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此時她卻顧不得這麼多,因為據一個今日親眼看見唐寧的軍士說,那小子不久前匆匆忙忙越過岐山關往西去了。

如今岐山關守軍人人皆知,那一棍截斷岐山熔岩的狠人乃是聖使孟軻的故友(心上人),所以只當孟軻早已知曉,也沒想到通報上去。

孟軻聽了,自然滿頭霧水,同時憂心忡忡——那裏可是中州軍團所在。

想要安排大軍出去尋找,不過終究知曉中州大軍壓境的情勢下,這樣調動城防顯然不妥。

轉而匆匆讓人傳令召集十一名自己從萬丘山帶來的女子高手同行,又趁著偵騎出行偵查、城門開啟的功夫秘密潛出。

孟軻倒不擔心唐寧走丟,其實在遇到唐寧的第一日,她便已經在唐寧身上、衣服上乃至隨身攜帶的配飾上種下不知多少種巡察蹤跡的蠱物、藥物,唯恐四年前的那宛如永別的一幕再次發生。

……

影蟲振翅疾馳,孟軻與十一名萬丘山弟子緊隨其後,彎彎繞繞往西幾乎走了一個多時辰,影蟲卻仍不見絲毫要停下的跡象。

「聖使,如今我們已深入百里,再往西,便是中州城轄地域了……」一個窈窕女子開口道。

孟軻當然知曉她的意思,一旦進入城池轄域,守衛便會森嚴許多,即便她們修為頗高,也難免被一些藏在不知哪處山洞裏的老傢伙盯上。

孟軻蹙眉,默了半晌,才道:「影蟲會出錯,我卻不會……中州人能來**,我們自也去得中州地界,若是有不願意去的,可留在此地等我便是。」

十一位女子面面相覷,終究齊齊躬身道:「願與聖使共存亡。」

孟軻點頭,繼續催動影蟲,自己帶着十一人跟在影蟲之後。

又往西數十里,轉而向西北數十里,便到了一處大澤。

忽然,孟軻揮手示意眾人停下。

只見前方十餘丈外,影蟲忽然墜落,在一處泥灘上丈余盤旋不止,細細蟲身發出「吱吱」的古怪尖銳鳴響。

孟軻神色一動,飛身下去,腳踩泥灘之上卻絲毫不留痕迹。

「咦……這是師尊的玉佩。」一個女子訝異道,手中捏著一塊滿是泥污的墨色玉珏,顯然是才從泥中拾起的。

孟軻上前,接過那玉佩,又用手絹擦拭一番,只見玉佩上雕琢著一隻栩栩如生、十分古怪凶戾的野獸。

「是韓鳥!」孟軻皺眉道,「果然是師父的配飾,不過……為何跟蹤唐公子的影蟲會找到師父的所在?」

旋即又是一愣,詫異又驚喜道:「師父回來了!」

一名女子早已蹲在地上查探許久,此時忽然沉聲開口道:「聖使,周圍有打鬥的痕迹,且泥中混有黃土……只怕師尊是遇上了高手。」

孟軻聞言,這才細細看向周圍。

果然見得那泥灘雖然仍是泥灘,但泥水相混、且厚薄不均,其中許多細細硬質砂礫顯然不是沼澤表層所有——這種程度的泥灘恢復速度極快,且其中泥土都是千年沉泥,柔軟而黝黑。

能造成如此動靜的,必是真氣抑或神物斬入泥下數丈乃至數十丈,直接攪動了下層土壤,才讓這沼澤變成如此模樣。

眼見那影蟲只是圍繞此處盤旋,再不離開,顯然是到了這裏,唐寧的氣息便消失不見。

現在看來,此事還與師父有關……

孟軻想到一種自己最不願意看到的可能,不由心亂如麻,暗自祈禱:千萬莫要是師父與唐小子相殘……即便當真動手,也至少不要出了性命大事,不然自己可當真……再不知如何面對活下來的那一個。

