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說我是他的人呢!想到寧錚的這句話,她的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甜甜的夾雜着些許羞澀的笑容。


不過在漆黑的夜晚,急於趕路的衆人卻並沒有發現這動人的一幕。

另一邊,見到衆人遠去的寧錚深深的鬆了一口氣,整個人完全放鬆了下來。

對着前方自始至終都沒有說一句話,只是感興趣看着這一切的朱厭拱了拱手,說道

“閣下想要什麼我自然知道,不過閣下可知道那位能把自己的血給我,和我之間的關係也不是簡單的。難道閣下就不怕嗎?”

寧錚眼神平靜,但是語氣卻略帶威脅的說道。

“我知道他是誰,不就是櫻桃那個混蛋嘛,我會怕他?你想多了”

聽到寧錚的話,只見朱厭有些咬牙切齒的說道,語氣中還帶有着絲絲的不屑,但是怎麼聽都感覺中氣有些不足。

不過,這倒把寧錚給聽懵了,櫻桃?難道是應龍,怪不得他不透露自己的名字,只說自己叫應龍呢,原來他的名字這麼可愛……

不過看起來這頭朱厭和應龍之間還有仇啊,這可怎麼整!

但是想歸想,該說的話還是得說。於是他試探着問道

“知道是他的血,你還敢要?”

“哼!這個混蛋,我從小就發誓,一定要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廢話少說,快點拿來”

說着,朱厭的身影陡然出現在了寧錚身前一米左右,閃爍着紅芒的雙眼正死死的盯着寧錚,甚至因爲憤怒,臉上一跳一跳的白毛都清晰可見。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倒是把寧錚狠狠的嚇了一跳。急忙開口說道

“彆着急,彆着急,你這麼強大還怕我跑了不成,我這就給你。”

就在這一句話的功夫,寧錚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

這頭朱厭就像一個小孩子一般,聽這語氣似乎對於應龍的恨應該是從小被欺負的,要不要再試探一下呢……

寧錚的腦海急速轉動中……

“你再磨蹭,我吃了你!”

見到寧錚有些走神,朱厭似乎等不及了,對着寧錚催促道,說着還對着他來了一聲咆哮。

富貴險中求,拼了!

下定了決心,寧錚連忙說道

“你着什麼急啊,你要是着急我帶你去見他可好”

話音剛落,左臂上便亮起了微微的白光

一股蒼茫而又霸道的氣息撲面而來、

似乎是感應到了應龍的氣息,朱厭顯得有些慌忙的退後數步,警惕的盯着寧錚的左臂。

果然如此!寧錚的心情愉悅了起來,但臉上卻裝作一臉茫然的說道

“怎麼了?我帶你去見他你退這麼遠幹嘛?”

“你快取消傳送,快點”

隨着寧錚左臂的白光越來越亮,朱厭的催促聲也越來越急躁了起來,最後甚至隱隱帶着些許的哭腔。

看到朱厭的表現,寧錚有些哭笑不得,心中升起了一種欺負小朋友的罪惡感。

怕把朱厭逼急了,他順從的散去左臂的白光,裝作有些狐疑的看着朱厭

“怎麼了,你怎麼要哭了?”

“胡說,誰哭了?你在胡說我吃了你!”

見到白光散去,朱厭漸漸收斂了心神,有些色厲內荏的威脅道。

“好好好,我不說了,你也別老是要吃我,我也害怕的!”

寧錚裝作一副我好怕怕的表情說道

誰知道他這玩笑的一句話卻讓朱厭陷入了沉思,最後似乎下定了決心一般狠狠的點頭說道。

“那我不吃你,你也不許再要帶我傳送過去找櫻桃那個混蛋了”

“好,一言爲定!”

寧錚連忙爽快的同意。

但是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寧錚發現對面的朱厭在這時也鬆了一口氣

應龍這貨以前到底對這頭朱厭做過什麼?居然讓它連見他一面都被嚇得半死。寧錚的心中很疑惑,算了等下次去山海界再問問他吧!

“不過他的血你必須得給我吃掉!”

朱厭盯着寧錚說道,不過語氣中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強勢,反而帶着些許商量的味道。

寧錚想了想,點頭同意了。

畢竟只是應龍的血液而已,又不是血脈,之前應龍和獨眼巨人大戰的時候流的血都快成小河了,這點算什麼。

“我這裏還有他的三滴血,不過你拿什麼來和我換呢”

寧錚開玩笑似的問道,隨即取出了三顆紅色晶體,每顆晶體內都有一滴金色的血液在閃爍着淡淡的光輝。

寧錚的這句話可把朱厭給難住了,它根本沒想到寧錚居然不是直接給它,而是要和它交換。原本有些興奮的表情一時竟癱在了臉上。

似乎是看出了朱厭的尷尬,寧錚立馬語帶嘲諷的說道

“不會吧?你堂堂朱厭,居然連能交換的東西都沒有嗎?”

