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武和龍女都感覺四周的空氣似乎凝固了一般,呼吸有些困難,但是好在韋武的修為上來了,還能夠撐得住,只是額頭上冒出了汗珠,相比於這些龍女則是痛苦了一些,「李浩然,你是強,可是今天,若是明知道不敵於你,我還懼戰,那對於我自己的武道修為來說也沒有長進,你說那麼多,不就是想要省事嗎?不好意思,今天你休想!我與你堂堂正正一戰!」

韋武怒吼一聲,整個人衝破了李浩然的氣場壓制,直接便是走向了校場! 地獄俱樂部裏,其中的一間房間,此時,裏面的人把門打開,走了出來,看她的身形,應該是個女生,不過,地獄俱樂部裏的女生這麼多,她會是誰呢,張美華、薛美美、還是陳婷或者蘇姍,但百分百可以肯定她。

她不是薛美美,因爲,她沒有薛美美身材那麼火爆,那麼,她到底是陳婷還是蘇姍,或者是李肅的表姐張美華。

“咚,咚,咚”,“睡了嗎,李肅,你睡了嗎”,這個女生這麼晚來找李肅,到底是爲了什麼呢,還有,怎麼從她的聲音中可以聽出,她此時還有一點害怕,難道是怕黑嗎,聽說每一個女生都怕黑,也不曉得是不是真的。

李肅此時哪裏還睡得着,只有不到二十分鐘,就要進入任務世界裏,進入任務世界之後,肯定是凶多吉少。

還能不能再回來都是不確定的,不敢肯定的,此時,李肅他只能把以前經歷過的任務,再好好的回想一下,希望能夠從中再獲得一點啓發,讓生路也不至於是那麼的難找,還有一個就是,越早找到生路就越好,就。

就可以救下更多的人,更多的任務參與者,當然,現在李肅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暫時是鬥不過魔王的,那麼。

那麼,想要在任務世界裏活下來,然後等到不久之後將魔王徹底消滅,也就只有先在任務世界中及時的找出生路來,除此之外,還是那句話,別無他法,這時,李肅聽到有人在敲門,於是,李肅他趕緊下牀去開門。

“蘇姍,你找我有事”,把門打開之後,李肅看到敲門的人原來是蘇姍,只是不知道她這麼晚了,來找自己幹嘛。

“李肅,我聽到那個聲音了”,蘇姍一邊緊張的對李肅說道,一邊走進門去,“你也聽到了”,李肅有點覺得奇怪,爲什麼每次自己要進入任務世界的時候,自己身邊的人也總有一、兩個會跟自己同時進入,同是一次任務。

難道,這裏面有什麼說法嗎,這裏面有什麼自己沒有發現的規律嗎,最開始先是朱老闆,然後再是,現在又是蘇姍,難道這些真的只是巧合嗎,是剛好因爲蘇姍她也是要進入任務世界嗎,也許吧,也許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之前不久,蘇姍一個人在房間裏玩手機,突然,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在她的腦海中響起了,嚇得她那一下手機都掉牀上了,於是,她趕緊下牀去開門,想要去問問李肅,看他有沒有聽到這個聲音,當然,蘇姍她是希望李肅聽到的。

因爲,如果有李肅的話,那麼,活下去的希望會大很多,還是那句話,誰都不想死,誰都不想這麼年輕就死掉。

李肅和蘇姍二人聊了兩分鐘之後,蘇姍的心裏已經沒有之前的那麼害怕了,有李肅在,妖魔鬼怪算個屁,根本就不用擔心會有危險,至少,妖魔鬼怪是不能對自己構成任何威脅了,蘇姍她在心裏是這麼想到,所以,她。

她現在心裏就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一定要和李肅在一起,自己家裏這麼有錢,自己長得又是這麼的漂亮,李肅他根本沒理由會拒絕自己的,雖然說,李肅這個人不夠浪漫,不夠疼人,但只要他一直對自己真心就行了。

