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女人竟然不要臉地把兩件衣服都搶了。

白莀看著對方白皙細膩的肌膚,比例完美的肌肉,激動地咽了咽口水。

其實原本她搶外套就夠了。

誰知道一個激動連襯衫都給搶了。

她絕對不是貪圖美少年。

「等出去再給你。」

「你這個女人。」

沈璉恨不得掐死眼前的女人。

不過他好像不是她的對手。

「對了,你來這裡做什麼? 太子妃總讓本殿傷神 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來這裡太危險了。」

白莀看著沈璉為他深深的擔憂,連猛獸都干不過,還來這種森山老林,這樣多危險。

這麼個美少年要是死了,那就太可惜了。

「關你何事?」

當然沈璉是絕對不會告訴她,他是因為一種感覺和本能才來這裡。

因為他感覺這裡會有他想要的東西。

見對方不想說,白莀也沒有興趣多問,她還是對外面的猛獸感興趣。

「剛才什麼東西在追你?」

「也沒什麼。」

沈璉顯然是不想同白莀多說。

雖然追他的不知道是什麼熊,連槍也對它沒有辦法。

但身為一個男人也是要面子的。

「你不想說就算了,我自己去看看。」

「等等,是熊。」

雖然沈璉非常看不順眼這個女人,但他也不能害了她。

「熊?」

白莀倒吸一口涼氣。

據說一口就能咬斷人的脖子,一巴掌的力量至少有一噸,能將人的頭骨直接拍碎。

不知道她能不能打得過熊。

估計應該打不過吧,畢竟她才修鍊沒多久,也就幾個小時。

覺醒的異能也就一天。

只是沒想到這種地方竟然還會有熊,這太不可思議了。

「要不然等那隻熊離開后,我們再走吧。」

然而白莀好心建議,卻引來沈璉的嫌棄。

「你離我遠點,真臭。」

「……」

這死小子。

剛入秋的季節,帶著一股子涼意,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夜晚越來越臨近,這涼意就變成了冷意。

哪怕沈璉一直堅持鍛煉身體,也依舊不抗冷啊。

「你是不是很冷?」

白莀關心地看著美少年。

「有點。」

大概是感受到了白莀的友好,沈璉也不再死撐。

正當他以為白莀會將外套還給他的時候,他聽到白莀猖狂的聲音。

「你要是冷的話,可以穿我的衣服。可別凍感冒了。」 沈璉用充滿怒火的眼神瞪著白莀。

再嫌棄地看了一眼白莀扔在地上的衣服。

這麼噁心的衣服,打死他也不會穿。

「沒想到你連生氣的樣子也如此漂亮。」

白莀毫不掩飾真心誇讚。

難怪這年頭都喜歡看美人生氣的樣子,果真是非常賞心悅目。

沈璉臉上帶著嘲諷與不屑。

他最恨的就是別人說他漂亮,雖然是事實,但就是還是不愛聽。

畢竟他是男人,又不是什麼女人。

要不是他的槍在被熊追的時候搞丟了,要不是他打不過她,他一定要讓她知道頭骨是什麼炸裂的。

咕嚕嚕。

就在這個時候,白莀的肚子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我不行了。」

從早上到現在都已經這麼晚了,她還什麼都沒吃過。

她突然有些懷念被她弄死的那頭野豬,要是能烤來吃的話,這該有多少大肥肉。

吸溜。

白莀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

「你要做什麼?」

沈璉警惕地看著白莀。

那個女流。氓竟然看著他留口水,果然對他有圖謀,他是絕對不會從她的。

「我餓了,我要吃東西。」

在這種關鍵時刻白莀非常任性地道。

沈璉不屑地看著她,果然還是女人,關鍵時刻就是不靠譜。

現在這種時候是吃東西的時候嗎?

他們沒被吃已經算是萬興。

他嫌棄道:「那熊還在外面,你不怕死可以出去找吃的。」

「不是有你在嗎。只要用你吸引熊的注意,我一定能離開,然後再去外面好好吃一頓。」

「你……」

沈璉也沒想到這個女人前腳還在垂涎他,後腳就用他做誘餌。

果然這是個心狠手辣的女人。

而且他第一次對自己的臉產生了質疑。

明明他的臉,對女人的吸引力還是挺大的。

「我開玩笑的。等會還是我吸引熊的注意,你趕緊跑吧。」

這麼個美少年。

白莀也不忍心看他去死。

再說,就算她打不過熊,但以她的速度,她覺得應該能跑得過。

「就你?」

沈璉鄙視地看著白莀。

誤惹豪門:wuli老公欠調教 就憑她一個女人,也就力氣比普通人大一點,就憑她也能斗得過那隻熊?