似乎是寧錚的這句話戳到了朱厭的痛點,它大聲吼道


“誰說我沒有,只不過是沒帶在身上而已”

漸漸的,它的聲音低落了下來,越來越沒有了底氣。

“唉,好吧……”

本來他也就是開玩笑似的一句話,沒想到朱厭的反應這麼大,不過看着朱厭似乎囊中羞澀,似乎也沒有什麼好東西,寧錚也就不報多大希望,準備送出龍血,當個活雷鋒


“對了,我有這個。你看行不行”

朱厭大叫了起來,聲音中也沒有了之前的那種沒底氣的感覺,而是中氣十足了起來。

寧錚擡頭看去,只見它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出來一枚金色的水晶。

這水晶大約有拇指大小,整體呈圓柱狀,兩頭卻是弧面,沒有任何寶物的色彩,看起來平平無奇,就如同異獸降臨前大街上隨處可見的那種廉價的裝飾品一般。

看着手中的金色水晶,朱厭的臉上似乎有着些許的不捨,但還是毅然決然的遞了出來

“這是之前我爹給我的,裏面是一篇我看不懂的刀法,我拿這個和你換怎麼樣?”

說着,朱厭有些難過的將頭轉向了一邊,不去看手中的金色水晶,語氣很是低落

“額……”

這倒把寧錚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人家父親給的東西自己就這麼據爲己有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

“不用了,之前我和你開玩笑的,這三滴血我送給你,不需要交換。”

寧錚趕忙說道,語氣中有着說不出的真誠。

但是,朱厭卻拒絕了,原因很簡單

“我爹說了,不能白拿別人的東西。不然要欠人情的”

說着,朱厭的語氣堅定了起來,它把手中的金色水晶拋向寧錚,與此同時,寧錚手中的三滴龍血也不見了蹤跡。

當寧錚接下水晶再看的時候,朱厭已經不見了蹤跡。只有風中依稀傳來聲音

“下次多搞點他的血,如果有肉就更好了,等我們再見面,我多帶點東西,咱們再換。”

聽聲音,朱厭已經走遠了。

寧錚不禁感嘆,這頭朱厭的實力還真是恐怖啊。

……

鋼鐵堡壘,議事大廳。

此時已經是寧錚回來的兩個小時後了,當他回來的時候,葉棟,王方等人正在集結兵馬準備出城營救寧錚。

在見到他平安返回後,衆人齊刷刷的鬆了一口氣,寧錚遇險,衆人彷彿沒有了主心骨一般。


不過衆人卻沒有對着寧錚噓寒問暖,甚至連他和朱厭說了什麼都沒有問題,如果事事都和下屬交代清楚,那還叫首領嗎?

此時,他們正在傳看着寧錚和朱厭交換來的那枚晶體,一個個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是要看看這枚用三滴龍血換來的東西到底有什麼神妙之處。

許久之後

“首領,這東西怎麼看怎麼普通,真的蘊藏着刀法嗎?你是不是讓朱厭給耍了啊”大壯撓了撓頭,他都快把眼睛瞪瞎了,愣是沒發現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但是他的這句話卻是說道寧錚的心眼裏去了。

他也沒發現這金色水晶有什麼奧妙,自己也懷疑是不是讓朱厭給耍了。

“你說你吧,就算首領給耍了,你也別擋着首領的面說啊,這不是扎他的心嘛!首領,以前看小說上都說這種東西需要滴血認主的,你要不要試試?”顧長風眼珠一轉的說道,不過他的話纔是真正的扎心了。

寧錚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幹咳了兩聲,這才說道

“咳咳~那是法寶,這個又不是,你別瞎出餿主意

其實回來的路上他就已經仔細的觀察過這枚金色水晶了,但是卻沒有任何的發現,滴血認主這種教科書般的操作當然也是做過,但是令人失望的是,同樣沒有任何效果。 眼看天色已經很晚了,衆人停止了研究,專心探討起關於金陵聚集地的威脅。

“首領,金陵那邊我們一無所知,是不是安排人過去打探一下?” 一念情深:傲嬌老公送上門

聽到這話,寧錚有些皺眉,因爲金陵聚集地如今是迫在眉睫的問題。

雖然十餘萬先鋒大軍被異獸滅殺,但是誰都不能保證後續有多少大軍,如果對方傾巢而出,那麼鋼鐵堡壘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現場的氣氛隨着葉棟的話開始凝重了起來,在場衆人的眉宇之間都帶着絲絲的擔憂。

“這樣,我們分成三塊,江林,老馮,你們兩人負責發動聚集地裏的人手,加緊建造新城,最起碼城牆要保證萬無一失,如果情況實在糟糕,所有人全部退到新城。”

片刻後,寧錚的神色堅毅了起來,開口說道。

如果硬剛打不過,那麼就憑藉着地理優勢防守便是,苟着又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

江林和老馮紛紛領命。


寧錚抿了抿嘴脣,看了眼下方的衆人,接着佈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