收起了影蟲,她再次揮手,一蓬迷濛白霧般的粉末從她手中揚出,那一蓬白霧在空中盤旋半晌,緩緩隨風落地。

不過也不知是風向還是什麼緣故,本來楊撒均勻的粉末落在地上,大多數卻指向同一個方向。

「走吧,找到唐公子,或可問出師父所在。」

說完,孟軻率先踏空往羽粉所指方向飛掠而去。

後面十一人見到這場景,都是臉色古怪。

貴比超品晶石的風鳥羽粉,與之搭配的乃是大荒蠱蟲排行前十的風鳥蠱——也是聖使的本命蠱。

而如今風鳥羽粉竟能辨別那位唐寧公子所在,也便是說……她們的這位師姐、**威名赫赫的孟聖使的本命蠱,竟被放在了那位唐寧公子身上……

一路又往西北走了約莫六十里地,只見一片沼澤高地,原本這片高地該是遍地巨木,此時卻只剩一片灰燼狼藉。

看着地上那巨大劍痕,孟軻一行人齊齊變色。

「如此劍痕,只怕必是仙級高手,」一名女子皺眉道,「這裏不過是中州東境的邊境,竟有仙級高手現身,莫非是師尊她老人家遇上了中州軍高手?」

孟軻落在地上,細細查看許久,搖頭道:「不是中州人,是東夷高手,這是青木訣的真氣……還有師父的碧水真氣。」

「東夷如今正值大戰,世家高手皆閉門不出,唯恐招惹禍端,怎會有人來中州鬧事?」一名女子問道。

孟軻搖頭不語,她隱隱有些猜測——或許這所謂的高手,正是唐寧。

旋即又搖了搖頭,四年前分別之時,唐寧不過才剛剛觸碰修行,大荒人口億萬,還不曾聽聞有人能在四年內達仙級修為,即便唐寧天賦驚人,又有連番奇遇,卻哪裏會有這等修為。

只怕師尊她果真遇到了天大的麻煩。

這一路上,她使出的手段都是用來搜尋唐寧的,卻連番察覺師父的蹤跡,由此可見,師父果然與唐寧在一起。

。 第1138章你是蛋生嗎

花琉璃煞有介事的搖搖頭道:「可你渾身烏漆嘛黑的,而且原型又像雞,不是黑雞是什麼?」

「老子是黑鳳!」

即便一向冷冰冰的黑羽,此時也暴跳如雷,恨不能將眼前這個兩腳獸踹到天上。

「黑雞大哥,你是蛋生嗎?」

花琉璃追在黑羽旁邊,滿是好奇道。

小空間在空間里聽的捧腹大笑。

花琉璃這女人真損那~

明嘲暗諷黑鳳一族是雞!

「廢話!」

黑羽不想搭理花琉璃,離開鳳君的神殿之後,化身成黑鳳打算朝家中飛去,花琉璃哪裡肯放過這個機會。

精神力催動她調到黑羽的背脊上,兩隻小手緊緊抓著他黑色的羽毛道:「還說自己不是雞,這麼大的黑公雞我從未見過。」

才怪……

戰鬥神雞的體積可比鳳凰大很多。

「你再胡說八道信不信我將你丟下去!」

花琉璃忙緊緊抓著黑羽的羽毛咧嘴道:「我閉嘴,絕不再說你是黑雞,真的!」

現在不講,不代表以後不講,她這個人向來是沒有誠信可言的~

黑羽鳴叫一聲,展翅高飛,花琉璃坐在黑羽的背上,吹著風,別提多愜意。

如果這時候能將司徒錦帶來一起遊盪在天地間,那才叫人生極樂呢。

可惜……

現在她男人正待在空間修鍊,也不能貿然出現在這裡。

黑羽飛了沒多久就在一片森林深處落下,花琉璃順著它的翅膀話落,抬頭看著蒼天大樹上的木屋道:「黑雞大哥,你的母親就在木屋上?」

黑羽淡漠的看了她一眼,花琉璃拍拍自己的紅唇咧嘴笑道:「抱歉抱歉,我叫習慣了!」

黑羽抬頭看著木屋,然後身體緩緩上升……

花琉璃緊隨其後,二人一前一後的來到木屋前……

「羽毛回來了?」

羽毛?

