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正是潘材青,潘材青乃是潘華天長老的人,而夜無悔就在潘華天那裏,現在潘材青如此慌張的跑過來,只有兩種可能,要麼就是夜無悔醒過來了,要麼就是夜無悔出事了。

相較於這兩種可能,炎宗宗主更加希望是前者。

“是的,宗主!武悔他醒了,請您立刻過去!”

潘材青當即對炎宗宗主說道。

聽到潘材青說的,炎宗宗主渾身一震。

“快,帶我過去!”

夜無悔醒來,所有的問題都能夠迎刃而解,更重要的是,他也能夠知道究竟焚天炎有沒有成功被夜無悔收服。

華天府之中。

“孩子,怎麼樣?感覺好點了沒有?”

夜無悔艱難的睜開眼睛,一張慈祥的臉龐出現在了夜無悔的面前,夜無悔第一眼便認出了這人顆不正是潘華天長老麼?

“這裏是哪裏?我怎麼會在這裏?”

夜無悔剛剛醒過來,腦袋之中一片空白,還不知道事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孩子,你已經昏迷了五個月了!從焚天湖出來之後,你就一直昏迷不醒,知道現在才醒過來!”

潘華天就好像是夜無悔的爺爺一般,對待夜無悔小心的呵護,絲毫沒有長老的架子。

“焚天湖?”

聽到這三個字,夜無悔突然之間想起了什麼,手中一緊,發現玄冥白玉正牢牢的握在他的手中。

夜無悔將魂力注入到玄冥白玉之中,發現玄冥白玉之中兩團火焰正靜靜的呆在那裏相安無事。

玄冥白玉之中,焚天炎和北冥冷火從一開始的水火不容的,到後來逐漸變得和睦,雖然誰也沒有將誰吞噬,但是卻顯得一片和諧,這樣的結果顯然是最好的。

正在這時,三道人影從門外走了進來,正是炎宗宗主,韋長老以及潘材青三人。

炎宗宗主看到夜無悔依舊是一臉的茫然,便看向了潘華天長老,對潘華天問道。

“武悔他怎麼樣了?”

佳妻有約 不清楚,可能昏睡了太久,很多事情一時想不起了吧!”

潘華天回答道。

現在夜無悔剛剛醒來,在潘華天看來,一切不能夠操之過急,五個月都等下來了,也不在乎這一天兩天。 “宗主,潘長老!”

正在這時,夜無悔突然之間對潘華天以及炎宗宗主兩人喊道。

看夜無悔現在的狀態,似乎已經恢復了過來,但是具體是真的恢復了,還是沒有完全恢復,炎宗宗主,潘華天等人都不敢肯定。

“武悔?怎麼樣,好點了沒有?”

炎宗宗主走到了夜無悔的身邊,坐了下來,關心的對夜無悔問道。

能夠得到炎宗宗主以及潘華天等幾位炎宗重量級的人物關心,夜無悔可謂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這種榮耀可不是一般人能夠享有的。

“我沒事了,宗主!”

夜無悔已經從牀上坐了起來,看他的樣子似乎是要下牀的意思。

見到夜無悔如此的動作,潘華天等人也沒有阻攔的意思,若是夜無悔真的恢復過來,對於他們來說也是一件大好事。

夜無悔站到地上活動了活動,表示他的身體已經全無大礙。

本身夜無悔就沒有受到什麼傷勢,之前昏迷只不過是因爲北冥冷火和焚天炎纏鬥所釋放的能量衝擊了夜無悔的大腦,使夜無悔昏迷而過去而已。

現在夜無悔已經緩了過來,身體是沒有任何的問題。

“沒事了就好,我想知道,在焚天湖底發生了什麼?還有,你究竟收服了焚天炎沒有!”

炎宗宗主當即對夜無悔問道,這個問題一直是炎宗宗主最爲關心的問題,而且這個問題已經困擾了炎宗宗主五個月之久。

“回宗主,焚天炎勉強算是被我收服了,但是我不知道能否使用焚天炎的力量!”