看他那樣子,就知道他不是個花心的人,也不是個好色的人,並且,看他人品還不錯,不管了,就這麼決定了。

蘇姍彷彿是已經決定以後要和李肅在一起了,在一起一輩子了,不然的話,蘇姍她也不會接下來說出那樣的話。

“李肅,你喜歡我嗎,我嫁給你好不好”,突然聽到蘇姍說出這樣的話來,李肅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人都有點不好了,整個人都有點不好了,因爲,李肅他是萬萬沒有想到,蘇姍她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這,這讓李肅該如何是好,拒絕女生的事,李肅他從來就做不出,但,自己的心中確實是喜歡陳婷的,想要和她以後在一起一輩子,永遠不分離,如果可以的話,李肅他也會和陳婷兩個人一起把靈異事務所開下去,就算是。

就算是完成陳叔,或者說,老丈人的遺願,這間靈異事務所,它和陳婷的感情也是非常深刻的,所以,不管是爲了陳叔,還是陳婷,又或者,不管是爲了什麼,靈異事務所都必須得一直開下去,但,以後的事,誰又能說得準呢。

“這,蘇姍啊,我們認識的時間還不長,所以,我不喜歡你,我喜歡的是,是陳婷,所”,李肅的話還沒有說完,“所以”兩個字還只說出了一個字,嘴巴就已經被蘇姍的嘴給堵上了,哎,要怪就怪李肅這個人,李肅這個人啊。

李肅這個人啊,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他纔好,有時候,某人還真的有點恨他,算了,不說了,某人曾經何嘗不是跟他一樣,和他一樣的這麼,這麼,哎,李肅的嘴被蘇姍的嘴給堵上之後,蘇姍又馬上的抱着李肅。

蘇姍她抱着李肅,但李肅他可不敢抱着蘇姍,是真的不敢,因爲,蘇姍她太有氣質了,家裏又是那麼的有錢,而自己呢,自己只不過是從大山裏出來的小夥子罷了,自己憑什麼能夠得到蘇姍大小姐她的垂青,自己憑什麼。

自己憑什麼去抱人家,哪怕,哪怕是沒有陳婷,或者自己不是喜歡陳婷,那也,那自己也不夠格去抱蘇姍,因爲,自己和她是兩類人,自己只不過是個窮小子,家裏條件也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說是,很差,父親的身體也。

父親的身體也不好,自己又沒有讀多少書,到大城市之後,還是表姐幫自己找的工作,文憑,李肅就更加沒有了。

大山裏的孩子,能有幾個是能夠多讀書的,是能夠有很多時間去讀書的,沒有,並沒有,一般來說,來了七、八歲了,還沒有開蒙的,也不是少數,所以,讀書,多讀書,讀好書,書讀好,這,對大山裏的孩子來講,是真的。 李浩然想要憑藉著修為的氣場壓迫韋武,讓他知道與自己之間的差距,可是他沒有想到,韋武竟然會有這麼大的毅力,竟然硬生生地破除了氣場對自己的壓迫。

「蚩尤!一戰吧!」

韋武看著面前的李浩然,目光之中瀰漫出濃濃的戰意。

「楊戩,將我的劍拿來!」

韋武直接隔空對著後面的楊戩喊道。

「是!老大!」

楊戩點了點頭,便是將一旁的寶劍扔給了韋武。

韋武反手一拿,很是穩當地接住了寶劍。

「東皇還沒有到來,你想要當這個隊長,先問問我手中的劍答應不答應!」

韋武說完,「噌」的一聲,一道寒光破空而出,韋武將劍鞘之中的寶劍抽了出來。

當韋武的劍出鞘以後,在場的人,只要是用劍的都會感覺到自己的劍竟然微微地振顫了起來。

「嗡!」

一道淺淺的龍吟聲響,好似王者一般,宣告歸來。

游龍劍! 替嫁神醫:腹黑世子,甩不掉 夏國十大名劍之一!

游龍一出,萬劍臣服!

韋武手持著游龍劍,整個人好似一把鋒利的寶劍一般,身與劍合一,氣勢鋒芒畢露。

「呵呵!炎黃的劍神,我倒要好好看看你的修為到了什麼境界了!」

如今的李浩然已經正式踏入古武境界,所以他的眼界自然也是高了起來,面對韋武的挑釁,沒有一絲的在意,嘴角微微上揚,反而是帶著一絲的戲弄。

整個炎黃特種部隊,唯一能夠讓李浩然忌憚的只有秦穆然一個人而已!

