閣主說他是靠着它的觸覺還有嗅覺生存的,看來這黑烏賊的實力應該很強!

一股寒氣襲擊而來!

莫白猛地打了個寒戰,只見到有一隻觸手朝着他抽了過來。

那隻觸手速度很快,抽到了他的面前。

莫白操控的靈氣想要躲閃,觸手瞬間就落到了他的身後,照着他的背心打下去。

這黑烏賊的觸手實在是太靈活了,莫白都沒能反應。

他抽空靈氣時發現靈氣在這海域之上特別的遲鈍,遲鈍到他纔來得及控制住靈氣,黑烏賊的觸手就抽了下來。

莫白的身形直接砸在了水面上。

他把水面砸地出現了浪花,浪花噴涌而起,莫白被沖走了,他連忙運作着體內靈氣緩緩升空。

而就在這時候又有兩條觸手伸了出來。

這黑烏賊明顯知道閣主的實力更強,它們完全就是恃強凌弱!

因爲閣主得罪不起,纔會想要帶走莫白。

又是無數根觸手從海面下伸了出來,想要抓住他。

“不知道有多少的漁民在這海航線上迷路了之後,現場是多麼的悽慘。”

閣主渾不在意的一邊說着話,完全沒有意識到莫白陷入危機了似的。

莫白從這黑烏賊的包裹當中衝出了重圍。


這些黑烏賊實力雖然比較強,但也沒有強到離譜,莫白就施展出了他的身法。

莫白之前有學習過一套身法,他揹着雙手在這海面上身形靈動的滑動着。


黑烏賊的觸手每一次伸到莫白的面前想要抓住他,莫白都會像是泥鰍一般脫離開。

黑烏賊的觸手有力道,莫白都會順着它的力道,朝後邊飛去。

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這種對力道的掌控,就連閣主都有些吃驚。


莫白此子,絕對不簡單。

特別是他身上的那一股掌控靈氣的力道,應當是從萬年之前的人身上學過來的,難道說是他的意識中的那人?

閣主雙眸微眯,也揹着雙手來到了這一羣黑烏賊中。

他的身形在黑烏賊中,如同泥鰍劃來劃去。

000的觸手在這片海域掀起了浪花,無數觸手從海底下伸了出來。

天空之下,海浪翻滾。

天空之上漆黑一片,黑浪也在翻滾着。

哪怕是月亮都被這一片的漆黑給封鎖住了,染上了一層黑色。

到處都是黑色,莫白的白衣,在這黑色當中就是那仙姿。

閣主點點頭,的確不錯。

“行了,莫白你回來吧。”

閣主發話了。

莫白點了點頭,飛身回到了閣主的身邊,在他的身旁站着。

他們踏空而行,朝着遠處行去。

閣主不用說莫白,也感受到了周圍有好多靈氣結界。

這些結界的範圍特別的廣,一個結界就要佔據方圓差不多一公里。

“莫白,你可有感受到祕境的氣息?”閣主忍不住發問。

莫白搖了搖頭,“我感受不到。”

他也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探索到祕境氣息。

閣主深吸了一口氣,本來把莫白叫過來就是權宜之計,也是一種自我安慰他沒有太多的指望。

多一個可能,就讓閣主心中的那塊石頭放下一些。

莫白看向了不遠處,那裏又有一個結界。

結界當中蘊含着許多黑色的靈氣,那些黑色靈氣在捷徑周圍形成了一個圈。

圈內沒有任何的海洋生物,更沒有靈獸,只有圈外才會有。

“你慢慢來不用着急,現在還是晚上我先帶你飛一圈吧。”

這片海域佔地寬廣,足足有方圓幾千公里。

閣主說帶着他飛一圈,那也是幾千公里內飛行。

莫白疑惑的看他一眼。

就算他擁有小白,很有可能能探查到祕境的氣息,閣主也不用對他這麼好吧。

再說了,小白雖然是守護靈獸,可他也只有這麼一隻。

他的身上沒有祕境。

想必過一段時間,閣主就會察覺到了。

莫白不說是爲了接觸他。

“閣主,如果我沒有祕境在身呢?”

莫白笑着問道。

“那你就是在欺騙。”

閣主淡淡的說。

欺騙一個宗派宗主級別的人物,對莫白可沒有任何的好處。

閣主雙眸中透着淡然,一片清潤。 閣主回過身,看向了莫白,眸中有着點點的流光。


“你敢騙我嗎?”

莫白點了點頭,“我敢。”

閣主一愣,他猛地抓住了莫白的手仔細探查,果然他沒有祕境在身。

“之前是你說我有的,我可沒有說過。”莫白嘆了口氣,“這都是你說的,你讓我沒有辦法參加比賽了,你可得補償我。”

閣主愣了一會兒,這才反應過來。

他甚至有些哭笑不得,雙眼眯成了一條縫。

“莫白,你不要開玩笑。”

莫白擡頭望着他,“我沒有在開玩笑,不過我可以幫你。你也知道我的身上有一個意識,他,擁有萬年的經驗。”

兩個人的目光對視着,莫白眼中充滿了真誠。

閣主竟然從他眼裏看到了,無所畏懼。

就算他是一個宗派的掌門級別人物,就算他是閣主,莫白也從未怕過。

莫白一字一頓的說道:“因爲我相信閣主您是一個講道理之人。”

他覺得閣主非常的講道理。

不然,也不會承諾他那麼許多。

“小白,露一手。”

莫白拍了拍懷中那白絨絨的小傢伙的肩膀,他笑了。

莫白之前早就發現了小白這鼻子非常的靈敏,他可以嗅到許多領悟的氣息。


小白呲溜一下,從莫白的懷中鑽了出來。

它跑到了閣主的身上,莫白說道:“麻煩閣主了,這小東西非常的喜歡到處跑,您帶它在這附近轉一圈會有驚喜。”

閣主狐疑地望着他。

什麼驚喜?不會是驚嚇吧?

可是閣主還是帶着小白繞着這裏飛了一圈。

突然之間,小白從閣主的懷中爬了出來,跳到了海面之上。

小白毛茸茸的爪子拍在了海水上邊。

然後出現了一道光團,那道光團不停的往下沉,出現了一個空間。

小白跳到了空間當中,身子不停下沉。

很快,這裏就出現了一個海水的真空地帶。

閣主來到了光團身旁。

沒有想到這小東西還有這樣的本事,閣主的眼中帶着驚詫之色。

他看着小白在這光團當中,毛茸茸的在爬動着。

緊接着小白沉到了比較深的地方,伸出小爪子,抓到了一棵海草。

它把這棵海草抱到了懷中,扶不上的身子。

閣主伸手把這根海草拿了過來,纔剛看一眼,他就驚訝的眯起了眼睛。

“這怎麼可能。”閣主喃喃自語着,這棵海草竟然是一種靈草。

這小傢伙的鼻子還真是有夠厲害的。

閣主可以看得到,在尋找海草的過程當中,小白的鼻尖在抽動着。

閣主目光溫柔了許多,伸出手,輕輕地撫摸着小白的腦袋。

小白舒服的嗷嗷的一聲,蹭了蹭閣主。

閣主更高興了,嘴角淺淺的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