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木並不是想幫助男子,而是想來看看他陷入兩隻大老鼠的地盤中,和兩隻老鼠大戰的過程,自己能不能找到兩隻大老鼠的破綻,畢竟銅箱的誘惑確實很香。

男子一矛沒有刺中老鼠,看着自己腳上血淋淋的,憤怒無比,用長矛朝洞裏胡亂的一通亂捅。

兩隻老鼠像是戲耍他一般,一隻老鼠又從另一個方位鑽破土地而出,又是一口。

反正男子捅這一隻,另一隻又不知道從那個方向出來,咬他一口就又鑽回洞裏,這樣下去,男子腳上的肉就快要被兩隻老鼠輪流咬完了。

林小木終於看明白這兩隻老鼠為何危險等級達到黑桃8了,因為這兩隻老鼠配合默契,完全是躲在土地里,時不時的出來一隻,咬上一口就鑽回去。

林小木自認為自己進去那兩隻老鼠的地盤,也不一定能一箭射中一隻老鼠,反而必定會被另一隻老鼠咬上一口。

男子似乎知道自己今日在劫難逃了,不再慌亂的拿長矛亂刺,而是穩住搖搖欲墜的身軀,找准機會,狠狠的一矛刺向一隻剛出來咬自己一口的老鼠。

但這只是他的虛晃一矛,長矛在空中突然就轉換方位,刺向另一個方位。

「嘰嘰嘰……」

刺耳的老鼠慘叫聲傳出,男子這虛晃一矛,竟然成功的刺中了另一隻剛冒頭的老鼠,老鼠無法再鑽回洞裏去。

男子使勁一矛又一矛的刺向那隻受傷慘叫的老鼠,想要把所有的憤怒發泄在那老鼠身上,老鼠血肉模糊。

另一隻老鼠看着自己同伴的慘狀,整個鼠軀都從洞裏鑽出來了,去咬男子。

就是現在!林小木找到了機會,熟練的拿出弓箭,快速瞄準、發射,將老鼠射殺。

自此,兩隻老鼠死亡,男子的身形也緩緩倒下,眼裏已經沒有了生機。

【獲得老鼠肉+5,普通晶核+2】

林小木收到信息提示,老鼠肉他都不想要,自己又不會去吃。

「到時拿去交易。」林小木惡趣味的想道。

接着他慢慢的靠近銅箱,紙牌沒再出現,很順利的打開了銅箱。

【獲得銅塊+10,玻璃+5,火之碎片+1,蘋果+5,紅酒+500ml,平底鍋+1,木材+10,精良級房屋圖紙+1】

看到精良級房屋圖紙,林小木那叫一個開心,迫不及待的查看信息:

【精良級房屋圖紙:湊齊材料可將木屋升級至精良級。】

【精良級房屋:木材30/15,鐵塊20/10,玻璃10/5,風之碎片1/1,火之碎片1/1,土之碎片0/1,普通晶核11/1】

還差一個土之碎片,林小木決定晚點再發交易信息,多種渠道,才能更快的湊齊材料。

再看其它物品的信息:

