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見四處的觸鬚猛然間迅速的向着虛瞳身邊涌去,凌雲也不敢再大意了,抽身退到一旁,小心的戒備了起來。

要變回來了?凌雲一刻也不敢眨眼,死死的盯着虛瞳,現在的虛瞳在收回觸鬚的時候,已經又到那連光都照不進去的黑暗面了。

哎,果然沒打掉他多少能量!凌雲在心裏默默的嘆了口氣,表情上卻沒有多大變化。

“不好玩,來!繼續讓我踢屁股!”

“哼,小子,你惹惱我了!我要你死!”漆黑的身體又一次在半空中旋轉了起來,化作開始的微小黑洞,從黑洞裏漏出了巨眼!

來了!!

“就是這個時候,防禦炮,瞄準!空中巨眼,無差別射擊,一輪齊射!放!”凌雲看到虛瞳漏出本體的一瞬間就下達了命令,剛纔巨獸圍攻,隔着防禦罩沒辦法攻擊,現在巨獸都被周浩一波人帶走,早已一直處在備戰狀態的防禦炮,帶着咆哮的吼聲,射出了第一波。

“卑鄙的人類!吼。。。。”虛瞳明白自己上當了,原來凌雲所做的一切就是逼自己變回眼球,眼球是自己最大的攻擊手段,也是自己最大的弱點。在承受了大量傷害以後,虛瞳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嘶鳴,這是撤退的指令!

大批的巨獸擡頭望向虛瞳方向,繼而轉身向同一個方向退去。

周浩看着巨獸退去,擡腿就追“站住,別跑,來再戰三百回合!”

一旁的蕭空伸手拉住周浩“別追了!”

本來周浩也沒打算去追,只是一時圖嘴高興。見蕭空拉住自己,借坡下驢,跟着大部隊回去了。

。。。。。。。。。。。。。。。。

“這是什麼東西,究竟是怎麼回事?還有鍾夏軒怎麼回事!”周浩一回到城堡就把自己的疑問說了出來。大家都看着凌雲,周浩想問的也是大家想知道了,既然他先開口了,衆人也想知道答案。

環顧了四周一眼,凌雲嘆了口氣,並不是他不想說,只是知道的越多,責任也越大。只是事到如今,想隱瞞也隱瞞不了了。

“這是一種虛空生物,它們不存在於這個世界,卻與這個世界息息相關。就好比一個硬幣,他有正反兩面。我們的存在是實質的,而他們的虛無的,卻又是存在的,它們是毀滅吞噬的代名詞,它們存在的意義就是毀滅我們。”

“沒想到的是,曾今封印它們的入口,被人破壞了。這次出來的生物勉強還能應付,以後會出現什麼情況,就很難說了."

“我們把入口在封印了不久行了!”周浩把自己的疑問說了出來。

“沒那麼簡單,剛纔並沒有把虛瞳徹底打回虛空,還有大批巨獸,以及被虛空誘惑的人類,我們積攢的資源只夠再建一次封印,一旦被破壞,後果將難以估量。”凌雲搖着頭,現在他也是一籌莫展,事態已經超出他的想象。

“爲什麼不消滅他們呢?”

“沒那麼簡單,如果剛纔不是城堡的巨炮,想要打敗虛瞳,恐怕需要我這樣實力的人二十個,他們能量龐大,就算累死我,都消耗不了他們多少能量,更何況他們在這個世界是不死的!”

“不死!”周浩倒吸了一口涼氣。“我的乖乖,這簡直作弊嘛!”

“除非像鍾夏軒,會光系異能,這樣才能剋制虛空,對他們造成強大的傷害!”

“原來如此!看來這事有點嚴重了” “對了,鍾夏軒又是怎麼回事,變得這麼奇怪?”想到鍾夏軒現在這個樣子,周浩還是很擔心的。往事種種都歷歷在目,他打心裏不想讓她出事。

“你們不知道?也對,鍾夏軒的體質和異能與女神留在名都的能量非常契合,哦就是女神神像的那裏。具體什麼情況我也不太清楚,也許是女神選定的傳人吧,只有鍾夏軒徹底融合了這股能量以後,讓她自己來跟我們說吧。看是否能從她的口中得到一些指示吧。”周浩看着凌雲的神情,也知道再問也沒個所以然。

不過可以看出一點,對於鍾夏軒的安全,凌雲還是不那麼擔心的。

大家在城堡又聊了半天,對於虛空生物攻擊力還是心有餘悸的,暫定了沒有特別事情不能單獨行動,更加不能單獨去探查虛空生物的動向。

現在是非常時期,雖然虛瞳被城堡的防禦炮轟跑了,誰知道封印裏還有什麼強大的存在沒有現身。

能留存一份戰力就留存一分,更何況暗殺星以及一些其他勢力與NCB的糾葛,大家必須打起十二萬分精神來應對。

不管人類世界各各勢力是什麼態度,大家都一致認爲必須讓他們知道一點,末世也許要來了!

