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恪冷哼一聲:「滾!」

李承乾不敢再說什麼,這時那些屬下紛紛跑過來,扶起他:「殿下!殿下!」

眾人扶着他就走,李承乾回頭惡狠狠的瞪視着李恪。

李恪走到那個書生跟前,又掏出一把銀子,放在他腳邊。

「先生,你去尋一處地方住下吧!在街上流浪,終究不是長遠之計……」

「好心的小公子,你趕快走吧!那些人看樣子就惹不起,在下給公子惹來麻煩!一會兒他們要是來尋仇,一切就由褚某承擔好了……」

他剛才嚇呆了,根本就沒有聽到他們話中的深意。

李恪冷哼一聲:「我才不怕他!先生保重!」

他轉身就要走,這時那個書生爬起來,追上一步:「敢問小公子尊姓大名?府上何處?我褚遂良不是忘恩負義之輩!在下不是不學無術之徒,他日我金榜題名時,必定登府厚拜公子之大恩大德……」

「你叫褚遂良?」

李恪回過頭來,詫異萬狀的盯着他! 「她的命真好,一來就有獎勵。」

「你們別這麼說,被她聽到就不好了。而且她得票最高也不關她的事。」

「有什麼不好的,都來這裏了,裝什麼清高?」

這一次,即使當着張曉紅的面,離宋九月那桌周圍的女聲,也忍不住議論起來。

從她們的口氣,宋九月猜得出來,公主的獎勵,恐怕不低。

至於怎麼成為公主,那就更簡單了,是對面的男人選出來的。

票數最多,就是公主。

宋九月心裡冷笑,這裏的男人把女人當什麼了?玩物?工具?

「歡迎077號公主上台領獎。」

主持人又叫了一遍。

「去吧,別掃興,沒事的,公主的那個皇冠,可是真鑽石。」張曉紅『好心』提醒宋九月。

宋九月這才發現,主持人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多了一個皇冠。

這就是所謂的獎品?

講道理,宋九月有種想要衝上台,把皇冠插進主持人的腦子裏,看看裏面有多少水。

不過為了大局着想,宋九月還是從容地起身,朝台上走去。

一上台,音樂就換成了那種浮誇的宮廷風,主持人小心翼翼地把閃閃亮亮鑲嵌滿鑽石的皇冠,戴在了宋九月的頭上。

「恭喜你啊,小姑娘,你這個皇冠,可是我看過最大最好的。」

主持人羨慕地誇獎著宋九月。

宋九月露出了職業假笑。

剛想要下去,就聽見主持人開口道:「下面,請問誰願意,和我們今晚的公主共舞呢?」

主持人說完這話,就低頭看自己的平板,看見宋九月好奇,還大方地把平板遞到了宋九月面前。

然後,宋九月就看見,價格在不停地變動,一會兒是王文沈,一會兒是郭靜文,還有季宇軒的名字,不停的變換,到了最後,就看見商諺和季宇軒的名字,不停地變換。

要是宋九月沒猜錯的話,商諺就是剛才張曉紅招呼她們過去的那個商總,而編號,就是價高者得,所以剛才他們才會說,想要邀請誰。

意思就是把在場的女性都編了號,這樣看上誰,就出錢?

想到這裏,宋九月真的被氣笑了。

面具只有半截,一看到她笑,主持人也小聲湊了過來:「恭喜啊,你這個價格,可是我們這裏最高的,你是新來的吧,等事成以後,我們一人一半,而且客人給你的禮物和小費,我們都不會收取。」

「那我可真是謝謝你們了。」

宋九月咬着后槽牙,說出了這句話。

「最後十秒,倒計時。」

隨着主持人的提醒,屏幕上的名字,也不停地變換。

最後,屏幕停了下來,然而名字不是商諺,也不是季宇軒,居然是慕斯爵。

宋九月深吸一口氣,使勁兒眨了眨眼睛,確定沒有看錯,這才抬頭,才右邊的男士區看了過去。

再最後邊靠門口的位置,果然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哪怕是戴着面具坐在最後面,宋九月也一眼認出了自己的丈夫。