夜無悔如實的對炎宗宗主說道。

夜無悔的話千真萬確,沒有一點虛假,焚天炎就在夜無悔的玄冥白玉之中,看上去似乎是和北冥冷火和諧相處,但是夜無悔究竟能否動用焚天炎的力量,夜無悔也不確定。

“哦?是這樣?”

聽夜無悔說的,在炎宗宗主的臉上出現了複雜的情緒。

對於炎宗宗主,乃至整個炎宗來說,夜無悔收服焚天炎是一件大好事,但是現在夜無悔不能夠使用焚天炎的力量卻是一件極其麻煩的事情。

之前夜無悔可是答應過炎宗宗主,在收服焚天炎之後,要使用焚天炎的部分力量藏到焚天湖底,如此提供炎宗內門弟子修煉的環境。

“若是這樣的話,事情就難辦了!”

炎宗宗主的眉頭緊皺,口中略顯憂慮的說道。

“宗主,給我幾天的時間,我想我應該能夠掌控的住焚天炎!”

夜無悔知道炎宗宗主在擔心些什麼,既然之前夜無悔給予過炎宗宗主承諾,那麼就必須要兌現。

現在夜無悔雖然不敢保證自己能夠掌控焚天炎,但是給夜無悔幾日的時間,夜無悔卻能夠確定下來。



焚天炎乃是九大陽火之一,想要掌控並不容易,就這一點是肯定的。

但是夜無悔可不是一個人,他還有這北冥冷火的相助,有着北冥冷火的相助,相信一切問題都能夠迎刃而解,都已經將其收服了,若是不能夠控制,那豈不是笑話。

涅夙 好,那就給你三天的時間,如果實在不行的話,也沒有什麼關係!”

炎宗宗主對夜無悔說道。

在炎宗宗主看來,夜無悔現在還只是武王五階的實力,想要控制住焚天炎還爲時過早,但是要是給予夜無悔足夠的時間,想要控制住焚天炎就不成問題。

“多謝宗主!”

夜無悔恭敬的應了一聲,隨後炎宗宗主便離開了這個房間,潘材青等人也紛紛退了出去。

“孩子,你好好休息!”

潘華天長老說了一句之後,也跟着走了出去。

等這個房間之中只剩下了夜無悔一人之後,夜無悔纔開始動用魂力,開始調動起了焚天炎來。

起初焚天炎依舊是相當的安分,但是當夜無悔妄圖調動焚天炎的力量的剎那,瞬間焚天炎變得不安分了起來。

於此同時,北冥冷火也給出了相應的反應,在玄冥白玉之中不斷的和焚天炎開始纏鬥了起來。

星空煉神

對於夜無悔來說,這絕對是一個漫長而又緊張的過程,一天一夜過去,焚天炎似乎逐漸的變得聽話。

在夜無悔的額頭上不斷有冷汗冒出,雖然看上去他沒有做什麼,只是一直動用魂力輔助着北冥冷火,但是精神上的壓力卻是不小的。

終於在第二日深夜,夜無悔成功的掌控住了焚天炎的力量,此刻的焚天炎看上去似乎是乖巧了許多。

“成了?”

夜無悔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

焚天炎再霸道那又如何?再霸道的他也不是夜無悔和北冥冷火的對手,最後還不是隻能夠乖乖聽話麼?

雖然到現在爲止,北冥冷火依舊不能夠將焚天炎吞噬,但是兩者以另外一種狀態存在於玄冥白玉之中。

這對於夜無悔來說,或許也是一件好事。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焚天炎和北冥冷火都是異火,本身他們的能量都相當的狂暴,若是夜無悔想要動用的話,對自身的負荷也是相當的大,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之下,夜無悔不會動用他們任何之一,更不會兩者一起動用。

當然,若是緊緊取出焚天炎部分的力量出來,將之放入焚天湖底,對於夜無悔來說倒是沒有什麼負荷。

既然焚天炎已經乖乖的聽話,夜無悔立刻起身,朝天炎殿走了過去,剛剛進入到天炎殿,就看到了炎宗宗主,好像炎宗宗主一直在等待夜無悔似得。

“武悔?怎麼樣了?”

