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臺上兩位已經開始了對決,兩人的招法相當犀利,不過看樣子瘦子的功力要略遜一籌,因爲他只是有一身的蠻勁,卻不講究技巧。

隨着方正的一躍而起,不光是擂臺上兩人愣住了,就連臺下的觀衆們也一片死寂。片刻之後就一片呼聲,不少人認出了方正,知道他就是前不久名噪一時的龍虎幫大佬方正。


更有幾雙不懷好意的目光一一朝着方正射來。不過他無暇顧及,只想着盧楠的安危。

“楠哥,你怎麼樣了?”方正將盧楠從林木琳懷裏接了過去了,不過任憑他怎麼搖晃,盧楠已經面無表情,似乎失去了意識一般。

盧楠的這番表現,讓方正整個人都徹底爆發了,他狠狠的拍着擂臺的底板,高聲怒吼着。

“日你個仙人闆闆,什麼狗屁精英,扯淡的擂臺賽,你們一個個都給我受死吧!” 方正的震怒,讓在場的的觀衆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畢竟方正的傳言雖然已經漸漸消散,但是這段時間他的名聲已經打了出去,再加上還是警方的紅人,他有幾把刷子即便是沒人看到,但是也受盛名的影響,無人不望而生畏。

只不過人羣中倒是有幾個惟恐天下不亂的得意之徒,見着方正出場,現實詫異,而後則一臉悻笑。想不到今天的收穫這麼大?

這些人,除了陳成和張榮旋在暗自竊喜以外,還有就是爲湊熱鬧而來的胡明和馬達。他們想着看看拳賽放鬆下心情,卻不想在這碰上了死對頭。頓時就明白了下午胡鬆南給陳成打電話的情況,想不到這陳成是安排好了的圈套等着方正往裏跳。

兩人這就抱着膀子,在一邊靜靜的看着接下來的好戲。


另外就是方正也想不到的吳萊了,這個被方正稱之爲吳叔的,此刻雙手緊攥成拳,在人羣中蠢蠢欲動,一雙怒眼緊盯着臺上的方正和邊上的盧楠還有林木琳。

他心下暗暗發誓,一定要將方正打趴下,讓他知道得罪人是沒有什麼好下場的。只不過身邊兩位神一級的人物則滿臉恐懼的拉着他,生怕他一時衝動,得罪了臺上的大神,

“萊哥,這樣,消消氣,咱們看戲。成麼?”孫大彪好言相勸的對着吳萊說道。

“對啊,萊哥,這傢伙咱惹不起。”孫二彪立馬應和。這兩小子那天晚上被方正收拾的不成樣子,還好沒有什麼硬傷,不過現在見着方正就像見着瘟神一般,能避開他絕對不會與之打照面的那種。

對此,吳萊恨恨的看了兩個飯桶一樣。“就你們這兩個慫蛋還想混社會,回家種田去吧!”說完,依舊看着臺上的動作,不過這會他的精神放鬆了一些。

隨着方正的一句話,臺下陸陸續續的走上來幾個彪形大漢,一看就是擂臺賽上的老手,還有幾個像極了拳王泰森的架勢,不過但從體格上有些相似度,只不過一個個的眼神空洞無力,倒像是縱慾過度的大肥球一般。

當然這是方正的第一感覺。

此時臺上那名大漢和瘦子的對弈已然停手,雖然瘦子強撐着站在原地,不過有些底子的人都知道,他這是強弩之末,只要在挨幾下就有可能會倒下的那種。

不過方正倒是很欣賞他這種精神,全場這麼多人,也只有他敢於出來,爲盧楠爲正義而戰吧。

方正走了過去,拍了拍那瘦子的肩膀,只不過這一拍,差點讓他一個踉蹌,摔倒在地。方正立馬雙手上前,將他扶住。“謝謝你!”

“你就是方正?”瘦子點點頭,反問道。

現在不用多問也知道,剛剛的電話是這瘦子打的了,不過現在沒工夫和他瞎扯,畢竟這臺上一溜的漢子等待着方正一一擺平。

“大恩不言謝,麻煩你幫忙照顧下楠哥,”方正說道,

“放心吧!”瘦子強忍着身上的劇痛,一步步走到臺邊上。

可能是方正的聲音驚醒了半睡半醒的盧楠,她在林木琳的攙扶下竟然站了起來。雖然方正有些生氣,但是看着她滿臉的不服氣,加上能自己活動,看樣子沒什麼大礙,這才放心的給了她和林木琳一記‘不用擔心的眼神’。

之後就緩緩的走到臺中央,一把奪過嚇得癱在地上的優點裁判味道的男子手中的便攜式擴音器。自顧自的戴上之後,就衝着臺上五位大漢低聲喝道。“你們一起上吧,不想浪費時間。”

“好大的口氣,肖小鼠輩,竟然在這裏口出狂言。”無人相視一眼,滿是不屑於高傲。其中一位老大模樣的率先站了出來。還正兒八經的做了一個揖。“江洲五虎,霸天虎雷霸天。請賜教!”

