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則親自來到靈泉,將靈泉的泉眼堵住了。

爲了能夠讓靈泉的水全部都能夠在一天晚上漏完,他甚至還將靈泉的水潑了不少出去。

這樣的舉動,顯然已經點燃了所有人的怒火。

而那邊那些人也按照吩咐,埋好了東西。

那些東西,大家也都認識,是他們在古老的書籍裏面看到過的殺傷力強大的可控制武器。

這種東西,被埋在了部落的各個地方,一旦發生了爆炸,絕對能夠給部落帶來巨大的災難。

“這都是假的,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又怎麼可能沒有任何事情的發生?”呼籲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吩咐人做的事情,竟然還能夠用這樣的方式被部民們看見,整個人都慌張起來了。


慌忙否認的樣子,給人做賊心虛的感覺

尤其是哪些人做的哪些事,都記錄得清清楚楚。

“閉嘴!”只是這一次,沒有人再理會他,摩羅祭祀更是直接一敲柺棍,相當硬氣的對他吼了一句。

繼續往下看着,因爲出現在那裏的人影雖然消失了,但是所有的景色卻還在原地沒有消失。

接着,袁信和邱落的身影出現在了那裏,將靈泉被堵住的泉眼重新清理出來,讓泉眼恢復。

又礙着在他們埋東西的地方,將所有被埋起來的東西都重新挖了出來,一一拔除了危險。

看到這裏,大家哪裏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兒。

尤其是那裏面因爲挖東西,重新填補露出的痕跡,要是不知道的話,可能會忽略掉,但是知道之後,之前搜索過那一塊兒地方的人,卻印象深刻。

“我說我怎麼到哪裏的時候,怎麼發現那個地方和其他地方有點兒不太一樣呢!”

“我也是!”

“還有我!”

“……”

越來越多的部民相應這樣的事情,大家哪裏還不知道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情況?

看着呼籲和力古幾個人的眼神,也慢慢變得冰冷起來。

“不是這樣的!”在部民們這樣的眼神中,呼籲一夥兒人終於感到害怕了,連連搖頭否認。

只是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想要聽呼籲爲自己辯解了。

摩羅祭祀更是用力的用柺棍敲打着地面,氣得鬍子都快要掉下來:“呼籲,說,你到底爲什麼要這麼做!你把部民當成了什麼?你把神靈當成了什麼!”

痛心疾首的看着自己從小看護到大的人,摩羅祭祀發現,自己這竟然到現在才真正的認識到他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我沒有,這些都不是真的!”呼籲能夠做的,卻只能是乾巴巴的大聲否認,說不出任何的話來。

他現在只希望所有人都將昨天的事情忘記,把今天看到的這些忘記。

“哦!我想起來了!”突然一個部民大聲的說出來一句話,徹底的將呼籲他們打入了塵埃,“我知道爲什麼呼籲大人和力古他們要這麼做了!”

“昨天呼延大人想要讓客人們住到聖廟裏面去的時候,呼籲大人不同意,呼延大人就說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他會負責!呼籲大人一直都不喜歡呼延大人,所以他才覺得這是個機會!”

這位不明的話音剛剛落下,不少當時就在現場的人紛紛響應。

“對的,我也聽見了!”

“我當時就看見呼籲大人氣呼呼的離開了,沒想到他竟然是去做這樣的事情了!”

“對對對,事情就是這樣的!”

“……”

聽到其他部民也這樣說,摩羅祭祀看向呼籲的眼神已經滿是失望,再次用力的拿柺棍敲了敲地面:“是不是這樣的?”

“這是呼延他故意栽贓我!”到了這個時候,依然還想着拖呼延下水,呼籲死活也不承認自己做了這樣的事情。

看着呼籲死不悔改,甚至根本就意識不到自己錯誤的樣子,摩羅祭祀終於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勉強還算得上健朗的身體,有了一瞬間的佝僂:“你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失望透頂的轉過身去,摩羅祭祀說出了對他的懲罰:“剝奪呼籲見習祭祀的資格,和力古等人一起關押起來,等到這邊的事情解決之後,再做處理!”

