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巫祖迫使其他人跪下,那是因為他們的靈魂太過強大。論層次,已經超過了武神。

可蕭易不同,光是本身的靈魂就非常強悍。更不用說,寄居在靈魂海洋里的乾坤刀、陰陽劍了!

兩個巫祖想要蕭易跪下,除非降服乾坤刀、陰陽劍。

只是,這可能嗎?

… 「你是什麼人?」

巫祖再次開口,只不過這一次,除了邪氣、死氣、魔氣之外,他的身上,還流露出了濃郁的殺氣!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不是人!」蕭易似笑非笑。

神識感知里,這兩個黑巫族的巫祖,竟然是非人、非獸、非妖、非魔一類的怪異存在。

更不是上古遺族!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另外一個巫祖,冰冷開口。語氣中透露出的殺氣更濃了。

身份暴露,他們顯然在極力壓制怒火。

「我是……」

「它們是器奴。」蕭易剛張嘴,靈魂海洋里的陰陽劍,驀然開口,冰冷插話道。

「器奴?」蕭易一愣,「器奴是什麼?」

他雖然看出兩個巫祖不是人,但具體是什麼,還真不知道。

「器奴,器靈的高一級形態、可以脫離神兵利器而單獨存在的強大非靈類生命。」

乾坤刀這時也用渾厚的嗓音,在蕭易大腦里說道,「小子,你走運了,這兩個器奴誕生自上古時期,個體形態已臻至巔峰!可以說是最完美的器靈!」


「你如果能收服它們,那以後任何一件神兵,都不用再愁無法進階。甚至可以培養出一隊,專屬於單獨存在的器靈!那樣一來,我和老妖也就有事幹了!哈哈哈……」

乾坤刀大笑。

蕭易卻是無語苦笑,「它們是最強大、最完美的器靈,能看上我這個武神都不是普通小子嗎?」

語氣中充滿了無奈,但怎麼聽怎麼有點挑唆的意味。

果然,乾坤刀中招了,脫口而出,「那還不簡單,讓我和老妖稍微顯露一次不就行了?」

我讓七個沙雕痛哭流涕的那些年 ,不等陰陽劍答應,直接巨大的身軀一震。

嗡!

無形的力量,頓時在靈魂海洋里激蕩開來。

蕭易只感覺大腦一空,意識思維變的虛無,似乎整個人的靈魂,都在這一盪之下消失了。

隱隱約約中,只聽見陰陽劍破口大罵的聲音,在耳畔斷斷續續迴響……

唰!


視野恢復,意識回歸。

乾坤到、陰陽劍的聲音不見,兩個恐怖存在,保持原有的姿勢,分別矗立在靈魂海洋的左右。

蕭易晃了晃腦袋,抬眼看去,就見著兩個巫祖滿臉激動的看著自己。

也就在這時——

「噗通~!」

「噗通~!」

在所有亞魔人、血妖族人、黑巫族人,驚愕駭然的目光下,兩個巫祖陡地跪倒在了蕭易的面前,雙手伏地,激動著聲音,顫聲喊道,「器奴,虛不三、虛不四,拜見主人!懇請主人收下我們!」

說完,兩個巫祖,朝著蕭易叩頭跪拜。

唰!

突然的舉動,不僅把亞魔人、黑巫族人、血妖族人看傻了眼。就是蕭易,也是一陣迷糊。但隨即,蕭易回過神,苦笑道,「你們先起來吧。」

「不,主人不收下我們,我們就不起來。」兩個巫祖硬氣道。

這……

蕭易無語,自己什麼時候那麼受歡迎了?

「嘿嘿,小子,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器奴雖然可以獨立存在,但總歸離不開神兵利器的滋養。它們單獨存在上萬年,本體的力量都快耗盡了。要是再不補充神兵利器的能量,再過個百來年,就會自動兵解,回歸天地。」

乾坤刀怪笑。

啊?

蕭易驚愕,道,「原來它們求我收下,是為了強大寶器?不對,即便我收下它們,也沒有強大的寶器供它們補充能量啊?」

你們又不受我控制。這句話,蕭易在心底說道。

「怎麼沒有?你小子身懷異寶卻不自知!」乾坤刀沒好氣道。

「有嗎?」蕭易一怔,大腦快速轉動,忽然眼睛一亮,想起什麼,喜色道,「你是說萬劍峰?」

「當然!」

「明白了。」蕭易面露興奮,沒錯,自己還有萬劍峰這麼一件,從沒用過的寶貝!

想到這裡,收回目光落在兩個巫祖身上,開口道,「我答應你們了。」

「多謝主人!」

兩個巫祖聞言大喜,「砰砰」又是磕了幾個頭,然後迅速站起來,滿懷期盼的看著蕭易。

得!

這麼快就要異寶的節奏了嗎?

