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曲一秋,石炎絲毫不懼什麼,即使他動用寶物,石炎也是絲毫不懼,完全在他的承受範圍之內,不過此時還有一個曲貞卻是要陰狠的多,從另一則去襲擊石炎,而且手狠非常的陰狠,讓石炎知道,對自己威脅最大的,其實就是曲貞,曲一秋讓石炎還有幾分好感,可是這曲貞,也是讓石炎厭惡的很,

石炎的青源劍,再次的斬殺了出來,一道可怕的青芒,也是再次的奪閃而出,直接的向曲一秋殺了過來,同樣又是青劍神通的一劍,跟剛才斬殺曲項歌的威力是一樣的,這一劍殺出,曲一秋也是一臉的冷沉,他的劍勢也是催迸到了極致,想要擋下這一劍,擋不下來,那他只有死路一條,

「給我死吧,」曲貞襲殺到了石炎的身側,在石炎跟曲一秋交鋒之時,他也是全力的出手,他的手中,出現了一件寶物,那件寶物直接的動用,一道幽冷可怕的光芒從那件寶物之中迸射了出來,直接向石炎殺了過來,同時,他手中的劍,也是幽冷無比的殺出,同時的出擊,這一擊,也是他全力的一擊,欲要將石炎一舉斬殺,

這兩人同時的襲擊,又同時的都動用了底牌,對石炎來說,確實有幾分威脅之力,

石炎將九龍砣砸了出去,九龍鎮山第三重也全力的施展了出來,同時龍象鎖天爪了是施展出來,直接向曲貞迎殺了過去,

同時,石炎的劍全力的殺向了曲一秋,先解決掉一下,那就輕鬆了,

「擋不住我,擋不住我,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曲貞一臉的猙獰瘋狂,滿臉的陰狠,他的劍重重的砸在了九龍砣上,竟然將九龍砣給打的倒飛了出去,九龍鎮山,直接被他一劍給破掉了,至於龍象鎖天爪,更是奈何不了他,被他的神通之力一震,就直接的潰散了開來,不過好在,這一擊也阻擋了一下他,讓他的速度停頓了一下,

雖然只是極短的時間,不過這些時間對於石炎來說,也已經是足夠了,

神行九步一動,在曲貞殺到身前之時,石炎卻是一步踏出,直接出現在了百丈之外,讓曲貞打了一個空,

「可惡,竟然打空了,好身法,竟然還有這等的身法神通,可惡,是我失算了,」曲貞臉色也量陣難看,心中狠狠的怒罵了一句,一切都落空了,他只能再次的向石炎殺過來,不過,他也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時機,

嘩啦,,

那一道青芒,直接刺穿了曲一秋的腦袋,將曲一秋的識海刺破,將曲一秋斬殺在了劍下,曲一秋的身體,也是無力的倒了下去,交鋒之下,他也是被石炎一劍斬殺,沒有任何的懸念,

強者之間的對碰,本來就是在電燈石火之間,一剎那也足可以決定生死,


沒辦法,石炎這一劍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而且他本身的境界優勢,也是非常的明顯,這些因素疊加起來,自然是讓石炎所向披靡,


「項歌死了,一秋也死了,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這個土著,到底是得到了怎樣的逆天機緣,怎麼會讓他的實力變得這麼的強,可惡可惡,我曲貞天賦異懍,可是王重點培養的少年天才,怎麼能死在這裡,不不不,我不能死,我還有大好的前程,我可是有野心成為未來的王的男人,我怎麼能死在這裡,」曲貞瘋狂了,也是有些驚慌了,

