑着問道。

清純女學生嘟嚷着嘴吧,有些爲難的看着我說道:“同學,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看你長得挺帥的,想必責任心一定很強吧,你能不能幫我搬一下行李箱?我提不動了。”

我有些無語,果然美女向自己打招呼是沒有好處的,但是這個清純女學生是不是有點太過於二了?居然手裏抱着兩本書,揹着一個書包,還拉着一個行李箱,難道就不能夠將那兩本書塞進書包裏面嗎?

但是我也沒沒有拒絕,想也耽誤不了多長時間“好吧,去哪裏?”

“去女生宿舍。”清純女學生將行李箱交給我之後,甜甜一笑,在前面帶着路。 我無奈,有可能是讀書讀傻了也不一定。

我一提這個行李箱,突然眉頭微皺,什麼東西這麼重,當然了,對於我來說,沒什麼重量,但是這前面的這個有些瘦弱的清純妹子怎麼能夠拖得起這個行李箱?

但是,我也沒有多想,別人的事情,我不該去管這麼多,跟着清純女學生向着裏面走去,不一會兒就到了女生宿舍樓下,我原本不想要進去的,但是清純女學生苦苦哀求,我也是沒有辦法,只好再幫她一下。

當然了,我也看出了其中的疑點,這個清純女學生明顯是有力的,而且一定有可能還是一個練武之人,拖着這個行李箱走,額頭上居然沒有汗水,要是換做其他女生的話,早已經汗流浹背了。

我並沒有想這麼多,只是想要早早的找到校長,然後想盡一切辦法讓這個學校留下蘭夢瑤,我詢問過了,這麼美術學院是這個地方最爲高端的學校,無論是老師的教學,還是環境等方面,都是一等的。

當然了,這裏離家也不是很遠,所以,這個地方,是最好的學習地方,我的卡里面至少還有三十萬的存款,這都是做任務得來的,我絕對有能力將蘭夢瑤給送進這裏面來,當然了,就算學校還是不收的話,我可以去找何老,還有霍正的幫忙。

我提着清純女學生的行李箱走進了宿舍樓,每一個女學生都是對着我不斷的仔細打量,感覺我就是被觀賞的動物一般,還是我長得太帥的原因?

很快,我被清純女學生帶着進了她的宿舍裏面,但是一進去,我的鼻血都快要噴出來了,什麼衣服啊,還有什麼那個之類的到處都是,甚至還有女生在牀上看着書。

“小甜,這是你男朋友?長得挺帥的嘛。”牀上一女學生一愣,並沒有因爲我的到來,而感覺到一絲的不適應,反而是很是疑惑的看了看我,饒有興趣的對着清純女學生說道。

清純女學生白了三點式女生,說道:“胡扯呢,我的男朋友要是這麼帥,豈不是樂歪歪了?”

“那個,我還有事情,已經幫你提上來了,就不多待了。”我笑着說道。

清純女學生也沒有留我,只是說了一句“恩,好的,對了,我叫做沈甜,你呢?”

我一愣,接着回答道:“我叫做王子良,很高興認識你。”

“王子良?”沈甜聽見我的名字,愣了愣,隨即回過神來,有些驚訝的說道。

“怎麼了?”然而沈甜的表現讓我有些覺得奇怪,看樣子,她是聽過我的名字,或者說是認識我。

“沒什麼,只是覺得你的名字有些好聽,謝謝你今天幫我提東西。”沈甜笑着說道,真是人如其名,笑起來真的讓人迷醉。

“沒事,應該做的,沒事我就先走了,我還有事情。”我丟下這句話,便離開了,的確是因爲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我左拐右拐,最終還是找到了校長室,我敲了敲門,裏面傳來一陣沉穩的聲音“請進。”

我推門而進,發現裏面坐着一個人,一臉肅然,一看就是有原則的人,一看便知道是校長了,我笑了笑,接着說道:“校長,不好意思,我是來報名的。”

“報名?應該去報名部啊,怎麼來我這兒?我這裏還有客人,現在不方便,如果你可以等的話,待會兒,我會跟你聯繫的。”校長看來是不願意搭理我的。

我一愣,並沒有發現這裏有人,疑惑的說道:“校長,您這裏有人?”