黑羽的小名?

還真貼切!!!

「嗯,娘,我來看看你,順便給你送點兒東西!」

門被緩緩打開,一個年過古稀的老者出現在門口!

「這位是?」

花琉璃露出自認甜美的笑容道:「您好,我是黑羽的朋友。」

「羽毛的朋友?誒唷~這小子可從未帶雌性回來過,丫頭,快進來!」

花琉璃看了黑羽一眼,咧嘴笑道:「好!」

黑羽滿是無奈的走進去。

他娘就是熱情。

而那個兩腳獸的臉皮也是真的厚。

花琉璃看著全都是用頭做成的傢具以及生活用品,不由感嘆道:「這地方真不錯,古色古香,環境優雅,關鍵還安靜。」

老者見她是真的歡喜,道:「這些都是羽毛做的,他平日里最喜歡搗鼓這些東西。」

花琉璃詫異的看了黑羽一眼,這冷麵黑雞可以啊!

很有做木匠的天賦。

「黑羽大哥,等以後鳳君不要你了,你完全可以靠這手藝養活一家老小,多好。」

老者聞言,笑道:「可以可以。」

黑羽:「……」

一家老小?

呵~

他可不會給自己找麻煩。

這輩子孑然一身挺好,自由自在,不用煩惱。

「咳咳~丫頭,你叫什麼名字?」

「花琉璃~」

「花琉璃?這可是個好名字。」

老者邊說邊暗暗掐手指,算來算去她竟看不透眼前這小丫頭的命數。

「娘,我就是來看看你,這丹藥你留著吃,等我這次回來,鳳君一定會多賞些葯的,您放心,我不會讓您有事的。」

花琉璃看著黑羽放到桌子上的瓶子,拿在手上打開塞子聞了聞,道:「續命丹?」

。 雲嵐宗,加瑪帝國最為強大的勢力,一代代的不間斷傳承,已經讓得這個古老的宗派,屹立在了加瑪帝國之巔。

雲嵐宗便建立在雲嵐山之上。

「終於回來了。」站在山腳之下,望著古老階梯,葛葉心生感慨了一句。

「雲嵐宗……..」王語嫣收回目光,抬起腳步朝著上方走去。

場地中,無數雲嵐宗弟子皆是目光帶著各自不同的情緒,望向石階處的明亮少女。

少年情懷總是詩,納蘭嫣然身為雲韻的弟子,未來的雲嵐宗接班人。

身份顯赫,更何況她還是一個活脫脫的小美人。

無數雲嵐徒弟將之視為心中女神。

這一刻,雲嵐宗眾多弟子紛紛與走來的少女問好。

露出屬於少年人的笑意。

王語嫣淡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在廣場之上一位白袍老者迎面走來。

「大長老。」葛葉與另一位弟子止步,問好。

「嗯。」雲棱點了點頭,將目光放在王語嫣身上,緩緩開口道:「嫣然,這一次前往蕭家,可有什麼意外發生?」

王語嫣淡淡地看了看這位雲嵐宗的大長老,平靜開口道:「一切順利,並無意外發生。」

聞言,葛葉默默地看了一眼淡然自若的少女,心下複雜,什麼時候納蘭嫣然的性子變得這麼沉穩了。

聽得納蘭嫣然的回話,雲棱眉頭微微皺了皺。

出去了一趟,眼前的少女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他壓下心中的疑惑。

旋即點了點頭,摸著鬍鬚說道:「一切順利就好,若是有什麼事情一定要說出來,你是未來的少宗主,也是我雲嵐宗未來的宗主。」

說到這裡,雲棱頓了頓眯了眯眼睛,關心道:「你要記住,你背後站的是我雲嵐宗,任何人都不能欺辱於你,區區蕭家又算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