江洲五虎的名號雖然在社會上流傳並不廣,但是在地下世界,他們可是聲名顯赫,所以他們沒有出場,就已經讓對手爲之膽怯,基本上不戰自敗的多了去了。其中不乏因爲所謂的名聲未戰先輸,輸在了自己的不自信之上。

只不過方正卻擺了擺手,搖頭道,“什麼雷霸天,哥沒工夫賜教你,再說你有什麼資格讓哥教你?要不是爲了我哥們報仇,你,你們,還入不了我方正的法眼!”

方正的話可謂是狂妄之極,手指着五虎的每一個人,都讓他們心下一凜。因爲方正的語氣很是淡定從容,沒有一絲的懼色,而且他的名字也是一大殺招。

自認江洲沒有對手的‘江洲五虎’自從在地下拳壇打出名聲後,五個人就自封了什麼‘江洲五虎’,所以對於後起之秀方正卻沒有半點放在心上,就連他的長相什麼的也一概不管不顧,只認爲他只不過是曇花一現的小輩而已。

今天一見,讓他們不禁泛起了嘀咕。

當下另外四虎一擁而上,看樣子是想來個五敵一,不過被爲首的雷霸天給攔了下來。

雷霸天雙手一橫,臺下的議論聲立時消停。“方正?是什麼東西?比當年的多面體方飛又如何?他曾經橫掃江洲拳壇,只不過還是被我們五虎給嚇尿了,至今不見他的蹤影。”

“哈哈…恐怕是回爐再造去咯!”另外的四虎笑着應和了一句。

“方正不是什麼東西,不過待會你就知道他是你的噩夢!”方正不禁冷笑,要不是多面體方飛自己退出‘江湖’,那還有你們狗屁五虎的立身之地?

方正頓了頓,眼中已經冒出了無限的怒色,只不過在動手之前,他最後問道,“你們五個,誰打的楠哥?不相干的我不計較,給你們三秒鐘時間考慮。”

“不用了,我們兄弟五人敢作敢當,”雷霸天上前一步,學着大力士的樣子秀着肌肉,只不過下一秒他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

只見倏忽之間,方正一個健步竄了上去,在雷霸天還沒來得及招架的時候,就已經不下十拳打在了他的身上,而且下身也受了方正幾拳。


不過方正知道這傢伙皮厚肉糙,所以專挑軟肋,什麼面門,腋下,還有大腿根部。不過還是手下留情,小霸天倒是沒什麼大礙。只不過是被重重的摔在了幾米開外的擂臺上。

“你…不…”雷霸天雙眼一瞪,話沒說完就直瞪瞪的倒在了地上。

另外四虎見了很是憤怒,有不少人擁在了雷霸天的身邊,一個勁的搖晃着。“方正,你使得什麼狗屁伎倆?竟然暗算人?”

“非也,只能怪你們技不如人,放心吧,雷霸天不會死的,只是暈了過去。”方正擺了擺手,衝着四人招手道。“別浪費時間了,你們一起上吧。”

“啊,老子非宰了你不可!”四虎聞言無不怒色相對,隨即一起衝向了中央的方正。那些小弟見狀連忙將老大雷霸天給架了下去。

這是一場力量與力量的對決,也是肉體與肉體的碰撞。

只不過壯實的四虎卻成爲了方正手中的人肉沙包,幾番快速出拳之後,一個個暈頭轉向,根本找不到北!

沒有人真正看清楚方正如何出手的,就連眼冒金星的四虎也是滿頭疑惑,自己什麼時候被打的都不知道,這真是笑話。

好在人數衆多,方正下的力道不算猛。四人很快回過神,隨即目光交錯之間,相約制定了戰術。


方正依然笑顏相對,靜靜的看着這垂死掙扎的四虎。在他眼裏,簡直連病貓都不如,什麼江洲五虎,還不如江洲五鼠來的響亮,就是怕包拯麾下的俠義五鼠不答應。

“小心…”一聲驚呼從林木琳嘴裏脫口而出,方正回頭給了她一記標誌性的微笑。只不過這一笑卻讓他苦逼的嚐到了裝逼的下場。

這四虎現在學乖了,不再羣起而攻之,而是採用步步緊逼,有點像圍魏救趙,圍點打援的式。

就在方正不小心走神的當口,其中一人欺身而上,方正反應還算可以,只不過哪裏料到這傢伙竟然是虛晃一槍,後面一虎,不對,後面一鼠瞅準時機偷襲的手,一記手刀劈在了方正的脖子處。