然而,到現在為止,秦穆然還沒有出現。

此時,秦穆然正在趕往龍盤山的路上。

不得不說,今天哪怕他已經很早出門了,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京城今天堵的那叫一個懷疑人生。

秦穆然看著面前靜止的車隊長龍,臉上滿是無奈。

「到底還有多久啊!」

秦穆然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他知道,這個時候,炎黃特種部隊隊長的選拔已經開始了!

「媽的!再來一次吧!」

秦穆然看著眼前這車隊長龍,知道沒有個一兩個小時是別想走的了了!當即便是拿起了手機,撥打了周正浩的電話。

此事,估摸著只有周家能夠幫上忙了!

「喂?穆然,怎麼了?」

周正浩接通了電話,對於能夠接到秦穆然的電話有些意外。

「周叔叔,我現在要去龍盤山,可是堵在了高架上面,事情很急,沒有任何的辦法,希望你能夠幫我一下!」

秦穆然對著周正浩說明了原因。

「龍盤山?今天是炎黃的成立周年慶啊!你這是要……」

周家就是從軍伍之中起家,有些事情他還是知道的挺多的,對於炎黃特種部隊在龍盤山這件事也是知曉的。

都市奇門醫聖 「嗯!這件事對我很重要!」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好!我讓人給你開路!」

周正浩也不多問,相比於秦穆然送給周家的大禮,這些都是小事。

「謝謝你,周叔叔!」

秦穆然感謝地說道。

「說什麼謝!都是一家人! 全能小醫神 要論謝,也該是我謝你!」

周正浩沒有說什麼事,但是秦穆然知道,周正浩這是在感謝秦穆然將唐家那麼大的一塊肥肉送給了他們周家。

「你等一會兒,十分鐘后,就可以了!」

周正浩說了一聲后,便是掛斷了電話,同時又撥打了另外一個電話出去。

秦穆然坐在車子裡面,把玩著手機,沒過多久,耳邊便是傳來了警笛聲。

「秦先生是嗎?」

一名騎著摩托車的交警來到秦穆然的車旁,問道。

「嗯!我是!」

秦穆然點點頭。

「首長好,現在,我就為你開路!」

交警對著秦穆然敬了個禮后,便是繼續響起了警笛,同時喇叭響起,讓前方所有的車輛讓道,給秦穆然開出一條特殊的通道過來。

雖然很多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交警都這樣說了,他們也都只能照做。

很開,一條道路開闢出來,那名交警在前方引路,秦穆然則是跟著後面開著車向著龍盤山開了過去。

此時,龍盤山,炎黃特種部隊訓練基地,韋武手持龍吟劍與李浩然正四目相對著。

「劍神,讓我看看你的真實水平吧!」

李浩然看著韋武,笑了笑說道。

「是嗎?」

韋武冷笑一聲,手中的游龍劍突然劍身一顫,緊接著,強勢的劍氣爆發而出。

「一劍開陰陽!」

韋武一上來,便是使用出了最強的劍招!

這一招,乃是上次在龍山療養院的時候,邋遢老者葉老傳授劍意的時候,韋武領悟出來的,一直以來都沒有實戰的機會,現在對上李浩然這個高手,自然是求之不得了!

不得不說,韋武的這一招很是強大。

游龍劍微微低鳴一聲,一劍橫空掃來,強大的劍氣化成千絲萬縷的銀絲,他的背後儼然形成一道陰陽八卦游龍圖!

「殺!」

韋武手持游龍劍,輕甩而出,頓時,那道積攢的陰陽八卦游龍圖便是朝著李浩然碾壓而去。

強大的劍氣,令眾人都感到一種緊張的壓迫感。

他們都知道韋武的劍招很強,但是哪裡知道,韋武的劍招會強大到如此的地步。

哪怕自認為劍術高強的純陽劍仙呂純陽都沒有想到,韋武會這麼強!

這一招,他諾心自問,若是自己面對,絕對接不下來!哪怕他擁有七星龍淵劍也不行!

「看起來挺強的,可是這不夠!」

李浩然面對如此強勢的劍招,臉上沒有一絲的壓力,嘴角微微上揚。

只見他一步踏出,周身突然升騰起一股強大的氣場。

古武心法!

韋武瞪大了眼睛,他沒有想到李浩然竟然都已經有了古武心法!

要知道,哪怕進入到了暗勁之境,沒有古武心法,也不算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古武者。

李浩然不過剛剛踏入古武境界沒多久,竟然就已經有了古武心法,這怎麼可能!

