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幾次她被大堂經理氣哭了,想辭職,但爲了倉絕,爲了遠遠看他一眼,她又忍了一年又一年,不知覺中,已經三年了。

“不是我說你啊龍小幽,你現在這個心態不行啊,要是真過不下去了。你就離婚把,把錢拿在手裏,車子房子一樣都不能給他便宜了小三,讓他淨戶出身。”

我扯了扯嘴角說道:“行了,下車把,在墨跡下去都快天黑了。”

林雪沒在嘰歪,領着包就下了車,我把車鎖上,和她一起走到購物商場。67.356

林雪挽着我的手,爲了節約時間,我們直接奔樓上去。

冷酷總裁霸道愛 二樓買奢侈品包包和禮服店裏,我坐在休息區域看着林雪換了一套又一套的禮服。

“小幽,你看這間禮服怎麼樣?”

“好看,蒼總一看見你,就會被你迷得神魂顛倒的。”

“我進去把衣服換下來,不過這個顏色我覺得太不張揚了,得換個張揚點的顏色,在一堆女人裏得顯眼點,不然倉總看不見我的。”

得,她又進去換衣服了,這一換又要試好幾件,天都黑了,幸好我把該買的都買了。

我百般無聊的坐在沙發上到處張望。

突然,我對面大型落地鏡子上出現了三個人的身影。

三人青春肆意的臉龐,明媚動人的笑臉。時不時的停下腳步,對櫥窗裏展示的衣服品頭論足。

凌幽,傲雪,採魅……竟是她們!

我立馬回頭,透過櫥窗玻璃往她們方向望去。

凌幽,形象跟我第一次見她差距很大。

她把頭髮燙成大波浪捲髮,染上了顏色。穿着超短裙,沒有穿長襪,大冬天裏露出一大截白嫩大腿,很是吸睛。

她杏面桃腮,殷桃小嘴一直笑着,美豔動人。

路過的路人,不管男女老少,目光都會在她們臉上停留一會。甚至有的人拿出手機拍照。

她們張揚大方,任由路人拍照。

傲雪和採魅神采奕奕,嘴角一直漾着笑容,似很開心,手裏提着大包小包的跟在凌幽身後。

傲雪似看中某奢侈品牌櫥窗裏的衣服。停下討論着。

凌幽讓傲雪把衣服取下來,試都沒試,直接櫃檯買單。

買好單,凌幽把衣服塞進傲雪手裏,送給她。

傲雪很高興,靚麗臉龐都笑開了花。

我看見這一幕,心裏一陣賭,眼淚溢出來,在眼眶裏打轉轉。

她們一點都沒察覺出她是假的?

她們就這樣被她的糖衣炮彈給收買了?

她們就跟她在一起就這麼開心嗎?

曾經我妄想過,傲雪和採魅兩人是鬼,且能力很強,不應該不會認不出來。

可眼下的結果讓我心裏很難受。

她們不但沒認出來,而且和她相處的很愉快,最少比和我一起的日子開心。

我的喉嚨就像被堵住一樣,一口氣吞吐不出,分外難受。

我心裏很憋屈!

兩個自己養的小鬼,千辛萬苦的把她們弄到凡間,居然跟情敵這麼接近。

那種被背叛的感覺!

我心很痛,很打擊。

不知何時林雪已從試衣間裏出來,站在我身後,對我望去的方向尖叫道:“天啊,那個女生這麼會和你長的一模一樣?你們,你們是雙胞胎……” 我回過頭,用衣袖把眼角的餘淚擦拭乾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

我總不能和她說,老公一千五百年前的舊情人,復活了,穿越過來和我搶男人。

結果是我輸了,我的一切都被她搶走了。

我吸了吸鼻子,紅着眼哽咽說:“嗯,算是把。”

“什麼?她真是你雙胞胎姐妹,那個小三,她搶你的老公?”林雪一臉不可思議道:“我還以爲在狗血小說裏看見,沒想到現實生活中真的有。”

我擡頭看她:“我已經看開了,沒什麼,你買好了我們就走把。”

“喂,小幽,你就這麼便宜她了,你要是怕爸媽傷心你告訴我,把地址告訴我,明天我帶上公司一幫小姐妹鬧她去,你不能就這麼算了,女人自己不爭取,到時候什麼都沒了。”

對於她的提議,我沒吭聲。

林雪見我不吭聲,着急道:“你不能逆來順受,女人一昧忍讓,委屈求全,男人才越發大膽,在外面欠下一大堆的風流債,你不能被動的等着小三抱着孩子出現在你面前,你才後悔莫及。”

或許是林雪的聲音太大了,連店鋪裏售貨員都加進來討論。

“是啊,我遇到好幾位顧客也是您這情況,不能姑息容忍,他會變本加厲的在外面鬼混,到時候別說小三,小四小五小六都找齊了,您就哭着去把。”

“我見過最不要臉,孩子你養着,老人你伺候着,還不給你錢,不讓你離婚。生活重擔全部壓在你肩上,在外面混的年紀大了,玩不動了,一身是毛病,回頭還要你養老伺候。那些個小三小四找你要錢,那你一輩子就賠進去了。”

我聽她們說的越發寒磣嚇人,我和君無邪應該不會到這個份上把!