“他去廁所了,你先離開吧,待會兒我會和你聯繫的。”校長眉頭微皺,一臉不滿的,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趕我走。

“哎呀,老宋啊,你這個地方就是要比我的學校舒服啊,居然辦公室裏面還有獨立廁所。”這個時候,一個三四十歲的男子走了出來,甩了甩手,想必是剛剛上了廁所來。

我一愣,這個校長的客人正是我之前在收拾厲鬼,並沒有收錢的那所學校的校長。

“啊!這不是大師嗎?大師怎麼來了?”校長見到我,一陣驚訝,沒有想到我會出現在這裏,難道這裏也有鬼嗎?

我笑了笑,有些無奈的說道:“沒有想到會在這裏遇見你,真是巧啊。”

“大師,你來這裏做什麼?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校長見我站在門口,疑惑的問道。

我笑了笑,接着說道:“我這不是來幫我徒弟辦理一下入學手續嘛,沒有想到這位宋校長在這裏招待人,你們聊,我待會兒再來。”

“哎哎,大師別走,有什麼事告訴我,我能夠幫你解決的,一定幫你。”校長一臉堅決的表情,彷彿什麼事情都可以辦到,其實從剛剛的話裏面都可以知道,剛剛宋校長爲難了我。

我並沒有說什麼,而是轉身離開了,呆在外面。

“老李,這個是什麼情況?你叫他大師?怎麼回事?”宋校長一愣,有些不解,看起來,李校長和這個年輕人有着不一般的關係。

李校長沒好氣的看了宋校長一眼,接着說道:“老宋,你知道你這是做了什麼事請嗎?這個就是幫我們學校除掉厲鬼的王大師啊!你居然這樣對他!還不快點請他進來。”

宋校長也是被李校長嚇到了,沒有想到這麼嚴重,有些驚訝的說道:“什麼,他就是你所說的王大師?不會吧,看他的年紀,也不像啊!”

李校長瞪了宋校長一眼,緊接着語氣變得有些冰冷的說道:“你懂什麼!這叫低調,當時我也是看不出他是一個大師,但是沒有想到實力就是如此強大啊!你快去請他進來,不然,我們兩個老朋友,就沒得做了!”

宋校長也是看到李校長髮火了,答應了一聲,接着出門笑着對我說道:“我有眼不識泰山,沒有想到是王大師啊,快請進。”

我並沒有難爲宋校長,得饒人處且饒人,我點了點頭,跟着宋校長進去了。

“王大師,你徒弟多大了?不跟着你學習那些東西嗎?”李校長笑了笑,看着我說道。

我擺了擺手,接着說道:“不,學習是要學習的,但是現在還是要弄出一張文憑,這是我做師傅的責任。”

李校長連連點頭,接着說道:“哎哎哎,王大師說得對,其實我們可以直接幫你辦理文憑證的,不管王大師的徒弟有沒有上學,我們都可以辦到。”

我搖了搖頭,說道:“李校長,你誤會了我的意思了,其實,我是想要讓我徒弟能夠體驗一下讀書的感覺,她從小命苦,什麼事情都要體會的,比如讀大學,並不是拿一張文憑就可以解決的事情,多少錢無所謂,我只要我的徒弟能夠到在這個學校讀書,一切好說。”

“這個我來解決,王大師,今天你就可以帶着你的徒弟來這個學校。”宋校長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接着說道。

我點了點頭,接着從自己的口袋裏面掏出一包中華,遞給兩位校長說道:“那就多感謝了,不知道報名費多少,我現在身上還有點錢,看夠不夠。”

“哎,王大師,這一次的報名費我來出吧,上次都是沒有收我的錢的。”李校長從中說道。

我搖了搖頭,對着李校長微微一笑,說道:“李校長,這是兩碼事,那些錢當做我給學生們的,並不是因爲什麼其他的,當然了,這一次,我不可能讓你出錢,希望李校長你理解。”

