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上!”虎獸一咬牙,四十個靈境魔獸一起衝向了唐萱那邊。

轟!

又是轟然一聲巨響,濃霧散去,在它們的正前方,丸子正以一股攀升至極致的氣息站立在那裏,更是化身成了百丈戰虎,對着虎獸羣們仰天一吼,冷聲道:“看來對於鎮魔塔的理解,你們沒有我深,今天就讓你們見識見識誰纔是鎮魔塔之霸主!”

“什?什麼?騙人的吧?”剛剛還氣勢如虹,一路向前衝的虎獸、豹獸、獅獸和麒麟獸們都齊齊的停住了,圍成了一個圈,渾身顫抖的看着四周。

“哇,萱姐,丸子實在是太厲害了。”碧蓮好像忘了剛纔的緊張,高興的抱起了唐萱,原地轉了好幾圈,連術法都收了。

剛把唐萱放下,碧蓮暗叫一聲不好,又要施展戰意覺醒,卻被唐萱攔住了。

“蓮兒,不用你出手了,看好戲吧,丸子這招很難纏呢,我曾經和它交過手,真是好懷念呢。”唐萱伸手攔住了碧蓮,目光中帶着追憶,笑道。

“啊?你們交過手?那後來呢,什麼結果?”碧蓮好奇道。

“結果?當然是我贏了。”唐萱輕描淡寫的說道。

“……”虎獸一臉的黑線,雖然還沒有直接交手,但已經被丸子的氣勢壓倒了,而唐萱居然說曾經打敗過丸子,騙人的吧,這……簡直是無敵的存在啊。

原來在虎獸它們的周圍此刻圍着數百隻丸子,確切的說是三百零一隻。在第一層包圍圈內有着百隻亮着明晃晃利爪的虎獸,正虎視眈眈的盯着它們,而在第二層包圍圈內也是有着百隻虎獸,這些虎獸卻是不停地在結印,彷彿是要施展什麼強勁的術法一般,而最後一層包圍圈中,卻是充斥着生命的氣息,同樣是有着百隻虎獸好像都穿着白色的衣服,站在那裏閉目祈禱一般。

“大哥……這……這會不會是幻象?我們好歹也要試一試吧?”豹獸被這眼前的景象和壓迫感壓的喘不過氣來了,再這樣下去恐怕就要崩潰了。

還是六十二層。

“上官兄,這……你感覺到了嗎?”司徒掌門呆立在原地,一臉凝重的看着上官院長。

而這一層的魔獸此刻也是已經紛紛罷手了,都是神色肅然的仰望着上層,雖然什麼都看不到,但還是要這麼做。

“我……我感覺到了,又出現了三百多的靈境,這太恐怖了,唐萱他們在搞什麼?”上官院長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司徒掌門,嘆道:“唉,我們都老了,以後是她們的天下了。”

“怎麼?你要放棄了嗎上官兄?”司徒掌門看着有些頹廢的上官院長,問道。

“不,我們不能讓小輩看不起,我們要繼續修煉,來吧。”上官院長說着又是殺向了獸羣,獸羣無奈之下只能繼續應戰。

…………

虎獸糾結了半天,咬牙道:“管它是不是幻想,我們上,雖然不知道它是怎樣做到的,可這些都只是初入靈境的層次,我……我還沒把它們放在眼裏。”虎獸很沒底氣的說道,說罷身形移動,十隻虎獸已經是先行撲了過去。

果然,層次的差距體現了出來,雖然只是一個小層次,但是在靈境之上,別說一個小層次了,就算是一個小等級之間的差距都是巨大的。十隻虎獸一撲過去,就已經是擊垮了數只丸子所化的虎獸,其餘魔獸一見之下,信心暴增,也都紛紛的撲上前去。

一時間血肉翻飛,外圍那些施展術法的雖然也對他們造成了不小的麻煩,但終歸是沒有致命的打擊。最憋屈的就是來自七十一層的豹獸,它們修爲等同於丸子所化的虎獸,只能是躲在其他魔獸身後自保,偶爾出手補刀。

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外圍的丸子虎獸就已經被殺了一小半了,那些施展術法的也有所死傷。

“哼,也不過如此嘛,兄弟們,我們加把勁兒,殺過去。”虎獸身上的毛髮都已經被鮮血打溼了,喘着粗氣,舔了一下右爪之上的鮮血,又是信心爆棚的說道。

“戰意覺醒,第三階!”