蕭易暗自嘀咕了句,嘴上卻是另外說道,「我可以收下你們,但要看你們的表現,才能決定給你們一個具體的安排。」

「單憑主人吩咐!」 天賜神君 ,齊聲應道。

蕭易的話外之音很直白,你們想要異寶的能量補充自身,可以!但前提條件得為我服務!我什麼時候高興了,才會讓你們滿足心愿!

對此,兩個巫祖不僅沒生氣,反而欣喜異常。

蕭易如果直接給它們一個不怎麼樣的寶器,那它們才會哭呢。現在擺明了考驗它們,那到時候拿出來的寶器,肯定很強大,說不定和剛才那兩個上古時期的異寶一樣!

活了十幾萬年,兩個巫祖可不會那麼容易就屈服他人。

之所以選擇蕭易,最主要的根源,就是蕭易有兩件上古時期的異寶。

乾坤刀、陰陽劍!

這樣得天獨厚的人族,哪怕本身修為不怎麼樣,但潛力毫無疑問屬於逆天級別的。

跟著這樣的主人,它們不委屈!

兩個巫祖不知道的是,乾坤刀、陰陽劍,只是暫時寄居在蕭易的靈魂海洋。蕭易收服它們,不過是又一次施展了「狐假虎威」的把戲……

三人幾句話之間,奠定了關係。

匪夷所思的神轉折,把包括卡蒙在內的所有人,都給看呆了!

兩個巫祖居然跪下,求蕭易收了它們?

這……這他娘的是什麼情況???

在場的所有人,腦袋嗡嗡作響,好半天,才回過神。一個個瞪大眼睛,直愣愣的盯著蕭易看。

想要弄明白,這個人族到底有什麼魅力,讓兩個巫祖屈服?

半愛 ,蕭易淡然處之,抬眼掃視大廳一圈,朗聲開口道,「想必你們很奇怪,我來這裡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吧?」

所有人很識趣的選擇了沉默。

「很簡單,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要成為黑暗聖殿的總殿主!」見眾人沉默,蕭易陡然提高了聲音,在大廳里迴響,「你們誰要是不服,可以儘管來向我挑戰!」

霸道!

這一刻的蕭易,就像是強盜。蠻橫無比,硬生生強佔了在場所有人的寶座。不過,沒有人敢不服。

笑話,沒看見黑巫族的兩大巫祖,都選擇了臣服?兩個巫祖的實力,可是比他們所有人加起來都要強大。他們即便有心想反抗,也沒那個實力。

任何一個世界,都是弱肉強食。強者統治弱者,是最天經地義的事。

強大如半聖維斯,神秘如兩大巫祖,都是蕭易的手下。其它亞魔人、血妖、黑巫族人,又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本質上,他們也最崇拜強者。

臣服蕭易,並不是一件屈辱的事,反而很榮幸。有蕭易這樣強悍的總殿主,極光聖地還敢踩在它們的頭上,作威作福嗎?

不!

極光聖地壓在黑暗聖殿頭上的歷史,從這一刻開始,就要改寫了!


沒有任何猶豫的,所有人,包括兩個巫祖在內,在蕭易的話音落下后,全都跪倒在了地上,同時口中高喊。

「參見總殿主!!!」

……

皎潔的月芒,從天而降,投射到了一個巨大的峽谷里。峽谷的中間,險峻的山崖上。一座古老而又雄偉的古堡,巍峨而立。

古堡里,不斷散發出野蠻、狂暴、殘忍的氣息,充斥在古堡的上空中。而在古堡對外的高大城牆上,一隊隊身高超過三米開外的亞魔人戰士,有序的進行著巡邏。

血腥古堡!

這座存在歷史同樣超過上萬年的巨大古堡,經過無數次的戰爭后,依然聳立在壞境險惡的峽谷里。整個峽谷,呈現碗行。形成一個天然的磁場屏障,任憑途徑的強者如何掃視,也發現了不了這座古堡的存在。

至於地面上,峽谷的本身,對外面的人類而言,就是一個墳場的代名詞。

死亡峽谷!

就是外界人類,對峽谷的認知。幾千上萬年來,沒有人在進去峽谷后,還能活著出來。峽谷內到底存在了什麼秘密,也無人知曉。雖然人們很想知道,但沒有一個人敢進去。

即便是武帝、武聖在進去后,也沒有再出來。死亡峽谷的存在,就像是一座萬丈高山,重重的壓在所有人的肩膀上,壓的人們喘不過氣。

在這樣的天威下,沒有人敢去觸及死亡峽谷的內部,到底存在著什麼。上萬年來,死亡峽谷也從未遭到大規模的攻擊。

然而今天,一支由血妖與亞魔人組成的大軍,緩緩開到了死亡峽谷的大門口。


「那就是血腥古堡?獸王之城?」

高空中,蕭易迎風而立,一頭長發飄舞當空。雙手負於背後,目光穿透虛空,落在峽谷中間的一座雄偉古堡上,淡然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