他不想死啊,他的野心一直都非常的大,

「一對一,就算有底牌,我的實力也不如他,怎麼辦,怎麼辦,對了,挾持他的朋友,讓他不敢殺我,對,就這麼辦,」曲貞心中一動,終於想到了一條保命之路了,

想到了這裡,曲貞也是沒有一絲的猶豫,直接向龍天坤他們那邊飛了過去,想要去挾持一個人過來,那樣的話他就不怕石炎不投鼠忌器,

曲貞一臉的瘋狂,他的速度也是催迸到了極致,他的速度還真是快的很,

「嗯,想要挾持龍天坤他們,打的好算盤,哼真是找死,」石炎馬上發現了曲貞的意圖,也是冷嘛了一聲,無比的憤怒,這是在觸他的逆鱗,

神行九步催迸到了極致,石炎也是極速的追殺了上去,同時青劍神通再次的施展而出,青劍神通,可以做為遠攻的手段,殺人千里之外,也不在話下,石炎將劍勢凝聚到了極致,然後一劍斬殺而出,頓時一道可怕的青芒,也是迸射而出,瞬間便是掠過了萬丈的距離,風馳電掣一般的追殺到了曲貞的身後,青芒直接的斬下,要將曲貞切割,

曲貞也是被嚇了一大跳,心中一片凄寒:「好快的速度,好可怕的青芒,不不不,怎麼會這樣,我要死了嗎,不,,」

曲貞萬般的不甘,可是此時也沒有用,這一道青芒勢不可擋的斬殺而下,直接將曲貞的身體斬成兩半,從身體到識海,全部的切割,全部的毀滅,自然,曲貞也是當場斃命,死的不能再死了,

曲減一族的三名天才,至此也是被石炎盡數的斬殺,

這一戰要是傳出去,恐怕要是一場驚動了,就是曲減一族,怕也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吧,

龍天坤他們,完全都驚呆了,若不是親眼所見,還真的是難以置信,強大無比的曲減一族的三名天才,就這麼不堪一擊的被斬殺了,這簡直,就是屠殺啊,根本沒有多少的反抗之力,

不過石炎卻是沒有多高興,反倒是微皺起了眉頭:「雖然斬殺了曲減一族的三名天才,不過也因此得罪上了曲減一族,曲減一族的強大毋庸置疑,敢入侵三大陸,想要撐控三大陸,就足以說明一切,不過也沒有辦法,這三人,我必須要殺,再者來說,這種大事,我也沒有辦法阻擋,該來的總歸是會來的,誰也避免不了,」

「我現在所能做的,就是快點的提升實力,這樣才能在這一場浩劫之中,保護好自己,也保護好身邊的親人朋友,我雖然能斬殺曲減一族的三名天才,但我的實力還是不夠啊,遠遠的不夠,在危機之中,這樣的實力,都很難有自保之力,」

當下面臨的危機,石炎也是非常的清楚,外面現在是什麼樣的情況,也還是一個未知之數,所以石炎根本就高興不起來,

搖了搖頭,不去多想,現在最重要的是回玄靈大陸去,

石炎將曲項歌他們三人的寶物全部的收了起來,不過讓石炎有些詫異的是,他們三人身上竟然沒有乾坤袋,

「不可能,怎麼會沒有乾坤袋,」石炎微皺了下眉頭,也是回憶著剛才曲一秋拿寶物出來的情景,終於想明白了,目光也是落到了曲一秋手上的一枚戒指之上,將那枚戒指取了下來:「難道他們用的諸物寶物,就是這枚戒指,」

石炎馬上將力量滲入這枚戒指之中,馬上就發現上面有一絲靈魂印記,不過已經沒有了生氣,這靈魂印記應該就是曲一秋的,不地曲一秋死了,他的靈魂自然也會消散了,靈魂印記,也就沒有了一絲的力量,石炎也明白了過來,將自己的一絲靈魂烙印了上去,馬上就有一些信息傳到了腦海之中,

「原來如此,我們玄靈大陸用的是乾坤袋,非常的低級,而且也不能夠認主,乾坤袋要是丟了,那誰撿過去都可以得到裡面的寶物,曲減一族用的是空間戒指,有靈魂的烙印,可以認主,這樣,就算是丟了,只要主人不死,其他人也休想打開這空間戒指,除非,實力強大到可以強行的抹掉靈魂印記,空間戒指,確實是比乾坤袋高級太多了,」