不行,這樣我會被逼瘋不可。

我臉色煞白說:“年後他解決不了,我就跟他離婚。”我認真了。

林雪道:“對,離婚,行了我把禮服買單了,我們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就回去。都快晚上八點了。”

我和林雪找了個臨街的餐廳坐下。

林雪這人大方,說我剛上班,還沒發工資,口袋裏沒錢,今天還買了這麼多東西,這頓她請,等我發工資了回請她。

我一口答應。

等餐的時候,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先聊着,我心情不大好,老是提不起勁。

我把東西放在位置上,起身上wc。

我來到餐廳女廁鏡子前,照了照鏡子,看着鏡子的臉,頹廢萎靡。

儘管來時林雪已經幫我補上一層厚厚的妝,可在怎麼刷,這張臉的精氣神都差到極點。

我覺得最近黴運當頭,不管怎麼化妝都無濟於事。

在我走神的一瞬間,嘭的一聲,一陣大風把門給鎖上了。

我跑到門前,把門一拉,沒動。在拼命的開門,發現這麼都打不開。

我只得大喊:“喂,開門啊,我被鎖在裏面了。外面有沒有人?”

沒人理我,外面沒有人說話,我就像被與世隔絕般,徹底的堵死在裏面了。

我狠狠拍了幾下,手心都拍痛了,憤恨的用腳一踹門。

突地,我背後鏡子裏響起冷清的聲音,那聲音和我一模一樣。

“你出不去了,龍小幽。”

我猛的一回頭,鏡子裏和我一樣的那張臉,她嘴巴在動,她在跟我說話。67.356

我從兜里加處一張黃符,身體忍不住的顫抖:“凌幽?”

“哈,龍小幽,害怕麼?”

凌幽從鏡子裏慢慢的顯現出來,還是剛纔的打扮,剛纔的穿着。

她彌着冷笑站在鏡子前,上下打量我。

她看着我,好似我在她眼裏是一個死人般。

她撩着自己的長髮,對我嫵媚一笑:“我的新發型怎麼樣?是不是很漂亮?哈,這裏的世界,我真是太喜歡了。”

“對了,這身衣服不是從你櫃子拿的,是無邪買給我的。”

“還有……”她話音一轉,擡起手背給我看無名指上的那枚巨大鑽戒。

她一臉挑釁和炫耀:“看見了沒,五克拉的鑽戒,珍貴的粉鑽,是無邪送給我的。”

我拼命說自己不介意,不生氣。

拼命說服自己是君無邪是逢場作戲,是爲了迷惑她。

可是爲什麼我的心就這麼痛,她每一句話,每個字,就像拿着刀子,在我身上一刀刀的凌遲般。

我眼淚不爭氣的一下子流出來,咬着脣瓣狠狠的問她:“你到底想怎麼樣?”

她囂張的笑了:“哈,我想怎麼樣?龍小幽,你用和我長的一樣的臉,搶走了我的無邪,我不會放過你!你該把位置讓出來了,你放心,你死後我會完完全全的替代你,替你孝順爸媽,替無邪重生君凌,我會好好的把孩子撫養長大,畢竟他是從我肚子裏掉下的肉。”

“我還會幫你完成大學學業,這個世界真美好,女子可以上私塾,男女平等,哈哈哈……”

最後,她不知從那用幻化出來的匕首,對着我胸口的位置喧囂道:“龍小幽,你去死把。只有你死了,我就完完全全的代替你,你的心臟,你的戒指,你的身份,你的一切一切我都會取代。哈哈哈……去死把!”

她舉起匕首,面目猙獰,瘋狂的朝我走過來。

我執起一張靈符,大念道:“急急如律令……”靈符飛快的甩出去。

靈符摔出瞬間,被她用匕首直接劈成兩瓣,落在地上。

靈符對她沒有用,一點用都沒有!!

