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出口,便是嘩然……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發現,有其他什麼人潛進了華山,更不用說什麼殘殺自己門人。

若是曉得此事,氣宗眾人哪裡能安安穩穩坐在這裡。

「蘇小友,你所言可是為真?」

岳不群急切道,他雖說對蘇衍的出現感到詫異震驚,但現在最為關鍵的,可不是這。

若是這少年說的是真的,今天他們華山,怕是有一場惡仗要打。

和蘇衍一樣,岳不群也對這樣損失感到心痛。

「我框你作甚麼,自己出去看看就知道。」

蘇衍道,說著……他身形一閃,倏忽來到鮮於通身邊,略顯飄忽的靈巧劍法,便刺了出去。

「爾敢?」

鮮於同還沒出手,他身後的高瘦老者,便是一招橫掃過來。

蘇衍瞳眸一亮,當即變招,在刀法掃過來之前,鑽到高老者身前,劍法朝下劈了過去,由上而下,由脖頸到胸膛。

高瘦老者驚駭,回刀防守,身軀也急忙後退躲避,可依舊還是慢了,被蘇衍破開了衣服,胸膛上出現淡淡血痕。

一擊不成,蘇衍神色也沒變化,他身軀閃動,跟著貼過去,同時……左腿微微彎曲,內力運轉下,整個身體都彈起來,劍法朝高老者頭頂快速劈去。

好凌厲的劍法,好詭異的劍法!

且……竟看不出來自哪門哪派。

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更是覺得這劍法精妙無端,飄忽不定。

最受震撼的,是岳不群和令狐沖兩人,他們曾在衡陽劉府,看過蘇衍的劍法。

那時候已經無比精深,蘊藏奧妙了。

連嵩山三大太保聯手,可都不是他對手。

而如今,卻是又進步了太多太多!

世上……真有如此天縱之才?!

兩人看見蘇衍的快速進步,只感覺莫名的恐懼湧上心頭。

。 盛夏撇撇嘴沒說話,聽聽言景祗這說的是什麼話?他說自己可以橫著走?他想太多了,盛夏覺得他這是異想天開。

她成為言景祗的老婆,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將自己從這個位置上給擠下去呢,還想橫著走?

更何況現在自己的情況也擺在了這裡,她哪裡有這個底氣呢?

盛夏咬牙沒說話,言景祗明白她在想什麼,捧起了她的臉細細的吻了起來。他輕聲安撫道:「夏夏,你是言太太,不用怕!我言景祗既然已經娶了你,就不會換人。」

言景祗說的一本正經很是嚴肅,但是盛夏卻覺得不靠譜。不會換人,那是不是代表著他可以在外面找人呢?就和以前一樣?

聽他這意思,他只覺得自己有點無理取鬧了是嗎?盛夏心裡泛起了一股酸澀,不莫名地有些煩躁,一早上的好心情都被破壞掉了。

她承認自己不喜歡溫言,不僅僅是言景祗和溫言曾經在一起過,而是因為現在的溫言太優秀了。這樣優秀的熱鬧出現在言景祗的身邊,會讓她有一種自卑感,從而覺得很無力。

想到這盛夏有些煩躁,她拿開了言景祗的手,沒好氣地說道:「你既然知道我很介意你們在一起見面的事情,那你還和她見面,甚至和她一起吃飯。」

看盛夏在這使小性子,言景祗有些無奈。事情已經發生了還能怎麼辦?他沒法抹掉盛夏的記憶。

「你介意我和溫言在一起,那你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嗎?」言景祗逼著盛夏看著自己的眼睛,雙手捧著盛夏的臉頰。

盛夏沒說話,看著他的眼神有些迷茫。

言景祗繼續說:「你曾經為了陸懷深連命都可以不要,愛到骨髓里。我現在是你的丈夫,是你枕邊人。但是你心裡卻藏著另外一個人。」

「夏夏,但凡當年你和陸懷深是和平分手,你惦記他,我也不會這麼生氣。三年前,是我出面,陸懷深在哪裡呢?這樣的人還值得你惦記三年?還不夠嗎?」

言景祗深吸一口氣,他讓自己鎮定下來:「夏夏,我不管你曾經和陸懷深有多麼相愛。那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你是誰的人,我相信你自己也很清楚。如果你還想好好的過日子,心裡不要想著陸懷深,我也不會想著溫言。」

