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不知道是葉荒的心理作用還是什麼,葉荒明顯的感覺到瑩瑩對於這裏非常的滿意。

就連已經在瑩瑩臉上消失了很久的笑容也重新的回到了瑩瑩的臉上。

但是葉荒通報夢精的這件事情一直都沒有得到回覆。

也不知道夢精心中是怎麼想的,難道是因爲夢精不喜歡天人?

反正無論如何,葉荒還是要做一些努力的。

李忘生看着葉荒在下面出神,似乎是有一點不悅。

“葉荒,御劍飛行最重要的就是專心,如果不專心的話很有可能出事故。”

葉荒聽到李忘生的聲音他起頭來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師兄教訓的是,我就是再想這裏距離崑崙到底有多遠。”

葉荒雖然沒有被夢精收爲弟子,但是還是叫李忘生師兄。

這師兄的意思其實也就是一個尊重的意思,還有現在也都算是修道中人了,喊一聲道友也是可以的,但是喊道友總是生分一點。

“崑崙異常遙遠,就算是御劍飛行也要飛上一天一夜。”

李忘生不疑有他,還以爲葉荒就是在擔心路途。


至於這崑崙,是夢精讓葉荒去的。

當天葉荒在跟夢精談到最後的時候,夢精跟葉荒說道,如果一定要一意孤行的話,那麼推薦你去一趟崑崙。

這崑崙並不是傳說中的崑崙仙山,而是一個修真門派叫做崑崙。

這個李忘生自然是知道的,李忘生在很久之前也跟葉荒提起過。

葉荒見到夢精突然提起崑崙也不知道是爲什麼,但是夢精也沒有解釋太多。

只是說你要是想要打破天門的話,還是有必要去拜訪一下崑崙,最後還給了葉荒一封夢精親自手寫的信。

葉荒也不知道這崑崙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反正知道夢精肯定是不可能害自己的。

而且葉荒這幾天的時間實力有上升了一個檔次,就連李忘生都覺得驚訝。

明明剛來到時候還是那種模樣,但是到了現在李忘生竟然都有一些看不懂了。

雖然李忘生是已經無感境界,也就是超凡之上的人物,但是還是有些看不透看起來只是超凡境界的葉荒。

這種體驗很是新奇。

葉荒的解釋是,自己有一番機遇,所以在進到華瓊界之後就開始突飛猛進,李忘生嘖嘖稱奇,雖然不知道葉荒的奇遇到底是什麼。

但是也沒有刨根問底的去問。

修真界的人誰還沒有幾個祕密呢?

葉荒的進步夢精自然也是看到了,但是也沒有說什麼。

但是夢精隱隱知道,葉荒說要打破天門的依仗恐怕就是這種不知道是什麼的奇遇。

其實憑藉夢精的閱歷只要是仔細去查探,那麼一定可以看出來一點端倪。

如果是換做之前那麼夢精纔不會在乎葉荒的感受,肯定早就把葉荒從頭到腳檢查一遍了。

但是現在不一樣。

現在夢精早就看破了很多,世界上很少能再有讓夢精提起興趣的東西了。

就算是這種能夠讓人功力突飛猛進,一天就可以讓自己實力提升一倍的功法也沒有興趣。

畢竟在夢精看來,葉荒還是太弱,所以這種進步雖然不可思議,但是還是讓夢精提不起興趣。

就像是現在葉荒就是一個幼兒園的學生,一共學習了五個漢字,但是在來到華瓊界幼兒園之後,第一天就學習了五個新的漢字,第二天又學習了五個新的漢字。

這種進步是成倍數進步的,但是在夢精都已經是大學教授級別的人,自然不會在乎這一點。

當然也有嫉妒的,比如說蘇櫻。 當然也有嫉妒的,比如說蘇櫻。

這幾天的時間中蘇櫻果然來到葉荒這裏跟葉荒比試了一場。

結果可想而知,本來蘇櫻其實是在實力上領先葉荒的,畢竟葉荒剛剛進入到超凡境界沒有多久。

而蘇櫻早就是超凡巔峯的人物了。

而且學習的都是領先的修真法術,比葉荒修煉的武學高出不知道多少。

但是就算是這樣還是失敗了,原因也很簡單,因爲葉荒在這幾天時間內實力已經提升了好多倍。

如果是一開始,在葉荒剛進來的時候蘇櫻就和葉荒比試,那麼葉荒是一定打不過蘇櫻的,但是蘇櫻卻選擇了在幾天之後。

可能也是抱着讓葉荒休息幾天的心思,未必就沒有輕視的意思。

但是現實卻狠狠的給了蘇櫻一個耳光。

在對上葉荒的時候蘇櫻沒有想到葉荒竟然這麼厲害!