李校長也不好說什麼,只好點了點頭。

“你和李校長認識,那我也公平一點,你就一個學期交八百吧,其他的雜費我幫你除掉。”宋校長笑着說道。

我點了點頭,握着宋校長的手,笑着說道:“那就多感謝宋校長和李校長了,這裏是八百元,我下會兒就帶着我的徒弟來這裏,希望我的徒弟不在這裏面受欺負。”

“王大師啊,你徒弟的身手我可是見識過啊!不欺負這個學校的人就不錯了,怎麼有人敢去欺負她啊,這不是找不自在嗎?”李校長的確見識過蘭夢瑤的身手,不過也是,這個學校裏面沒有人可以欺負到蘭夢瑤吧。

我笑了笑,接着從自己的口袋裏面掏出了一千元,緊接着拿出八百元遞給了宋校長,說道:“宋校長,還得多靠你幫助了,對了,還需要有什麼嗎?”

“對了,我還差點忘記了,在這裏讀書,必須是留宿的,意思就是必須留在學校裏面住,當然了,星期天是可以回來的。”宋校長說道。

我一愣,那這樣豈不是蘭夢瑤所提的要求就不能夠完成了?我連忙看着宋校長說道:“宋校長,能不能不留宿?我徒弟不習慣。”

“這個上面領導會來檢查的,要不,住三天怎麼樣?我最多能夠這樣了,希望王大師也要理解一下我們啊。”宋校長有些無奈的說道。

我也不難爲宋校長,呼了一口氣,苦笑着說道:“好吧,既然是規定,那也只有遵守,三天就三天,我回去給她做思想工作,希望她別生氣了。”

“哈哈,大師身爲師傅被徒弟欺負,還是頭一回啊,快去吧,我們等着你。”宋校長也是一個爽快人,不一會兒就開啓了玩笑。

我也沒有多呆,喝了一口茶,不一會兒便走了。 我很快變回了家,師妹一見到我,連忙拉着我,問道:“怎麼樣,結果如何?有沒有找到合適的學校?”

我點了點頭,接着又搖了搖頭,無奈的笑了笑。

“什麼意思嘛,到底有沒有找到。”師妹也是急了,她對蘭夢瑤的喜愛,不會比我低。

我苦笑着說道:“的確找到了,通過一些關係,別人也願意接受了,但是有一個問題,我怕夢瑤會不高興。”

師妹一愣,有些不明白的問道:“什麼問題?不會是……住宿問題吧?”

我點了點頭,苦笑着說道:“是啊,那個學校有制度的,必須留校住宿,但是我最後幫夢瑤爭取到了一點時間,住宿三天就行了。”

“三天,夢瑤應該會接受的吧。”師妹眉頭微蹙,說道。

“師傅,你回來了?”蘭夢瑤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物,帶了一部分裝在行李箱裏面,出來就發現我在家裏了。

我笑了笑,接着拉着蘭夢瑤進了屋子“夢瑤,有一個問題,也是你要求的問題,住宿問題,學校必須要求住宿,但是我幫你爭取到了時間,你只需要在學校住三天便可。”

“恩,我聽師傅的,我不想讓師傅認爲我是那種只會撒嬌的女生。” 和尚繼承者的蜜寵 蘭夢瑤這一表現,讓我很驚訝,沒有想到會是如此,成熟的太快了吧。

我很欣慰的笑了笑,接着摸着蘭夢瑤的頭說道:“夢瑤長大了,我甚是開心啊,對了,今天我帶你去買一點新衣服,你都好久沒有買衣服了。叫上你姐姐,我們一起去逛街,買點衣服,吃點東西。”

“那昊天大哥呢?”蘭夢瑤一臉單純的看着我,說道。

我鄙了一旁站着昊天,說道:“他這個樣子是沒有辦法見人的,讓他穿我的衣服,再戴帽子,應該沒有人能夠認出來。”

