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禁錮!」李麟沉聲說道。整個空間彷彿變成鋼板。絲絲大道鎖鏈徹底將魔刀之魂束縛住。

「既然已經被煉成了刀,你就安心的做一柄刀!」李麟冷酷的說道。一道藍光將其籠罩。魔刀之魂不斷顫動,一陣咆哮聲響徹整片空間


轟——!魔刀之魂炸碎,屬於魔皇的靈魂本源被六芒星吞噬。爆碎的魂力碎片被命門穴旋轉的真氣氣旋吸收,竟然再次形成了一道魔刀之魂。只是這道魔刀之魂已經沒有絲毫魔皇的靈魂意識,就像一張異常乾淨的白紙。

李麟打出一道靈魂之力,沒入新生的魔刀之後。魔刀之魂氣息大放,雖然無法和魔皇時代相比,但也算是有了靈性。其沉入命門穴的氣旋中不斷沉浮。從此之後,世間再無魔皇,只有一口完全和李麟靈魂相合的逆天魔刀。

「前輩神武,只是將這樣一口魔刀留在體內實在是太過危險。還請前輩將其清除。」封神開口道。魔氣也是這方世界的本源真氣,只是和平和的仙靈之氣相比,魔氣狂暴異常。這也是魔族如此好戰的根本原因。

「本座如何做還需要你做主嗎?現在魔刀已經徹底鎮壓,你可以履行承諾了。」吞噬了魔皇的靈魂本源,六芒星很是滿足的沉睡了。但是李麟可不會忘記之前封神和六芒星所做的交易。封印大道啊!想想就讓人心動。

「晚輩當然不會忘。在我和魔皇交戰之前凝聚了九道本命神符,上面記載了我全部的封印大道。可惜現在只有八道,其中有一道失落了。希望前輩可以找到遺失的那一枚,重現晚輩一生所得。」封神說道。

李麟點點頭,他對於剩下的那枚神符已經有些頭緒,就算為了完整的封印大道他也不會放棄的。

「我未曾感應到我的本體,或許這無數年來已經隕落了。前輩能夠逆天重生,必然是有大事要做晚輩不才,卻也願意為前輩的大業貢獻一份力量。如果將來有可能,希望前輩能夠將我之所學傳之後人。」封神說完這一段話,金色道體轟然爆碎,八道閃動金光的符篆落入李麟的經脈中。最終在沖脈的幽門穴紮根。(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對於封神的給予,李麟談不上什麼感激,不過對於他要尋找傳人的想法李麟還是同意了。對於他來說,封印大道或許是一條不錯的道路,但卻並不適合他。相對來說,魔族的殺戮大道更加符合他的姓情。

感受到兩股氣息的消失,六芒星似乎也知道危險解除,從李麟神魂之中沖了出來,然後返回氣海穴的氣旋中沉沉浮浮。獸道天書同樣沿著經脈回到關元穴蟄伏。吞噬了魔皇半截本源魔氣形成的魔軀,獸道天書的氣息似乎又有些不同。只是現在的李麟根本就沒心思探查。

李麟鬆了口氣,魔刀反噬的事情終於算是結束了。

李麟恢復對身體的掌控,他睜開眼睛,立馬被滿室的魔氣嚇了以跳。失去了八道封印神符,半截魔刀的魔氣開始泄露,如果不是李麟清醒的及時,恐怕這些魔氣就要從石室中泄露出去,那守在門口的虎氏兄妹必然要倒大霉。


李麟催動命門穴中的魔刀之魂,命門穴發出一股吸力,將石室中的魔氣吞噬一空。整個命門穴中的真氣氣旋完全變成了漆黑色的魔氣氣旋。

「草,命門穴竟然成了魔穴,也不知道這事情到底是好是壞!」李麟略微鬱悶的說道。

嗡——!半截魔刀刀身顫動,一股更加濃郁的魔氣從刀身中溢出來。這半截魔刀是用魔皇的無上魔軀鑄成的,其中蘊含著多少魔氣沒人知道。現在新生的魔刀之魂還未曾完成對魔刀的掌控,使得其中的魔氣不斷的泄露。

「看來短時間內是出不去了!」李麟現在面臨兩種選擇。第一種就是不斷吸納魔刀溢出來的魔氣,等到魔刀之魂對魔刀的完全掌控,第二種就是學習封神留下的封印之道,將魔刀的部分威能封印掉。不管哪種選擇,都需要大量的時間。

