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老聞言,心中格外地高興,緊接著,他的聲音再次在韓塵心中響起,「塵兒,你不但心態好,而且有明確的目標,你要修鍊到天地間第一劍仙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為師只希望早日看到你修鍊成天地間第一劍仙。

不過,讓為師特別佩服的就是,你小小年齡不但能賺到大量的錢財,而且還能購買【勞斯獸車】,你的確是一個經商奇才,能遇到你這麼厲害的徒兒,為師心中特別高興。」

就在此時,白詩詩的聲音再次響起,「韓塵,你現在能告訴我你到底覺醒了幾星血脈嗎?」

韓塵聞言,先是清了清嗓子,然後一臉微笑地說道:「白國士,不是我不想告訴你,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到底覺醒了血脈沒有,因為我上一次測驗時,我還沒有覺醒一星血脈呢!」

他回答得滴水不漏。

白詩詩覺得韓塵說得有理,她沒有再多問,她覺得韓塵不但是一個經商奇才,而且是一個修鍊奇才。

很快,【勞斯獸車】就來到了韓家。

當韓家的眾人看到從【勞斯獸車】走下來的韓塵時,心中皆是掀起了滔天巨浪,韓塵怎麼會坐上如此牛逼的車呢!他多半是結識了一位富家翁。

否則,解釋不通啊!

韓塵沒有理會眾人的目光,他對著一個護衛大聲道:「白國士要見韓霜,快點去通知。」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當阿爾維斯把徽章遞過來的時候,蒼穹本能地產生過一絲猶豫。

畢竟直到目前為止,蒼穹和阿爾維斯的合作、也本就是建立在非常鬆散的關係上。蒼穹需要《塔莎的萬象坩堝》,而阿爾維斯需要打擊瓦爾德克家族的勢力,兩人目標一致而已。

但最後,蒼穹還是把象徵銀翼會身份的徽章收下了。

畢竟即使是蒼穹也已經感覺到,瓦爾德克家族想要謀划的陰謀事件、可能遠遠地超過了他的想象。

之前在酒窖里時候,蒼穹曾聽作為「代理人」的杜登說、九獄將要征伐弗羅特蘭大陸,並選擇菲斯麗蒂王國作為橋頭堡。

不管他們的說法是真的還是假的,至少說明、這個威脅是真正存在的。

在這樣巨大的變故之中,想要獨善其身並不可能。如果王都卡普亞完蛋,那蒼穹就算沒有跟著一起完蛋、也肯定得不到什麼好下場。

更不要說和蒼穹一起相處的其他普通人。

一個人去對抗瓦爾德克家族的陰謀是不可行的。無論蒼穹自己的想法如何……在這個地方,他都意識到了,必須要和其他勢力產生更加緊密的聯繫。

在蒼穹接過徽章的一瞬間,他就感覺自己和徽章之間建立了一種奇特的聯繫。阿爾維斯給蒼穹解釋說,這是因為徽章本身、就是一件魔法物品。

徽章可以隨著蒼穹自己的心意隱形或顯形。這樣蒼穹就可以一直佩戴著徽章、而不用擔心會引來不必要的關注。

此外,這個徽章還會對蒼穹的心靈產生持續的保護能力。在佩戴徽章的時候,蒼穹可以免疫讀心、測謊、偵測一類的影響心靈能力,也可以讓蒼穹拒絕和其他生物之間的心靈感應。

最後,徽章可以讓蒼穹在隨時隨地、聯繫另一位銀翼會徽章的佩戴者。只要啟動徽章、在心中默念另一位佩戴者的名字,就可以向他發送信息。

雖然發送信息的字數非常有限、而且一天之中也只能使用一次,但在這個通訊效率非常低下的世界之中,能有這種強度的通訊方式、已經是非常方便快捷了。

蒼穹向阿爾維斯道謝。一切默契,皆在不言之中……

※※※※※※※※※※※※※※※※※※※※※※※※※※※※※※※※※※※※※※※※※

新曆1762年的最後一個月,一轉眼就過去了。

在由阿爾維斯領導的、迅如雷霆的打擊之中,拜魔鬼教的主要據點崩潰。布蘭德特家族將這一斬獲報告給國王,並且將邪教徒們移交到法院、在政法體系上贏得了調查這一案件的領導權。