卻是碧蓮不知何時出手了,一道道柔和的紅色光芒將整層塔都籠罩了起來,在術法的籠罩下,丸子化身的虎獸們紛紛提升了一個等級,成爲了靈境初期二級。虎獸它們一下壓力又上去了,雖然還是能夠撲殺對手,但真正能夠發揮作用的也只有虎獸和它的九道分身了。

“哼,你也太小看我的陣法了,不知你是何方妖孽,居然也敢化作我的形狀,今天讓我告訴你,什麼纔是虎獸!”丸子右爪一揮,第三道包圍的虎獸化身們紛紛的睜開了雙眼,口中唸唸有詞,右爪伸向了前方,一道道沒有規則的綠色光線向着前面射去。

從外賣小哥到全球教父 ,不只是恢復了生機,連修爲也全都恢復了。

吼!!!三百隻虎獸齊聲吼叫,在這一刻,第一層的虎獸攻擊加緊了,第二層的術法施展的速度也更是密集了,而第三層,不斷的射出不規則的光線,也不管己方虎獸分身有沒有受傷,有沒有死亡,就只是不斷的在補給着。

只是幾個呼吸之間,豹獸就已經吃不消了,九道分身全部消散,連本體也都被打回了七十一層。

又不多時,那七十二層來的獅獸也吃不消了,同樣是分神消散,被打了回去。

只剩下了麒麟獸和虎獸還在苦苦的支撐着。

“大哥,我們應該打開一個缺口,據我觀察,那第三層包圍的虎獸是關鍵,如果我們能夠撕開一道豁口去把第三層的虎獸滅了,此陣可破。”麒麟獸擦了一下腦門上的汗水,湊近了虎獸身邊說道。

“嗯,我也察覺到了,我們集中一點攻過去吧。”虎獸點了點頭,開始和麒麟獸羣匯合,一起殺向了一個點。 別說此法還真有效,在快速衝殺下,迅速的滅殺了十餘隻近戰虎獸和術法虎獸,也不管它們是否會復活,緊接着去衝殺治療虎獸。


前兩層的虎獸雖然一直在後面追殺它們,可怎奈它們畢竟是修爲高一些,又只是繞圈追殺着治療虎獸,一時間治療虎獸死傷過半。

“萱姐,這……怎麼辦?” 蠢萌王妃:爺,你別傲嬌! ,有些緊張道。

“沒事兒,就陪它們玩玩吧,不過它們身爲魔獸能夠看出這破綻,也是難能可貴,算獎勵它們點時間吧。”唐萱很淡定的說道。

“……”虎獸在衝殺中聞言稍一停滯,但很快又是繼續殺敵了,因爲它看到了希望。

又過了一炷香時間,以損失了五隻麒麟獸分身和一隻虎獸分身的代價,換來了百隻治療虎獸的掃清。這除了等級差距外,還要歸結於治療虎獸沒有戰鬥力,而且速度上也很不佔優,再加上都是分身,靈智不高,丸子一人操控起這麼龐大數量的分身也是很耗精力的。

“哈……哈哈哈!”虎獸仰天大笑,得以的看了一眼唐萱,說道:“怎麼樣?等我們滅了這些不中用的分身後,就輪到你們了,我還有九個靈境中期,而你們只有兩個。”

“是嗎?”唐萱眉頭微皺,右手緩緩伸出,一道璀璨的紅光在她手中出現,讓人不敢直視,這正是火靈珠。唐萱使用火靈珠催動着術法,冷聲道:“戰意覺醒,極!”

一道滔天紅芒以唐萱爲中心,同樣是向着塔內散去,而唐萱這次施展的不同於碧蓮的,完全高出了幾個等級,但同樣,這種層次的術法不能持續,但,只持續一陣子也不是虎獸它們能夠承受的。

轟!

一陣陣滔天的氣勢從剩下的近戰虎和術法虎身上升騰起來,它們從剛剛的雙目赤紅變成了全身赤紅,肌肉更是粗了一倍,修爲已經是達到了靈境中期,沒錯,已經是和守塔虎獸媲美了,而且是接近二百個靈境中期。

“這……我不服!!!”虎獸聲嘶力竭的嚎叫着。

“哦?”唐萱收起了術法,冷眼看着虎獸,道:“你還想怎樣?”

“我要和你單挑,對,單挑!”虎獸歇斯底里的吼道。

“好,有趣,那我就成全你。”唐萱飄身入了戰局,對着丸子做了個手勢,示意它收了分身。

丸子很聽話的把分身收了。



虎獸馬上露出了陰線的笑容,瞬間,九隻虎獸和五隻麒麟獸將唐萱圍了起來。

虎獸得意道:“哈哈,你一個單挑我們十四個。”

“哦。”唐萱只是哦了一聲,右手一探,手中憑空出現了一把七彩寶劍。而碧蓮看到此劍後終於是鬆了一口氣,真是關心則亂,她怎麼把這屠魔劍給忘了呢。


“等等,你手裏那是什麼東西?”虎獸笑容一凝,連退數步,盯着唐萱手中的寶劍,臉色數變。一旁的麒麟獸也是嗅到了危險的氣息,連忙向後退去,比虎獸退的還要遠,最後乾脆是身形一動,退回到了七十三層,而此時虎獸也沒時間去怪罪它了。

