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方面就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去教,用什麼樣的方法可以讓他們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變強。

當然了,這是按照正常比賽規則來預算的,具體比賽規則還沒有公佈,或許還有兩校社長的比賽。

這是錢多多在校長辦公室講述了今天事情經過之後校長才下達他的任務。

按照校長的意思,就是這場比賽,是黃大有史以來,第一次公開中華武術的比賽,必須首開得勝。

其實林天宇,錢多多,包括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原本來黃大當學生的錢多多,竟然莫名其妙的變成了教官,換句話說,成爲了黃大的新老師。

向杜子騰梓宸交代幾句之後,錢多多就帶着三位美女離開了學校。

現在已經是下午的四點多種,林天雅的課也早就上完了,他自己該交代的也都教完了,再在學校呆着,也沒什麼意義。

當錢多多帶着三女走在校園的時候,所有的童鞋再次震驚了。

這…

唐老師去哪了?

怎麼又換人了?

我去,錢社長到底和多少漂亮的妹紙有關係?

咦,小公舉手裏拿的那個是什麼?學校又要搞什麼活動了?

四人所到之處,見到的童鞋無一不在小聲議論,而在另一邊,即便是錢多多沒在,則是已經開始大聲喧譁,撕心裂肺的嚎叫了。

“錢社長萬歲!”

“黃大萬歲!”

“小公舉萬歲!”

在操場上訓練的社員們,在聽到比賽的事情後,無一不是興奮和激動的,紛紛爆發出了男人應有的狂躁,高聲吶喊。

“靜,大家都靜一靜。”

梓宸板着臉,大聲喊道,待人羣靜下來,方纔開口:“錢社長說了,這次的比賽很重要,錢社長的任務也很重大,同樣我們的任務也很艱鉅。”


“我他孃的早就看不慣SH大學的那羣小子了,這次勞資一定要把他打出屎來。”

“對,把SH大學的那羣**崽子打出屎來。”

“打出屎來!”

“…”

人羣再次歡呼。

杜子騰和梓宸扯着嗓子喊了好長時間人羣才漸漸安靜下來。

“好了,現在還不是高興的時間,獎金雖多,但我們要有能力去拿纔可以,現在,我給大家分配一下任務。”梓宸學着錢多多的樣子,扯着嗓子說道。


“梓宸,你丫,別這麼正經,錢社長現在可沒在,我們可是會痛扁的你了哦。”

“對,在模仿錢社長,痛扁你。”

“把SH大學那羣**崽子打出的屎餵給你吃。”

“…”

人羣再次騷動,只不過這次滿是嬉笑,大家都是社團的成員,都是錢多多的小弟,而梓宸和杜子騰則是社團的一把手,掌握着很多東西,平常都在一塊,和睦相處,要是真打他,那顯然是不可能的,但開個玩笑,鬧那麼一下下,還是很OK的。

“咳咳。”梓宸恢復了正常語氣:“這樣,你們十個人,跟着杜子騰出去**服裝,剩下的跟我去挨個通知社團的其它成員。”

“什麼,還有服裝?”

“臥槽,加社團還給衣服?”

“喂,你們又BB什麼呢,任務已經安排好了,沒看到?”梓宸指着人羣大喊道。

“臥槽,這小子又狂了,錢社長不在,打他。”

一人吶喊,所有人齊刷刷的衝向梓宸。

“臥槽,….哎喲臥槽,疼…不是,你…你們還真…真打啊,臥槽,別摸我丁丁。”

衆人將梓宸一陣揉搓之後,開始分工,有十個人跟着杜子騰走出了校園,剩下的人則是跟着梓宸去通知社團其它成員。 188.

話雖這麼說, 醫者子苓

而是滿校園的吆喝。

“半個月後,黃大與SH大學將會在擂臺上進行中華武術的較量,愛我黃大,振興中華!”梓宸手中揮舞着通告單,所到之處,無一不迴盪着他的吶喊。

如果只是他一個人吶喊,不可否認,一定會被人當成煞筆,而現在他確實不是一個人,是一個二十多人的隊伍,各個手中揮舞着通告單,梓宸走在最前面,在他吶喊完之後,身後的二十多人也會跟着吶喊。

“愛我黃大,振興中華!”

聽到的童鞋們不由得停下了腳步,錯愕的盯着梓宸這羣隊伍。

黃大要和SH大學進行比賽了?

比賽中華武術?

難道SH大學內也有武術社?

這怎麼可能,黃大武術社的成立,已經嚴重打破了校園規律,SH大學,比黃大還要牛逼的大學,怎麼可能也會成立這種奇葩的社團。

學生的天職不就是用來學習的?

學習中華武術,那不是我們學生應該這麼做的。


有的童鞋會這麼想,但有些童鞋就不在乎那麼多了,他們看到了梓宸手中的通告單。

一個小時前,小公舉離開學校的時候不也是拿着同樣的東西?這上面寫了些什麼東西,值得這麼大動干戈?