、、、、、、、

大體方針定下後,凌雲就安排人招呼大家去休息了。

周浩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躺在牀上,可是異常憋悶的心跟本讓他比不上眼,感覺很多東西壓着自己喘不過氣來。經歷了這麼多生生死死,周浩卻是成長了不少.

嘆了口氣,翻身下了牀,走到牆邊的鏡子跟前,手指捋了捋自己的嘴脣,苦笑道:“這不還是那個周浩麼,沒變呀!”

這時候屋子的門發出了咚咚的響聲,把周浩從鏡子中啦了回來,這誰呀,這麼晚了?

帶着疑惑打開房門,倒是讓周浩小小的意外了一番。

“方穎?怎麼是你?”

“怎麼?不歡迎?”

“沒有,怎麼可能,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睡不着,出來走走?”這時周浩才注意到方穎還穿這來時的衣服,並沒有換上這裏給準備的睡衣。看來她也有很多心事。

兩人一起來到了城堡的城牆上,望着天空中那輪明月,方穎閉着雙眼,微微仰着頭感受着迎面吹來的風。嘴角輕輕彎起。

周浩看呆了!好美!

對於現在的周浩來說,這一瞬間,他希望永恆,就這樣呆呆的看着自己喜歡的人。沒有煩惱,沒有爭奪,沒有一切讓兩人心煩的事。。

“周浩,你怨我把你帶進NCB嗎?”突然的一句話,打破的平靜。把周浩拉回到現實中。

“爲什麼會突然這麼問?”周浩轉過身,背靠着城牆,扭頭看着方穎。這時候方穎已經雙眼通紅,眼淚已經掉了下來。

“怎麼哭了?哎呀,別哭呀?”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周浩手忙腳亂起來。自己的手此刻不知道該乾點什麼,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空中不知所謂的揮擺着。

“別哭,好嗎?我從來都沒怨過你!這都是我心甘情願的!”周浩木訥的回答了一句,雖然這是他的心裏話,可當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方穎哭的更兇了。

“姑奶奶,我錯了。你這麼一哭,別人到時候又以爲我耍流氓了。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周浩把手挪到方穎的臉旁,用手指把眼淚擦了下來。

也許是怕別人聽到哭聲過來,讓人看見,也許是周浩說起耍流氓讓方穎想到了以前。哭聲停了下來,只是輕微的哽咽着。

過了許久,方穎的心情漸漸緩和了下來。擡頭看着周浩,看着周浩仍然一臉木訥的表情,突然笑了出來。


“這可不是我認識的周浩,以前你可不在意別人怎麼說你。周浩,你真的不怨我嗎?”方穎緊緊的盯着周浩的雙眼。她希望從周浩的眼神中得到肯定的回答!

周浩把雙手放在方穎的肩上,肯定着點了下頭“不怨,我還得感謝上天給我這樣的能力,讓我來到你的身旁,不然你我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一輩子都沒有可能在一起!”

“可是,每次我一想到你爲了救我,差點丟掉性命,我就越覺得對不起你,我真怕。。”

“不要說傻話,爲了你,我會好好的活着。我保證以後沒有你的命令,我保證不去送死,再說我也挺怕死的!”周浩用手指擋住了方穎的口,他不希望方穎揹着包袱。

“好了,咱們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了,好嗎?我希望你以後每一天都能開心。你還記不記得第一次你執行任務的時候?”

“第一次任務?”方穎被周浩這個問題問住了。

“不是!你第一次執行任務認識我的那次.”周浩趕忙改口。“你不知道,當初真回想起來就跟昨天才發生的一樣,就是那天才讓我有機會認識你,我們的校花!在以前我想都不敢想。”

“哦,對了,你不說我還想不起來?當初你爲什麼會出現在那裏?”被周浩把以前的事提出來後,方穎的一個疑問也勾了出來.