“哦,不是什麼東西,屠魔劍而已,你要不要試試?”唐萱右手拿着屠魔劍向着虎獸分神劈了過去,只見她輕描淡寫下,一劍一個,根本就沒有使用任何術法,只是單純的揮擊,就已經把八隻分身全部滅掉了。

虎獸冷汗都下來了,連忙跪倒在地,說道:“主人饒命啊,這屠魔劍可不是鬧着玩的,如果死於劍下,恐怕這鎮魔塔的規則都不會把我復活了。”

“是嗎?可是我覺得你好像沒有必要存在了啊。”唐萱冷眼掃了一下虎獸,淡淡的說道。對於這虎獸的品行,和這虎獸的阻撓,唐萱的確是有些不喜。

“主,主人,我這只是按規矩辦事啊,主人你不論是容貌還是氣質,都是當之無愧的鎮魔塔之主啊,從現在起,我將帶領鎮魔塔上下全部歸於主人麾下,而且……主人可以真正煉化鎮魔塔,爲你所用了啊。”虎獸嚇的是語無倫次,跪在地上一邊磕頭一邊說道。

唐萱沒有再理會它,而是感受着這鎮魔塔,此刻彷彿與她有着某種聯繫,與其說是和她有着某種聯繫,倒不如說是和她身上的某件法寶有了聯繫。她又是感應了一番,竟然感覺到龍吟鍾和鎮魔塔在共鳴,她試着用神識融合了一下,居然在她神念運轉下,來到了小世界。

此刻她已經不受塔內規則所限,能夠從塔內探測到外部景象,也能夠在塔內自由挪移,所以她知道了,自己現在和鎮魔塔一同出現在了小世界內。而小世界內隨着鎮魔塔的進入,也在發生着某種蛻變,唐萱知道,龍吟鍾此時也是終於進入到了終極狀態。在這之前,唐萱自己想要進入到小世界內都需要祭出龍吟鍾,而此時不用了,只是一個念頭,就能夠自由出入於小世界。

這讓她欣喜若狂,這簡直太bug了,隨時隨地都可以逃走,還不會被人抓到。

“我們走。”唐萱右臂一揮,帶着碧蓮,丸子等寵出了鎮魔塔,來到了塔前。

眼前是一片開闊地,四周被羣山包圍,鎮魔塔高聳入雲。可能是鎮魔塔的動靜太大了,也可能是太高了,在唐萱她們從塔內出來後,這小世界的衆人也都是陸續的趕了過來。

“師姐,這……鎮魔塔怎麼跑到這裏來了,而且……好高啊。”李英俊正好在這附近,一臉驚奇的看着唐萱,問道。

“嗯,別管這麼多了,你們都入內修煉去吧,對了,你留在這裏,給沒有令牌的人發放一下令牌,以後大家就都是蜀山弟子了。”唐萱說着丟給了李英俊一個儲物袋,裏面裝滿了弟子令牌,要隨意的進出鎮魔塔還是持有令牌的好。

“哦,好的,那師姐你……”李英俊結果儲物袋,點了點頭道。

“我想去蒼茫大陸探查一下,一會兒你和大家好好囑咐一下,相信在這鎮魔塔內修煉,用不了多久,大家都會突飛猛進的。”

唐萱又是囑咐了一番,這次是獨自一人上路,連碧蓮和丸子都沒有帶,她現在要的,就是大家整體實力的提升。

而且,只要她想,神念一動,小世界中的衆人就能出來幫忙,在她看來,只要自己小心別遇到仙境的人,哪裏都是能去得的。 以唐萱此時的修爲,她無需再從那大狩獵之處去往蒼茫大陸,她只是一個傳送就已經去到了自由城,對於這裏她還是比較熟悉的。

到了自由城後,倒是出乎了唐萱預料之外,這裏和之前別無兩樣,當然,除了城內多了一些大乘修士的氣息。

這裏和外面的修仙界比起來還真算的上是極樂淨土了,雖然這裏和之前沒有差別,可差別就在於外面的世界此刻已經成了修羅地獄。

唐萱剛一落在自由城第一件事就是探查王霸和王倩的氣息,只是這兩道氣息居然都不在,可能是在某個隱祕的地方閉關呢吧。她只好把第一站定在極北之地,她要去把那第三個九九輪迴之人找到,她也很好奇那個人會不會就是張總。

唐萱散出了修爲,向着極北之地急掠而去,這回她沒有祭出飛龍,因爲飛龍此時正在寶寶那裏升級呢,不升級實在是配不上現在的層次了。

之前走了幾天的路,換到現在只用了半個時辰就到了。

一見傾身:國民總統撩上癮!