終於,有一個圍觀的哥們忍不住了,他小炮到了梓宸面前:“喂,哥們,這單子上面寫的什麼?”

隊伍停下了腳步,梓宸說道:“沒聽見剛纔喊?咱們黃大要和SH大學那羣煞筆比賽中華武術了!”

“中華武術?”這哥們皺了皺眉:“所有人都能參加?”

“NO,NO。”梓宸搖了搖手指:“只有我們武術社的人才能參加,並且,還得被老大選中。”

“要被錢社長選中?”

“是呢。”梓宸挺起了胸脯,驕傲的說道:“我們武術社,一千三百多人,要是都去參加,就算撒泡尿也能把SH大學那羣煞筆給淹死了!”

“那要是沒有被選中怎麼辦?是不是就不能去了?那這有什麼意思!無聊。”這哥們說完之後便轉身要走,但是這個時候梓宸又開口了,並且聲音還滿是不屑。

“無聊?呵呵,你知道這次的獎金是多少?”

“獎金。”這哥們猛然轉過了身:“還有獎金?”

“不然呢?”梓宸昂首挺胸的說道。

“那能有多少獎金?獎金歸學校還是歸參加比賽的人。”

“那這句話你就說錯了,獎金不歸學校也不歸參加比賽的人,歸我們社團,只要是我們武術社的人,都可以在這五十萬裏分到錢。”

“五十萬?”

這哥們睜大了眼睛,差點一口血噴出來,與此同時,不少圍觀的人也都聽到了梓宸的話,紛紛圍了上來。

“你們還別不相信。”梓宸將通告單亮了出來,指着上面的大紅數字說道:“看這裏,諸位父老鄉親看這裏,五十萬,真真切切的五十萬。”

“副社長,我看看,讓我看看。”童鞋們在看到數字上的一串鴨蛋之後,果斷的伸手要拿梓宸手中的通告單,只是這個時候,梓宸突然將通告單收了起來。

“這些通告單,是發給武術社成員的,請問你們是我們大武術社成員?”梓宸眯着眼睛問道。

這…

很多童鞋都詫異了,A將目光轉向了B,B又將目光轉向了C,C又將目光轉向了D,武術社成員雖然多,但是也經受不住黃大的人多啊,武術社成員佔了黃大人數的15分之一,而圍在梓宸身邊的這些人恰恰就是那些沒有加入武術社的人。

“我是,我是。”之前說話的那哥們舉起了雙手,興奮的喊道:“我是咱們大大大大武術社的成員。”

“哦。”梓宸撇了撇嘴,眼中閃過一絲異樣,淡淡問道:“你是什麼時候加入社團的?”

“額…”那哥們語塞一下,緩緩低下了頭,似乎在思考什麼,片刻之後,將腦袋擡起,激動的說道:“我想起來了,武術社剛成立的時候我就加入了!”

“那你當時入社費交了多少?”梓宸笑問道。


“20,對,就是20.”

武術社是黃大建校以來,成立的第一個入社需要入社費的社團,當時震驚全校,這哥們自然是知道的。

“那你的社員證帶了沒有?”

“社員證!”

什麼鬼?

這哥們撓了撓腦袋,他今年已經是大二,相對來說,朋友是比較多的,也認識不少加入社團的朋友,可是這社員證他真沒聽過。

“那個,今年不該我上課,所以我就沒把社員證帶在身上。”這哥們連掏了幾個口袋,之後纔不好意思的說道。

“狗屁,我們大武術社根本就沒有社員證,閃開,我們要去給通知社團的成員了。”梓宸不屑的說了一句,隨後邁開大步,揮舞着手中的通告單朝前走去。

“都來看一看咯,15天后黃大要和SH大學的那羣煞筆進行中華武術比賽咯,愛我黃大,振興中華。”

“愛我黃大,振興中華!”

隊伍繼續前進,之前那哥們則是煞筆了。

這分明就是被耍了?

用錢多多的話來講,就是裝逼不成反被裝。

他是狠得直咬牙。

不行,這個場子必須找回來。

這哥們一跺腳,直接追上了隊伍,抓住了梓宸的脖領子,狠狠的說道:“好小子,你他孃的竟然敢耍我!”

“怎麼?你有意見?”梓宸歪着腦袋笑道。

“你有意見?”身後二十多人,齊刷刷圍了上來,直接將這哥們圍了起來。


“這…怎麼可能有意見呢,是吧,咱們都是一個學校的,好朋友嘛。”這哥們一邊給梓宸整理脖領一邊嬉皮笑臉的說道:“我這不是想着加入社團嘛,你看看,看看,這麼多人都看着我,幹嘛呢這是,多不和氣。”這哥們在給梓宸整理好脖領子之後,笑呵呵的推了兩下身旁的人。

“你叫什麼名字?”梓宸問道。

“趙日天!”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