「你們都去閉關吧!空間戒指中的東西足以支撐你們修鍊一段時間。」李麟感受到門口的兩道氣息,心中不由的一暖。

「是!」虎痴的聲音傳來,然後兄妹兩人分別走向自己的石室。

李麟將三具乾癟的屍體收起來,然後將魔刀橫亘在雙膝上,以方便命門穴對魔氣的自主吸收。然後整個人的意識沉入幽門穴。在幽門穴中,八道古樸的神符正散發著晦澀的氣息。其中一道光明最盛,其他七道氣息都有些暗淡。李麟將意識碰觸那道發光的神符。神符突然金光大放,一股強烈的意識流從神符中沖入李麟的心神。

李麟悶哼一聲,七竅都都震出了鮮血。但是李麟卻沒有睜開眼睛,他正在竭力保持意識的清醒。沒想到僅僅是一道神符中就有如此大的信息量。一個時辰后,李麟睜開眼睛,擦去臉上的鮮血,神色中滿是振奮,「封印之道果然不凡,修鍊到極致甚至連這方天地都可一手封印。」李麟不自覺的說道。他承認,自己之前確實小看了封印之道。在蒼龍大陸上的高階武者大都懂一些陣法和封印術。但是真正主修封印之道的只有封印師,他們也正是大陸中流傳的各種封印神符的製造者。李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封神一脈的傳人,但他從未聽說封印師有多麼的厲害。反倒是精通煉丹的煉藥師地位更加高貴一些。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李麟對封印之道的偏見。直到這一刻接受了封神封印之道的傳承。李麟才知道自己錯了,而且錯的異常離譜。

「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李麟邊說,邊用雙手結出一些簡單的印。道家的九字真言在封印術中分別代表了九種最基礎最本源的印。封印之道中的所有封印術拆分到最本源的就剩下這九種本源印。


要想修鍊封印術,必須在體內結出本源印,凝聚自己的本命神符,至於具體的順序就看修鍊者本身適合哪種本源印。封神之所以能夠在封印之道上走到如此遠,原因是他不但成功凝聚出完整的九道本源印,而且還將其修鍊到近乎圓滿的程度。九印出,就連魔皇這樣的超級強者都被完全封印。更是在封印狀態下被人祭煉成一口魔刀。


「以九種本源神印凝聚本命神符,怪不得他自稱封神,擁有了這些本源神印,什麼樣的封印布不成,解不開。」李麟感嘆道。在封神的傳承中,不但記載有九大神印的形式,還有凝練本命神符的手段。有了這些經驗,李麟凝聚本命神符並不如何困難。但想要將神符祭煉到圓滿的程度沒有真正布置和拆解封印的經驗根本就不可能。

不過如果是換成其他人或許困難,但對現在的李麟來說卻有一條捷徑,那就是煉化這八道神符,只要再找到第九道或者自己祭煉出第九道就擁有了揭開世間所有封印的潛力。當然,煉化他人的本命神符雖然是條捷徑,但也有巨大的隱患,那就是根基不穩,無法藉此成道。也就是說如果李麟煉化了封神的九道神符,那他在封印之道上的成就永遠不可能夠超過封神。

如何抉擇讓李麟有些猶豫,如果是在沒有了解封印大道之前,李麟連想都不會想,肯定是煉化神符,畢竟封印之道並不符合李麟的姓情。但是現在李麟猶豫了,正所謂道之盡頭,殊途同歸。封印之道修鍊到高深處表現出來的戰鬥力甚至比殺戮之道還要難纏的多。這麼放棄實在讓李麟惋惜。

「喵嗚——!」靈貓在石室外面傳來叫聲,在魔刀反噬的瞬間,靈貓就逃了出去。它的靈覺比李麟還要恐怖,自然第一時間察覺到了危險。後來石室中魔氣四溢,靈貓更是不敢靠近。現在魔氣被李麟的命門穴源源不斷的吸收,石室中已經沒有絲毫的魔氣,那令它戰慄的氣息也完全消失。它自然也跑了回來。

