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身體之中彷彿存在著某種阻力,阻止著身體的蛻變。


林浩心有不甘,身子扭轉,腳下用力騰移之下,在他原來的位置居然驚異地出現一道殘影。

這正是《螺旋九影》一影變練成的標誌。

然而此刻林浩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笑意,他繃緊著神經,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身旁出現的殘影,他心中狂吼道:「煉體第四重,破,破啊!」

又是一次騰越,林浩重重的轟出一拳,他面前的瀑布之水轟然炸開,出現了一道螺旋狀的水柱。

「呼呼……」

林浩大口喘息,身體中癢痛的感覺逐漸退去,他眼神微暗,「最終還是沒有突破啊」。

「嗡!」

就在林浩閉目嘆息間,瀑布之上突然傳出詭異的波動,旋即他感到水浪中猛然湧出一股神奇的液體,通過皮膚滲入體內。

一種火熱的暖流進入身體之中,緊接著在林浩目瞪口呆中,迅速形成一股劇烈的癢痛之感,遍布全身。

林浩一驚,急忙睜眼,他狂喜的發現,他的皮膚居然開始掉落小片小片的皮屑。

換皮!

這正是真正晉級煉體第四重的標誌。

林浩感受到體內開始滋生的強大力量,心頭不禁有些激動,煉體九重,前三重都是簡單的錘鍊身體,提高身體素質,幾乎每一個用功的人都能達到。

但是到了煉體第四重,方能感覺到修鍊的奇妙,新生的皮膚宛若木石,有著驚人的力量和抗打能力,與第三重相比簡直是強了數倍,擁有煉體四重的修為,他才具備了超越世俗之人的本錢。

在林浩的注視下,他身體各個部位都開始有皮屑蛻下,而待得蛻變完成之後,他腳下一用力,欲要起身躍出瀑布時,目光突然一頓,發出一聲輕咦,透過白花花的水浪,他看向瀑布頂部。

那裡似乎剛才有什麼東西閃了一下。

本來他還以為這是幻覺,但是記憶交匯,小時候被瀑布的浪花衝下湖泊的時候,也曾看見過亮光,那時自己還懷疑過這裡存在著水簾洞呢。

「莫非上面有什麼寶貝不成……」

林浩眼中的光芒變得明亮了許多,他站在瀑布底下,抬起頭,望著瀑布的峭崖,輕聲自語道:「還真有點難度啊。」

用力握著了握手掌,感受到煉體第四重暴增的力量,林浩眼中爆出一股狠勁,從他嬌小的身體中,突然爆發出極為堅韌的力量,若猿猴一般,身體一躍,便頂著瀑布攀出十幾丈遠。

轟轟!

瀑布墜落,形成巨大衝擊力,不斷的砸向林浩的身體上,使得他只有死死抓住岩石才能穩定身形。

轟!

一個巨大的浪花打來,林浩五指緊緊扣住山壁,身體緊緊貼了過去,猛烈地衝擊里一動不動,但不等林浩放鬆,又是一個浪花打來,他驚叫一聲,從高空中墜落。

半空中,林浩身體憑空扭轉,雙腿穩穩落在岩石之上。

「呼呼……」

林浩大口喘息,剛才憋了一口氣,從山壁上掉下來,窒息的感覺才猛然傳來。


「哼,我就不信了!」

林浩怒氣上涌,休息過後,深吸一口氣,猛然躍出。

這一次,他足足越出十幾丈,又攀爬出十幾丈,終於來到那處發光的岩壁之旁。

好不容易爬到此處的林浩,嘴角不由抽搐起來。

因為雖然爬上來了,可是這裡儘是一色的岩石,那東西不發光,林浩認不出來啊。

隨著一息一息的流逝,林浩憋成了茄子色,最後怒喝一聲,腳步猛然用力,躍出瀑布的範圍,向下方墜去。

「靠……」

林浩落地之後,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隨後陷入了沉思。

林浩不是那種遇到困難就放棄的人,反而是那種越挫越勇,遇到困難便會興奮的人。

林浩站在瀑布之下,抬頭看向岩壁,目光炯炯,一動不動。

一刻鐘,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倆個小時……

瀑布轟鳴,烈日當空,無數浪花夾著巨力轟來,林浩在這瀑布下站著,脖子已然發麻,頭部甚至有了眩暈,但卻紋絲不動,看向岩壁的雙眼內,露出了堅韌。

隨著時間流逝,甚至瑤兒都過來詢問林浩是否要吃飯,但他卻仿若未聞。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瀑布依然澎湃落下,太陽卻漸漸西落,天色開始漸漸暗去。