“是!”聽到摩羅祭祀直接下達了命令,立刻有幾個氣勢相當強盛的人站了出來,將被點名的幾個人直接抓了起來。


“放開我,我沒有,這不是真的!”仍然不死心的拼命掙扎,呼籲到底沒有勇氣認下這樣的罪名。

力古等人看到呼籲這樣的表現,一直跟在呼籲身邊的他們,又怎麼會不明白呼籲的打算,也跟着用力的掙扎,大聲的否認起來。

只是,他們那點兒本事,在抓住他們的那幾個人面前,明顯不夠看的,根本就掙脫不開,反而看起來更像是小丑。

在不少人叨唸着多虧神靈顯靈,將他們的所作所爲公佈出來,讓大家認識到了他們的真面目的話語中,被拖了下去。

而能夠拿到“神諭”的雲落天等人,顯然在部民們的眼中,和神使掛上了勾。

大家看向雲落天他們的眼神也變得狂熱了起來。

唯有和摩羅祭祀站在一起的幾個祭祀,還有一旁的族長,面無表情。

看向雲落天等人的目光,隱隱帶着幾分不善。

不過,即使是這樣,他們顯然也沒有打算對雲落天他們做什麼。

稍微整理了一下情緒,看向雲落天他們,深深的朝着他們鞠躬、道謝:“要不是幾位出手幫了我們部落,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更不會知道自己的部族裏面會有這樣的蛀蟲!如果幾位不着急離開的話,不如讓我們表達一下感激之情!”

雲落天的眼神閃爍了一下,笑了笑:“不了,我們還有事情,不方便久留,還是勞煩找一位熟悉路的朋友,帶我們離開吧!”

“就是,要不是剛纔那個傢伙非要攔下我們,我們現在都已經走很遠了!”袁信跟着聳聳肩,搭了一句話。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不強留各位了,只是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地方,請儘管吩咐!這是我們部落用來聯繫的東西,如果想要聯繫我們的話,拉一下,我們就會趕過去!”族長聽到他們這麼說,鬆了一口氣的同時,遞給了雲落天他們一包東西。

見到雲落天他們收了下來,這纔對着就站在他們身邊的伊蓮娜吩咐起來:“伊蓮娜,還是由你送他們出去吧!”

“是!”依然接下這個活兒的伊蓮娜,臉上雖然看不出什麼來,但是態度卻明顯比之前接受同樣的任務要好太多了。

其他的部民在聽到雲落天他們要走之後,卻自發的排好隊,紛紛將身上能夠拿得出手的“禮物”,塞到了雲落天他們的手上…… 收了一大堆禮物,已經完全拿不過來的那麼多東西的雲落天一行人,最後又在大家的熱情之下,收下了一輛沙行車,將所有的東西都往沙行車上一放,這才帶着東西一起在衆人的目送中大搖大擺的離開了。

有了這次投影事件,再加上這輛沙行車,他們自然也不能再走原來進來的地方了,而是在伊蓮娜的帶領下,就這麼光明正大的離開了綠洲。

至於呼籲他們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已經不是他們所關心的了。

就在他們馬上就要離開綠洲的時候,呼延卻趕了過來。

“呼呼!”成功將人攔下來之後,他撐着膝蓋,半蹲在他們的面前,喘着粗氣。

看得出來,他這次爲了能夠及時嘴上雲落天他們,確實是廢了氣力的。

“伊蓮娜,我有點兒事情想跟神使他們說!你先回避一下吧!”稍微恢復了一點兒氣力之後,他直起身來,沒有一點兒猶豫的將神使的帽子給雲落天他們直接帶上,將伊蓮娜叫下去了。

“對不起,我沒有想到呼籲他們竟然會這樣做,竟然想出這麼惡毒的法子!”

說着這話的呼延,眼神中的忐忑做不得假。

“他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是心眼一直也不算多,做的事情也一直都在大家的容忍範圍內!”

“我承認我是有想要利用你們的心思,但是絕對 沒有想過要害你們的性命!我只是……不想一直被困在這裏……”說道這裏,呼延說不下去了。

他知道他現在一切的解釋看起來都是那麼的蒼白無力,但是事實就是他說的那個樣子。

“哎!”雲落天從隊伍裏面走出來,拍在他的肩上,“你不必這個樣子,你對我們的幫助是實打實的,就算是想要做什麼,其實你和我們商量一下就可以了!算計來算計去,最後不一定能有自己想要的結果。”

“就像這次,我們之間就出現了嚴重的問題了,不是嗎?”