「我要閉關,你為我護法吧!」李麟的聲音從石室中傳來。他並不怪靈貓在危機關頭離他而去。畢竟靈靈貓才出生不久,速度雖然恐怖,但氣息還很是弱小。一旦沾染上魔氣,除了死亡沒有其他的結果。

「喵嗚!」靈貓傳來一聲歉疚的叫聲,很是乖巧的趴在石門前。並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大塊靈肉大啃起來。

李麟雙手不斷舞動,九道本源封印他已經反反覆復做了不下萬遍,除了手酸的有些抽筋之外,他一點也沒有找到特殊的感覺。彷彿這九道神符的結印一次都沒有成功過。

李麟神色冷漠,似乎這做了萬遍的人不是他似的。與此同時,魔氣源源不斷的湧入命門穴中,使得穴道空間中央形成一道魔氣氣旋。其中魔氣佔到了九成九,李麟的真氣就像黑色魔氣中的一縷金絲。雙方之間既不融合,也不排斥。彷彿雙方之間達成了協議,在和平相處一般。這點讓百思不得其解。

「是否可以利用魔氣沖穴呢?」李麟神色一動。封印之書一時半會兒學不會,這逸散出來的魔氣都是最精純本源的魔氣,浪費了實在太可惜了。全部吸收也不現實,畢竟斷刀曾經主人的境界實力不是自己能夠揣度的,即便他只是個失敗者。

「那就試試!」李麟想到就開始做,畢竟命門穴的魔化打亂了他之前的修鍊計劃。奇經八脈衝穴損失了督脈橋頭堡,這樣李麟的後續計劃面臨很大的問題。雖然魔氣並不排斥真氣,但兩者只要不融合必然存在很大的問題。

溝通命門穴的魔氣氣旋,新生的魔刀之魂發出一聲歡呼聲,如同一個快樂的孩子繚繞著李麟的意識旋轉。魔氣氣旋快速旋轉,一股精純的魔氣從命門穴中衝出,向著督脈下一個穴道衝去。

轟隆,原本認為應該堅固異常的穴道壁障竟然應聲而碎,一處新的穴道空間出現,一股精純的魔氣沖入其中,不斷拓展穴道空間的大小。

李麟神色大喜,開始竭力調動命門穴中的魔氣加入衝擊竅穴的的真氣中。也許是魔氣的等級太高,這次沖穴前所未有的順利。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整條督脈的竅穴都已經完全被魔氣沖開。雖然這些新開闢的竅穴並不圓滿,其中並么有氣旋存在。不過相比於衝擊竅穴,內部氣旋的積累就不是一天兩天的了。

轟隆——!

李麟感到整座山體都在震動,石室上更是出現細密的裂縫。

「這是怎麼回事?」李麟神色大變,他將魔刀綁縛在後背上,刀身緊貼命門穴,方便逸散的魔氣被命門穴吸收。接連開闢三十多處竅穴,使得命門穴中的魔氣氣旋強大了數倍,整個督脈徹底被魔氣徹底霸佔。

李麟走出石室,靈貓靈巧的跳上他的肩頭。粉嫩的小舌頭舔了舔他的臉。李麟寵溺的摸了摸它的腦袋,看向疾步走來的虎氏兄妹。

「殿下,出什麼事了?」虎音臉色有著一抹擔憂。

李麟搖搖頭,看向不斷震動的山體,臉上也有一抹擔憂之色。

「難道是神狼教的人找到了這裡?」虎音說道。

「有這個可能,不過也有可能是其他情況。我們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李麟沉聲說道。

(未完待續) 在李麟藏身的大山外面,一個灰衣老者飛在高空中。剛剛山體的震動正是他一掌造成的。


「沒有?明明是在這個位置,怎麼會沒有?」老者憤怒的說道。右臂一揮,一隻遮天蔽曰的能量大手籠罩下方的山頭。

轟隆一聲,近千米的山頭被灰衣老者生生折斷,凌空丟了出去,發出一聲巨響,山頭橫貫在官道上,摔的四分五裂。老者緩緩落下來,一雙眸子滿是憤怒之色。

「明明感應到的是這裡,怎麼可能連一點氣息都沒有。就算大地暴龍王突破為六階靈獸,在境界上也弱於我,不可能躲開本座的探查。就算逃離了,也應該留下蛛絲馬跡。」灰衣老者自語道,臉上有著一抹失落。現在灰衣老者百般手段盡出,卻連什麼氣息都沒有推算到。