「哇,恭喜啊,五千萬,這個價格,真的是厲害啊,你好好乾,以後前途無限。」

主持人看到價格,也是一臉喜氣。所謂的公主,就是老闆們選出來當晚最漂亮的,是不是第一次都無所謂,畢竟這些小姑娘都不是專業那種的,大部分也是兼職。

而且又不是明星,只是cos圈的,平時公主最多也就五百萬,今天忽然五千萬,還是一個新人,怎麼能不叫主持人不興奮呢? 李舟起來的時候,老媽不知道跑哪兒去了,無奈之下,李舟只好泡了一碗泡麵應付了一下。

吃完泡麵,李舟撥通了熊可宣的電話。

「嘟~嘟~嘟~嘟~」

沒一會兒,熊可宣的聲音從手機中傳來。

「喂!我的大老闆。今天你也不來公司,打我電話幹嘛?我現在忙着呢。」

李舟摸了摸鼻子,自己這當老闆的都已經開始被工具人嫌棄了。

若是再告訴工具人,自己今天睡了一天,那還不得提桶跑路?

「咳咳,是這樣的,休息這麼久了,我準備投入新的研發項目了,現在腦子裏有點想法,所以準備買些實驗設備,這不是提前和你打個招呼嘛!」

「對了,還有公司總部的事兒,設計圖都出來了,抓緊招標,讓施工單位進場,儘快將一期的總部主體大樓蓋起來。」

電話的另一頭,熊可宣夾着手機,一手抱着女兒糯糯,一手拿着筆記下李舟吩咐需要待辦的事項。

新的研發?難道是老闆對人工智能有了新思路?

還有未來科技總部的大樓,那玩意兒是能短期蓋起來的嗎?

本來按照李舟的要求,未來科技總部大樓是挖空山體,建在山裏內部的,結果根本不切實際。

好在最後老闆妥協了,才有了現在一半主體在山體內,一半主體在外的總部大樓設計圖。

即便如此,施工起來難度還是很大,施工前需要挖下半座山頭,等大樓主體下半部分較好后再填土埋回去。

說實話,熊可宣有種多此一舉的感覺。

放下筆后,右手接過夾在肩膀上的手機。

「老闆,實驗設備你列個清單給我就行,至於公司總部大樓的事兒,你又不是不知道,為了獲得你家那座山頭的施工許可,還是軍方幫的忙,按正常工期,沒有三年,是不可能完工了的!除非……」

除非什麼?李舟能不知道?!

「加錢就是了,公司暫時沒有需要其它投入資金的地方,怕什麼?但是質量必須要有保證,告訴那些準備投標的所有單位,未來科技不缺錢,大樓主體必須照着軍事建築的質量來,我滿意了,所有資金都不是問題。」

李舟的大聲,震的熊可宣耳朵都快要聾了,直到把手機移開一臂元,還能清晰的聽到老闆在說什麼。

等李舟說完,熊可宣才不急不緩的說道:「老闆,財務部的可算過了,加快工期,按照你的要求明年就完工的話,需要日夜換班不停的施工,這樣一來,成本最少直接翻了一倍。」

「無所謂,我人傻錢多。」

熊可宣和剛剛回來的王菲對視一眼,無奈相視一笑。

「好吧,你這當老闆的都不心疼,我這CEO就更不心疼了。」

掛斷電話,李舟絲毫不在意周松四人的怪異眼神。

真是的,他們這些人懂什麼。

自己不給建一個高度保密的總部,到時候拿出來的黑科技多了可就更不好解釋了。

而在山體內部就不一樣了,大門一關,誰知道自己在裏面研究什麼了。

半個小時后,李舟將需要的實驗設備和材料清單發給了熊可宣。

結果還沒過十分鐘,熊可宣直接來了個電話,開口就問。

「我的大老闆啊,你要研究什麼?剛剛採購部告訴我那清單上的設備和材料沒有二十個億根本買不下來,有些設備還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