簡直就是跟那些超凡之上的師兄一樣厲害,但是葉荒的實力還是超凡,並沒有用到超凡之上才能用到的神通。

不然的話,蘇櫻肯定會以爲葉荒都已近是超凡之上了。

蘇櫻在結束之後,一言不發的回到自己的山峯,開始了閉關修煉。

據說是不突破超凡之上就不出來。

而且出來之後第一個挑戰的還是葉荒。

葉荒很是無奈,但是也沒有任何辦法。

李忘生看的很開,當時李忘生也在現場也算是一個見證,除了驚訝葉荒的實力進步速度實在是驚人之外,就是感覺這個結果也挺好的。

至少這個小師妹可以消停一下了。

蘇櫻也早早的就進入到了超凡境界,還自封超凡境界無敵,這次葉荒也算是讓蘇櫻認識到了天外有天的這個現實,所以算的上一件好事。

當然最好的就是,蘇櫻再也不會纏着自己了。

這種想法在下界很有可能被人說是不解風情,或者說是直男癌。

但是對於李忘生修道,在自然中找尋自然大道的真理纔是畢生追求。

而且如果蘇櫻不閉關的話,一定又會纏着一起去崑崙。

但是李忘生知道崑崙可不是一個好地方。

雖然崑崙和華瓊派表面上也算是兄弟門派,但是實際情況可不是這樣。

實際情況是其實崑崙派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

所以李忘生絕對不混允許蘇櫻也跟着過去。

至於葉荒,現在看來葉荒比起那天打敗蘇櫻的時候功力又上升了一大截。

也勉強達到了可以去那個地方的標準。

最重要的是,這件事情是掌門交代的,就算是葉荒實力不夠自己也要帶路。

本來李忘生還以爲這件事情是一個苦差事,但是現在看來輕鬆不少。

而且李忘生越來越好奇爲什麼要去崑崙派?


葉荒不瞭解崑崙派,但是李忘生明白。

這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修真門派,比起尋常的修真門派,崑崙派的人總是與衆不同。

非要說是哪個地方不同,可以說是哪個地方都不同。

比如說,一般修真門派都是和華瓊派這樣,一心修道不問俗世,除非是下界受到了什麼威脅,纔會出山,幫助。

畢竟雖然華瓊界是一個獨立的洞天,但是還是要依靠於下界的。

或者說這些洞天其實都是依附於下界的。

有傳說是說,其實在上古時代,這些洞天其實都是和下界連在一起的,但是因爲一些原因,原來的那個世界被打破了。

最大的那一個世界就變成了下界。

或許那也不是最大的世界,只是已知的最大的世界。

於此同時在下界旁邊的空間亂流裏面隱藏着衆多的洞天,比如說華瓊界。

這些洞天都有一個特點,就是說只能從下界進入,而且出口也就是有下界。

這也就是說爲什麼洞天其實都是依附於下界的關鍵。

所以保護下界也是修真者的責任。

不然的話一旦下界被魔教佔領,那麼這些修真門派就會很難受。

一來是魔教的行爲一向令人不齒,不符合大道,天然的就是修真者的敵人,這第二個原因就是非常現實的利益原因。

因爲魔教的勢大會嚴重的傷害到修真者的利益。

相同的道理,魔教也是視爲修真者是自己的眼中釘。

但是詭異的是,這麼多年以來兩種人從來都沒有爆發過大戰。

雖然雙方都把對方視爲眼中釘,可是竟然也這麼相安無事的共同存在了這麼多年。

所有的衝突基本上都侷限在了下界,關於這些門派本土的大戰更是一次都沒有過,這之間似乎是有着什麼不爲人知的協議在。


就像是華瓊派這樣的名門正派也是遵循這樣的規則,從來沒有對於魔教全面開戰過,不過這個崑崙派卻不一樣。

崑崙派的人各個都是劍修,各個都是嫉惡如仇,每一個人似乎都是和魔教不共戴天一樣,崑崙派在對待魔教的問題上面是唯一的主動派,和強硬派。

其他門派,譬如說華瓊派都是等到魔教欺負到頭上來了纔開始反擊,但是崑崙派不一樣,崑崙派從來都是主動出擊。

就算是魔教沒有行動也要主動去尋找魔教的蹤跡,就像是狩魔獵人一樣。

這一點就是崑崙派的不同之處。

當然還有另一處不同,也是最大的不同,就是崑崙派雖然對於魔教的態度比起其他門派還要強硬,但是卻並沒有得到其他門派的認同。

或者說崑崙派和其他門派的關係都不怎麼樣,就連華瓊派也是一樣的。

甚至是仇視的態度。

至於原因?

葉荒很快就會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