但在王都頻繁發生的連環兇殺案件、並沒有就此終結,只是頻率降低了一些。這至少說明,在王都裡面、邪教徒們還存在著其他的據點。

以這作為理由,國王從近衛軍中抽調的特別調查隊、還是成立了。調查隊的領導,依舊是鮑德·瓦爾德克。

也就是說,現在這起案件、是由布蘭德特家族和瓦爾德克家族分別在不同的機構組織領導、共同調查的。

可以預見的是,新曆1763年,將會是更加腥風血雨的一年。

在立場、心態都截然不同的兩方之間,對於這同一起案件的調查究竟會產生多麼巨大的拉扯空間、相互之間有多少的攻訐和暗中使絆……

這些內容蒼穹偶爾會聽到阿爾維斯抱怨,但距離他的生活還是太遠。

時間不疾不徐地推進。在新年的慶祝過後,三個月停學處分的時間已經過去,寒假所剩下的也寥寥無幾。

二月就要開學了。在返校之前,對於《塔莎的萬象坩堝》的研讀,蒼穹也必須抓緊時間。

在接觸到《塔莎的萬象坩堝》的那一瞬間,蒼穹也沒有料到會產生兩本書:一本是現實中存在的《塔莎的萬象坩堝》,另一本則是僅僅在蒼穹的腦海中存在的、另一個世界中DND遊戲擴展的拷貝件,為了區分,暫且叫它《塔莎書擴展》。

《塔莎書擴展》,和蒼穹所知道的那本書並沒有什麼不同。但《塔莎的萬象坩堝》,作為一本實際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書籍,裡面包含的內容、比蒼穹腦中所收錄的《塔莎書擴展》實際上要多很多。

這時一本用深淵語寫成的著作,裡面記錄了塔莎在各個世界、各個位面中遊歷所學習到的知識和經驗。一些是較為科普性的內容,比如對於劍詠者的生態,顯然塔莎並沒有親身經歷過劍詠者的生活,只是把她所知道的見聞記錄在書上。

這樣說來,為何接觸了《塔莎的萬象坩堝》的蒼穹能在一瞬間就獲得《塔莎書擴展》,吸收到關於「劍詠者」的知識……這一點還是個未解的謎。

不過拋開這些見聞性的內容不談,蒼穹對書里最感興趣的,當然是塔莎所記錄的咒語……

這其中,有一些是蒼穹以前在《塔莎書擴展》中見過的,比如「塔莎酸蝕釀」、還有「塔莎心靈鞭」。但也有另一些……是蒼穹沒見過的。

「莉莉啊,這個『惡魔附身『法術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在蒼穹家地下的鍊金術工坊之中,藉助魔法燈的光照、正在翻閱《塔莎的萬象坩堝》的蒼穹皺著眉頭問停在旁邊桌子上的莉莉。

這是蒼穹剛剛翻到的一個2環法術。因為正好是在蒼穹可以施展的環級當中,所以蒼穹當下正仔細研讀。

這個法術的施展方式、光是用聽說的就十分危險。它是用咒語從無底深淵之中召喚出一隻惡魔的精魄、然後讓他附身在自己的身上,從而短時間內增幅自己戰鬥能力。如果施法者使用的方式不恰當、或者是意志不夠堅定的話,他就會被惡魔奪走身體的控制權。極端情況下,這一情況甚至無法逆轉。

但是,最讓蒼穹匪夷所思的是……

「這竟然是一個儀式法術……是不是搞錯了什麼啊?」

儀式法術,就是可以藉助長時間施法來避免法術位消耗的法術。

只要多花費10分鐘,掌握了這個法術的施法者就可以無需法術位來獲得各種增益,長達數個小時。這法術……簡直就像是在誘惑人去使用它一樣。。 法庭上!

沈溫婉一家,歐陽娜,顧筠,宋青青,柳鳴,劉曉倩……這些人全都出席!

沈家一群人正在興奮,蕭何馬上就會被判刑了!

而他一旦被判刑,沈溫婉就可以強制申請與他離婚,然而嫁給龍王蕭何,那個時候,他們沈家都會飛黃騰達!

顧筠,歐陽娜這些人則是在為蕭何擔憂,他不會真的坐牢吧?

就在這個時候,審判長來了,他手裡拿著一份文件!

「全體起立!」他大聲喊道,眾人站了起來,他繼續念那份文件:「根據法院重新掌握的證據,被告蕭何是被冤枉的,原告庄嵐已經撤訴!審判完畢!」

審判長說完,轉身就走!

沈家一群人傻眼了!

蕭何怎麼可能會是被冤枉?

就算是被冤枉,他也要坐牢啊!

不然,沈溫婉如何跟他離婚?