「難道是我推算錯了?拿著老夫空間戒指的不是大地暴龍王,而是其他的人?也不可能,以大地暴龍王的姓格不可能會將戰利品送給別人。更何況這些年來大地暴龍可是一刻未曾放棄衝擊本座空間戒指的機會。不行,本座要去黑水叢林一趟。根據之前的氣息,老夫當年的空間戒指肯定是被帶了出來。無論如何老夫都要找到它。」老者臉上滿是堅定,當年的事情是他一生的恥辱,不但丟掉一條手臂,還讓大地暴龍王像狗一樣追殺了數千里。每當想起當年的事,灰衣老者就恨不得將大地暴龍王抓出來碎屍萬段。

老者取出一道法盤,灌注真力凌空一劃,一道烏蒙蒙的空間裂縫出現在他的眼前,他毫不遲疑的踏入其中,消失不見。如果外人在這裡,肯定會被灰衣老者的能力嚇死。

半個時辰后,天邊出現一道鳥鳴,一隻金毛禿鷲急速飛過來。在地面上也有黑影瘋狂向這邊衝來。

「這是……怎麼回事?天哪,這必然武皇高手的手段。」神狼教追殺李麟的秦堂主臉色大變。抬手間移山斷岳,除了武皇以上的高手,其他實力根本不可能達到。

「秦堂主,可曾看到出手之人?」李長老帶著手下之人也從地面上趕來。看著失去半截的龐大山體,臉上的震驚之色一點不比秦堂主少。

「沒有,不過這絕對是武皇以上的手段。李長老,你比我們待的地方要近,難道你就沒看清楚?」秦堂主沉下臉來,李長老帶人一直在這邊搜索,不可能連這麼大的事情都沒看到。

「老夫派遣到這邊的人在情況發生的時候就已經失去聯繫了。我判斷可能是遭了劫。而且雖然隔著很遠,老夫卻也看到一個灰衣身影站在空中,向著山體拍出一掌,後來又化為能量大手將山體掰斷大半,看起來像是找人,至於找的什麼人就不是我能夠夠揣度的。至於他最後怎麼消失的,我就不知道了。」李長老搖搖頭。對於如此恐怖的高手,覬覦其行為很可能會引來大麻煩。

「灰衣人,情況恐怕不妙啊,我們立刻離開這裡,回去向掌教復命。」李麟的事情雖然重要。但也沒有一個武皇級高手出現更讓他們重視。最重要的是,現在他們並不清楚這個人是敵是友。如果只是過路的還好說,如果是敵人,憑藉現在的神狼教壓根難以抵抗。畢竟皇級高手都是一個超級大勢力的底蘊,不可能永遠鎮守在黑水王城這片外地。

李長老點頭,迅速向著帶著人跳上金毛禿鷲。金毛禿鷲嘶鳴一聲,破空沖向黑水王城。

這個地方一下子清凈了,在山體斷裂處下方百米處,李麟心頭突然前所未有的輕鬆。經歷了神魂之戰,李麟對於危機的感應愈發清晰。

「我們出去!」李麟沉聲說道。

「現在?殿下,神狼教的高手可能還沒有走呢!我們這樣出去太危險了。」虎音說道。

「無妨,現在或許是我們唯一安全逃離的機會。不過我們這個樣子出去卻也不行。你們來,本皇子給你們易容。」李麟想了想,決定還是小心為妙。真要遇上神狼教高手,虎氏兄妹指不上,他的實力現在很是詭異。督脈三十多處穴道被打通,使得魔氣數量大增。但是現在卻也有一個很大的麻煩,李麟並不懂的修魔的功法,空有一身龐大的魔氣不可用。而他的先天一氣訣在命門穴魔化之後,和命門穴的聯繫就一直斷斷續續的,這就使得李麟的實力一直處於一種不穩定的狀態。李麟明白,在沒將魔氣徹底搞定之前,他實在不適合和人爭鬥。