那熊可是連子彈都打不穿。

絕對是變異的怪物。

「放心,有我在,不會讓你死的。等會我先出去,你過一會直接回去就行。以後不要再一個人來這裡了。」

白莀信誓旦旦地保證。

這還是她第一次站出來保護別人。

原來保護弱小的感覺真的是非常美好。

當然最重要的是這個弱小還是個美男。

「謝謝,不過我不需要女人保護。」

雖然沈璉承認自己有一點點的感動,不過被一個女人保護,他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那要不你去吸引熊。」

沈璉的感動來得快,去得也快,他鄙視地道:「等時間長了,那隻熊自然就會離開。」

「算了,還是我去吧。」

再這樣下去,她真的要餓死了。

白莀說完就沖了出去。

「你……」

沈璉眼看著白莀跑出去,他並沒有跟上去。

因為他不是那種不理智的人。

就算他出去,也不過是多死一個人。

倒不如留在這裡,等熊離開,他再去幫她收屍。 「吼!!」

白莀剛出山洞就遇到那隻還在徘徊的熊。

那隻熊在見到白莀后就追了上來。

果然那隻熊雖然非常強壯,速度也比普通的熊快,但怎麼都跟不上白莀的步伐。

等到沈璉聽不到外面的動靜出來的時候,白莀已經拉著熊不見了蹤影。

思慮了再三,最後他還是按著白莀離開的蹤跡跟了上去。

不僅是因為他有不得不去的理由,而且他還要拿回他的衣服,當然也可以順帶給那個女人收個屍。

沈璉果著上半身,在這密林之中,不經意間就被劃破不少口子,看著就充滿了美感,就是可惜沒有人欣賞。

「死女人,速度可真快。」

沈璉跑了一路,竟然還是沒有追到人。

「吼!!」

直到聽到熟悉的熊叫。

他要躲顯然已經來不及了,他竟然又被那隻異常強壯的熊給盯上了。

當然還有更倒霉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圈上來的蛇將他給絆倒還順帶咬了他一口。

沈璉心下一沉,看來這回真的要死在這了。

早知道如此,他就不應該來找這個女人。

更不該來這個地方。

總裁前夫,老婆跟我回家 雖然他總覺得這裡有什麼東西在呼喚他。

沈璉想了很多,最後悠悠地嘆了一口氣,也許死在這裡也不錯,就不用面對家裡的那些破事。

那隻熊已經近在咫尺,只要一爪就能將沈璉給拍得稀巴爛。

「吼!!」

就在這時,他聽到了熊憤怒的叫聲,還有一道氣死人不要命的聲音。

「我不是讓你跑了嗎?你追上來做什麼?真是礙事。」

白莀眼看美少年要慘遭毒手,她只能飛起一腳踹向某熊。

某熊被踹得身形晃了晃,依舊堅挺地沒有倒下。

然後它憤怒地向白莀撲了過來。

沈璉雖然想要反駁,但想到他確實是添了亂,只好默默地閉了嘴。

誰讓那個女人說的確實是大實話,總覺得在這個女人面前,他所有的形象都蕩然無存。

遙想當年,所有的女人都圍繞著他,他根本就不屑一顧,現在他竟然要靠一個女人來救。

他看著白莀在熊面前遊刃有餘的樣子,說不羨慕是騙人的,畢竟哪個男人不希望有這樣強大的實力。

惡魔通緝令:獵捕偷孕媽咪 可惜這強大的實力竟然出現在一個女人身上。

「你小子倒是躲開點。」

白莀沖依舊傻坐著的沈璉吼道。

見沈璉終於聽話地躲到了一邊,她隨即一拳拍到熊的身上,而熊的爪子也拍到了白莀的身上。

一人一熊全部都被拍得後退了好幾步。

白莀感覺如同被馬力強勁的小車給撞上,不禁氣血一陣洶湧。

現在她才知道自己的實力有多麼的虛。

畢竟才修鍊了幾個小時。

而一邊的沈璉早就已經看傻眼了。

這還是一個女人嗎?

竟然能同一隻變異熊打得旗鼓相當。

要是正常人,早就被這隻熊一爪子給拍成肉泥了,幸運點就是斷手斷腳。

因為這隻熊同正常的熊非常不同,哪有熊連槍都打不死的。

可見這個女人實力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