盛夏的情緒漸漸平復了下來,她盯著言景祗有些疲倦的眉眼說:「從一開始你就是不相信我的。三年前,你為什麼和我結婚,你應該比誰都清楚?」

「那時候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已經死了。是你帶著我走過了那段最難熬的日子,我也的的確確喜歡上了你。」

盛夏說話的時候瞥見言景祗的眉眼鬆懈了一點下來,就知道言景祗的火已經消散了不少,她繼續說。

「我一直以為婚後我們的日子會過的很幸福,但是事實證明不是這樣的。我也不知道我們之間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我一直都在努力的找問題的來源。但是言景祗……」

。。 那張臉從擁有模模糊糊的五官,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直至最後完全成型,看得墨傾城痴痴發愣,懷疑自己是不是產生什麼幻覺了。

比如,永生花的花香,其實可以令人致幻?

想到這,她立馬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個小藥瓶,裡面裝著的是清心丹,專門破除致幻的丹藥。

一顆吞咽下去。

等待數秒,目光再看向那永生花,卻驚訝發現,那張人臉,依舊沒有消失。

「怎麼會這樣?」墨傾城蹲下身,看著那張臉,喃喃。

下意識伸出手,想要觸摸。

柔軟的觸感,真實到只讓人覺得難以置信。

只可惜,墨傾城沒有觸摸過別人的臉頰,觸感是否一致,她哪裡知道。

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倒是有百分之九十幾的相似。

「為什麼這花上會長出一張人臉?」墨傾城百思不得其解。

仔細回憶記憶中,並無有關這人的半點印象。

如果陳偉在這的話,一定會驚訝,為什麼花上,會長出自己的臉來。

奇怪是奇怪了些,墨傾城卻並不打算將永生花毀掉,畢竟是陳偉送給自己的。

沒準,永生花本就如此呢?長著一張男人的睡顏……

暫時放下疑惑,墨傾城回到房間,開始修鍊。

內心盤算著,有時間下山去天星門看看,能不能買到有關永生花的信息。

這普天之下,似乎沒有多少他們挖不到的信息。

對於墨傾城那邊發生的事情,陳偉毫不知情。

此時,他已利用傳送陣法,與劍靈回到長生宗大門。

轉身,目光向長梯之下看去,已無半個身影,地面上,倒是殘留著不少乾涸許久的血跡。

想必,在自己離開這段時間,有不少權貴,或者特戰兵之類的人物跑來,想要嘗試登頂,拜入長生宗。

對於他們的死活,陳偉並不關心,逆天改命的機會自己已經給過他們,把握得住,還是把握不住,那就是他們自己的事情。

「宗主,您回來了。」陳偉剛入大門,耳邊便傳來關山月的聲音。

能做到無聲無息,不被自己發現,想必自己離開這段時間,她一直在努力精進修鍊,不枉自己信任,讓她手握大權。

「嗯。」陳偉點點頭,回應道,努力做著高冷形象。

身為一宗之主,嘻嘻哈哈,成何體統?