宋藍芝大聲吼叫起來:「審判長,不要走,你判蕭何有罪,讓他坐牢,把他槍斃!」

審判長已經走的沒影了,周圍的人看她像是看一個瘋婆子,也紛紛起身離開!

「看來老闆已經解決這件事情了!」顧筠和歐陽娜對視了一眼,哦,還有宋青青……她們三人終於放下心來也轉身離開!

沈家一群人,一臉晦氣的走出法院!

蕭何在那裡等他們,看到沈溫婉,蕭何就笑道:「老婆,現在你該相信我是被冤枉的了吧?」

沈溫婉看到他,依然一臉冰冷!

蕭何不經皺眉!

以前沈溫婉對他這個態度,那是因為,他被人陷害犯了罪!

而現在,已經解釋清楚了,沈溫婉為什麼對他還是這個態度?

難道……沈溫婉真的已經喜歡上了另外一個他?

「蕭何,我們離婚吧!」沈溫婉猶豫了半天,閉著眼睛,十分不忍心的對蕭何道:「我們真的不合適,就不要在耽擱彼此了!」

蕭何真的驚愕主了:「老婆,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法院都已經取消了判決,你不能這樣無情啊!」

沈溫婉不想這樣無情,但是她老公蕭何跟龍王蕭何差距實在太大了。

她唯一愧疚的是,蕭何當初治療好了她的燒傷!

但是她現在已經知道,就算是蕭何不救治她,龍王蕭何也會來救治她!

所以,這點愧疚也沒有了,她要與蕭何離婚的決心,已經無比堅定!

「廢物,我女兒已經說了要跟你離婚了,你怎麼還在這裡糾纏不休?」宋藍芝沖了上來,指著蕭何怒罵!

「蕭何,你哪點配得上我堂姐?」沈龍也沖了出來對著蕭何怒吼:「你趕緊滾蛋,別耽擱我堂姐的大好青春!」

「蕭何,你不想離婚,無非就是想要錢嘛!給你兩百萬,趕緊滾蛋!」沈志文,沈明這些人,也紛紛沖著蕭何怒吼!

正巧這個時候,庄文和庄嵐父女兩人經過這裡。看到被沈家一群人怒罵圍攻的蕭何,庄文臉上露出了笑容。

「這是在幹嘛呢?」庄文帶著女兒走了過來:「蕭何,你要離婚嗎?正巧,我女兒含苞待放,芳玲十八,缺一位年少有為的好夫君,你正好合適,我們今天就去辦結婚手續吧!」

他心裡在狂罵,沈家真的是一群白痴,竟然不知道蕭何真正身份!

居然要沈溫婉跟蕭何離婚,那真的太好了!

他女兒可以來撿這個漏……他馬上就要成為龍國最有權勢的人之一蕭何的岳父!他是做夢都會笑醒。

庄嵐低著腦袋!

她父親說的話,她沒有反對,顯然就是默認了!

因為在她知道蕭何真正身份的那一刻,她已經選擇了原諒蕭何。

而且蕭何長得還那麼帥,身份還那麼不一般,還精通醫術,還是一個大英雄……更重要的是,衝擊她身體的時候,是那麼有力……所以這樣的男人,哪個女人會不喜歡?

她紅著臉,低著腦袋,皮膚跟火燙了一般,熱乎乎的,她不敢看蕭何,心裡卻在期待蕭何答應!

「抱歉!」蕭何一臉歉意的看著庄文和庄嵐父女兩人:「我是不會跟我老婆離婚的!」

「我知道了!」庄文無奈嘆了一口氣,強扭的瓜不甜!他帶著庄嵐轉身離去!

這一刻,庄嵐終於鼓起了勇氣,看了蕭何一眼!

因為她知道,這一別……有可能就是永別,她將再也沒有機會見到蕭何!

所以,不認真看蕭何一眼,她會不甘心!

蕭何不敢與她眼睛直視,因為他對不起這個女子!

如果沒有沈溫婉,發生這樣的事情,他肯定會毫不猶豫娶了她!

但是現在……他真的不能,沈溫婉對他有恩,又受了十年的屈辱,痛苦!

無論沈家,沈溫婉,對他做出什麼,他都會不離不棄!

「廢物,就當我求你,發發善心,做做好事……不要在糾纏我女兒了,你們真的不合適!」宋藍芝又沖著蕭何怒吼了起來:「你是不是嫌錢少?這樣吧!在給你五十萬!一共二百五十萬,你應該滿足了吧?你趕緊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