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信岩怒吼道:「為什麼當初他們聖元集團有漏洞,你不告訴我為什麼,而且他們還沒有修復過!」

李然感覺有些莫名其妙的,但是他也不敢反抗。

「我也不清楚,這一部分不是我負責的,我不知道是怎麼樣的情況。後來也沒問題,我以為他們都解決了的。」

「全都是不知道,我問你什麼你都不知道,你一問三不知嗎!」

計信岩再次狠狠地把水杯砸在地上。

「我告訴你,我之所以信任你是因為你能給我帶來利益,如果你要是不能讓我再信任你的話,你就別在我面前轉了!」

李然被他罵出了辦公室,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回到了余氏集團,卻也遭到了各種的白眼,就連桌子上那喝過的飲料裏面都夾雜了一些雜質。

李然真的快忍受不住這種生活了,他整個人都顯得很憔悴,幾天下來瘦了很多斤。

精神也越來越恍惚,江枝無意看到都覺得詫異。

「你這是什麼了??」

「沒有事,就是這幾天有些感冒。」李然微微一笑打算把這個話題給避過去,卻沒有想到江枝並不想繞過去。

江枝的臉色有些嚴肅,「是不是余泉泉那邊給你壓力了?」

李然一張嘴抿成一條縫,倔強的不再說話,但是他委屈的表情已經給了江枝一種答覆。

「是不是兩邊都不看好?計信岩那邊罵你,這邊就在排擠你?」

李然點了點頭,他沒有想到江枝居然會了解的這麼多。

江枝一時間有些無奈。

他背叛了是真,但是現在回頭了也是真,被排擠了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放寬心態。」江枝只能這麼說,「我知道你心情不好,過段時間來我家看看安娜吧。」

「安娜……安娜怎麼樣了?」李然抬起頭希翼的看着面前的江枝,一提到安娜,他連說話的語氣都會溫柔許多。

果真是把安娜放在心上了。

江枝想了想,「挺好的,王媽一直都悉心照顧她。懷孕了,在我家吃的好睡的也好。你們也有段時間沒有見面了,你可以過來。」

李然捶著頭略微有些喪氣他說:「不了吧,我就不去了吧,我現在混成這個樣子,見到她也給不了她什麼。」

「我告訴你,愛情不是看你有沒有能力去養活他們,而是看你到底有沒有這顆心。」

江枝好心勸說他,李然十分感動,最後還是決定要去見一見安娜。

回到了別墅內,安娜正在和傭人準備剪窗花,突然聽見門響了。

安娜還以為是江枝回來了,習慣性地回過頭,當看到身後那一道熟悉的身影時,眼淚不由的滑落。

「李然!」 「殺了黃霸天,也就是西北秦家的鎮天南將。」

「到時候,我會告訴你答案。」

面對乞丐的追問,秦天丟下一句,飄然而去。

「你幹什麼去了?」回到楊家,蘇酥迎了出來,俏臉有些蒼白。

楊林急忙把秦天拉到一邊,低聲道:「擂台上的事情,他們還不知道。」

「實話告訴你,打到一半的時候,蘇酥他們找不到咱們兩個。給我打電話。」

「我當時為了怕她們擔心,告訴她們,咱們兩個覺得無聊,已經回家了。」

「她們在家裡乾等了半天。」

秦天想說什麼,舅舅楊森從外面走了回來。

一進門就激動的道:「你們知道嗎?今天青屏山擂台上,發生了大事!」

「幾年前,被楚盟打跑的那個惡霸竟然回來了。而且還帶了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凶神惡煞!」