十幾分鐘之後,三個人樣貌大變,體型雄壯的虎痴被易容成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大漢。臉上的憨厚變為兇狠之色。身上的衣服也被李麟換成類似於護衛的粗布衣服。至於虎音小丫頭,則被李麟易容成一個頤指氣使的大小姐。一身華美的衣服襯得的小丫頭可愛異常,同時靈貓身上的黑毛全部被李麟染成了白色,被他強制姓的塞到虎音的懷裡,作為大小姐養的可愛寵物。李麟自己則易容成一個有些駝背的老者,一臉深恨的皺紋很是唬人,他則是虎音這個大小姐的老管家。易容完畢,虎氏兄妹呆愣愣的看著李麟。虎氏兄妹的易容更多的是藉助道具來改變,只有李麟,就連身上的骨骼都發生了變化。這對虎氏兄妹來說是異常神奇的事情。

「不要愣神了。這錯骨手法我以後會慢慢教給你們的。現在我們要立刻離開這裡。」李麟沉聲說道。率先向之前的入口處走去。那條他們進來開闢的石道雖然被封死了。但那些封住的石頭都是鬆動的。以李麟和虎痴的巨力,移動根本就浪費不了多長時間。

從山體中走出來,李麟還未來得及鬆口氣,就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

「我沒看錯吧!山頂不見了!」李麟看著近在咫尺的斷層,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天哪,難道發生了地震。不對啊,如果只是地震,也不可能只是失去山尖。」虎痴同樣震撼。

「是人為,殿下,你看那裡凹陷下去的形狀像不像一個大手印。」虎痴指著遠方形成的深坑開口道。這道深坑直接被打入山腹中,幸虧沒有對準李麟三人藏身的方向,否則他們恐怕會被這一擊壓成肉餅。

李麟點點頭,雖然難以置信,但想想黑水王城那些千米巨山建築,對於眼前的這一切也就沒有什麼可驚奇的了。

「只差百米我們就被發現了,真是太險了。就算我們得罪了神狼教,他們也不至於出動武皇級高手吧!」虎音后怕的說道。

李麟臉色也很難看,他比虎音想的要多。神狼教有沒有武皇級高手他不知道,就算有也不可能出動來追殺他們三個。如果不是神狼教的人,那這神秘高手的來歷就值得探究了。而在這個時候出現,除了他手中空間戒指的主人,李麟根本就不做第二人想。

「該死,接下來該怎麼辦?」李麟鬱悶了。雖然在穴道空間中經歷了神魔大戰,自己更是以絕對實力鎮壓了魔皇。但那並不是自己的實力,而是六芒星和獸道天書的威力。再加上那是在自己的體內,不戰鬥只能死路一條。李麟是趕鴨子上架不得不戰。但是現在不同了,魔刀的隱患未曾解決,又來了一個實力不可匹敵的超級強者,李麟感到一個頭兩個大。

「殿下,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虎音問道。

「我們現在立刻離開這裡。我有種預感,這次恐怕麻煩會很大!」李麟沉聲說道。不管怎麼樣,原本在大地暴龍王那裡的空間戒指落到了自己的手裡。而且那樣一筆天價財富他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那神狼教的人呢?」虎痴問道。

「發生了這兒大的事情,他們肯定不會再守在這裡,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李麟沉聲說道。更何況現在他從底下走了出來,如果那個皇級高手的目標真的是他,當其再次回來的時候,恐怕想逃都逃不掉了。

「殿下,有一件事忘記告訴你了,當時我被神狼教的人追殺的時候,有人救了我,還留下這份信。」虎痴說著取出一封信遞給李麟。

「有人救了你?」李麟神色訝然。接過信,一股淡淡的馨香傳來。李麟神色一變,疾聲問道:「救你的人可是一個白衣女子?」

「不知道,我沒看到人!」虎痴不好意思的搖搖頭。

「是她,肯定是她!」李麟有些激動。本以為她在自己到了黑水王城后就離開了,沒想到她一直跟到了這裡。不管她口中怎麼說,李麟心中卻多了一分感動。

打開信件,其中只有兩個秀氣的大字。

「珍重!」李麟幽幽的嘆了口氣,雖然早就料到了這一天,她這麼走了還是讓李麟心中有些不舍。畢竟是自己這一世第一個女人,也是自己無法把握的女人。

「殿下,是什麼人啊?難道是太子妃?」虎音湊過來問道。

「好了。這件事就不要說了。我們立刻北上。神狼教的事情以後再說。」李麟臉色一板,明顯不想在這件事情上多說。

(未完待續) 黑水叢林外圍,狂暴犀牛王的領地。一道灰色的身影出出現在石林最高處。正是在李麟藏身的山脈出手的神秘老者。

老者神念掃向四方,突然伸出枯瘦的右手化為一道巨掌拍碎一片百米巨石。將巨石下蟄伏的一頭十幾米高的巨大狂暴犀牛抓了出來。正是在李麟面前強大無比的狂暴犀牛王,但在灰衣老者面前和螻蟻也沒什麼區別。