方正鬱悶的一個踉蹌,很是痛苦的看了林木琳一眼,心下不禁暗歎,姑奶奶,你沒事瞎叫喚什麼啊?他甚至有點懷疑她是這四鼠的內應,不過看到林木琳一臉愧意的看着自己,這才強笑着給了個安慰的眼神。

這時候,四鼠再次分批次行動,只不過卻再也不能偷襲成功。

方正緩了緩神,就連腳下的步子都未挪動半步,這四鼠兩人一組,一個佯攻,另一個實施偷襲,只不過方正不可能在吃虧上當,來一個斬一個,來兩個斬一雙。

好在方正手下留情,四人在兩分鐘內已經失去戰鬥力,或捂着臉呲牙裂嘴的,或抱着大肚子暗自叫苦。 腹黑少年愛上野蠻女孩

“你們滾吧,以後別再橫着走了,你們沒這個實力,”方正冷喝一聲,四鼠嚇得屁滾尿流。只不過方正再次高喝,讓他們一個個噤若寒蟬,嚇得顫抖不已。

“等等,以後你們乾脆叫江洲五鼠得了,響亮,名副其實!”說完拍了拍手,準備朝着臺邊上的盧楠等人而去。

只不過方正沒走出去幾步,就聽到人羣裏一個聲音傳來,聲音很熟悉熟悉,但此刻卻滿懷敵意。

“等等,打人了就想走,沒這麼容易吧!”

隨着聲音傳出,所有人的目光從方正身上收回,齊刷刷的看向臺下的猥瑣男。 方正連頭也沒有回,接着向盧楠走去。

盧楠這會倒是清醒了不少,扯着嗓子嘶吼起來,沒錯,就是嘶吼,她的嗓子不知怎地已經啞了。“方正,你走,用不着你管我。”說着話掙脫林木琳,差點將她從臺邊給推下去。

“你…”林木琳指着盧楠,只是說了一個字,就沒有再說什麼了,只是靜靜的品味着這樣一份小委屈。

那個男子攙扶着盧楠,但是被盧楠一把推開了。方正有些無語,這楠哥還是這麼要強。不過要是不要強,她還是盧楠麼?

就在方正走近的時候,臺下已經一片騷動。原先潛伏在觀戰的人羣中的警.察們一個個的迅速出動,將擂臺團團圍住。

畢竟他們此行的目的很明顯,就是爲了搗毀地下黑拳。但是方正的出現絕對是陳成所沒想到的,本來他的意圖就是藉着胡鬆南找到了盧楠就算了事,而後靠手中的盧楠讓方正就範,卻不想一下子水到渠成,倒是省去了不少的麻煩。

看着一晚上就能將方正這顆眼中釘一鍋端了,陳成得意至極。他揮動這手臂,讓警員們蓄勢待發,只要一聲令下,這下傢伙便會一股腦的衝上擂臺,到那時候,方正將會成爲他們手中的羔羊,沒跑。

“宰了他!”

胡明藉着人羣掩護,高聲呼喊了一句,不過卻沒有多少人應和他。倒是馬達一個人曲高和寡的,最後暴露了身份。引來了不少人的注目。

見着胡明,陳成一驚,心說這小祖宗怎麼過來了?不過被人推出來的胡明倒是很自然的和陳成點頭打招呼,兩人算是熟人,平時交往雖然不是很密切,但是一旦有什麼關鍵的問題,很是投機,各取所需的事情,向來少不了幫手。而他們本就是互不相干有相互配合的好搭檔。

胡明在向陳成使眼色,意思就是讓他將方正給抓起來,這個不用他示意,陳成早有這樣的想法。只不過他還沒最後下命令,就已經有人動手了。

“胡明,你個小兔崽子不在家呆着跑這裏來幹嘛,胡鬆南怎麼管教孩子的?”吳萊說着話,掙脫了孫大彪兄弟二人的束縛。

“誰呀這是,敢跟我…”胡明一向橫着走,從來沒有誰敢這樣和他說話,咋聽到這麼一句很是好奇,本想教訓一番,這一回頭看着臺上的吳萊,頓時歇了菜。

“吳…吳叔啊!”吳萊的身份特殊,胡明自然是明白,他怎麼也想不到吳萊也能出現在這種地方。

“嗯,衝着你叫我一聲吳叔,這小子我幫你教訓,用不着胡少出手!”吳萊點了點頭,走向擂臺中央。胡明聽了整個人都精神了,他相信,只要吳萊一出手,方正就沒戲了。所以他連蠢蠢欲動的陳成也喝退了,讓他靜觀其變。

