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股洪荒之勢,裡面一定有著什麼及其厲害的恐怖怪物! 踏進黑暗的瞬間,龍魂就感覺有什麼東西鎖住了自己!

就像暗處的一雙陰冷可怖的雙眼盯了自己一眼,那種感覺毛骨悚然!

龍魂扭頭,發現那種被注視的感覺消失,周圍一片黑暗!

背後牆壁猛地一陣巨顫,兩邊牆壁合起,不見一絲裂縫!

龍魂強行命令著自己冷靜,從元戒里拿出一塊夜明石,周圍的一切都被照亮了,龍魂心靈一顫!

面前堆集了眾多屍骨,有人的,有魚的還有一些上身是人骨,下身是魚骨的怪異結合體!

他們的骨頭都被啃咬過,就像什麼東西咬了一口一具骨頭,覺得不好吃,又去啃噬別的骨頭一般!

這些應該都是之前進過來的前輩們,只是,他們都好像剛剛進來就被殺死了!

龍魂的精神瞬間提高到了一個新的高度,神經緊繃地可怕,左臂青筋暴起,破雷被緊緊握著,泛出幽幽的紫光!

「呼!」深深地吸了一口腐蝕之氣,強忍住噁心之覺,龍魂往前移動了下步子。

龍魂不知道,在其身後出現了一對幽森的藍眼珠,正冷冷地盯著龍魂,透露著古老的荒涼神色,一股如凝實化地殺氣慢慢地鎖定向龍魂。

「誰!」感受到那濃烈的殺意,龍魂猛地扭頭,這股殺氣使得自己甚至有些窒息!

可是除了那無邊無際的黑暗,背後什麼也沒有出現。

「呼!」陰風吹過,拂起了龍魂的衣角,拂在臉上,就像一隻乾枯可怖的手在撫摸龍魂臉頰!

冷靜!一定要冷靜!龍魂在內心不斷地呼喊,可在如此陰森環境,可怖氣氛之中,腳下又是累累屍骨,背後還時不時有雙陰森眼瞳冒出陰冷地盯著自己,又哪能冷靜下來?

「臭小子,鎮定點!」這時,龍魂的內心響起一個聲音。

龍魂欣喜,中年人靈魂力恢復,終於蘇醒了過來,中年人比自己懂那麼多,或許知道下一步路該怎麼走。

「你終於醒了啊!?」

「嗯。我的靈魂之力恢復了,現在你只能鎮定,不然我們兩個都會殞命!」中年人語氣嚴厲冷靜。

「嗯。」龍魂點頭,提步而起,地上滿是屍骨,哪怕龍魂小心翼翼地走,可是還是不能避免踩中那些屍骨,發出「咔咔嚓」地恐怖聲響。

「咻!」空氣中突然一聲破響!

龍魂就要躲開,可是中年人卻大吼一聲,「不要動!」

龍魂哪怕極其疑惑,但還是一動不動,中年人不會害他,在這環境下,自己死了他也得死!

破空聲離自己越來越近,很快便來到了自己的眼前,龍魂發現一支銀色的箭由自己的左腦邊擦過,龍魂驚出了一聲冷汗!

他就是打算往左躲開的!正在龍魂慶幸之際,又一支白色的箭由自己的右腦邊擦過!

怪不得中年人叫自己不要動了,這不論選那邊躲都是會被一箭致命的!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這是龍魂此時的想法。

「怎麼樣,信老子,得永生!」中年人得意地笑著。

「話說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您老叫什麼?」龍魂支開話題,免得中年人這麼自戀下去大意了可不好。

「我叫什麼?我也不記得了。我就只記得外面的人都喊我天塵,你就叫我塵老吧。」中年人說。

「大哥,你看起來才年過半旬,才是個中年人誒!你老?」龍魂情不自禁地嬉笑一聲。

「我記得好像活了有幾百年了,你叫我塵老也不奇怪。」中年人,咳咳,是塵老說來。

「隨便啦!」龍魂無奈一笑。

對於塵老活了幾百歲他一點也不驚訝,修真者本來就可以輕鬆活個百來歲,塵老那麼厲害,說他沒有活個幾百歲任誰都不會相信的。

不過也不一定年齡大就厲害,就像自己和南宮雪等人,還不是輕輕鬆鬆就達到了別人夢寐以求的境界?所以,中年人很可能活了少於他口中所謂的幾百歲,換作以前的龍魂肯定會懷疑中年人的話語,只是現在他對中年人疑心全無,所以僅是草率地應了一聲。

「現在看看腳下!有沒有什麼不同的。」塵老又說。

「哦。」龍魂低頭,靠著夜明石和破雷的光亮看清楚了下方自己所走著的路。

累累白骨之中,竟然有著一具完整的骸骨,一路而來的骸骨全都受了不同程度的損傷,全都被啃咬過,除此怪異之外,此具骸骨還是上身人骨,可下身卻是野獸之樣!

處處透露著異常!

「有!」龍魂說。

「很好,千萬不要碰到那處異處,而且也不要碰觸到異處旁邊的骸骨,否則就是大羅金仙下凡也救不了你了!」塵老在黑暗世界里望著一塊虛屏,虛屏內的一切卻全都是龍魂所見!緩緩開口,那有點蒼老的聲音繼續在龍魂的腦海里迴響。

「嗯。」點點頭,龍魂動步,小心翼翼的,生怕輕觸到那具奇怪骸骨哪怕一絲一毫!


抬起腿,龍魂不敢輕易落下,左望右盯,發現了一處可以落腳之地!

正要踩下,可塵老又突然大吼,「不要踩下去!」

龍魂驚得一縮腳,又是一根白色的箭從龍魂腳底擦過,刺在了龍魂將要落下步子的地方!