「吼——!你是什麼人?你難道忘了至尊盟約嗎?像你這樣的實力是竟然敢進入黑水叢林!你想人類和靈獸開戰嗎?」狂暴犀牛王嘶吼道,並沒有因為敵人實力強大而有絲毫的畏懼。因為背後有著巔峰王獸和皇級靈獸的支持,狂暴犀牛王才能夠安全的駐紮在和四大勢力組成的關卡不遠的這裡。現在整個大陸是人類的天下,但這不代表靈獸就可以被人類任意欺凌。更何況人類世界勢力四分五裂,各自混戰不休,靈獸則比較團結。這就使得雙方之間的關係維持在一種微妙的程度。而至尊盟約則是人類巔峰高手和靈獸祖獸之間簽訂的約定,禁止皇級高手隨意進入靈獸的領地。因此,對於皇級以上的高手來說,沒有萬不得已的理由,他們是不會來黑水叢林晃蕩的。

「至尊盟約本座自然會遵守,本座此來並無惡意,本座也不打算深入其中,此來只是為了了解一些事情。」灰衣老者神色淡然的說道。從話里也能夠知道,灰衣老者似乎對這至尊盟約很是顧忌。否則這麼多年來也不會不去找大地暴龍王搶回失去的戒指。

「既然如此,像你這樣的大人物前來所謂何事?」狂暴犀牛王放下心思,知道他不是存心找麻煩,他的小命就算是保住了。正因為狂暴犀牛王的領地和黑水王城接壤,他接觸到的人類遠比同等級的靈獸多得多,心思也就極為活泛。

「本座前來只有一時相詢。最近你們黑水王城的大地暴龍王可曾離開黑水叢林?」灰衣老者沉聲說道。

「不曾!龍王老大沒事當然不會出來。」狂暴犀牛王毫不遲疑的說道。這是事實,說出來也沒什麼。不說至尊盟約,單是高階靈獸無數的黑水叢林,灰衣老者也未必敢去闖。

「那本座再問你一件事,大地暴龍王是什麼時候度過化形天劫的?」灰衣老者臉色沉下來。難道他的感應出錯了,還是大地暴龍王是秘密離開黑水叢林的?

「化形天劫?」狂暴犀牛王愣住了。

「怎麼?以大地暴龍王的身份,他度過化形天劫肯定不會無聲無息的。如果你不肯說的話,本座只能強行查看你的識海了!」灰衣老者沉聲說道。

「等等!你搞錯了吧!龍王大人什麼時候度過化形天劫了?一年前我還見過龍王大人,他還未曾感受到天劫的到來,短短一年時間,龍王大人迎接天劫的可能姓為零。」狂暴犀牛王肯定的說道。

「你說他沒有渡過天劫?」灰衣老者神色一變。

「當然!如果龍王大人渡過了天劫,這片叢林的法則就要發生變化了。豈能像現在這般平靜!」狂暴犀牛王說道。大地暴龍王是黑水叢林中有名的主戰派,再加上他體內的龍族血脈,一旦他突破六階,那整個黑水叢林的權力層將發生巨大的變化。

「該死的,既然他沒有渡過化形天劫,那他絕對不可能出來。是誰,到底是誰!」灰衣老者怒聲道。

「前輩,你和我們龍王大人有仇?」狂暴犀牛王小聲說道。狂暴犀牛本是寧折不彎的耿直姓子。但是這頭犀牛王智慧開化的得早,在加上常年和人類接觸,早已經失去了原本的姓子。否則要換成其他狂暴犀牛,面對這種擒拿,就算自爆靈晶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一件陳年恩怨,本座有一件重要的東西失落在他那裡了!如果大地暴龍王沒有離開黑水叢林,那就說明本座的東西易主了,到底是誰?」灰衣老者的氣息有些不穩定,看向黑水從里深處的目光有些猶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