【蘋果:甘甜可口,營養價值極高。】

【平底鍋:可以用來炒菜。】

【紅酒:點上蠟燭,配上牛排,你可以享受一份獨一無二的燭光晚餐。】

蠟燭和牛排去哪裏找,平底鍋倒是可以用來炒紅薯葉,就是沒調料。

林小木看完物品信息,遊戲面板里提示手槍和子彈的材料的已經湊齊了,可以製造。

打開製造面板,調出手槍和子彈的製造信息。

【手槍:彈簧1/1,鋼5/5,塑料3/2】

【普通子彈:火藥5/1,銅10/1】

「製造」,林小木帶着期待念道。

【製造成功。】

一把小巧的手槍和五顆子彈出現在手裏,林小木熟練的將彈匣取下,上好子彈,上好彈匣,上膛,畢竟初級射擊技巧他是已經學會了。

把玩了一會小巧的手槍,林小木將其收好,這又是自己荒野求生的一道底牌。

物資收集完畢,林小木看着早已沒有生機的男子。

男子面色發青,明顯這老鼠咬了會產生毒素,說實話,林小木有點害怕,雖說男子不是自己殺的。

這時遊戲面板又給出了信息提示,關於男子的物資,林小木可以全部收為己有。

可看到男子的所有物資時,林小木臉都是黑的,半個饅頭,半瓶水,一塊普通晶核,一根鐵矛,5根木材,太窮了。

林小木最後就收了晶核、鐵矛和木材,那吃剩的半個饅頭和喝剩下的水,他沒有要。

回憶著男子最後的那一波操作,林小木對男子有了一點敬佩。

男子最後知道自己活不下去了,並沒有放棄,反而在臨死前全力反擊,若沒有最後的那一擊,林小木也找不到機會射殺老鼠,這銅箱也就得不到了。

雖說男子對自己還起了殺心,但死者為大,林小木將男子簡單的掩埋了,給予了男子最後的尊重。

做完了這些,林小木看着區域頻道的人數,已經變成了8599/10000,已經1000多人恐怕已經不在了,心情有些低落。

只有自己強大,才能在這荒野生存中活下去,收拾好心情,林小木找了個地方,取出木屋,準備要過夜了。

遊戲面板里私聊信息出現了很多條,林小木一條條的篩選著,看能不能找到自己迫切需要的物品,例如土之碎片,精良級房屋現在就差這個。

一個叫張玉林的發來一條私聊信息,裏面的內容引起了林小木極大的興趣。 第447章

煙被風吹着燃起來。

「宗七,我發現了,你這人有點慫啊。」江琴顯是對剛才慕安安開車不是特別滿意,「你應該直線開下去,直線開下去接近娛樂區域,這個時間點,正瘋狂的時候。」

「我擔心交警追上來。」慕安安很敷衍的說了一句。

江琴更不滿了,「不是告訴過你了,有我在,就算被抓了也沒有什麼所謂的嗎?」

慕安安:「非常抱歉了,我就是慫。」

江琴:「所以說,你這種人永遠跟我不是一個……」

話此,江琴突然停頓住了,視線盯着前方馬路邊,突然開口,「先停下車。」

江琴剛說完,慕安安已經將車子停到一旁。

江琴所注意到的地方,慕安安也注意到了旁的兩個人。

一男一女。

男的一頭黃色捲毛,格外惹眼,本就身高腿長,還穿着黑色皮衣,黑色長褲。

就顯的整個背影特別殺。

但此時捲毛明顯有些不正常狀態,腳步是虛的,只能將手撐在旁邊女的肩膀上,才能勉強走路。

比起耀眼的捲毛,旁邊女的就雖然穿了一樣黑色的衣服,但擋不住?較胖的身材。

慕安安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是霍顯跟陳花。

霍顯走到一半的時候,突然回了頭看了一眼,隨後推開陳花,搖搖晃晃的走着。

多看幾眼,就能看出來霍顯這是喝醉的狀態。

陳花擔心他有事,立馬就跟上。

慕安安莫名的想到,白天時,陳花找她借了一萬塊錢的事。

難道跟霍顯有關?

慕安安是自打精神病院默默一事後,就沒有跟霍顯聯繫過。

之前給霍顯發了個信息,但一直都沒有得到回應。

似乎捲毛那邊出了一點什麼事。

「你看前面那兩人。」江琴的聲音響起,中斷了慕安安思緒。

慕安安回頭看了一眼江琴。

江琴正以下顎點了點,霍顯跟陳花那邊的位子,口吻很嘲弄,「那兩人我認識。」

「哦?」慕安安敷衍的回了一句。

江琴輕笑一聲,「我學校的。就那女的,胖的跟鬼一樣,每天也不知道怎麼想的,我要是那麼胖,我就自殺死了,太噁心了,我看着她那張大餅臉,就想吐,什麼胃口都沒了。」

慕安安沒回應,不斷攥緊方向盤。

她在忍着脾氣。

忍着把江琴按到方向盤上,讓她感受下,方向盤可以讓她的臉變成大屏臉。

而此時的江琴,壓根就沒有注意到慕安安的情緒變化。

確切的說,江琴大小姐,根本不屑身邊人什麼表情變化。

江琴:「她身邊那男的,是個風雲人物,從高中開始就是校霸,混血,長的很好,家世也很好,我看不上。」

「看來,那男的也是女神的追求者啊。」慕安安嘲了一句,「我家女神真厲害。」

江琴壓根沒聽出來嘲的意思,「還行吧,你這樣的,是我追求者里最次的。」

「女神肯給我機會,我真是榮幸。」慕安安說,「那我們需要下去打個招呼嗎,畢竟是女神的熟人,還有女神的追求者,也算是我的情敵,總要打一個照面?」 距離一切故事起始的那個小山村不遠的地方。

綠意蔥蔥的山坡上,犬夜叉與戈薇一行正跪坐在草地上享用午餐。

「哇啊,這風吹得好舒服呢。」

撫摸著蜷縮在自己衣裙上的小貓咪同伴,背負著除妖師一脈滅族之仇的少女珊瑚,少有這份舒緩的心情。

「這段時間真是和平呢。」

小狐狸七寶則肯定的點了點頭附和道。

「哼,都還沒找到奈落的行蹤,咱們怎麼可以先放鬆?」阿啦阿啦的對著餐布上的食物一陣風捲殘雲,犬夜叉幹勁十足。

這段時間,除了消滅了不少為禍四方的妖怪,斬獲了兩枚四魂碎片;主要收穫就是在活地圖的跳蚤冥加的明確指引下,尋到了兩頭結界大妖,並通過幹掉對方、讓鐵碎牙染血、進而吸收對方的特殊妖力,讓這柄妖刀得到了一輪強化,具備了一定破除結界之能。

只不過,那效果嘛…

可能不及原著中百鬼蝙蝠一族那塊珊瑚寶玉給予的紅色加持給力。

當然了,聊勝於無不是。

對付黑巫女椿張開的中級結界,乃至其他結界妖怪張開的紅色強力結界,同樣只需一刀。

「呃嗯,頭痛,自從奈落莫名失蹤了以後,這片地域過去一直躲著他的那些妖怪,一下子紛紛冒了出來,簡直叫人忍無可忍啊!」法師彌勒傷腦筋道。

都是奈落那廝的錯。

「那又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