「下面,就讓你看看古武界的力量!」

李浩然的臉上綻放出笑容,一步踏出,只見他周身的氣場都不一樣了,他的身後,竟然隱約都凝聚出一道莽牛虛影!

「莽牛拳!」

李浩然赤手空拳,沒有藉助任何兵器,對準韋武的陰陽八卦游龍圖直接不客氣地打了出去。

這一拳,很是簡單,也沒有多麼大的架勢,一拳,簡單粗暴地轟擊而去,而他背後的莽牛虛影仰天發出一聲嘶吼,聲音響徹雲霄,同時,那道莽牛也是朝著韋武打出的劍式衝擊而去。

兩根牛角閃爍著微弱的光芒,四蹄帶著烈焰,朝著韋武轟擊而去。

「嘭!」

莽牛觸碰到韋武的八卦陰陽游龍圖后,輕而易舉地便是將其擊碎,可是下一秒,莽牛虛影沒有絲毫的停留,朝著韋武直衝而去。

「不好!」

韋武瞳孔猛然一緊,識破了李浩然的意圖,他是想要一力降十會,直接搞定自己。

「嗖!」

韋武手持游龍劍,一劍三花,在身旁用劍氣凝聚出了三道劍氣蓮花,手臂一震,手腕揮舞而出,頓時三道劍氣蓮花便是以「品」字型向著狂奔而來的莽牛虛影衝擊而去。

「就這些嗎?」

李浩然嘴角微微上揚,莽牛虛影就好似根本不在乎三道劍氣蓮花一般,依舊與他碰撞。

「嘭!」

莽牛虛影與劍氣蓮花碰撞破碎,四周驟然安靜了一下,可是下一秒,李浩然卻是又動了起來。

「韋武,想要跟我爭奪!你還沒有資格!」

李浩然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後,冰冷的語言,讓韋武的脊背發寒,一種不好的預感傳來,下意識地便是反手一劍。

「嘭!」

寒光一閃,可是下一秒,韋武手中的游龍劍已經脫手飛舞而出,而韋武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便是感覺自己的身體一輕,整個人開始不受控制地飛了出去,同時,背後傳來劇烈的疼痛,體內的氣血開始劇烈地翻騰了起來。 是真的很,或者說,真的是一件奢望的事情,也許,就是因爲大家都知道這一點,所以,大家都變得是不那麼喜歡讀書,也不怎麼喜歡看書,大家覺得讀書沒什麼意思,做其他的事情,還有意思一點,比如說。

算了,這次也不比如說了,但,有一件事還是要說一下,一個生活環境,它幾乎決定了一切,除非是個別情況。

由於蘇姍她要比薛美美矮一點點,所以,她要踮起腳,才能吻到李肅,但如果長時間踮起腳的話,難免還是會有點累,於是,蘇姍她將李肅拖到了牀邊,然後二人坐下,這樣一來,蘇姍她就輕鬆多了,還可以坐着。

沒錯的,大家不要以爲是寫錯名字了,是薛美美沒錯,如果是李肅的話,那就不是隻矮一點點了,起碼幾釐米以上。

相信在所有的任務參與者們心中,大家可能都有這個想法,哎,要是自己沒有被它選中,那該多好啊,但,有一個人,在他的心裏,他是願意被魔王給選中的,甚至,他還希望自己是第一個就被魔王給選中的。

意思也就是說,他想早點就知道有魔王的存在,世間上竟然還有這麼草菅人命的魔頭存在,勢必要將它徹底消滅。

相信就算是不說,大家也能想到是誰吧,沒錯,他就是李肅,對付妖魔鬼怪,他一點都不怕,他辦法多得是,但,面對女生的時候,他也只能是束手無策了,想要只喜歡一個人,難道就真的這麼難嗎,想要就只被一個人親。

就真的這麼難嗎,想要就只被一個人抱,也就真的是這麼難嗎,先是薛美美,現在又是蘇姍,真不知道女生們怎麼就這麼不會害羞了,禮義廉恥都到哪裏去了,估計李肅此時的內心,也是非常崩潰的,同時,應該也是很無奈。