「而且來說,空間戒指裡面的空間,也是比乾坤袋大太多了,我這一枚空間戒指的空間,足可以抵的上一千個乾坤袋,就是裝一座山進去,都可以裝,」

看著手中的空間戒指,石炎也是一喜,竟然還有這麼高級的玩意,以後就不需要再用乾坤袋了,不過,讓石炎有些小失望的是,曲一秋的空間戒指裡面空蕩蕩的,沒有什麼東西,也沒有什麼能夠讓石炎看的上眼的寶物,真是窮的很,石炎再去將曲貞的空間戒指撿了過來,也是如此,窮酸的很,

好在最後曲項歌的空間戒指裡面有一件寶物,算是讓石炎些小的收穫,就是一件長的很奇怪的寶物,應該是類似於曲一秋的那種,可以爆發出可怕的威力的一種寶物,不過應該也只能動用一次,這樣的寶物,對石炎的用處,其實並不是很大,估計,也就是能斬殺一名一般的神通六重境的神通修士罷了,以石炎現在的實力來說,已經不懼神通六重境了, 這件寶物名為『滅靈狙』.裡面儲藏著可怕的能力.動用的時候可以直接的釋放出來.威力可相當於一件符寶.

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下.石炎也是有些驚訝:「好高深的手法.這樣的煉製手法.我竟然一點都看不懂.還真是高明的很.看來.曲減一族的文明.還真是比我們玄靈大陸要發達的很.」

石炎怎麼說也是得到了『千衍萬陣篇』和『萬法傀儡篇』的.在陣法和傀儡一道.現在的造詣也算是頗深吧.至少來說.很多東西應該可以看的出來一些明堂.可是這件滅靈狙的煉製手法.石炎還真是一點都看不懂.感覺太高深了.這上面也布置了一些陣法.可這樣的手法.也是讓石炎根本就不懂.很是奇怪.確實很奇怪.

看不懂.石炎也不去深究.把東西全部的收了起來.這一次收穫雖然不算大.不過有三枚空間戒指.還有這滅靈狙.還有三名曲減一族天才的兵器.收穫也是不小了.特別是這三人的劍.煉製的手法.顯然也是非常的高明的.這劍.如果要論品質的話.恐怕足可以比的上玄靈大陸六品層次的寶物了.甚至有可能還會更高一些.

這劍對力量的契合.也更加的好.更容易讓人撐控.這樣的意義.是很大的.

就比如說一名神通四重境的人用一件五品的寶物.那肯定會很吃力.而且根本難發揮的出來真正威力.這種感覺就像是小孩子拿著一把大刀.根本就甩不起來.這樣出現的原因.是因為高品質的寶物會跟使用者的力量相互的排拆.所以沒有辦法去很好的撐控.

但是這三把劍卻不同.他們幾乎可以做到很小的排拆.所以可以很好的被使用者使用.所以這三柄劍.就算是給一名神通二重境的人去使用.也可以使用.一旦神通二重境的人拿著這樣的一柄劍.那就足可以輕鬆的斬殺神通三重境了.而且還是屠殺.

這三柄劍.也倒是個不錯的寶物.

這樣的煉製手法.非常的高明.至少來說是石炎沒有聽聞過的.玄靈大陸.應該是極少有人可以做的到.做的到人.應該也不屑煉製這樣比較低劣的寶物了.

「石炎.」

看著石炎走了過來.眾人也是一個個的打著招呼.心情都是有些激動.曲項歌三人都被斬殺了.他們也是徹底的安全了.這一劫.算是逃過了.怎能讓大家不激動呢.

石炎對眾人點了點頭.目光看向了蕭宇那邊.蕭宇竟然還在那裡閉目修練.