以她動作和速度,她一定有練過功夫,就算她是個普通人,我對上她沒有一點勝算。

她嘴角陰冷勾起:“生氣麼,不甘麼,絕望麼……我告訴你,我的功夫是無邪教我的,今天是你的祭日……你就放心的死去,我會把你的一切,幫你妥善照顧好。”

她一步步走上前,把我逼近女廁所的角落夾縫處。

我被她逼的,已經沒有路可以退了。

我手伸進包裏,捏着殺千刀,手心浸出了一層汗。

只要她敢捅我,我拼了命也要回捅她。

不管她是人是鬼還是妖,就算死,我也會拉她下地獄……

她走到我面前,雙手舉起匕首,狠狠的朝我胸口刺去。

我拿起千殺刀,拼了命的將她擋下。

危急時刻,我們僵持不下時……

嘭的一聲,廁所們被打開了。

林雪帶着一羣餐廳裏用餐的貴婦,服務員,保安站在門口。

全部瞪大眼睛,一臉驚駭的看我們兩個拿着刀子扭打在一起。 我和她當場愣住,沒想到會是眼下這番場景。

當然,我們手裏捏着的刀子,依舊在拼個你死我活。

林雪眼力極好,聰明醒目,她一下反映過來。

她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指着凌幽哭訴:“你們看看,各位看看,那個女人就是小三,還是她妹妹。”

“把自己老夫搶了,還把姐姐從家裏趕出來,讓她有家回不得。這還不甘心,現在拿着刀子跟姐姐拼命,各位評評理,你們評評理,有這麼喪心病狂的妹妹嗎?”

凌幽朝林雪怒道:“你給我閉嘴。”

林雪罵道:“哎呀反了,還敢頂嘴,還敢跟我嗆聲,我草禰妹!現在是法制社會,就你這用刀子捅人的,你坐牢去把。”

林雪從包裏拿出平板電腦,對堵在門口的看熱鬧的說:“各位看看,看看這女的是多麼的喪心病狂。”

她打開平板,我看不到平板電腦上放着什麼,但聽見了一段熟悉話語。

是凌幽的聲音。

“哈,我想怎麼樣?龍小幽,你該把位置讓出來了,你放心,你死了我會替代你,幫你孝順爸媽,幫無邪生君凌,我會好好的把孩子撫養長大。”

“龍小幽,你去死把。只有你死了,我就完完全全的代替你,你的心臟,你的戒指,你的身份,你的一切一切我都會取代。哈哈哈……去死把!”

那些堵在門口本是看熱鬧的人,看見她如此囂張狂妄,甚至威脅殺人了。

不管男的女的,全部憤怒的瞪着她。

都恨不得上前抽她幾耳光,要不是我和她依舊拼着刀子,估計早衝上來了。

餐廳老闆娘憤怒的朝保安喊:“把這女的給我扭到公安局,敢在餐廳殺人,敢攪了老孃生意,現在就送她進局子。”

幾名保安一起上去,一人扭住她的腰,一人扭住她的脖子,一人扭住她的手。硬是把她手裏的刀奪下來了。

她被幾名保安死死的摁在牆上,雙手背後,動彈不得。

我看她表情極爲不甘,她是想反抗的,是想逃的。

或許她有什麼特殊能力,可反抗一羣凡人,輕而易舉。

但是……

她要是敢衆目睽睽下,逃了! 那個夏天有點冷 她以後想代替我做人可就難了。

所以,她就算在不甘,被幾名保安死死的摁在牆上,目光恨不得把我大卸八塊,千瘡百孔。

還是得忍了!

誰叫她想取代我!

我把殺千刀收進包裏,對着她冷笑,豎起中指挑釁。

你吖的比我強又怎麼樣!

你吖的會武功又怎麼樣!

你吖的在厲害,會飛檐走壁,無孔不入如!

那又怎麼樣??

現在還不是被人啪在牆上動彈不得?

我很爽,真的很爽,連日來的陰霾似乎一掃而空。67.356

林雪拿着平板電腦跑到我面前:“你上廁所這麼久沒回來,我就去找你,發現廁所門怎麼都打不開,你心事重重的,魂不守舍。我怕你在裏面上吊自殺……呸呸呸,是做傻事。”

“所以我急急忙忙的找經理去監控室看看,沒想到一到監控室就看見她在威脅你,還說要把殺了。我還刻意把這監控錄像拷貝過來,放在平板電腦裏。”

我鼻子一酸,對她說道:“謝謝。”

真的,我去學校一直被人欺負,除了青蘭,沒人幫我。

就算她幫我是爲了接近倉絕,我怎麼樣都得撮合。

這姑娘心眼不錯,熱心,大方,善良且充滿正義感。

今天要不是她,我死在這裏都有可能。

林雪嘿嘿笑了兩聲:“謝什麼啊謝,你要是真想謝我,一會打電話給倉總,約他出來吃飯,我請客,嘿嘿嘿……”

我正想說話,突然聽見凌幽大聲喊道:“滾,全部給我滾開,別用你們骯髒的手碰我,我會把你們的手全部剁掉,把你們靈魂撕碎……”

她還沒喉完。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