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一來,她們被殺的風險就降得更低了。

陳天龍給她們開的薪水還和以前一樣,這讓她們如何能不心動?

「碰到這樣的機會,傻子才不牢牢抓緊啊。」

…… 半晌之後,老頭抬起頭,看向徐飛。

「嗯……」

「這東西你是從哪來的?」

「不知道。」

徐飛聳了聳肩膀,無所謂地道。

「不知道?」

這位古文字專家也愣住了,朝着唐鼎眨了眨眼。

「我剛才都問過了,這小子是一問三不知。」

唐鼎壓低幾分聲音,「估計是過來砸場子的。」

老頭抬起頭看了徐飛一眼,隨後冷哼一聲,這回倒是上了武器。

高倍鑒寶專用放大鏡!

這可就動真格的了啊!

見到他這個動作,藏友們更是興緻勃勃地圍觀起來。

可老頭翻來覆去看了又看,最後又打開手機相冊,尋摸半天。

老眼通紅的都快滴出眼淚來,腦袋歪著,眉頭緊鎖。

「這位專家,能不能快點!」

「後面還有不少人等著呢。」

徐飛抱着肩膀,大刺刺地道。

他這麼一煽動,其他人也跟着附和起來。

「你們到底是不是專家啊,究竟能不能看出來。」

「就是!看不出來就換人,別浪費時間了。」

不得不說,藏友平時都是看專家的臉色,這次倒是打了一波臉,興奮地不行。

「嘶……」

老頭瑣死眉頭,訕訕地笑了笑,「這位寶友,你總得說出這東西究竟什麼出處是吧。」

「你是專家還是我是專家?」

「我要知道的話,還用的着你鑒定?」

徐飛冷哼一聲,「行了,趕緊給個痛快話,究竟能不能看出來。」

「我看不出來。」

老頭頹然地把龜甲放下。

這話一出,場上頓時傳來一陣鬨笑聲。

徐飛更是得意的不行,尾巴都要翹到天上去了。

不一會,又有一個大師走了過來,接過龜甲一看。

又默不作聲的走了。

這下,場上的氣氛就有些說不出來的尷尬了。

連續三位專家,都看不出這龜甲是什麼來頭,這是赤裸裸的打臉啊。

啪啪作響。

……

此時,林晨對外界的一切全然不知。

他正在擼貓。

興許是到了飯點,小白見他沒回去送飯,居然找過來了。

「哇,又是這隻神獸啊。」

「主播,這貓品種不錯啊,多少錢能賣?」

「一看你就是新來的,在主播這,貓是非賣品。」

「好可愛的小貓咪,我想親你的主人一口。」

「這個彎拐的……太猝不及防了。」

林晨有些哭笑不得。

現在在直播間里,小白的人氣比他還要高。

而且這死貓在鏡頭跟前,一副高冷范,吸了不少粉。

「林晨,你們千百度好像遇上麻煩了。」

小白忽然傳音說道。

「麻煩?」

林晨剛要開口,就見唐鼎紅著老臉跑了過來。

「林大師,打臉了,打臉了啊。」

「快過來救救場!」

這是過來求助的?

林晨當即站起身來,「什麼東西,連你們都看出來?」

「一個龜甲,上面刻着甲骨文,看不出來出處。」

當即唐鼎把事情簡單說了一遍,同樣也告訴他,這位寶友估計目的不純。

「走,出去看看。」

林晨心中一凜。

本想安安生生地舉辦一次鑒寶交流會,出來這麼多牛鬼蛇神。

林晨一露面,場上頓時沸騰起來。

那些藏友們都自動分開一條道路。

「林大師來了。」

「林大師估計能看出來。」

不得不說,林晨在眾人心中,人氣還是挺高的。

徐飛也來了精神。

他可是知道,千百度的首席鑒定師就是林晨。

換而言之,只要林晨認不出這東西來,千百度也就栽了。

林晨來到近前,沒有廢話,當即坐在了桌子上。

「龜甲呢?」

「拿出來。」

語氣很平淡,卻透露出一股自信。

徐飛把東西遞過去。

林晨看了一眼,就確定這龜甲是個老物件,上面銘刻的正是甲骨文。

他將東西拿在手中,手機攝像頭也對準。

「各位寶友,這可是個老物件,平時可不多見。」

「龜甲?這不是龜仙人蛻的殼吧?」

「看着仙氣飄飄啊。」

「仙氣?這位寶友可以去看眼睛了,照我看,這東西滿滿的邪氣啊,估計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覺得也是……」

寶友們紛紛來了興緻,猜測起來。

彼時。

魔都博物館。

李武山忙裏偷閒,打開了林晨的直播間,想看看這小子整的古玩交流會怎麼樣了。

如果又發現什麼國寶級物件,他可要請過來放進博物館。

「咦?」

「甲骨文,有意思,有意思。」

他眼睛一亮,朝旁邊喊了一句。

「劉老頭,過來看看,這有個好東西。」

話音落下,一個穿着黑色唐裝的老人走了過來。

劉偉明,魔都古玩雜項專家,在甲骨文上堪稱大師級別的存在。

他剛過來,就被屏幕上的龜甲吸引住了。

這線條,這包漿,絕對的老物件啊。

當即,他發了一條彈幕出去。

【魔都博物館李武山】:「林晨,我是劉偉明,你把鏡頭拉近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