石炎也是不由一笑:「看來蕭宇也是有一番機緣.氣運也是逆天之輩.哈哈.看來我們兄弟.還都是不錯了.都有一番機緣.其他人.則沒有什麼收穫.或許.這就是氣運吧.倒也不知道.蕭宇會得到一番什麼機緣.他的實力越強也越好啊.現在.我們都必須要儘快的讓自己的實力成長起來啊.」

「石炎.你在裡面到底得到了什麼機緣.」無刑忽然忍不住的問道.他是無量天的絕世天才.

人長的白白胖胖的.給人的感覺倒是有幾分可愛.

這個問題其實大家都想問.只是不好去開口問.無刑倒是開了這個口.

石炎看了眼無刑.這是自己的秘密.自然不可能會說了.無刑問這個問題.確實是讓石炎不太高興.不過還是隨口回了一句:「是有一些機緣.」

火成輝也是道:「無刑.這個問題就別問了.能得到機緣.自然也不能為外人道的.能得到.那就是石炎的氣運.我們都是拜石炎所救.不然我們都早已經死了.」

無刑的臉也是有些紅了起來.道:「對不起啊石炎.怪我嘴賤.一時沒忍住.你別在意.確實我不該多問的.」

石炎看的出來.無刑確實是無心的.所以也沒有跟多他計較這事:「無妨.」

「我看.我們還是討論一下怎麼出去吧.這樣才實際一些.」一道聲音忽然響了起來.是魔族的天才.名叫魔珂炎.魔珂一族.乃是魔族的皇族.而魔珂炎.也是皇族的後裔.大帝的後代.這一次異族的六名天才之中.就有兩名魔族.死了一人.他卻因為石炎而活了下來.

「出去恐怕也是送死.外面可還有兩百的黑甲曲減一族.他們的實力雖然不及這三名曲減族的天才.但勝在人多.那些黑甲曲減一族.實力肯定個個都不在我們之下.兩百人還可能會組成陣法.我反正感覺.出去也是死路一條.石炎的實力再強.恐怕也不一定擋的住.」妖族的血夜道.

炎成輝看了看石炎道:「那也不一定吧.石炎可是可以輕鬆的斬殺了那三名曲減一族的天才.不一定就擋不住吧.」

「擋的住又如何.我們也一樣還是被困在這古老神殿之中.跟大帝徹底的斷了聯繫.沒有大帝指引.我們根本出不去.雖然我們現在可以不吃不喝的活下去.可根本活不了多久.便會死去的.說不定.曲減一族再派大軍進來.出去.我感覺還沒有呆在這宮殿裡面安全.至少不用擔心曲減一族的大軍殺來.我們.還是安心的在裡面等吧.等大帝來救我們.」無刑道.

這樣的處境.確實讓人有些絕望.

紫虹仙子如出水的芙蓉.在危難之中.依然保持著那份優雅恬靜.沒有一絲的慌張擔憂之色.這份心性.著實是不錯.也難怪.能成為這次三大陸所有天才之中.唯一的一名女生了.

紫虹仙子道:「石炎都沒有開口.你們一個個這麼慌幹什麼.我相信.石炎應該有辦法.」

大家都看向了石炎.石炎一直都非常的平靜鎮定.難道真的有辦法.

石炎點頭道:「沒錯.我確實是有離開這裡的辦法.不過我只有回到玄靈大陸的辦法.」

真的有辦法.

聽到石炎的話.大家也是不由的激動了起來.能離開這裡.大家自然是一萬個願意啊.留在這裡.那是等死的份.離開.就可以活下去了.

嗡..

正在這時.一道空間波動傳了過來.也頓時將眾人的目光又吸引了過去.是蕭宇身上傳來的空間波動.強烈的空間波動.一直盤坐在那裡的蕭宇身上.也是迸射出了一道道綺異的光芒.一股大道之威降臨在他身上.