「研究暫時保密,不就是二十億嘛,你去看看公司賬戶心裏就平衡了,習慣就好。」

看着再次被老闆掛斷的電話,熊可宣抬頭看着採購部的負責人。

「你都聽到了,能買得到的盡量買吧,買不到的回頭讓老闆自己想辦法去。」

李海翔點了點頭,只要老闆同意了就行。

「好的,宣姐。」

李海翔剛轉身準備回去吩咐部門的人抓緊時間採購,就被熊可宣喊住了。

「讓你的人手乾淨點,可別忘了老闆是做什麼出身的。」

李海翔愣了一下,想到老闆的出身,表情凝重的點了點頭,他知道宣姐的意思。

時間飛逝,半年的時間轉眼即逝。

這半年期間,未來科技除了總部大樓的巨額招標上了一次熱搜后,未來科技漸漸低調了起來。

不得不說,金錢的力量還是非常強大的,短短半年,在一局和二局的合作下,未來科技的總部主體大樓地下的部分已經全部建設完成,並進行了泥土回填,而大樓的主體地面部分,將會預計在年後半年內完工,同時年後主體下半部分會在施工的同時進行簡裝修。

自從施工隊進場后,李舟的老家房子也順帶被推了,和公司員工一樣,李舟和老爸老媽搬到了鎮上,就住在超市的樓上。

得益於未來科技總部的建設,整個小鎮在短短半年的時間內,只要有點商業頭腦的農戶,都賺了個盆滿缽滿。

如此多的工人光每天吃飯的錢都是一筆驚人的數字,而這些錢幾乎都被本地的農戶們賺去了。

除了這些,很多農戶光半年收的房租都比得上往年一年辛辛苦苦掙來的錢了。

再過十幾天,就要到了一年夏國最重要的節日——春節了。

隨着臨近春節,財務部的十個小姐姐已經忙的不可開交了。

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公司員工的年終獎該如何定還沒確定下來。

李舟剛到辦公室,財務部老大沈敏婷就直接找上了門。

沈敏婷將手中的三個藍色文件夾依次排開放在老闆面前。

「董事長,這個是財務部和熊總商量后拿出的三個年終獎方案。熊總說,讓您選一個或者您有好的方案就更好了。」

李舟打開三個文件夾,來來回回看了半天。

第一個方案是年底雙薪,然後年會上獎勵豐富一點。

第二個方案是按照績效考核發放。

第三個是年終獎加禮品的方式。

沈敏婷看到老闆剛剛皺了一下眉,心中多少有些忐忑。

合上文件夾,李舟看着沈敏婷,沉思了一會。

「這樣,今年公司發現的很順利,公司也賺了點小錢,大家都有功勞,你就按照今年的工資雙薪給他們發年終獎,至於你們熊總,我和他約定過給她1%的分紅權,你們財務部算一下她能分紅多少,再把她的個人所得稅算在公司頭上。至於年會,也別搞的太小氣了。」

「行了,大概就這樣。」

——————

沈敏婷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走出董事長辦公室的了,她現在滿腦子的都是錢。 還不是……』

我難道是非酋附體?

第二處地點距離第一處只有幾里路,崔州平疾行不久就抵達。

平復心情,繼續圈出第三處位置。

………

陌逍默默的跟著崔州平一連跑了五處地點,終於忍不住開口:

「你那朋友的故居究竟在什麼位置?瘴氣密林如此大,再這樣像無頭蒼蠅一樣亂竄下去,邪獸都要被你引出來!」

崔州平心說有你在,還用擔心什麼邪獸。』

表面平靜道:「應該就在前方。」

說完繼續趕路,小熊的靈力已經極度虛弱,他幾乎無法感應到小熊的氣息。

「唉………」

陌逍嘆了一聲,繼續跟上。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Post rating: 0 from 5 (accord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