笑了笑,他們還真沒有想到呼延的真正想法竟然是不當那個祭祀,而不是藉助他們的手,將那個一直跳得很厲害的呼籲徹底的拉下去,省得在眼前惹人厭。

要不然,他們其實可以換一種方式。

“不過,現在也不算是個壞事兒,不管你想不想當這個祭祀大人,但是我看得出來,你對你的部民不是沒有感情的,在剛纔呼籲的罪行被揭發的時候,你表現出來的憤怒,絕對沒有摻假。”

雲落天還記得,呼延那一放即收的可怕氣勢。

這個人,絕對比那個叫做摩羅祭祀的人更強。

有着如此實力,卻對權力並沒有什麼渴望,時不時溜出部落,卻因爲肩上的責任最終還在原地堅守着,如果不是真的對那些人有感情,又怎麼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呢?

“現在,他的惡行暴露,你雖然暫時不能卸下重擔,但是往好的方面想,至少以後你的部民們,不會被一個良心已經徹底壞掉的祭祀帶領,犯下罪孽。”

“也對!”眼睛彎了彎,呼延明顯是被雲落天安慰到了:“不過你們能不怪罪我,纔是我最大的幸運!”

“你們離開之後小心一些,遇到麻煩的時候,可以用這個找我,我……有些擔心……”悄悄的網雲落天的手心裏面塞了一個小玩意兒,呼延說話的聲音,明顯的小了許多。

“我知道了!”對於呼延沒有說出來的話,雲落天表示理解,輕輕拍了拍他的胳膊,他示意呼延不必太在意,“你已經出來挺久了,估計某些人應該擔心了!”


朝着他過來的方向,對着呼延擠眉弄眼一整,雲落天笑得揶揄。

順着雲落天的目光看了過去,朝着雲落天的目光順了過去,正好看到一個還沒來得及完全收回去的毛茸茸小腦袋。

還有點兒營養不良的亞麻髮色,一眼就是亞克力追過來了。

無奈的嘆了口氣,他帶着幾分歉意跟雲落天他們道別離去,接着滿是寵溺的朝着那已經看不見小腦袋的位置走了過去。

洛詩詩看着呼延的背影,突然來了一句:“他們這個樣子,還真讓人羨慕呀!”

換來雲落天古怪的眼神,和袁信順杆往上爬的話語:“你要是想的話,我們也可以呀!”

“滾!”


回答袁信的,是洛詩詩的拳頭和乾脆的一聲爆喝。

其他人則聳聳肩,對於他們兩人這樣的相處模式,一點兒心裏波動都沒有……


“聯盟快報今日報道:繼北月瀚上將離職還不到一個季度的時間,當年的第一上將寒箬霜大人,在今天宣佈離職卸任!而這一次和上次不同的是,繼任人是一直深受大家喜愛的聯盟最年輕的中將——龍翼大人!”

“哦,不不不,現在可不能再叫中將大人了,我們得換個名字,叫上將才行!”

“不得不說,這是我們聯盟民衆期待已久的事情!讓我們去採訪一下,我們新鮮出爐的上將大人,有什麼話想要說吧!”

然而,在雲落天這些玩家們還奮鬥在滄源星的時候,其他聯盟的人卻被另外一件事情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易鶴升任上將的消息,成爲聯盟民衆最關注的頭等大事。

當易鶴的臉投影在所有人的面前、成功的在各個星球刷着存在感,鏗鏘有力的說出“誓死保衛聯盟!”六個字的時候。

山呼海嘯一般的歡呼聲,在聯盟統治的星域不斷的響起。

他們絲毫不懷疑這位最年輕的上將大人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的心情,這位上將大人,已經用他的實際行動,向大家證明了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尤其是永遠帶着龍翼戰隊,守在聯盟最危險的地方的行爲,更是實力圈粉。

可以說,這一次,易鶴繼任成爲上將,是全聯盟民衆衆望所歸的。

因爲這個消息,幾乎全聯盟的民衆都激動了起來,其他節目都不看了,就一直不停的反覆刷易鶴繼任時候接受採訪的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