見到夜無悔,炎宗宗主突然變得興奮了起來,顯然武悔的到來八成是說明他已經成功了。

夜無悔根本就不需要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炎宗宗主就立刻明白了過來。

“好,很好!”

炎宗宗主突然之間放聲大笑了起來,他已經很久沒有笑得這麼肆意了,這些年來,他一直都被焚天炎所困擾,但是現在看來,一切麻煩都已經消失了,身爲炎宗宗主的他能不暢快麼?

不僅僅是如此,對於整個炎宗來說,他們還多了一個天才,一個前途無聊的天才——夜無悔。

夜無悔將來的作爲可以肯定必然要超過田風,超過潘材青,甚至超過炎宗歷史上的每一位天才人物。

“隨我來!”

炎宗宗主對夜無悔說了一句之後,看上去迫不及待的樣子,立刻帶着夜無悔前往了焚天炎。

焚天湖邊上,隨着炎宗宗主和夜無悔的到來之後,燕長老也立刻出現在了夜無悔的面前。

看到夜無悔和炎宗宗主同時的到來,燕長老顯然也明白了他們的來意。

只見到燕長老在炎宗宗主的示意之下,立刻飛身而起,直接解開了焚天湖面的封印,跟着夜無悔調轉自己的魂力,只見到一團火紅色的火焰出現在夜無悔的手中,接着夜無悔右手一送,這團火焰直接衝向了焚天湖。


在這團火焰碰觸到焚天湖面的剎那,只聽到“磁”的一聲,湖面最外面一層的湖水立刻被蒸發,隨後這團火焰直接沒入了湖底。


這團火焰之中包含着焚天炎三分之一的力量,雖然只有三分之一,但是他的效果卻能夠達到焚天炎一開始所擁有的效果。

焚天炎被剝奪了三分之一的能量,自然會變得極其虛弱,如此也方便夜無悔的控制,對夜無悔自身的負荷相對程度上也會減小。

而且,焚天炎乃是疑惑,本身就具有靈性,即使被剝奪了三分之一的力量的,但是隻要給予他時間,就能夠恢復過來。

等焚天炎全部恢復過來,差不多隻需要一年的時間,至於留在焚天湖底的這部分力量支撐三年時間不成問題,這夜無悔一開始炎宗宗主就計算好的,讓夜無悔沒三年來一次炎宗,留下焚天炎部分能量的原因。

隨着這團火焰沒入焚天湖湖底之後,燕長老的動作可謂是十分的迅速,立刻封印了湖面,以保證這團火焰不跑出來。

“可以了!”

燕長老做完這一切之後,不禁長舒了一口氣。

焚天炎被夜無悔收服之後,焚天湖也就不存在什麼大危險,有着燕長老設置的這個封印在,幾乎不可能有任何的意外發生。

所以燕長老將來也沒有必要繼續守在這裏,幹這種無聊的事情,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夜無悔收服了焚天炎,對於燕長老個人卻是一件大好事。

“武悔,多謝你了!”

炎宗宗主對夜無悔說道,夜無悔肯貢獻出焚天炎三分之一的能量,對於整個炎宗來說意義重大,使得炎宗宗主放下架子,對夜無悔說了一聲謝謝。

“宗主,弟子不敢當,弟子身爲炎宗之人,爲炎宗效力是應該的。更何況能夠讓我收服焚天炎,已經是對我極大的恩賜,做這些根本就沒有什麼!”

夜無悔當即後退了一步,對炎宗宗主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