昊天原本想要高傲的拒絕的,但是想到只有自己一個人,沒辦法,只好跟着去。

不得不說,昊天原本就長得很好看,是屬於那種霸道的男生味道,當然了,我也是變帥了,畢竟是吸收了食屍鬼的那種帥性吧。

“好了,出發吧,毛毛也一起。”我揮了揮手,將毛毛放於肩上,毛毛原本就是神獸之後,隨隨便便就上來了,而且穩穩健健的在我的肩上不動彈。

“師傅,我們的武器就留在這裏嗎?”蘭夢瑤回頭看了一下,那些東西都還在上面被祭奠着呢。

我擺了擺手,說道:“放心吧,這些東西都是有真靈的,不是我們去拿,別人休想拿到,除了我的黑劍,都是有真靈的,當然了,我早已經在周圍設下了陣法,想要進來,也是不容易,走吧,下午,我們還要去學校。”

師妹和蘭夢瑤放心的點了點頭,要走的時候,毛毛突然從我的肩上跳了下去,直接跳進了師妹的懷抱之中,又是不斷的拱了拱,看的我生氣的不得了。

我狠狠的瞪了一眼毛毛,沒好氣的說道:“你丫的不會走路嗎?給我下來走路!”

毛毛卻是不幹了,一個勁的向着師妹的裏面鑽去,我越用力,就越鑽的進去,師妹不樂意了,瞪了我一眼,緊接着說道:“好了,就讓它呆在我的懷裏,真是的,跟毛毛兇什麼兇,有種你去跟別人兇啊。”

我嘴角一陣抽搐,毛毛這是找到了靠山啊,無奈之下,我也只好放棄對毛毛的追擊,出門逛街吧。

逛街足足花了三四個小時,不得不說,和女人在一起逛街,真的是一種受罪,到中午了,我和昊天也能夠鬆鬆腳,去吃飯。

我也沒有過多的吝嗇,對於昊天,也是買了一些衣服給他。

但是,這個傢伙卻是愛理不理的樣子,看着就來氣,一副隨便你的表情,無時無刻都掛在臉上。

“好了,衣服也買了,飯也吃了,師妹就和昊天帶着毛毛回去吧,我帶夢瑤去學校,如果昊戾出現了,立馬給我打電話,昊天,你要是讓我的師妹掉了一根汗毛,老子絕對會滅了你!”我說着,惡狠狠的瞪了昊天一眼。

昊天也沒有在乎,扭過頭,不理會我,雖然昊天做出這麼高傲的姿態,但是我明白,昊天這是答應了下來,況且,我很早就知道昊天對師妹有意思了,就算是我不說,昊天也會盡全力保護師妹的,當然了,我心中的醋意不知道爲什麼這麼的大。

我對師妹和昊天兩人帶着毛毛揮了揮手,接着提着行李箱,帶着蘭夢瑤向着學校裏面走去。

我帶着蘭夢瑤進入學校的那一刻,那個曾經佔我便宜的保安一下子雙眼亮了起來,趕緊跑了過來“兄弟,想不到你妹妹這麼漂亮啊,有沒有男朋友啊?”

我原本不想對這個保安發火的,但是話題涉及到蘭夢瑤,我雙眼細眯,扭頭盯着保安,冷聲說道:“上次佔了我的便宜,我可以不計較,但是你別tm的想要找死!老子可以很明白的告訴你,誰要是敢動我的妹妹,我讓他死無全屍!”

保安沒有想到自己佔便宜的事情被發現了,但是被我這麼一說,保安的面子有些掛不住了“小子!你別tm說大話,要不是老子讓你進學校,你tm能夠讓你的妹妹讀書?我告訴你!我一開口就可以讓你妹妹退學,不過嘛……你只要讓你妹妹陪我一晚上,這件事情就算了。”

砰!

旋風少女 我快速的一拳擊出,保安一下子飛了出去,緊接着咚的一聲,落在地上,七孔流血,已經翻白眼了,看來是沒救了,周圍的人也是嚇傻了,還有人不斷在喊“殺人了!殺人了!”