“額,我如果說是路過,你信嗎?”周浩心虛的看着方穎。

“你說我回信嗎?不說算了!”方穎的臉又回到了冷冰冰的時刻。

“說變就變!真是女人心。其實也沒什麼,以前我哪敢想着追咱們的校花,我一個全校都知道的學渣,當初只是好奇,李青軒突然像變了個人似的。就跟過去看看。當然!最主要。。最主要的就是鍾夏軒,我那時候氣不慣鍾夏軒跟他走的近。”看着方穎質疑的眼神,周浩只能實話實說。

“哼,就知道你是個流氓。”

“你還別說,當初你這個D級裁決員,差點被李青軒收拾了,要不是我及時趕到。後果不知道怎麼樣?”周浩趕忙轉移話題,他可不想方穎抓着這個話題繼續下去。

“你還說我,當初你那樣不更好笑。不關我的事,是你讓我開槍的.”方穎學着當時周浩哭喪的口氣說着。

兩個人在月下說了許久以前開心的事,時不時的傳出陣陣笑聲。

在他們不遠處的地方,蕭空搖頭苦笑道;“這倆傢伙,大晚上的不休息,害我瞎擔心。”說完扭頭朝自己的房門走去。

。。。。。。。。。

第二天,在飯桌上,一些人小聲議論起一件事。


“哎,你們說,這城堡是不是鬧鬼啊?昨天睡夢中,偶爾能聽到哭聲和笑聲,太瘮人了!”

只有始作俑者,把頭埋的很低,安靜的吃着飯。

“報告,外面有一個人,指名道姓說要見周浩。”一個守衛跑了進來。

“哦,什麼人?”凌雲疑惑的問道。這時候有人找周浩?他望向周浩,周浩也眉頭緊鎖,想不起到底誰要見他。

“不知道,她披着一件黑斗篷,外表上看不出來,不過聽聲音,像個女的。”

帶着疑惑,周浩跟着守衛走了出去,爲了安全起見,蕭空也緊隨其後。

來到城門前,周浩擡眼望去,只見斗篷被摘了下來。

“是你!” 昏迷中,竹夫看到了兩個哥哥,讓他更加奇怪的是,兩個哥哥在想什麼,他居然都一清二楚!好奇怪的夢!

看着兩個哥哥心中的暴虐,毀滅,和對世人的憎恨。心中只剩殺戮,殺戮,殺戮!

只有殺戮才能讓自己平靜,對!沒錯。只有讓別人嚐盡痛苦,慢慢死去,我才能得到暫時的解脫。

啊!!!竹夫在心中嘶吼着。

。。。。。。。

“報告,融合的非常成功,三位一體實驗成功了!實驗品很快甦醒!”


就在竹夫漸漸適應了兩位哥哥的情緒與思想的時候,閉合了三天的雙眼再一次的掙開了。

啪啪啪!一陣響亮的掌聲成功的把竹夫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通紅的雙眼盯着這個鼓掌的人,他現在好想把他撕碎,腦袋擰下來!竹夫用力想要起身來完成他的這個想法,結果卻發現自己被固定在牀上動彈不得,明白自己的處境後,竹夫突然平靜了下來!

“好,非常好。從你的眼中我看到你非常的想要殺我,可你卻還保存的着理智。你讓我非常滿意!這樣的你非常幸運的避免了被廢棄的可能!”

“哦,對了,我是這裏的負責人,你可以稱我爲A首領!”A首領說完以後,轉身又回到了自己剛纔的位置上,坐了下來,雙手相互交叉,抵在下顎上,靜靜的看着竹夫。

“這裏是哪,你們是什麼人?爲什麼我會有這麼強烈的殺人衝動!你們對我做了什麼?!”幾乎這幾句話是竹夫吼出來的,他在拼命壓制自己的心中最強烈的慾望。

就像吸毒一樣,當癮上來的時候,卻沒有得到應得的補充,那種痛苦,只有當事人才能明白。

看着固定着竹夫的牀發出痛苦的悲鳴的時候,要知道這裏的牀都是特殊材料製成,想要讓它出現這樣的聲音,沒有一定的力量是不可能的,想到這A首領滿意的點着頭。

“歡迎加入沙拉維爾!在這裏將是你殺戮的天堂!!"

從此,莎拉維爾就爲雙刀客提供了源源不斷的“毒品”。享受着折磨,殺戮,毀滅的快樂。

他也明白了他爲什麼會被保留下來,因爲他有思想,他並沒有讓殺戮控制,相反他一直享受着殺戮。

如今,三位一體的二哥出現了,成功的把蕭空,方穎打退了,可自己這麼多年拼命壓制的第一道防線徹底崩潰,他腦海裏還記着A首領當時說的話-當三位一體真正結合的時候,也是你走向毀滅的終點。

雙刀客看着這雙曾經沾滿鮮血的雙手,說實話,他打內心不想死,對於一個有着思想的人,殺的人越多,就越害怕死亡。因爲他見到過死亡來臨時的種種痛苦。

可是任務完不成,他同樣也得死!

“呵呵,既然這樣,把大哥叫出來把他們都殺了就是了!”

。。。。。。。。。。。。

在一座荒涼的小鎮上,黃沙抽打着窗戶滋滋作響,納蘭玲瓏望着遠方,眼神卻是失神的。

這時候她感覺自己肩膀被輕輕的拍了一下,把她拉回了現實,扭頭望去,正看到方穎拿着杯水遞向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