「是突破.」

「歷害啊.竟然要突破到神通五重境啊.」

「果然是得到了一番機緣.大氣運之輩啊.真讓人羨慕.」

石炎也是心中一喜.蕭宇也要突破了.這絕對是一件好事啊.一旦突破.那蕭宇的實力.肯定也會成長到一個不錯的高度.而且真能獲得這裡的一具屍體的傳承的話.那益處絕對是無窮的.甚至不會比石炎的小.畢竟石炎現在得到的.還很少.跟一名超越大帝存在留下來的傳承比.那肯定是比不了的.


看著蕭宇.龍天坤又一次的沉默了下來.他的信念再一次的受到了激厲.

看著石炎和蕭宇都突破了.他也不甘示弱.

半天之後.蕭宇終於是停了下來.也是霍然的睜開了眼睛.一股強大的氣勢迸射了出來.顯然是神通五重境的氣息.蕭宇起身.向這邊走了過來.臉上也是帶著幾分笑意:「眾位.讓你們久等了.」

雖然蕭宇一直在修練.但其實剛才發生的一切.他都知曉.

蕭宇的目光看向了石炎.一笑道:「哈哈.我們兩兄弟.都突破到了神通五重境了.還好沒有落你的后.」

石炎一笑.道:「先別說這些了.我們先離開這裡再說吧.不過離開之前.我還有些話要說明白一下.先君子后小人.我希望大家都能認真的聽一下.」


石炎的話.也是讓眾人都是微一楞.一個個的看了出來.看這架勢.還牽扯到一些秘密了.對於石炎的話.大家也不敢馬虎.

「放心吧石炎.有什麼話就直接的說.我們的命都是你求的.我們不會做恩將仇報的事情.」

「就是啊.我們都欠你一條命.做事知道分寸.」

石炎一臉正色的道:「我倒不是不相信你們.只是有些事情必須要小心謹慎一點.畢竟有可能關係到我們的生死.特別是我和蕭宇.這裡發生的一切.我希望大家都放在自己的肚子里.絕對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我話的意思.相信大家都很明白.」

這宮殿里的秘密.實在是太大太大了.足可以讓那些大帝們都為之瘋狂的事情.

這裡面讓那些大帝知道倒無所謂.那些大帝根本沒有辦法進來.可是石炎不能啊.石炎在這裡面得到過機緣.蕭宇也得到過一具屍體的傳承.如果這件事情傳到了大帝的耳朵里.那必然會讓大帝來將他石炎和蕭宇都抓去.

到時候.說不定所有的大帝.都會盯上他們了.不管是三大陸的還是曲減一族的.這樣的後果是石炎不能承受的.

所以為了穩妥起見.石炎還是很鄭重的跟大家說這件事情.

醜話.總要說在前頭. 農家閨秀 .

對石炎的作法.蕭宇也是點了點頭.顯然他是非常的認同的.這件事情.確實跟他和石炎有著重大的關聯.關乎生死.馬虎不得.

炎成輝第一個支持道:「這個我們自然知道.絕對不可能會說出去的.我看這樣.我們都直接起個天道誓言.我第一個來吧.」

說著.炎成輝就起了天道誓言.表明他絕對不會說出去.天道誓言的約束力.還是很大的.

對炎成輝的舉動.石炎也是很滿意.他其實就是想讓大家起天道誓言.只是又不好直接的開口.只有這樣.石炎才會完全的放心.

炎成輝起頭.大家也是跟著起了天道誓言.就連龍天坤也起了.其實對龍天坤.石炎肯定是完全的相信的.

這件事情解決后.石炎便帶著大家離開了. 一座山峰,枯敗無比,零星的有著幾根樹,也是幾臨凋落,

這裡,彷彿是片死域之地,花草樹木都難生長,空氣之中,都迷慢著一片氤氳的死氣,一眼望去,滿目森然,

嘩啦,,

虛空忽然裂開了一個口子,十五道身影從虛空中走了出來,正是石炎他們,

「這裡是哪裡,」

「回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