果然和想象中一般,在這極寒之地除了冷,還有着冰獸,雖說隨着逐漸深入,冰獸等級也是不斷的提升,可這些對於此時的唐萱來說也是不值一提。躲避唐萱還來不及呢,哪裏會敢主動招惹她。

唐萱直奔極寒之地深處而去,之前探查到的一絲氣息就在裏面,而此時那道氣息也是比之前強大了許多,居然是達到了分神層次,只是好像一直是陷入了被動修行狀態,完全沒有自主意識。

這一路上簡直是出奇的順利,很快就尋到了那個九九輪迴之人,沒想到還真的就是張總。唐萱看着張總真是百感交集,只是不知這張總被施了什麼術法,只是在入定中修煉,連她都沒有辦法解開,只好將張總放入小世界中,吩咐弟子輪流看守。

唐萱又在這蒼茫大陸內轉了一圈,這回可真是把所有地方都轉遍了,別說找到王霸了,就連一個靈境層次的影子都沒有見到。而那些個大乘之修不知是被人吩咐了還是因爲唐萱的實力,都選擇了龜縮,並沒有出來找事兒。

唐萱無奈之下又是去到了修仙界,去到了當初找到東海龍宮的地界,可是無論再怎麼找尋都是無法找到入口了。

在這一路奔波之後,唐萱選擇回到了蜀山,回到小世界內靜修,她能做的也都做了,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這一修煉就是千年,而對於外界來講也只是過去了一年。

雖然唐萱是九系同修,雖然和丸子共享修爲,但好在丸子也夠努力了,二人齊心下也是將修爲提升到了靈境巔峯,可也止步如此了,無論怎麼努力,都是無法存進,彷彿想要突破到仙境,需要一個條件,一個契機。並不只是簡單的修煉,增加靈力。

這一日,唐萱帶着丸子在小世界內閒逛,也不怪她們閒,實在是無法寸進了。

看着大家在這小世界內突飛猛進,唐萱心頭一陣欣喜,但她知道,真正的大戰還是需要看最高戰力的,如果不是對方最高戰力的對手,再多的人也是沒有用的。

自從鎮魔塔進入到小世界內,對於大家的修行幫助很大,現在除了鎮魔塔內的十隻靈境魔獸外,還有唐萱、碧蓮、丸子、寶寶、鳳鳳八,唐寅、無情公子等人也都是靈境,唐萱這邊光靈境層次就已經有了近二十之數。

“主人,我們要不要再出去看看啊,在這小世界內實在是無趣呢。”丸子跟在唐萱的身邊,揚起脖子,問道。

“嗯,也好!”唐萱也早就想再出去看看了,她有種預感,外域魔族恐怕不會如期而至,可能會提前,只是會提前多久就不好說了。

唐萱帶着丸子從小世界走出,來到了蜀山仙派,這裏雖然不似小世界那麼重要,但這段時間內唐萱偶爾也會出來佈置一番,光是高階的聚靈陣就是有着不少,走在蜀山仙派內也是有着濃郁的靈氣。

唐萱習慣性的先去到修仙界看看,這一到修仙界她就發現這裏和之前不對了,仔細觀瞧之下,發現……太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輪血月,血紅血紅的,映的整個大地都是一片紅色。

而值得諷刺的是,這原本已經了無生機的大地,此刻已經充斥着各種奇怪的生物,不像人,也不像任何魔獸,整個身子彷彿都被頭佔據着。除了數量龐大外,修爲也都是相當於修仙界分神之上,這還只是小嘍囉。

而這些小嘍囉顯然也是發現了唐萱的存在,一股腦的圍了上來,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雖然實力在唐萱看來不算什麼,可是不多時就有着上萬之衆將唐萱和丸子圍了個結實。顯然它們也是看出了唐萱的實力,並沒有急於上前,彷彿在等着什麼。

唐萱也是很好奇的看着它們,在她腦海裏在還原着當初那個外域魔族大天尊的模樣,一個超級大腦袋的形象浮現在了唐萱的腦海裏。

“主人,這……這就是外域魔族嗎?長的好醜啊。”丸子好奇的看着這些個奇怪的生物,試探性的揮出了一道火龍。

一道萬丈火龍呼嘯着直奔這些外域嘍囉而去,繞着它們轉了一個圈之後,這上萬之衆的嘍囉就全部不見了。

“……”唐萱一頭黑線,這……這就是外域魔族?真是若爆了。

“主人,這……這也太簡單了吧?”丸子也是不可思議的看了看自己的爪子。

而就在這時,已經停滯不前的修爲彷彿又向前了一步,那些個嘍囉彷彿每一個都化作了一絲白點,飛向了丸子,被丸子吸收了。

“咦?”唐萱和丸子對望了一眼,皆是心頭一喜。

不約而同的散出了全部氣息,丸子也是化作了百丈戰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