「當時,整個楚盟都被壓制的死死的。」

楊德光氣憤的道:「這惡霸竟然還沒死!」

「後來呢?楚盟怎麼樣了?」

楊森笑道:「滿城都在傳呢!」

「說是關鍵時刻,一個英雄少年像天神一般降臨。舉手之間,就嚇跑了黃霸天,打死了那個惡煞!」

「爸,這簡直就是天佑楚州啊!」

「楚盟為了保護那個英雄,不肯透露他的具體名字。不過我聽很多人說,那英雄姓秦。」

「對了秦天,跟你是本家啊。」

「方才我還忍不住想,如果那個人是你的話,那我們老楊家,可就沾大光了哈哈哈哈。」

「不過,那怎麼可能呢。」

「我知道。你跟楊林半截跑回來,就是怕楚盟的人報復。這也可以理解。」

「現在你可以放心了,楚盟高風亮節,是不會找你麻煩的。」

楊林激動的想要承認,秦天對他使了個眼色,緩緩搖了搖頭。

畢竟,這種血腥的事情,能不讓蘇酥知道,還是不要讓她知道的好。

怕嚇著她。

楊林改口道:「真的嗎?」

「唉,可惜了。我跟秦天覺得無聊,半路就回來了!」

「早知道,也去當面見識見識,那位秦大俠的風采!」

蘇酥確定秦天沒什麼事,也不再操心旁的事。

不過,對於她的表現,秦天倒是感覺心中暖暖的。

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她不經意中,表現出來對自己的關心。

「重陽節過完了,你收拾一下,咱們也該回去了。」

「柳青和宮麗分別給我打電話。第一批產品已經出來了,經過檢測,全部合格。」

「柳青發動她的關係,弄了一個去國際參加展覽的名額。她建議我們可以把酥玉膏推向國際。」

「秦天,你覺得呢?」

秦天笑道:「這是好事啊。」

「等回去我們商量一下。到時候我陪你去國外走一趟。」

「好!」蘇酥開始收拾行李。

明天就要走了,楊家人全都捨不得。

李芬安排了豐盛的晚宴。這一次,不僅僅是楊森熱情的拉著秦天乾杯,楊林也加入了戰團。

他每一次端起一杯酒,都一飲而盡。看著秦天,滿眼都是話,但是苦於無法說出來。

一頓飯一直吃到十點,秦天微醺。聽到外面傳來幾聲鳥叫,他借口出去醒酒,一個人離開了楊家大院。

「先生,鎮天南躲避了一天楚盟的搜捕。現在,他偷了一輛越野車,從小路往城外開出去了。」

「龍組的兄弟在監視,要不要攔截?」

秦天搖了搖頭,道:「辛苦你和龍組的兄弟了。」

「接下來我會處理。叫龍組的兄弟撤吧。你也去忙自己的事情。」歐陽清風昨夜本來就沒休息好,加上歲數大了,體力自然不及他們年輕人。他喝了兩口水,啃了半個饅頭,突然有些迷茫了。不知道當時是自己哪根筋不對,居然答應跟他們爬什麼懸崖?尋一處酒家吃點酒,難道不香嗎?

更要命的是,這兩人似乎動不動就把他忽略了,毫無顧慮的打情罵俏,實在是……哎,有其父母,必有其女,本以為這種感覺早已經淡忘了,沒想到這幾天來又接連重現。

他在石洞四周轉悠著,想要尋點兒什麼來打破此刻的……

《毒謀妖女不好惹》第249章披荊斬棘,誰為英雄 接下來七天,陳寧在清河縣老家,低調的舉辦了父親的喪禮。

最終,把父親跟母親合葬在一起。

宋娉婷跟宋清清,以兒媳跟孫女的身份,也跟著陳寧披麻戴孝,一直陪伴著陳寧。

頭七過後!

陳寧安排宋娉婷跟宋清清母女先回中海市,他吩咐狂風怒浪還有董天寶等人,保護好他家人。

然後,他便帶著典褚跟八虎衛,前往西境。

他不相信西境方面傳出父親是跳樓自殺的說法,他必須親自查清楚父親的死因。

西境省城,西京市。

天空樹大酒店!

西京市著名的五星級大酒店,也是西京市的地標建築之一。

陳寧站在天空樹大酒店前,望著如同直插霄雲的酒店大廈,眼神冷漠的道:「我父親,就是從這酒店樓下墜下來的?」

典褚畢恭畢敬的道:「是的,西境方面給出的解釋是陳爺跳樓自殺。」

陳寧不置可否,只問道:「我父親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酒店?」

典褚道:「來參加西境商會組織的一個頂級富豪商務酒會!」

陳寧聞言微微皺眉!

西境商會,又叫西境會。

是由一幫西境頂級富豪們鼓搗出來的頂級商會。

據說西境內大多數頂級權貴大佬,都是這個商會的會員。

西境會壟斷了西境內所有賺錢的生意!

西境就是西境會的生意王國,在這裡賺錢的生意,只有他們西境會的人能夠做,別人如果來搶奪西境的市場,立即會遭到他們的一致排擠,甚至是報復。

所以外省人,很難在西境做大生意。

這也是寧大集團的產品,在江南北方東海都打開了銷路,但是卻沒法進入西境市場的原因。

就因為這裡的頂級富豪霸市,排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