“師傅,怎麼辦?”蘭夢瑤很相信我,我也不是衝動的人,但是誰要是觸到了我的眉頭,想要對蘭夢瑤出手,結果,死!

我笑了笑,摸着蘭夢瑤的腦袋,說道:“沒關係,我讓霍正幫忙處理一下這件事情,以他的關係很容易就可以壓下去的。”說着,我就給霍正發了一個消息而去。

“兄弟們,上啊!將這個殺人犯抓起來!”這個時候,剩餘的保安紛紛拿出了棍子,將我圍了起來,我笑了笑,纔不過九個保安而已。

“住手!都給我住手!”這個時候,宋校長就出來了,看着保安都圍着我,頓時大怒了,跳着腳大吼着。

保安一愣,接着反應過來“宋校長,這個人是殺人犯!他將隊長給殺了!我們不能夠讓他逍遙法外啊!”

宋校長看了看不遠處躺在地上的保安隊長,已經沒有聲息了,有些難爲的撓了撓頭說道:“王大師啊,你怎麼一來就惹這麼一個大麻煩啊!這次你完了啊!”

我看得出來,宋校長對我的擔心是真心的,我笑了笑,接着說道:“他想要侵犯我的妹妹,當然了,我不可能不管吧,對於保安隊長被殺的這件事情,我不會感到抱歉,相反,宋校長,你應該好好管理一下下面這些人的作風了。”

“王大師啊!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啊,你殺了人啊,這件事情可不小啊!而且警察說不定就要來了。”宋校長真的快要氣瘋了,換做是一般人殺了人的話,第一點就是逃!但是這個王大師卻是悠然自得的樣子,彷彿根本不怕警察!

我笑了笑,這個時候,我的手機來了一條短信,我拿出來一看“子良,你小子可真會給我惹麻煩,不過放心,我依舊派最近的人來幫助你了,而且公安局我也是處理了的,這件事情,你不用擔心。”

我笑了笑,只是回覆了一句“謝謝,有任務和鬼王的消息通知我。”

其實,說到鬼王,我有些私心,我是想要找尋自己的朋友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自從鬼王消失之後,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也跟着消失了,這讓我很擔心。

烏拉烏拉,這個時候警車已經到位了,宋校長看到警車來了,也是拍着腦瓜子,暗暗叫苦,這下完了,本來還說讓這個王大師幫我驅鬼的,但是現在看來,沒有可能了。

而九個保安看見警車來了,都是一臉的興奮,彷彿是在說,小子,讓你得意,讓你殺人,現在完蛋了吧!

警車下來了七八個警察,都配有槍支,接着走到了我的面前,一臉肅然的說道:“請問是王子良先生嗎?”

什麼!?先生?這些警察居然還用先生來稱呼殺人犯?

其中一個保安就不爽了,連忙叫道:“你們有沒有搞錯!他可是殺了人啊!你們應該抓他!你們在做什麼!”

爲首的警察瞪了保安一眼,緊接着揮了揮手,讓身邊的一個警察去檢查一下保安的身體,不一會兒,警察就拿着一包白色的東西回來了“這是白色的東西,叫做海洛因,是毒品,而這位王子良先生是我們請來的人,臥底來的,甚至還犧牲自己的妹妹來這裏讀書,最終不負有心人,王子良先生終於抓住了這個罪犯的把柄,最後罪犯反抗,無奈之下,王子良先生只好動手反擊了。”

“對於這樣的事情,是屬於正當防衛的,並不是犯罪,好了,大家都散了吧,你去將那個屍體帶走,既然是賣白粉的罪犯,屍體我們理應也帶走。”爲首的警察說道。

周圍的人一陣驚訝,怪不得這個王子良這麼的有恃無恐,感情是有靠山啊! 爲首警察對着衆人揮了揮手,觀看的學生等一些人都紛紛散了,接着不一會兒,爲首警察對着我悄悄說道:“兄弟,還是少惹點麻煩,我們也不好辦,這張卡你拿着,如果有警察或者黑道找你的麻煩,你可以給他們看這張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