傾城妖姬戀上我 都已經被蘇姍給抱着親了六、七分鐘了,但還是不見蘇姍她鬆開自己,到底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我現在應該怎麼辦纔好,李肅的心裏很糾結,這要是被婷婷看到了,那該如何是好,一想到這裏,李肅就馬上想要掙扎,希望自己能夠快點掙扎出去,不然,不管是被誰看到了,那也不好,那都還是不好,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讓人看到。

然後自己趕緊掙扎出去,明顯感覺到了李肅的掙扎之後,蘇姍她又緊了緊,照這樣子下去,那也不是辦法啊,兩個人都快要黏在一起了,估計再過一下,兩個人就會相互的進入到各自的身體裏去,到時候,就是合二爲一了。

李肅啊,你快拿出你平時對付妖魔鬼怪的那些招式來對付這個蘇姍吧,你就假裝一下,把她當成是妖魔鬼怪,不就行了,哎,估計還是不行,李肅他肯定做不到,肯定下不去手,肯定也下不了手,那算了,當作沒說。

最後,也不知道到底是過了多久,直到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再次來了之後,蘇姍她才把李肅放開,搞得李肅是一嘴巴的女人味,不知道有沒有吃下去什麼不乾淨,不能吃的東西,誰知道呢,但這一切,就是剛纔發生的。

剛纔發生的這一切,也不是說,完全沒有人看到,其實,當然咯,確實是沒有人看到,但,有一隻鬼,她可是清清楚楚、仔仔細細、完完全全的看到了,要不是說,她太聽李肅的話的,不然,就剛纔,蘇姍她可能已經死了。

這隻鬼,它殺鬼都只需要分分鐘,那麼殺人的話,只要她願意,十秒鐘之內就可以殺死兩、三個普通人。

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它說:“一分鐘後,任務參與者進入任務世界,任務參與者做好準備,參與這次任務的任務參與者有:蘇姍、離瀟、劉麗麗、朱子清、劉堅、空無物、蕭文、夏盅木、唐一匹、李肅,任務規則將在。”

筆御人間 “任務規則將在進入任務世界之後告知”,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這樣的說完了,此時,估計要參與這次任務的任務參與者們,他們的心裏多多少少都會有點害怕、緊張,稍微可能還會有點驚恐和恐懼,現在,時間真的不多了。

“只有一分鐘了,就要再進入那個可怕的任務世界了,李肅,我心裏有點害怕,你抱抱我好不好”,在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蘇姍有點害怕的向李肅說道,並且,這一次,她是要李肅主動的去抱她,那麼,李肅到底。

那麼,李肅到底會不會按蘇姍她說的去做呢,會不會答應一個漂亮女生這樣的請求呢,如果,李肅他不答應的話,那麼,某人決定要寫死他了,丫的,這樣的男生,世界上竟然也有,嗎了個逼的,真看不慣了。

但其實啊,大家有沒有想過李肅他心中的苦,他只想喜歡一個女生就好了,而那個人,她就是陳婷,李肅在心裏早就已經決定了,這一生一世,就只愛陳婷一個人,只喜歡陳婷她一個女生,一輩子,不離不棄,白頭到死。

本來應該是到老就可以了,就行了,但,覺得這樣還不夠,一定要到死,一定要到身體失去溫度了,變成了冰冷的。

那麼現在,如果李肅他真的拒絕了的話,那大家還會怪他嗎,會不會原諒他,會不會原諒他的不懂憐香惜玉,最後,再爲李肅說一句,一輩子只想愛一個人就那麼難嗎,一輩子只想和一個女生在一起,就真的是有那麼難嗎。

至於李肅最後到底是答應了,還是拒絕了,這個,暫時先不說,現在,也是最後,最後再來說一下接下來即將進入到任務世界裏的那其他八名任務參與者,劉堅,他現在已經是做好準備接下來進入到任務世界裏了。

唐一匹,他現在還是有點不開心,空無物,嗯,他還是一樣的“今朝有酒今朝醉”嘛,朱子清,他彷彿是曾經經歷過什麼恐怖事件一樣,離瀟,他現在臉上的表情已經是越來越凝重了,劉麗麗、蕭文、夏盅木,他們三人。

他們三人現在也已經是準備認命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善惡到頭終有報,人間正道是滄桑。 李浩然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即便韋武已經有了防備之心,可是依舊抵擋不住李浩然的速度!

這種無力抵抗的感覺,這麼多年來,韋武還是第二次遇到,上一次,便是跟秦穆然交手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