眼看着一場巔峯對決即將展開,臺下的觀衆倒是樂得一見,可是這麼多突然出現的警.察卻讓大家心裏有所顧忌。

帶著妹子求生的日子 ,就免不了金錢交易,雖然不在明面上,但押注什麼的私底下早就有了。所以一旦被警方逮進去,後果可想而知。

“吳叔?你怎麼來了?”方正紋身站了起來,看着真是吳萊,很是驚訝。而且剛剛他的話明顯就充滿了敵意。

“專門來教訓你這個花心漢的!”吳萊直截了當的說道。就在此時,孫大彪兄弟二人摸着上了擂臺,不過卻被吳萊雙手一揮,直接給喝退了。

看到這一幕,方正卻更加糊塗了。這兩人不是那天晚上攔路的兩個漢子麼,怎麼和吳萊扯上關係了?而他們說是四海幫的人,這其中定有玄機。

“怎麼,怕了?小子,只要你求饒,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我這個長輩也不是的理不饒人的人,”見方正一臉迷惑的看着自己。吳萊心下一笑,以爲方正膽怯了。

“不是,吳叔,你和這渾淡胡明怎麼是一路的,還有那穿着一身皮的陳成?你們很熟麼?”方正問道。

他的話直接讓臺下被點名的兩位氣得直跺腳,恨不得現在就上去將方正痛扁一通。

“這個無需你管,說,認不認錯?”吳萊喝道。

“不知道吳叔你這話從何說起?要不你…”

方正話未說完,吳萊就欺身而上。“小子,給臉不要臉。”說完就是虛晃一招,接着趁着方正閃躲之際,回身看向臺下。雙目直逼恨恨不平的陳成。“陳隊長,今晚這件事給我個面子,讓我來收拾這個不長眼的小東西,你們就權當看熱鬧了。”

陳成心下一驚,這和他的計劃有衝突啊,不過看着胡明一個勁的使眼色,這纔會意一笑。“好,吳哥你請便,不過點到爲止啊,別把人給大殘了!”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不過吳萊並未搭話,而是看着方正,最後問道。“小子你還不知錯?”

“吳叔,你是成心找我麻煩?”方正反問道,而後小聲讓林木琳照顧好盧楠,接着暗暗做好準備,因爲他第一感覺這個吳萊不僅僅是個廚子這麼簡單。

“找死,我會讓你死明白的!”吳萊說完,不管不顧的欺身而上,他的身形很迅速,雖然不講究章法,但是拳風非常有力。方正見了也是心下大駭,一時間竟然差點忘記了出手招架。

好在吳萊有心提醒,不想落下個以大欺小的惡名。他堪堪收手,而後怒視着方正,低聲道。“小子,老叔讓你一隻手,我要爲我侄女討個公道。”

說完,不等方正有所準備,再次揮拳而上,這次確實揹着一隻手,卻對他的出招毫無影響。咋看有點像是雜亂無章的拳法,卻給人一種前所未有的震懾感。

“得罪了!”方正一擺手,腳下微微移動,拉開了一點架勢,只是一點就可以爲自己的發力提供着力點。輕喝之後,方正猶如蜻蜓點水一般一躍而起。面對吳萊他沒有絲毫的懈怠,總覺得這個大叔身上有着不同尋常的地方。

只不過方正沒想到的是,就在他出招的時候,吳萊卻定住了,一動不動,而是一個勁的暗示他,要是想活命就打敗他!否則侄女的仇他報定了。

方正也不管了,藉着自己身上的功夫,照着吳萊連連出拳,本以爲他只是爲了面子而故意讓自己幾招卻不想,這幾拳下來,他依舊沒有出手,甚至連格擋一下的動作也沒有。而方正這幾拳落在吳萊的身上,甚至臉上,雖然到關鍵之時方正收了一些力道,但是殺傷力還是有大半,只不過打在吳萊身上卻像是打在了棉花之上一樣。

“小子,給你三分鐘,到時候我就要出手了!”

看到這一幕,臺下的觀衆無不唏噓,有不少議論說方正的功夫只不過是三腳貓,遇上硬點子就沒了威力,也有人認爲方正是敬老思想作祟,不敢冒犯。

但是方正自己明白,吳萊很可能練就了一身獨特的功夫,以至於任何招式在他身上都無濟於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先前被撇到一邊的裁判這會竟然拿着秒錶來計時。被打下臺的江洲五鼠也在臺下關注着這一幕。

就在方正爲找不到吳萊的弱點而苦悶的時候,盧楠輕喝道。“方正,你小心點,吳老闆應該是老拳手,他的身體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