龍魂不由驚出了一身冷汗,要是自己縮腳再慢上零點幾秒,自己的腳掌就將被洞穿!

這麼一支無聲無息的箭,就像一條奪魂索,會在你不經意間洞穿你的心臟,無情地奪去你的生命!

「現在知道好奇害死貓為什麼這麼說了吧?要是你不進來該多好!搞得我這麼心驚肉跳的!」塵老也有點后怕地說著。

「現在不是教訓我的時機啊!我的塵老大神啊,你告訴我接下來該怎麼辦啊?這麼一直金雞獨立很累啊!」龍魂說。

現在自己唯一的選擇就是依靠塵老,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雖然很不喜歡這麼被動,但也沒有任何辦法,後路被封,現在只能往前闖了。


「那也沒辦法,你就這麼一直金雞獨立這吧,反正是你活該,和我無關。」塵老一撇嘴。

「喂喂喂!我死了你也得陪葬啊!拜託!」龍魂無奈。

塵老可好,直接不吭聲了。

「*!有什麼條件說出來吧!」龍魂爆了句粗口。

「好吧!出了去你要把你元戒里的天離草給我吃!」塵老終於傳出聲音。

「靠! 閃婚蜜寵小甜妻 ,那可是最珍貴的東西!」龍魂大罵。

「給不給你自己決定。」塵老語氣似乎很是輕鬆。

「好吧!」龍魂咬牙點頭,這麼一直僵持不是辦法,寶物與性命相比,還是自己的性命比較重要。

「好,現在低頭。」塵老說。

龍魂一聽此話龍魂猛地低頭,一支白色之箭由龍魂的頭邊擦過,几絲黑髮被切斷,掉落在地上。

冷汗已經布滿了背後衣裳,龍魂身軀一動不動,不是不能動,而是不敢動。

這麼一動,誰知道會不會自己的頭一舉起來就被洞穿?

「跳!」塵老突然說。

龍魂毫不猶豫地單腿一彈,躍身空中,同樣的一支白色箭羽插入了龍魂所站之地,單腿點在箭尾之上,龍魂更加無語。


這麼站著,比金雞獨立還要難受。

「現在你最好想辦法往前移,千萬不能觸碰到地下。」塵老又說。

「碰到了會怎樣?」龍魂問。

「你可以試試,我不會攔你的。」塵老說。

「算你狠,臭老頭!」龍魂忍不住罵道。

「我就是臭老頭,你管我啊!」塵老還是那般漫不經心。

除了無語龍魂還是無語。

龍魂沉思,絞盡腦汁地想著解決之法,這麼一直耽誤,十支箭肯定會有一支箭射中自己的,在這種完全陌生的地方,哪怕僅僅是一道小傷口或許也會使自己丟掉生命!

望著前方那似乎永無止境的漆黑暗路,龍魂下定決心!

這裡禁錮了自己的飛行能力,就連雷鳴蝠翼也是無法舒展,根本不能飛起,那麼,就只能這樣了!,輕輕一彈,龍魂高高躍起,飛到一定高度之時,力量消失,龍魂運力,使得自己飛速下墜,重重地踩在了箭羽之上!

箭羽尾部下彎,就要碰到地面之時,又猛地彈起,將龍魂彈起!

這麼一看似簡單的動作,其實哪怕只是出了一點點差錯龍魂都有可能殞命!

恰到好處的下墜速度,在時機上哪怕只是拖了零點零幾秒,可能後果都會不堪設想!

最重要的是,要是龍魂估錯,這支箭羽的韌性不夠,後果可能與現在背馳而行!

「咻!」黑暗中一道破空聲響起,一抹矯健身影在空中飛過,不是龍魂又是何人?


「下!」塵老又突然大吼。

龍魂運力,整個身子一顫,速度全失,就這麼直直地落了下來,站穩於地!

「看前面。」塵老提醒。

龍魂抬頭,發現又是一座門!

「靠!為什麼每個密室都喜歡弄石門!」龍魂忍不住破口大罵。

塵老沒回答。

龍魂呼了一口氣,左臂放在石門之前,輕輕推了下,發現石門紋絲不動。

想要兩臂一起,可想想,龍魂又放棄了。

右臂不能夠做激烈運動,這麼使力根本不行,一旦用力過度就會廢了!

要是出去了,右臂廢了,還怎麼尋求更高境界,打敗更加厲害的人?靠一隻左臂和兩條腿?

龍魂是個果斷之人,更是自信之人,他自信自己一定可以成功闖出去!

「來吧!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這麼重!」低喝一聲,龍魂左臂猛然使力,一絲絲元力灌注其上!

近乎萬斤的巨力使出,石門上方散落大堆灰塵,龍魂視若不見,灰塵砸了他一個灰頭土臉。

「呸呸呸!」忍不住拍了拍臉上的灰塵,龍魂繼續推動石門,石門也發出「咔嚓咔嚓」地猶如磨牙的刺耳聲!


「咔!」又一聲聲音響起,龍魂成功將石門推開一道大的裂縫,但龍魂卻沒有直接擠身進去。

搖了搖頭,龍魂繼續推動石門他要把石門完全推開,他有他的打算。

……

「晉吾爺爺,龍魂他不在啊,現在可怎麼辦啊?」劍嵐宗內門,夢兒擔憂地問著。

夢兒和龍魂兩人所住的房間門大開著,光芒亮堂可還是照不出龍魂的身影。

「現在也沒辦法了,也不知道那個小子到了那裡,你先好好睡一覺吧,我先和另外幾個老傢伙去找找!等明天再召集全宗之人去巡查。」晉吾散人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