一天繃緊的神經使林浩的神色不時出現恍惚,但是他始終堅持著,因為地球上的一位老師教給他一個道理,機會總會留給有準備的人……

突然。

在太陽完全落下的剎那,在林浩精神恍惚身心疲憊之時,那瀑布之中岩壁之上,猛然出現一道亮光。

幾乎就在剎那間,沒有猶豫,甚至沒有思考,林浩身子猛然一沉,緊接著便高高躍起,他五指死死扣住岩壁,腳下再次用力,身體幾乎如同利箭般射出。

就在那抹亮光如同煙花般湮滅的時候,林浩死死盯著那塊有些晦暗的石塊,探出了右手。


「喝!」

右手猛然用力,全然忘記自己是血肉之軀,那晦暗的石塊被林浩生生抓出,而他的手指亦是有鮮血湧出。

「哈哈哈!」

林浩的身體在空中墜落,翻轉中以不可思議的姿勢扭轉,如同螺旋般騰躍,然後轟然落地。

「讓我看看是什麼東西?」

不顧手指沁出的鮮血,林浩激動的望向手裡的東西,內心砰然心動。

「莫非這就是奇遇嗎?」

這是一塊拳頭大小的不規則石頭,顏色有些晦暗,似乎與普通石塊沒有什麼區別,林浩左看右看不禁新生氣惱,廢了這麼力氣弄來的東西,不會一點作用也沒有吧。

「如果是寶貝的話應該沒有那麼容易壞吧……」

林浩雙目一閃,心中這般想著,手臂上突然青筋鼓起,一股巨大的勁力猛然湧向掌心。

「喝!」

一聲大喝,林浩雙手夾著石塊,狠狠的用力壓去。

砰。

石塊在林浩的目瞪口呆中碎為石粉,從其手指間流下。

「晦氣哦……」

林浩嘴角抽搐,隨手將其甩了出去。

然而就在他欲要離開的時候,他的眼角突然看到在半空中,被其拋棄的石屑之中,突然出現一個圓潤的石珠,在林浩的注視中劃過一個美麗的拋物線向下方墜落,彷彿在嘲笑他的無知。

「不要啊!」

凄厲的慘叫聲炸響,帶著無盡的幽怨,帶著無盡的期待,林浩雙目爆睜,瞬間爆發了。

下蹲,躍起!

如同離弦的箭,向著石珠奔去。

「噗通!」

一個巨大的水花,出現在瀑布下的湖泊之中。

數息之後,林浩從水中竄出,臉上帶著陽光般的微笑,想來是抓住了那被他拋棄的「寶貝」。

「浩哥哥,我們回家吧……瑤兒餓了!」

這時,林雪瑤站在瀑布前的草坪上,撅著可愛的小嘴巴,伸出如玉的手指,指著自己乾癟的肚皮向林浩喊道。

「好來!」

林浩小心的將石珠收好,在水中用力撥弄幾下就躍上了草坪,來到林雪瑤身旁。

「浩哥哥,你看上去很高興哇,是不是偷吃好東西啦?」林雪瑤撅著嘴巴,仔細的盯著林浩問道。


「哪有,練功有所突破,倒是瑤兒你……」林浩眉頭微微蹙起,認真道,「你就不能修鍊下嗎,我真懷疑你的煉體三重是怎麼來的。」

「嘻嘻……當然是練出來的呀。」林雪瑤擺弄著手裡五顏六色的小花,不斷向自己滿頭鮮花的小腦袋上插著,「三嬸嬸說了,女孩子學大男人打打殺殺不好。」

「我母親當真說過?」林浩表示出嚴重的懷疑。

林雪瑤眼珠子狂轉,隨即丟掉手裡的花花草草,然後極為親昵的挽著林浩的胳膊,親昵道:「浩哥哥,你以後會不會保護我?」

林浩摸了摸林雪瑤的小腦袋,笑道:「當然會啦,誰要是敢欺負我們家瑤兒,殺無赦,哼哼」

「那不就好了,有浩哥哥保護瑤兒呢,瑤兒不需要練功呢。」

「噗……」

林浩無言以對,慘敗收場。 自從吃過姬凌雪做的飯菜之後,林雪瑤就賴著不走了。

姬凌雪看著狼吞虎咽的林浩和林雪瑤,滿臉的慈愛和滿足,也許對於一個母親來說,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守護著自己的兒女,看著他們健康的成長吧。

「小子,出來練練!」晚飯後,林傲山放下手中的碗筷,突然說道。

聽得這話,林浩雙目陡然一亮,搓了搓手掌,興奮的叫道:「好!」

嗖!

林浩一個轉身,身體宛若游龍般,極為矯健地掠出屋門。

「咦?」看到林浩漂亮的身法,林傲山也是一愣,隨即大喜,「好小子!」

不見林傲山有何動作,身體一晃便來到屋外的平地上,抬頭看到對面站定的林浩,雙目露出精芒一拳打去。

平淡無奇的一拳,在林浩眼中卻仿若巨石撞擊而來,有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林浩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傷不到父親,心中自然毫無顧忌,他也知道父親無論如何也傷不到自己,心中也是毫無畏懼。

因為無忌又無懼,心中自然坦然,放下一切的林浩,心境驀然變得玄妙起來,在他眼中,父親仿若驚雷的一拳開始變得有些緩慢。

林浩死死盯著那如山的拳頭在瞳孔中急速放大,他的身體一動不動,彷彿被那一拳嚇到了。

跑出來看熱鬧的姬凌雪和林雪瑤見到如此一幕,臉色大變中焦急大喊。

「浩兒,躲啊!」

「浩哥哥,躲,躲!」

隨著拳頭越來越近,林浩依然沒有任何動作,林傲山也是眉頭微皺,心道這小子果然沒有實戰經驗啊,心中這般想著,便要撤回拳頭。