「你,有事找我?」陳偉又問。

「弟子有一事相求。」關山月單膝跪下,雙手抱拳,埋首道。

「何事?」能讓她下跪求自己的事,陳偉還蠻好奇會是什麼。

「弟子想請求您恢復沈玉秋師妹的煉丹資格,再這樣下去,我擔心她會鬱鬱寡歡到生出自盡的想法來。」關山月解釋說。

前往煉丹房的路上,從關山月那裡,陳偉了解到沈玉秋這兩天被自己禁止煉丹,進入煉丹房后,一直瘋瘋癲癲,跟個精神病一樣。

在宗門很多地方,手持毛筆,丹方寫得到處都是。

路過宗門大殿時,陳偉在一面牆前停下,這牆上,也有沈玉秋「瘋癲」后親筆寫下的丹方。

丹方名為十天雷火大補丹。

名字挺玄乎。

再看丹方,以陳偉在煉丹方面的經驗,看后都不免吃驚吐出「天才」二字。

這隨手寫下的丹方品級,竟也能觸碰到巔峰之境!前提是,真能煉出來。

「沒想到,禁止她煉丹后,反而讓她有更多的停下來思考,在巔峰之上,更進一步。」陳偉笑道。

這種意外收穫,來多少,他都不介意。

被陳偉這麼一提醒,關山月才反應過來,「原來,她沒有崩潰嗎?」

「崩潰?在你們看來或許是那樣,但,正所謂不破不立,她已經打破陳規,創造出新世界!」陳偉解釋道。

「原來如此。」關山月點頭答應,沒想到,陳偉表面責罰沈玉秋,實則是算到這一步,助她更加精進煉丹實力。

果然,宗主就是宗主!

很快,二人,一劍靈來到煉丹房。

對於劍靈的存在,一路上關山月並沒有過問。

她認為,陳偉想說,自然會告訴自己。

他不願意說,自己問也沒用。

從牆後走出,遠遠便看見,一個人趴在煉丹房大門口,正執筆在地上寫著什麼。

目光看去,借著月色,能夠隱約看出,此人正是煉丹狂魔沈玉秋。

聽到腳步,沈玉秋手中的筆停下,側目一眼,看過來。

「宗主!」立馬激動地將筆丟開到一邊,理了理一頭亂髮,當抵達陳偉面前時,說是換了一個人都沒區別,氣質大不同。

「宗主,玉秋知錯了,求您讓玉秋煉丹吧,除此之外,什麼責罰我都願意接受。」沈玉秋話音中,帶著幾分哭腔,令人心憐。

「看在你如此誠心道歉的份上,從現在起,恢復你煉丹師的身份,可以自由出入煉丹房,切記,日後凡事量力而行,別害了自己,又害了別人。」陳偉提醒道。

「明白!放心吧,掌門,我絕對不會再莽撞了。」

看到沈玉秋急急忙忙站起身,推開門,腳底抹油一般,迅速消失在視野範圍當中,進入煉丹房。

陳偉真有些懷疑,這傢伙到底有沒有吸取到教訓。

關山月看后,何嘗不是抬手扶額,黛眉緊蹙。

「這味道,好熟悉,我好像曾經有在哪裡聞到過。」

進入煉丹房后不久,劍靈抬起鼻子,嗅聞道。

看樣子,沈玉秋已經開始生火煉丹了,動作還真快啊。

陳偉也嗅了嗅,將空氣中藥草的味道吸入鼻中。

「養劍丹嗎?不,似乎還要更高級一些。」味道還是太清淡,陳偉無法具體判斷。

「想要的話,還不快去幫忙?」陳偉見劍靈一副興緻匆匆的模樣,提醒道。

「好!我這就去!」劍靈靈體脫離軀殼,化作一條銀龍,沖向丹爐。

關山月雖看不見劍靈的靈體,卻能明顯感覺得到,有一道異常龐大,強勁的能量,從身旁衝過。

霸道之威,絲毫不輸頭頂的氣運大金龍!

緩緩扭頭,目光看向一旁愣住的人。

雙目無神,原來,那只是一具軀殼!

7017k 「呦!這裡還真是熱鬧呢,摩卡。」

傍晚,工地的邊緣,看著還在熱火朝天的工作的工地,黃猿笑著對摩卡說道。

「黃猿大將,大家都想為那些無家可歸的孤兒們出一份力,想讓那些孤兒儘快有一個溫暖的棲身之所。這一切都要多謝王漢先生和古伊娜小姐,沒有他們,這個孤兒院就建立不起來。甚至連資金都湊不齊。」聞言,陪同的摩卡立刻說道。更是在黃猿面前毫不吝嗇的對王漢做出貢獻給與肯定和誇讚。

「能夠為了那些孤兒付出,確實是善良的人。」聞言,黃猿點頭說道。「摩卡,現在就帶我去找他們,戰國元帥可是給了我很重的任務。」

「是。」摩卡聞言,立刻帶路。

——————————

「王漢先生,古伊娜小姐,黃猿大將來了,希望能夠與你們一見。」

找到王漢,摩卡先快步跑到王漢面前,敬了一個禮,然後說道。

黃猿則是從他身後不遠處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